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7

    “啊——”蜜儿惊恐的大叫出声。

    小熊怪已经停止所有动作了。我的手从它的下颚直直向上刺穿它的头颅。温热的液体迸洒到我的脸上,还带着一股腥骚味,顺着我的脸颊和鼻梁向下流淌,迷住了我的双眼。我的头脑异常的清晰,一切动作像是在不自觉间就自动完成了。

    “拉拉……”有人唤我的名字。

    我闭上眼,淡默的把手从尸体中抽出来。尖锐的长爪已不见了,手指甲仍是打磨得光滑的椭圆形,只是沾满血污和白色的脑浆。我颤抖掏出手帕,一个劲的擦拭双手,却任由脸上的血水沿着下巴滴落在脚边的尸体上,心律也跟着抖动起来。

    另三只巨熊怪见同伴已死,朝天长吼一声,都向我扑来。

    尼采见状,将匕首反手一握,凌空跃起,一刀把一只熊怪的头砍飞。乔伊也“唰”的抽出长剑,冷冷的银光一闪,另一只熊怪也被剖成两半。修斯冲到我身侧,一边把我拉到身侧替我隔开剩下的熊怪的攻击,一边拔出短剑把它的脑袋削下一半来。

    三具庞大的躯体应声倒下,森林一下又陷入沉寂,只有四周树木燃烧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火势渐渐有所扩大了。

    六人静默不语。只有我和修斯两人满身是血,雷达和梅罗满身是泥,其他几人倒还安好。

    蜜儿首先向我走来,递给我一方手帕,小心翼翼的说:“拉拉,你还好吧。”

    我擦擦梁上的血污,发现众人都看着我。脑中嗡嗡作响,我无力的向他们笑笑,说:“我没事。”

    修斯深深看我一眼,说:“你们几个先出去,到马车那里等着。我和乔伊去找安妮和梅兰。”说着,他转向尼采:“一定要小心护送几为小姐出林。”得到尼采的点头保证后,他又对乔伊说:“我们走。”两条身影立刻隐入密林。

    我看见修斯雪白的长袍上,如“其”所愿的染满艳红的血,像盛放的红梅,突然觉得那样也挺好看的。尼采打头,我们三个女孩在中间,雷达和梅罗押后。我们这一行队伍向西边出口处走去。幸好这一路都只遇到旃陀罗而已,雷达乐得继续编写他的:“原来传说中的魔王也不过尔尔。虽然没有三米多高,却也有两米左右,且共有四头,就被我等一招击毙……”

    虽然不清楚怎么会冒出来这许多怪物,但尼采的表现却让我大吃一惊。他的身手显然和他憨憨的脸形成反比。还有就是,修斯和乔伊那两个家伙用得着那么紧张吗?

    “安妮和梅兰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尤其是安妮!”我讪讪的对蜜儿说话,像是掩饰尴尬:“大小姐一发火,所有怪物都得吓跑啦!”

    “可是林子里真的好可怕的!”蜜儿阴着小脸说。她刚才扭到了脚,正由沙拉扶着,一瘸一拐的走着。

    “昨天放我一个人进树林的时候,也没担心我会出事嘛!”我不悦。

    “别这么说嘛,昨晚他俩回来的时候,修斯抱着你,脸都白了。”

    “他的脸本来就很白!”

    “他们也是怕你的事再度出现,才会那么紧张呀。”但事实证明他们的紧张是白费力气。

    我们一路争执着,很快就出了树林。天已阴沉,乌云滚滚,像是就要下一场大暴雨了。

    “这倒也好。”我淡淡的说:“可以给森林灭灭火,若是卡顿皇帝追究某人恶意破坏国家森林资源,那就惨了。”

    雷达一听立刻向天祷告,快快下一场大雨。我也希望,下场雨来洗去这一身让人作呕的腥臊。

    “你们回来啦!”听见雷达的大嗓门,一个小脑袋从守在林外的马车车窗伸出来——正是梅兰。

    “你们都已经在这里了啊?!”雷达怪叫。

    “当然!”安妮也伸出头,嫌恶的看我们一眼,说:“真脏!待会儿别和我同车!”

    原来她们在发现我跟修斯、乔伊走散之后,就跑回来了。而执意继续前进的尼采等人并不知道她们离开,只当是走散了。

    听到这里,蜜儿立刻向天空发出光球信号,示意修斯和乔伊赶快回来。

    我不想坐进马车,张开双臂站在雨中,享受大自然的洗礼,让这一身血腥味在大雨中清洗一番。但这雨纵使能清理身上的血污,却不能清除心里的污秽。我能感觉得到,自从上次昏倒又醒来后,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像是心里住着的“鬼”觉醒了。

    雷达和梅罗已是一身泥巴,拖着尼采在大雨里追逐。梅兰训斥着,叫弟弟赶快上车以免着凉。不一会儿,雷达和尼采也一同上了车。只剩我一个人孤独的伫立在雨中,任由雨水顺着血水滑落的痕迹,冲刷我的脸。

    雨越下越大,铺天盖地的水向地下倾倒,修斯和乔伊仍没回来。

    安妮急了:“该不会是出事了吧!要不我们先回去,找救兵来吧!”

    “还是再等一会儿吧。”蜜儿软声劝道。

    “也不想想他们进去是为了谁!”沙拉冷眼横着安妮。

    我静静的站在雨雾里,雨水把我从里到外都打湿了,几缕长发贴在脸颊上滴水,眼睛也被这雨雾给糊住了。隐隐约约中,森林里有两道身影奔出来,一白一暗。

    “回来了!回来了!”雷达大叫。

    “真的!是修斯和乔伊!”

    “太好了!”

    两人跑近了,果真是修斯和乔伊。都是一身狼狈,被雨水淋湿后,泥泞的林地更不好行走,溅了他们满身污渍。

    “拉拉!怎么站在这里?快上车去!”修斯见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雨地里,连忙把我拉进车厢。我被他一拉,才回过神来——刚才有点神游太虚了。

    “拉拉太紧张了嘛!”雷达暧昧的笑说,又转向我眨眨眼道:“你瞧他们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我不想理他,修斯闻言倒是显得有点不自在,乔伊更是一脸默然。

    “修斯殿下,您坐我们这里来吧!”安妮在另一辆车上见修斯回来,立刻兴奋的伸出头来邀请。

    “你们已经回来了吗?那就好。”修斯见她俩都安然无恙,也就定下心来说。

    “你别去那儿!”雷达高声说:“安妮大小姐嫌我们身上太脏了!”说着还故作可爱的挤挤眼睛。

    “我哪有!”安妮很不高兴。

    “乔伊,你坐那里去吧。”修斯对乔伊说。

    乔伊皱皱眉,认命的点头向那辆车走去。

    “雨这么大,不然再到我家去避避吧。”梅罗提议。

    “不要!”不知为何,安妮惊恐的大叫。

    “那就加紧赶路,回庄园吧。”

    于是,马车在阵阵尖叫声中,急速的向弥凯恩庄园蛇行而去。

    “哎呀,你们怎么会去那么久才回来啊?”雷达问:“害我们担心死了。”

    “我们被里面的毒蔓缠住了,花了点工夫才出来。再加上大雨,不太好走。”修斯淡淡的答,他现在心思都在这次的任务上,无意多说。

    回到弥凯恩庄园时,已是夜里十一点钟,我已在车厢里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了。下午放纵淋雨的结果是,我理所当然的又生病了。不是因为我的体制较弱,而是那样淋了一个多小时的雨,又穿着湿淋淋的衣服在马车上颠簸了大半夜,是人都会病倒的。但尼采、梅罗、修斯和乔伊不太像人,或许是他们淋得还不够透彻,所以现在只有我一人发烧躺在床上。蜜儿和修斯的治愈术对我仍旧没有效用,反而让我觉得全身刺痛。

    魔法治疗没用,只好用原始的物理治疗了。看着蜜儿亲手熬制的姜汤,我感动不已。但是如果蜜儿没有把整个生姜都丢进锅里的话,我会更感动,真的。

    在众人的监视和安妮幸灾乐祸的眼神鼓励下,我硬着头皮喝下了那碗辛辣无比的黑乎乎的药水,还啃了一块生姜皮!呜~~~~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研究一种治感冒的药出来。

    睡了一夜,出了一身汗。第二天起来,病竟已全好了,全身感觉很轻盈,涣然一新似的。

    我正在花园里散步,梅兰扭扭捏捏的走过来,对我说:“拉拉,今天觉得怎么样了?”

    “好多了。”

    “哦……恩……是这样的……”她犹豫半天,才又说:“上次不好意思,让你在我家帮忙下厨……所以想再邀请你去吃顿饭。”

    不会是场鸿门宴吧!我奇怪的看着她:“不用了。”说完转身离开。

    见我直截了当的拒绝,她忙又跟上来,说:“啊……其实是这样的……听说你们集团的x-h104在卡顿还没找到代理商,而我父亲刚好又是做经销的,所以我想他可能会对你的产品感兴趣……会帮帮你的。”

    是我帮你们吧!我眯起眼睛瞄着梅兰,却也不想立刻就回绝,只说:“让我考虑考虑吧。”

    “呃……好!”梅兰不甚满意的离去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突然想到:其实早已家道中落的她们姐弟能被送来学费如此昂贵的曼佗雅学院,也是有特殊目的的吧。进曼佗雅的每个人都抱着不同的目的。有的像修斯、乔伊,背负着家族的荣耀;有的像安妮,四处转转顺便吊个金龟婿;也有的如雷达、梅家姐弟,算是家族事业的人脉延伸……

    而我呢?我来曼佗雅为的是什么?我似乎是因为无处可去,才到这里来的。原来在这个日日夜夜永不停息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有自己为之而奋斗的目标,却只有我一人止步不前。

    坐上马车回提兹的路中,我一直在想:这条是回归的路吗?为何却让我觉得离原来的地方越来越远了呢?

    回到曼佗雅之后,我一直苦思着发生在森林里的事,费茨罗伊的事,自己变化的事。

    我坐在宿舍楼西侧的花廊里,这条花廊只是两排长长的有座椅的石柱,两边长满花花草草,顶上架着葡萄藤,密密的绿叶里结出几串青澄澄的葡萄。仰头看着葡萄藤叶里露出的几点天空,那枯败的景象又浮现在眼前。费茨罗伊说那池湖水是森林的能量之泉,要把它引入我的体内。那么拿走了森林能量的人就是我——很明显的,费茨罗伊不知用什么办法,让我把那湖水喝干了!难怪我那天醒来是觉得肚子胀得好象胃胀气……

    暂且不管那水里有多少细菌、寄生虫,还是曾有多少长毛动物在那里吃喝拉撒……难道他不知道一下子喝太多生水,很容易生病的吗?想到这一点之后,我更是整日不得安宁。那些水蛭、钉螺什么的影象在我脑海里到处晃。另外,森林中的熊怪以及我手上长出来的爪,都是在那件事以后,两者间有什么关联吗?我的异常表现,是费茨罗伊给我身体里“引进”能量的结果吗?

    午后的阳光还算强烈,从蔓藤织成的廊顶上洒下几个班驳的星点。我伸出双手接住那几粒星光,细细观察自己的手。白嫩的手掌,细长的手指,打磨得光洁的指甲……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为什么会长出那样的东西?像妖怪似的。

    我无奈的叹口气,不想再去管它了。这些天我都尽量避免去学院后的小树林,以免被奥斯卡大神召见。他此刻一定在与修斯研究石板的事。说到石板就不得不讨论到假“沃克利”,讨论到他就一定会联系到布达克索森林,接着就会想到我在森林里遇到的不幸……我到现在还没跟他们说“沃克利”就是费茨罗伊的事。无心忘记也好,有意逃避也罢,总之不想去面对他们。出乎意料的,我并没有接到奥斯卡老头的传唤。

    时值八月中旬,是学院一个月的探亲假期,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除了几个家住得太偏远,以及出了“例外状况”的学生留在学院里。

    “例外状况”五人组是指安妮、梅家姐弟、雷达和尼采。想起那天安妮他们被宣布“留校察看”时的情景,不就不禁得意。

    “留校受处?”安妮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传达指令的学生会违纪委员。

    “这是学院教导处的决定。你们五人无故旷课四天,被视为藐视学院规纪,所以必须在这一个月里留在学院里值勤。”来人义正纲严的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