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40

    那男子正戏谑的看着我们,我们也呆呆的望着他。雷达的嘴角好象还有……口水!

    “你……你是谁?”我果然是众人中反映最灵敏的一个,很快就清醒过来问他。虽然也有一点想要打探帅哥芳名的因素在内。

    “帝·乌尔比安。”他笑着,单手横在胸前,优雅的向我们弯腰行礼,又继续道:“小姐,怎么称呼?”

    啊呀~~~~帅哥的声音好杏感呐!!让人像在做梦一般的天籁啊~~~我有点如痴如醉——他竟然还问我的名字耶!啊咧?

    “我、我叫梅兰!”可恶的梅兰,竟抢先一步!帅哥是在问我耶!

    “你好,我是蜜儿·叶·帝里尼。”啊~蜜儿也是……

    “我、我叫雷·达·克尔。很高兴认识您,乌尔比安先生!我是克尔情报局的资深人员,您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尽管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说着,他掏出自己的学生证递过去。

    我惊愕的看着他……他,难道不知道“小姐”是指女杏吗?

    几个人都一一介绍过了,连乔伊都一本正经的向他打了招呼。乌尔比安仍旧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向我问道:“这位小姐,我可以知道您的芳名吗?”

    啊~~~我又要晕了,帅哥的眼睛、帅哥的眼睛会放电耶!

    “拉……拉……葛罗……雷。”我咽了口口水,好不容易才吐出几个字。

    他闻言轻笑,道:“我可以帮你们进去那里哦!”他指了指小巷外的宰相府。

    “真的?”众人大叫。

    “恩,不过……你们可能要变装一下。我还要个会驾车的人。”

    “这没问题,乔伊会。”雷达拍着胸口道。

    乌尔比安随即转身拉开车门,指着里面说:“这儿有些男佣的衣服,你们赶紧换上吧。”

    也顾不得考虑他为何早已准备了这许多东西,我们这一票被他的美色所迷惑的人便忙碌的“变装”起来。

    众人换上衣服,都是普通的家丁穿的藏青色长袍,可是只有我……

    “这……这是什么衣服?”我有点不太确定的看着身上这奇怪的东西。

    “哈哈,拉拉你穿得真好笑!”雷达一伙人已经笑开了。

    “是燕尾服。还挺合身的!”乌尔比安笑着评价,那表情……有点暧昧。

    “燕……什么……”我结结巴巴的不解他的意思。他却笑着说:“好了,好了,快点上车吧!宴会快开始了。”

    我莫名其妙的被赶上车。乔伊架车,我们三个女生和乌尔比安坐在车内,其余几人跟在车后步行。马车缓缓驶出窄巷沐浴进色彩缤纷的灯光中。远远看上去,还真像带着众家仆的富贵人家的马车。可我总觉得对面坐的那个人笑得有点诡异。

    行至门口,乌尔比安从车窗递出一张金箔请柬,那人接过去看了一眼,立即恭敬的递还给他,道:“原来是乌尔比安大人,殿下已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马车立刻被放行,乌尔比安又舒适的坐回座位上庸懒的冲着我们笑笑。

    看来此人定不简单!暂不管那个等候他的“殿下”是谁,面前这人带我们进来的目的就让人疑惑不已。可惜清楚的意识到眼下状况的,只有我一人,其他几个家伙都被乌尔比安迷去了心神了!看来我只有自己小心了。

    马车在空地上停下来,我们几人下车随乌尔比安步行至宰相府的宴会大厅。乌尔比安对门口的侍卫出示请柬,指指身后说了声:“他们是我的贴身用人。”就大遥大摆的走进去了。倒是我们几个白紧张了半天,低头缩脑的往里面冲。这宴会厅相较于弥凯恩家的客厅就大得多了,也庄重得多。那初夏晚会只是普通的舞会,而这次却是连皇后陛下都亲临的重要盛会,自然要正式得多。

    我们几个乡巴佬看看左右的人群,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贵族千金们个个盛装打扮,众人都穿得花枝招展的,我这身奇装异服倒也显得朴素了。

    有宴会自然免不了美酒佳肴。看见满桌的美味,真让我心驰神往,早把小心谨慎丢去脑后了。

    乌尔比安丢下一句“你们自己去玩吧”之后就离开了。

    没时间深思他的怪异的举动,我们一个个如恶狼扑羊般向美食冲杀过去……

    啊~我的烤火鸡!我的千层雪!我的黑森林蛋糕!

    “\.金箔白兰地,令你品尝到难以抗拒的完美!”雷达高举着一杯琥珀色的液体,兴奋得红光满面。

    “\.\.干邑白兰地,高贵典雅、与众不同!”梅罗也举起酒杯,陶醉在一片衣香鬓影中。

    “天堂也不过如此吧~~~我的人生,因你而美妙!”我捧着一串臭豆腐,险些感动得痛哭流涕。

    尼采是不挑也不拣的拿起东西就吃,他的面前犹如台风过境一般一片狼籍。蜜儿和梅兰也好奇的四处打量,乔伊倒是冷静多了,他一脸漠色的站在一边。

    身旁的那些贵族们只顾着聊天、吹虚奉承,倒也没空来管我们,这顿美餐也便宜我们了。

    “皇城最近还是人心惶惶的啊!”一个中年绅士道。

    “恩,多尔那里也开始不太稳定了。真是不太平啊,若是德里奇在这个时候有什么行动,就不好了。”另一人道。

    “不是有消息说这次提兹的午夜示警就是德里奇联合魔族干的吗?”

    “据说两个多月前在沿海一个小港发生海啸,整个城都毁了,那事也和德里奇有关!”

    “那倒也未必。人家德里奇自己也不太好过。几天前有人放出消息说东北两省预图谋反,德里奇现在热得一锅粥……”

    “拉拉!你……你们在这儿?还穿成这样?”修斯有些惊讶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打量着男装打扮的我们。

    我看他一眼,嘴正忙着吃东西呢,没空回他的话,只得朝他点点头。

    “你们怎么混进来的?”安妮也走过来,不悦的问道。

    “有一位绅士很好心的带我们进来的。”蜜儿答。

    修斯与安妮互看一眼,仍不能理解——这场晚会可不是一般的戒备森严,怎可随意让宾客带人进来?

    修斯不便多问,我们也不想多说——毕竟一人只生一张嘴,实在忙不过来。

    “待会儿可别告诉别人说你们认识我,把我与你们扯在一块儿可丢脸了!”安妮轻蔑的瞄了一眼忙碌不停的我们几个人,拉着修斯就走。

    修斯也皱皱眉头看着我们不太雅观的吃相——事实上我的吃相还挺优雅的,只是所有动作要放慢镜头才能看得出其中的韵味……无奈,修斯只得说:“呃……我也要去和太子殿下打个招呼。”说完便离开了。

    晚会到了后半段,终于进入正题了。皇后大人——我才看到她——在两个女婢的轻扶下,走上宴会大厅的上位主座坐下。众人都停止交谈,静静的听候皇后陛下的讲话。

    我也向奎安娜那里靠过去,一边搜寻美食一边听她说些无关痛痒的开场白。

    啊~~那个桌上的芒果派好美味的样子!我手舞足蹈的向它奔过去。

    “今天,我要多个事,给一对小辈们凑成对。”奎安娜轻快的说着,声音响彻每个角落——她的肺活量还挺大的:“辛西亚·安德罗培宰相大人,是卡顿的重臣,为国尽忠一辈子,是卡顿不可或缺的基石。他的千金伊莎贝拉小姐,今年十六,长得甜美可人,温柔贤淑。若不嫌弃,我想把她和我的侄子以撒凑成一对,宰相大人意下如何啊?”奎安娜询问着,但语调却强硬得不容推拒。

    “年轻人的事,我这老头子也作不了主呢!”宰相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晚年得女,一直捧在手心里宠着。此刻他正捻着山羊胡子,笑呵呵的回答。

    奎安娜闻言又转头去看一脸娇羞不已的伊莎贝拉:“我这侄子倒也生得俊美不凡,且武术超群、机智过人,是提兹众家千金们心里的梦中"qing ren"呢!你可不吃亏哦!”奎安娜调侃着,伊莎贝拉小姐的脸更红了。

    这小姐确实长得甜美动人。虽然出生在豪门,上头又有个极其宠爱自己的父亲,她却丝毫没有一点大小姐的脾气。平时对待下人也谦和宽容,四周围观的客人们无不称赞。看来以撒这次是拣到便宜了!可是此刻站在奎安娜身边的以撒仍旧一脸冷漠,一句话也没有。

    “到底怎样啊?”奎安娜笑着追问。

    “恩。”伊莎贝拉用小得听不见的声音恩了一下,算是应允了。还好我耳力好,听得见,可是我一手拿着银叉、一手捧着盘子,实在没办法为他们鼓掌;而我的嘴里塞满了食物,更无法给他们喝彩,所以我只好在心里为他们默默祝福了。

    “呵呵,好、好!”奎安娜也听到了,笑着转脸去看另一边的以撒:“以撒……”

    没等她说完,以撒向前几步走到奎安娜面前单膝跪下说:“伊莎贝拉小姐的确貌美温柔,是每个正常男人心中的标准"qing ren"。”他顿了顿,抬起头来看向奎安娜,语带忧郁的说:“可是,因为我个人的某些原因,我只能说抱歉了。”

    众人一片哗然,他却起身继续说道:“因为,我爱的是男人,就是他!”

    我好不容易吞下嘴里的食物,正想回头去看看那个男人是谁,哪知一阵天旋地转,我竟被以撒一把拉进怀里去了。

    一时间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得一手紧握银叉、一手端稳盘子,茫然的被那股力量给拉过去。接着,一对陌生而强硬的唇便向我压了过来……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张离我太过靠近了一点的脸,任他亲吻,没了反应。

    “这是晚会的余兴节目吗,被帅哥亲?早知道我就不吃臭豆腐了……”我的脑袋不太正常的飞快运转。

    好一会儿,他放开我,顺便深情的看了看怀里这个吓得有点发傻的亲密“男”友,之后抬起头来向四周环视一圈。

    四周一片寂静,我可以想象这些尊贵的宾客们此刻难以置信的心情,若不是地上铺着的地毯,应该还可以听见玻璃杯等物品掉地的碎裂声。越过以撒宽阔的肩膀,我看见奎安娜煞白的脸;宰相大人瞪大了眼,气得胡子直翘;伊莎贝拉错愕的泪颜……以及科里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他身边一个长的像熊一样的中年男子——有点面熟——也皱着眉望向我们;乌尔比安在另一边,靠着柱子,笑得邪媚……而餐桌旁的蜜儿、修斯、安妮、雷达等人都已经呆掉了,还有些宾客朝伊莎贝拉投注以同情的目光……

    可是,最倒霉、最值得同情的好象是我耶!正在享受难得的美食却被人打断;莫名其妙的被夺去了初吻,还被众人指责——我可以想象被众人ooxx的情景了——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见明晚的月亮!

    而这个始作俑者,太过分了!我忘不了四年前他还用石头丢我!虽然他的个子长高了些,脸变帅了些,他爱找人麻烦的坏习惯可一点没变!!我岂能就这样让他顺心?想到这里,我……

    “可是,我是女的,以撒。”我的声调很清丽——听了就知是女的——语气无比轻柔,刚好让大厅里的人都能听见。

    以撒显然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一招。他眯起眼睛盯着我,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我可以看见他眼中愤怒的火苗在窜动。环在我腰上的手臂倏然收紧,像要把我折断;另一只抓住我小臂的利爪也加大了力量,差点把我捏碎。

    周围的人似乎还没从着急剧的变化中反映过来,都愣愣的看着大厅中上演的这幕荒诞剧。

    忽然,以撒重重的把我推倒在地上,用一种难以置信又痛心疾首的眼神看着我,紧皱的眉头像是堆满了说不出的痛苦。半晌,他才用沙哑的声音对我吼道:“你……居然欺骗我!还伴做男装,来接近我!?”他越说越怒,俊脸也变得狰狞的咆哮着:“欺骗我的感情,让你快乐了吗?”十足一副被人抛弃的苦情男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