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44

    以撒站直身体,一步步向我走来。我像是被定住了,紧张的动弹不了。

    以撒在我身前站定,比我高一大截。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低沉的说:“那么,皇后陛下找你谈了些什么吗?”

    “呃,没、没!我什么都没说,都是皇后陛下一直在说!”好有压迫感,我紧张得有点语无伦次。

    以撒不悦的阴下脸,我赶紧继续道:“皇后陛下说,叫我以后离你们远些,否则就让奥斯卡校长大人把我开除了……”

    “是吗?她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以撒嗤笑。

    “呃,她还说这一切都是那个帝·乌尔比安捣的鬼,说他是敌国派来的间谍,专门从事不法活动的危险分子!”

    “哦,是吗?”以撒讽刺的轻笑,当我是白痴似的,看得我一肚子火!虽然他看来比我高比我壮,而这里有是他的地盘,但他这态度太让人窝火了——现在是他的小辫子捏在我手里耶,怎么看得好象我被他抓到把柄了似的?

    “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以撒随手楸着我的一缕头发,玩弄着,又淡淡的说:“我知道你在奎安娜面前把责任都推了,不过你想想,现在的你是这件事的中心人物,你能轻易脱得了身吗?奎安娜她只不过是想利用你来澄清对我的不利谣言,在那之后你会有什么下场呢?”

    “什么?”我睁大了眼望着他。

    他又露出那种嘲讽的表情,说:“不管昨晚的事是否真实,她都不会留下你这个不安的因素——我太了解她了。”他停了停,用力扯着我的头发,语气顿时降了几十度似的道:“而,如果你要扯我的后腿,我会比她更不留情!”

    “你!”我觉得浑身寒毛直竖,头皮发痛。

    “你还真是前途堪忧啊!”以撒丢开我的长发,放肆的笑着,毫不在意的戏谑道。

    “为什么是我?”我难以理解:“我不曾得罪过你吧。要算起来,昨晚我还帮了你一次,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恩人的吗?”

    “恩人?”他笑着:“你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个棋子而已!你要怪就怪帝·乌尔比安吧!也算你运气不好,怎么就被他碰上了呢。”

    那个乌尔比安么?他正要被皇后通缉呢,也算罪有应得。至于眼前的这个以撒,真是要我恨得咬牙切齿……

    “你也别太得意,把我这小丫头扯进复杂的宫廷纠纷也未必就会对你有利,说不定我会是你痛苦的根源呢。”我得意的说:“听说皇后陛下见给你和伊莎贝拉·安德罗培小姐指婚不成,打算改去撮合你和达尔·安德罗培殿下呢!反正他们是同胞胎姐弟,都一样美貌啦,呵呵!”

    以撒沉下脸,狠狠的说:“小丫头,不要逞口舌之利,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在这里。”

    “你要是这么做,可就合皇后陛下心愿了!”我虽然心里恐慌,但却不得表现出一丝惧怕,故作神秘的说:“你若是派人保护我的安全,我自然会跟你合作,我甚至还能帮你回德里奇。”

    “你……”以撒眯起眼睛,没想到我竟知道他的意向。

    其实我也是根据修斯所说的话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而已。看着他那表情,知道自己说对了,我得意的说:“否则,我会把这次的帐加上几年前你用石头砸我的仇一起报的!相信我,我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几年前?石头?”以撒不解的愣着。

    “没错!”我说完,便轻哼一声,很潇洒的转身离去,留以撒独自在那里忏悔回忆自己究竟什么时候与我结过那个仇。

    终于来到皇城守备森严的正门口时,一大片乌云遮住了阳光,好象要下雨了。夏日的提法高原经常会有短时的暴雨,但我也只能迈开两条腿向前走。可是……从提兹的最西边走到最东边?我还没吃午饭呢!

    “55555~~~我好苦的命~~~”我一路沿着皇城的围墙往外走,一路捂着肚子痛苦不已。

    “拉拉,你终于出来拉!”

    “咦?马车!”我惊喜的看着修斯和蜜儿从树后的一辆马车上跳下,向我这里跑来。

    “你还好吧,拉拉!”蜜儿担心的问。修斯也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没事、没事,只是以为要一路走回曼佗雅……幸好你们来了!”真是救星啊!

    “恩,是修斯说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也许能帮得上什么忙,就担心的跟来了。”蜜儿说。

    “呜~修斯,你最好了!”我眨眨泛起水光的眼,吸着鼻子,感激的看向他。

    “呃,没、没什么……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终于有马车坐了,真好!要是再来一碗香菇炖鸡面就更好了……

    ****

    “你听说了吗?”雷达对我说:“安妮的伯父哈撒·波西亚被卸职了!”

    “波西亚……?”我想起那天被召见时所听到的话,一时竟没把左进大臣和安妮联系起来。

    这些变故仍然源于仲夏晚宴那场闹剧的余波,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左进大臣被卸职,那么安妮呢?我虽然总是与她针锋相对,但却不曾想过要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那……罪名呢?会被怎样处置么?”我略有担忧的问。

    “好象是玩忽职守吧,不过现在还未对他进行正式的查办,而且元老会的两位元老和大祭司雷奥先生都力保他无罪……也不知道下面会怎么发展呢!”

    “哎?难怪这几天没看见安妮!”梅兰也凑过来参加讨论:“她家里一定忙死了!”

    “恩,修斯这几天也不见踪影。”乔伊道。临近开学,他已经搬回学院来住了。

    九月七日,提法高原依旧炎热。随着假期的即将结束,学院里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人一多便越混乱,到处都乱哄哄的,想找个清净的地方也难。不如去奥斯卡那儿找蜜儿下棋解闷吧!

    一路左顾右盼的来到小别墅,竟发现客厅里的人也不少,奥斯卡、蜜儿、沙拉、安妮、戴伦和老亚当都在。见我一进门,十二只眼睛都朝我看来,真让我有些不自在:“呃……呵呵,大家都在啊……今天……天气真好!”

    也不知是老天有意和我作对还是怎的,我刚说完这句话,门外一个晴空霹雳,刹时阴云密布。

    呃……我上次就说过了,提兹的夏日多骤雨嘛……但,来的真不是时候!也不知是不是某人暗地里使的召雷术……

    “呵呵,你也好久没来这里啦!”奥斯卡老头看看外面汹涌滚来的乌云,笑着对我说。

    除去上次见杰斯卡尔而来这里做了短暂停留,我从布达克索回来后,就再也没有踏进过这间别墅,算算也有一个多月了。

    “呃……是啊……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没找到通往这神圣殿堂的道路。”本想来这里图个清净的,却碰上了这么多人,我觉得有点无趣,又意兴阑珊。

    “哼!”安妮一脸幽怨的瞅着我,轻蔑的哼着,又继续道:“你倒轻松的在这里瞎转悠,还有兴致跟人耍嘴皮子,都是因为你的缘故,修斯殿下被他的父亲处罚,还禁足在家里呢!”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我愣住了。

    “还不是你到处闯的祸,连皇后陛下都对你关注得很,调查出我们几人和你接触较多,并对修斯的父亲说,要他‘好好管教修斯,不要跟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你该还记得你自己在修斯家里出的洋相吧!于是,修斯便被严厉处罚了,这都是你的错!”安妮冷冷的睨着我,看样子不像说假的。

    啊啦,敢情她跑来奥斯卡的别墅不是为她伯父奔波求援的,而是为修斯诉苦、闲磕牙的!不过修斯……真是对不住了。

    “哼!你还真是个扫把星呢!”安妮又接着对我开炮:“跟你扯上关系的都会有麻烦。先是给曼佗雅找麻烦不说,还让修斯殿下受责难,最后连我们家都不放过!就是因为之前我们与你有太多牵扯,皇后陛下才会迁怒到我伯父的身上来——我可怜的伯父一向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居然被蒙上这不白之冤,真是不公平!”

    “这样也怪我?怎么不怪他自己养了你这么一号没用又麻烦的侄女?”我要收回之前为她的担忧——连她自己都不着急,我瞎操个什么心?

    “你说什么?”安妮气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冲我大声说道。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吵这个的时候。”奥斯卡老头沉声打断我们的争吵。

    安妮又立即转向奥斯卡道:“校长大人,请您一定要帮帮我的伯父啊!您该知道的,伯父他并没有什么过错啊!”

    奥斯卡老头眯起豆芽眼,沉思片刻道:“这事,波西亚大人为何不去找大皇子殿下,反而要你上我这儿来呢?”

    “这……我也不太清楚。”安妮无奈道:“不过大皇子殿下似乎并不准备插手此事,对祭司大人派去的人也莫不关心、不理不采的样子。”

    “哦,是吗?”奥斯卡高深莫测的笑着:“你先回去吧,这事我会与皇后陛下提一提。不过,我看陛下她只是一时气愤罢了,过不久气消了也就没事了。”

    说完,奥斯卡吩咐老亚当架车送安妮回去,戴伦也跟着出去了,安妮闷不吭声的低着头尾随而后——她真的会坐老亚当架的马车回去吗?我充满期待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暗想。

    客厅又恢复宁静,奥斯卡闭着眼睛喝着清茶,那表情满足得像是在太阳下被人帮他捉虱子的老猫。蜜儿和沙拉也沉默不语。

    “沙拉什么时候回来学院的?”我打破沉默的问道。本来是想问沙拉的,但料定她不会回话,为了避免尴尬,我只好转向蜜儿。

    “恩,三天前就回来了。不过这几天都在忙着整理东西,本想去找你玩的,却没有时间空出来。”蜜儿道。

    “你们几个留在这里吧,我要去梅伦那儿一趟。”奥斯卡站起身来对我们说着,然后就走了。

    我望着他的离去,道:“他不会是这就去找塞龙·梅伦大人,研究关于波西亚大人的事吧?”

    “应该是不会的。”蜜儿道:“梅伦大人可不管那些事。我倒猜是为了修斯的事。”

    “修斯他……不知怎样了……”修斯确实帮过我不少忙,而这事又是因我而起,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前两天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和沙拉一起去看看他,但却被他的父亲阻拦住了。想是因为安妮家的事,弥凯恩叔叔他也怕被皇后陛下迁怒。而皇后陛下也是顾及到弥凯恩家在皇族中的身份地位,所以只是针对修斯训斥了一番。弥凯恩叔叔了悟了皇后陛下话里的意思,所以回去后就对修斯训斥了一番,修斯却不满的与他大吵了一架,最后还被他父亲用水缚术困在水室里,不让他与任何人接触。”蜜儿皱着眉担忧的说:“弥凯恩叔叔他还警告我们也得小心与你相处……拉拉,你与以撒殿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闹成这样?”

    那两人都不解的等着我的回答,我却一时犹豫着要站在奎安娜和以撒哪一边较好。

    “其实这事,我也说不太清楚。”

    “那晚,我们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才遇见乌尔比安先生、并换上男装进入会场的呀!仔细想想,你与以撒殿下的表现的确有点奇怪!”蜜儿努力回忆着。

    “是啊,我只是在享受难得美味的火腿而已……”我也懒得再去不停扯谎编造了,我真的很需要有个人做倾诉的对象:“我也是莫名其妙就变成这样了……不过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没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最对不住的就是修斯——那么你们上次还是没有见到他,是吗?”

    “恩……他的父亲很是生气。听下人说还对修斯用了家法……”

    “什么家法?”

    “呃……我也不知道,只是说是把他困在水室里,连医师都不让让进去看!”

    修斯自己的治愈术就很厉害……可是,已经到了需要让医师诊治的地步了吗?

    “这样可不行!”我紧张的说:“不如,蜜儿我们偷偷去把他救出来吧!”

    “偷偷去?”蜜儿瞪大了眼睛:“可是……这样好么?”

    “总得去确认一下他没事,否则实在让人不能安心。”

    “可是……我们找不到地方啊!囚禁水室是在很隐秘的地方吧。”

    “这……”我也没了法子。

    “乔伊不是在弥凯恩府住了一段时日吗?”沙拉突然开口。

    “对!可以找他一块去,他一定会同意的!”我惊喜的大叫。

    “恩,有他在也更安全些。”蜜儿也赞同。

    我们一行人立即去找乔伊,共同规划营救修斯的大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