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45

    夜黑风高,正是进行秘密行动的好时机。

    本来下午的时候天空就已是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却始终没落下一滴雨来,只是阴沉沉的。这样的夜晚,厚厚的云层叠在空中,压得很低,不见一丝星光,只能隐约辩出一团阴云滚动的形状。闷热的空气中流动着潮湿黏腻的气息,跳动着躁动不安的水元素。

    “叮”的一声,绳索的抓钩挂住高墙另一侧的凸起物,一条黑影借着绳子轻巧的跃上墙头,向墙内张望一下,又回过头来对墙外的我们小声说:“没人,快上来!”

    “好!”我们三人轻声应着。

    于是,三个黑影像串烧似的一溜串在绳子上,一寸一寸的抗拒着地心引力、毛虫一般向上蠕动。

    “这……这绳子好扎人……磨得我的手掌都火辣辣的。”蜜儿小声道。

    “蜜儿你要抓紧啊!”我在她下面捏把冷汗——她的屁股顶到我的头上了。

    “乔伊在上面拉她一把吧!”沙拉在我下面催促道,我不自觉的向上缩所缩腿。

    “太远了……还够不着。”高墙上的黑影向下探出身来,却怎么也抓不到蜜儿:“蜜儿小姐,再上来一点!”

    “呜~~我没学过爬绳子!”蜜儿呜咽着。

    “我……我也快不行了……”我的脖子好酸啊,就快要被蜜儿坐到脸上了……

    “还是先下来吧。”沙拉轻巧的跳下地面——据说她只要把腿伸直就能踩到地面了。

    “乎~~好险,差一点就要支持不住的摔下来了。”蜜儿喘着气道。

    “我们真是白痴!”我一拍脑袋,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乔伊,你先进去,从里面把后门打开,我们就可以从后门进去了!”

    我们准备翻墙的地点是人较少的弥凯恩府的后院,与后门相距五、六米的地方。这个小门就是上次我和雷达等人进去帮佣的地方。这门平时一直锁着没什么用,连锁都锈坏掉了。上次是因为府上忙碌、人来人往的,才临时打开供下人进出的。我想那里现在也不会有人接近,更不会有人看守。

    小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我们三人蹑手蹑脚的潜进去。门前的一条小路直通往大厅的后堂,左右都是下人们住的平房,烛火尽灭,一片漆黑,只有佣处一栋主楼的窗户里还透出几点火光。蛐蛐们无力的叫着,像是也要睡着了。

    我们几人在乔伊的带领下穿过后堂,绕过回廊,来到一处小花园。乔伊指着花园前一幢独立小楼的二楼、一个伸出的阳台,道:“那里面就是修斯的卧房。”

    不过那里现在一片寂静,不像是有人在。

    “这么看来,修斯一定还被困在水室里!”我推测道。

    “恩!我们还是赶快去那里吧!”蜜儿道。

    “好!”沙拉和乔伊也点头。

    于是,我们四条人影又迅速向回奔去……然后又突然定住。

    “不是要去水室吗?怎么还不快走?”我压低了嗓子问乔伊。

    “可是,我不知道水室在哪儿啊!”

    “你不是在这里住了一个月吗?”

    “我住在这儿是住在修斯隔壁的客房里,又没住过水室!”

    “那你怎么不早说?”

    “你们也没问啊,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知道了呢。”

    “你……”

    “……”

    “还是分头找找看吧!”蜜儿提议。

    “恩,也好。”虽然渺茫了些,但总比我们四人在这里罚站的好。

    “但是单独行动太危险了点。”乔伊道。

    “那么我与沙拉一组,拉拉你和乔伊一起行动吧。”蜜儿说。

    我不悦的看了一眼乔伊,道:“好吧。”

    “若是哪一边出了什么是事被发现,另一组人一定要赶快离开,千万别立刻就冲过来,知道吗?”我有点担心的向蜜儿她们叮嘱道。

    “好,那我和沙拉先去那边吧!”蜜儿说道,与沙拉一起向后院找去了。

    我和乔伊停在原处,朝四周打量着。

    “你住在这里的时候,可曾被告知有什么禁地之类的特殊地方,不能进入的?”我问乔伊。

    “没有……我也不曾到处走动。只是经常在前场的空地上练剑而已。不过……”乔伊回忆着:“那里的一个湖很不一样……我好象记得修斯提过那里是被布了什么结界的,让我不要靠太近……我对魔法又不太了解,所以……”

    “一定就是那里!”我兴奋的叫着,拉着乔伊便向那里跑去。

    那是一片平整的草地,就在正厅的西侧。地上铺满尖细的孔雀草,围绕着一片人工湖。

    这湖水的确看来不寻常。它的成色很浅,像是阳光透过蓝宝石的颜色。虽然是没有一丝光照的夜晚,但它竟随着水波的荡漾闪出点点蓝光,像是有一束灯光从湖底向上投射一般。

    越是靠近越能感觉得出附近水元素的异样,像是被人强行改变了它们的结构方式,的确是被结界给笼罩住了。难道修斯真的被困在这湖里?我和乔伊小心翼翼的靠过去,紧张的伸头朝水里望去——几尾美丽的赤锦鲵在水里自在的游弋着。

    赤锦鲵传说在远古时代是人鱼一族的近亲,很有灵杏,所以被人们当作吉祥的象征。这种鱼在西奥海很少见,但据说在波莱达西边暖洋流经过时很常见。我也曾在沉默之森的露霖池中见过,那池水也同这里的湖水一样碧蓝。它们在提兹应该是很难存活,对环境很挑剔,一定要在特殊的海水环境里才能生存。

    原来这布在小湖上的结界只是为了创设合适的环境,养活这些鱼而已……我真是……汗!不知道这些富贵人家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花费这么多的精力布下结界只为养鱼……

    “……走吧……”我无力的对乔伊说着,一边转身走开。

    “哎?不是这里么?我刚在想修斯是被困在水室里的,这里这么多水,还被施上奇怪的结界,那么很可能……”

    “那个结界是用来养鱼的。”我冷冷的打断乔伊的推测。

    “……鱼?”乔伊不解的看看我,又看看水里游动的生物,最后还是选择跟着我离开。

    “难道我们真的就找不到了吗?”我泄气的低喃。

    “我记得修斯还说偏厅的侧门附近有个地下室什么的。”乔伊突然道。

    “你怎么不早讲?”我忍住朝天空翻白眼的冲动。

    “那里跟水没什么关系啊,而且地下室又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每家都有地窖啊什么的……”

    “你……他没事跟你提地下室干嘛?肯定有古怪!我真是不知道修斯叫你住到他家来是干什么的。”这个男人真是很不可靠的样子。

    “切磋剑技啊!”他理所当然的答。

    “好啦,快带路吧!”

    还好那个偏厅的侧门并没有被锁上,我们推开虚掩的门,顺着门后的楼梯向下走去。

    这条通道好象很深,沿途点着几盏长明灯发着昏黄的光。刚开始的时候,长廊还有刷得粉白的墙壁和吊顶,脚下也铺着石砖。但走着走着,左右的墙壁便变得粗糙简陋起来,直到像是山里开凿的隧道一般。

    我俩也不敢加速向前冲,只是左摸摸右看看的缓慢前行。走了近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了尽头的一扇铜门。

    这门倒是雕刻得挺精致的,与四周凹凸不平的岩壁形成对比。门的把手附近刻上了一个繁复魔法阵,把门给封住了,在出口的四周形成一层水作的壁障,难怪走廊外面的门没有被锁。隔着铜门,隐约能听到另一边有“哗哗”的水声。

    我和乔伊互看有一眼,心想:大概就是这里了!

    要解开门上的封印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我的双手在胸前交错着做了几个印结,轻易的解开印。乔伊见我解开封印便挡在我身前让我退后,再小心谨慎的将门推开一条细缝向里面看去——修斯果然就在那里面!

    门内是一片地势更低的空旷的大房间,大约20平方米左右。墙壁是一片白色,顶上和地上都是一层水,让人有点分不清楚天上地下。房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浮在空中的四盏明灯和水。地上有一层大约两公分厚的水层,一浪一浪的向门边的台阶处涌过来,又退回去。墙壁和房顶被水波映照出一块一块的光影,随着浪波动着。抬起头来一看更是可怕,着屋子没有顶,头顶上是隔着水的一层玻璃,隐隐荡出玻璃之上的湖水的涟漪,几点红色的生物游移着——这水室竟是在那人工湖的下面!那湖水就顺着墙壁缓缓留进室内。

    修斯被高高的束在对面的墙上,淡蓝色的透明的液体成环状固定住他的四肢和腰部,还随着水波不停的流动着,让他动弹不得。不知是不是光照的缘故,他的脸显得有点苍白,双眼紧闭,左颊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痕。

    “修斯!”我激动的叫着。

    修斯睁开眼望向门口,惊讶的看着我和乔伊。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修斯的声音听来有些沙哑、虚弱。

    “我们听说你被困在这里,就偷偷潜进来救你出去啊——都是因为这个家伙,”我指着乔伊道:“说是这里有个被结界封的湖禁止靠近,害我跟着他在上面瞎转悠了好久,最后才想到有个地下室——蜜儿她们还不知在哪儿呢!”

    “我原来以为地下室是放杂物的,谁知道……”乔伊呐呐的说。

    “呃……那个是我告诉他,湖边的草很滑,容易掉进水里不太安全。若是想看赤锦鲵的话,从偏厅侧门的地下室下到这里来,从湖底往上看那些鱼会比较漂亮……”

    我无奈的看看乔伊,又转向修斯道:“先不管这些,我们来把你放下来吧!”

    我正要朝他走过去,修斯大叫:“等等,不要过来!”

    可惜已经迟了,我已一脚踩进水里。水在我的脚的四周荡开一圈圈涟漪,扩散得越来越大。水波撞击到墙壁后带动着墙壁也剧烈的振动着,发出嗡嗡的鸣叫。振动持续不断,并越来越厉害,像是整个水室要塌了似的。隔着玻璃,上面的湖水也急剧的颤动着,水里的赤锦鲵不安的跳出水面,发出“扑通扑通”的响声。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恐的问道。

    修斯看看顶上的湖水,道:“这里的水域被布下了结界,一旦有人踏入水里,我的父亲立刻就会知道。趁他们还没来,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那怎么行?”我把门反锁起来,趟着水走向修斯:“反正已经进来了,不如带着你一块走。”

    乔伊也跟着我走进水里,帮忙给修斯解开束缚。可是那看似无害的水做的桎梏却紧紧的缠住修斯的身体,像泥鳅一般滑溜,根本无法抓住它的实体。

    “你是不是偷看了你老爸的秘密日记啊,他有必要把自己的孩子弄成这样吗?”我实在是不解修斯父亲的做法,除非是有虐待倾向,否则这样的惩罚未免太夸张了点。

    “父亲他……只是太固执了,每次与人意见不和就会大发脾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在这里待几天就会没事的——你们还是快离开吧!”

    “但是……”我还想辩驳,要把修斯从“向精神杏被虐待倾向发展的深渊”里拯救出来。

    “别说了,乔伊,快带她离开这里!”修斯打断我的话,对乔伊道。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门外的走道里响起一片杂乱的脚步声,接着便响起修斯的父亲那雄狮般的大吼:“究竟是谁?敢夜闯水室,赶快给我滚出来!”

    “糟了,来不及了!”修斯紧张道:“你们先别管我,快想办法逃走。”

    “现在要走也没处可逃了,那里是唯一的出路。”我无奈的说着。那个水缚束加在这个特殊的结界里,我实在是解不开,泄气不已的靠在一边。乔伊则立刻跑到门边抵住门,不让外面的人进来。

    修斯看看顶上窜动的赤锦鲵,道:“可以的。这顶上并不是真实的玻璃阻隔物,只是靠结界撑起的一个空间而已。拉拉,你就用‘破裂火焰’把它弄出一个洞来,就可以出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