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48

    “你们昨晚究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刚经过前面时看见乔伊已经起来练剑了呢,你怎么睡到现在还没起?”蜜儿不解的看着我。

    “哎?”我也略带惊讶的看着她,眼睛终于撑到正常的大小:“乔伊……太不可思议了……外星人……”

    又半闭起眼睛,继续昏昏欲睡的由蜜儿扶着我走进花廊里坐下。

    “乔伊把昨晚事情的大概对我说了,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呢?”蜜儿焦虑的问。

    我靠在石柱上坐直身体,把长发拢到脑后扎起,让自己精神些。想来这些事都是由我一手策划的,虽然他们自愿加入,但终究不该连累她们。

    “不是我们该怎么办,而是我跟乔伊该怎么办。”我平静的说:“昨晚你们并没有被发现,暴露行踪的也只有我和乔伊。另外你爷爷方面,他应该是不会把你和沙拉捅出来的,你可以回去和他谈谈。凡被外人问起,一律推说不知道便是了。”

    “这怎么行?我们一路跟去却什么忙也没帮上,现在还……”

    “你们是什么忙也没帮上,却也什么乱也没闯,就当不曾去过一样。现在人家都在一个劲的撇清关系,你也不要硬往里面挤了。”

    我明白蜜儿心里不愿这没义气的做法,不过想到昨晚的事我就头痛。把一个乔伊扯进来就已经很是对不起了,我不想再连累其他人,尤其是蜜儿。

    我向前院望过去。蜜儿说乔伊已经起来练剑了,也对。他是家里人唯一的寄托,而他自己也是充满抱负的朝圣骑士的目标努力着……他还不知道昨晚的杀手就是奎安娜皇后陛下派来的。那些杀手不认识他,但修斯的父亲认识,昨晚在水室时也被看见了吧……我有点愧疚,不知道奎安娜是否也会把矛头指向他。

    “拉拉……”蜜儿欲言又止,把我唤回神,我转过头看向她道:“先不管这些。今天是开学报道的日子吧,不知修斯会不会来。”

    “不知道呢。”蜜儿也叹口气:“不过昨晚爷爷说,梅伦大人今天会去一趟弥凯恩府,也许会有什么帮助吧。”

    “这样……”我沉吟着。也许我不该这么心急的,只是我不认为奥斯卡会管这种别人的家务事……或许他是看出我们会有所行动,只是没料到这么快吧。也可能是因为牵扯到奎安娜的缘故……

    “我们先回去准备一下待会儿报道会的事吧,我也顺便补个觉。”我说着。没睡醒的话,就没办法想事情。

    我与蜜儿一同起身,正准备回宿舍去,却见戴伦一脸正经的快步走来,道:“奥斯卡大人要你去一趟,皇宫里又来人了。”

    “什么?这么快?”我一惊,瞌睡全都醒了,立即紧张的与蜜儿赶去别墅。

    客厅里杰斯卡尔与奥斯卡对立着。杰斯卡尔依旧一脸无表情,奥斯卡也皱眉不语。气氛有些凝重。我倒是不认为奥斯卡会把自己孙女昨晚夜归的事说与他听,我是担心杰斯卡尔来的目的。本以为会是奎安娜下令捉拿我,但他仍旧与上次一样,只乘了一辆马车……不会又要我去那里挨饿罚站了吧……我今天不仅没吃早饭,连觉也没睡呢!不过这倒是一种挺有效的体罚方法——至少对我来说是。

    杰斯卡尔见我来,只平板的传令道:“皇后陛下召你进宫去,请这就上车吧。”

    我只得跟着他过去。蜜儿在身后担心的揪着我的衣角,我安慰的朝她笑笑,便爬上马车里去了。

    一路颠簸,我只能无力的靠在座椅上动也不动,不想耗费一点力量。

    第二次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第二次坐上这辆马车,我的心情却意外的平静。倒不是说不担心,只是即使心怀忐忑,却也懒得动一下身体、动一下脑筋……

    快要到皇城正门时,我才睁开眼,想要探探杰斯卡尔的口风,看他是否知道奎安娜是不是针对昨晚的事而要召见我。我刚要张口,一阵恶心的感觉油然而生。先前在腹部作怪的一股热气随着马车的摇晃升到胸口,我一张嘴,就吐了出来。

    我跳下马车,跑到路边干呕起来。痛苦的感觉让我浑身无力,好象连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似的。我不敢看路边阴沟里的、被我吐出来的污秽黏腻的东西,只觉得吐出来后身体里空空的,有点飘忽。我今早没有吃东西,昨晚吃的一点糕点也都消化光了,吐出来的东西并没有异味,反倒有股异样的气息在飘动。

    “你没事吧。”杰斯卡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冷淡、不带一丝情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他的剑系在腰间,在剑鞘里微微的鸣动。

    我虚弱的回过头看他道:“没什么,只是没吃早饭,又在车上颠簸……待会儿弄点东西给我吃吧。”不然,我就要吐到奎安娜身上去了。

    为了安全与卫生起见,杰斯卡尔果然让人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我也免去空腹之苦。

    上午十点,杰斯卡尔领我去见奎安娜。意外的,这次并不是在那个小偏厅里,也不只是面对奎安娜一个人。

    我被带去一处花园,草地摆着长桌和靠椅。桌上放了水果、零食,十来个贵妇人坐在桌前聊着天,另一边也有几个穿着便服的大人们在谈论着什么,俨然一副野餐会的模样。

    我细看一下,坐在奎安娜身边的是宰相夫人和伊莎贝拉小姐,另一侧是修斯的母亲,其他座位上散坐着些不认识的贵妇人和千金小姐们。坐离最远处的是个长胡子的小老头,身材矮小而细瘦,脸色灰黑,满是皱纹,正不住的打量着我。另一边坐的几个大人们我都不认识,但又有些面善,大约是在哪次宴会见过的。

    杰斯卡尔在我身边低声叮嘱道:“记住皇后陛下的话,小心开口。”说完,他就向奎安娜通报去了。

    “这位是?”弥凯恩夫人向奎安娜问道。

    “她就是大闹了宰相府的拉拉·葛罗雷小姐。”奎安娜的话有些刺耳,但她的表情倒还温和。

    “哦。”弥凯恩夫人了悟的应了一声,像是本就猜到端倪,现在更确定是我。而她的儿子修斯受惩、以至昨晚夜闯水室的事她也都知道了,不知她是怎么看待我的,我心里烦乱的想着。她也正用一种复杂的眼光望着我。

    另一边的宰相夫人眼露不悦的凶光,而伊莎贝拉小姐则低头垂眉,手中绞着一方手帕。众人都停止谈话望向我——我怕极了这种被众人注视的眼光,有点忸怩不安起来。

    奎安娜也审视我片刻,叹了口气,无奈道:“叫她来,还不是为了我那胡闹的侄儿!”她盯着我,也不知是不是在示意要我开口。

    我支支吾吾的说道:“这……都是要怪我……请、请皇后陛下您切勿责怪以撒殿下。都要怪我死‘缠’~着以撒殿下,想要哗众取宠借以引起他的注意……以撒殿下他也是年少爱玩,才应和了我这场虚龙假凤的闹剧……还因此而连累了其他人……”

    我抱歉的看看弥凯恩夫人,又转向伊莎贝拉小姐:“我是被自己的贪心一时蒙住了理智,也没想想自己低贱的身份,竟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来,给以撒殿下、皇后陛下以及宰相大人一家带来了大麻烦,我真是……没办法原谅我自己!”

    我觉得自己越讲越顺口,一时呼天抢地:“伊莎贝拉小姐您千万不要怪罪以撒殿下啊,殿下他只是年少气盛,一时叛逆,才……其实您和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觉得自己非常敬业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连奎安娜都听得脸色古怪,眉毛一跳一跳的。

    伊莎贝拉小姐终于听不下我的奉承,尴尬的起身,苍白着小脸,道:“抱歉,各位……我、我想先去屋里躺一躺,太阳照得我有些头昏。”说着便在俾女的扶持下走开了。

    奎安娜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叹口气道:“这可怜的孩子。也都怪我,以撒那孩子还年少,难免闹些别扭,我以为他会高兴我为他指的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姐,也未和他商量一下,没想到……”

    “皇后陛下也勿再难过。”一位大臣道:“以撒殿下毕竟也才十七八岁,正是叛逆时期呀,哈哈……”

    另一人也道:“年轻人的事,也不好我们这些个老家伙太过干涉了。我家那小子,还曾因为这样的事离家出走哩!现在还不就跟当初订婚的荷克大人家的千金出双入对了?”

    “哈哈,没错。”那人接着说:“小孩子,嘴上说着不要,还变着花样捣蛋,到头来啊,说不定就那样了……”

    这帮人又岂是真的不知内情,不过大家聚在一起套个话而已。

    奎安娜似是很满意这样的结果,眼角瞟了我一下,又说:“我是再也不管了,那个臭小子,再闯出天大的祸来,我也不给他擦屁股了,让他自己受着去吧。”

    众人不语,宰相夫人也始终沉着脸。

    我不懂奎安娜找我来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我本以为她昨晚就已决定要杀我除根,而现在……还有她刚刚的那句话也不像是说说而已,难道她是要跟以撒撇清关系?以撒昨天像是也提过这类的话。

    我正想着,隐约觉得有股不一样的视线始终盯在我身上,刚要抬头寻查,奎安娜便冷冷的对我斥道:“你再待着也没用,下去吧。”

    我慌忙起身离去,那视线依旧钉在我的背上。

    我向正门走去,但很可惜的是我又在这里迷路了。杰斯卡尔并没有跟着送我出来,看来我这一路走回曼佗雅的命运是改不了了。

    想来这皇城中的道路回廊也真是建得古怪,我朝着某一个方向一直走,到最后却总是绕回原处,像是八卦阵似的。想到上次来时本要探访一下藏宝的密处却无功而返。

    晴空霹雳!他仍笑着,看到我惊恐万状的表情之后笑容更大了。我感觉到身体在颤抖,喉咙像是被堵住了,说不出话来,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问他如何认识莫拉的吗?问他与莫拉是什么关系吗?问他的意图如何吗?我什么都问不出。我的心里一团乱麻,脑海里乱成一片。

    他的面孔刹时从满面笑容变做阴沉狰狞,冷冷的开口道:“你是她的什么人?我可不会认为你是她的女儿……被她派来偷东西的倒有可能……说!你这个小魔女!”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颤抖的退后一步,靠在身后的柱子上稳住身体。

    身材矮小的老头向我一步步靠过来,竟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你当我傻子吗?别忘了我是祭司,怎会感觉不出你身上的黑暗气息?姓葛罗雷的,至今为止我只知道那个老太婆一个……奥斯卡那老怪物也是知道的吧,呵呵……”

    他阴森森的笑着:“我现在倒更确定你与那个老太婆的关系了——听说你在来的路上吐出了很多灵液是吧。”

    “什、什么……”我的头脑不听使唤,一片昏沉沉的。

    “杰斯卡尔的那柄上古魔法宝剑一直在鸣动着,我看到了。那是感应到妖异的力量所产生的反应。不过杰斯卡尔不太精通魔法能量,所以他看不出来……”

    我记得那把剑,四年前它指着我的额头的时候也嗡嗡的鸣叫着,发着淡蓝色的光,像寒冰般冻得我全身打颤,恍如看到了死神。

    “你不说我也知道,莫拉那老家伙打的是什么注意,她不就是想要密宝嘛……”他古怪的看着我,道:“不过我现在对你的身份更感兴趣了。她竟会放一个小娃儿在身边……而这娃儿又有着不同寻常的体质……”

    “她、她已经死了……被我杀死的!”我不想再让他扰乱我的心志,大声的说道。

    “死了?”他讶异着皱眉深思:“就凭你,能动得了她么?”

    “你……你到底与她有什么关系?”不会是要为她报仇吧!

    他看看我,遂又道:“死了就死了,可惜了她的那些宝贝典籍……你应该知道那些宝贝在哪儿吧。”

    原来他是这个目的,多半是莫拉以前欠了他多少钱,但我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小命。我皱起眉看看他,道:“我要知道,你究竟跟皇后陛下说了什么?我是好不容易从那老巫婆的魔掌里逃出来的,再也跟她没有任何瓜葛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