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6

    “那……”蜜儿皱着眉头看看我,又看看沙拉。见沙拉点点头,又继而对我说:“那我也要跟你一起去……以防万一,我还可以用治愈术……”

    “蜜儿你别去……你的治愈术对我无效……再说,还有修斯在。”我看看修斯,他也点头同意。

    可蜜儿依旧不肯,看着她心里怕得要死,却硬着头皮要跟进来的样子,让我感动不已。

    无奈,修斯只得向雷达和梅罗说:“你们两个也必须来,寸步不离的保护蜜儿小姐。”

    “啊?”惨叫声起:“有你们几位大侠就足够了,我们……”雷达很狗腿的露出谄媚的笑,却在修斯的瞪视下咽回后半句话。

    我知道修斯话里的意思,因为我们必须半路“落跑”,所以蜜儿就不能与我们一起行动了,我也不想她与我们一起冒险。蜜儿显然也了解这番安排的用意,她正担心不已的看着我们。因为此次搜索十八星盘的事并未告知沙拉,而一直形影不离的蜜儿沙拉两人若分开,难免惹人猜疑……

    然后,欢欢喜喜的尼采拖着雷达、梅罗,安妮小姐也硬是一手扯着修斯一手拽着梅兰壮胆,蜜儿、沙拉紧随在我身后,乔伊垫底——浪费半个小时的讨论,依旧在没有改变原计划的情况下,我们十人进入了森林。修斯点着照明光球走在最前面,一边嘱咐着大家要小心,“如果‘不小心’走散了,立刻出树林到马车处集合。”我们几人畏畏缩缩的跟在后面,雷达还不停的叨咕:“为什么要做这个冒险旅行啊?究竟是谁提议一起来的呀?”

    忽儿,魔法光球灭了,森林立时陷入一片黑暗。虽然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刚刚一直在光球照亮下的众人还不能立刻就适应眼前的黑暗。于是——

    “哇~~~~~~~~~”雷达叫,像是见到鬼。

    “鬼、鬼、鬼、鬼、鬼呀~~~~”梅罗叫,两人真是心有灵犀。

    “啊——”梅兰叫,像是见到色狼。

    “啊!”安妮叫,色狼总是先攻击美女。我觉得她可能是被传染了,但那声音更像是被身边的“某人”打到了头,而痛叫出声。

    “扑通!”一声不明闷响,我猜是安妮跌倒。

    “咩呀~~”尼采叫,像人被踩到的鸡脖子,或是被踩了脚脖子。

    “呜~~~”各种怪叫中还夹佑着鬼怪呜咽的哭声——不是鬼,好象是蜜儿被吓哭了——我有点内疚,想赶过去安慰她,但是——

    “哎哟!”我叫,我被什么东西迎面撞倒了。刚好跌坐在一块石头上,痛死我了~~一只微温的大手一把将我拖起来,拉着我就跑。我还正在慌张,耳边传来修斯低沉的声音:“你跑错方向了。”

    “我没有跑错方向,我要去看蜜儿!”

    “有沙拉和尼采在,没什么好担心的。”乔伊的声音也从黑暗中传来。

    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我才发现自己身边有两个黑影扯着我一路狂奔——这情景若省去一人的话,有点像在私奔……{汗!}

    沙拉就算了,怎么扯到尼采?

    修斯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说:“你该不会以为尼采是抽到签王,才被录取进曼佗雅的吧!”

    “啊?”我吃吃的问。

    “他还是学费减半的优惠待遇呢!”乔伊也知道?

    “什么?”我大叫。

    修斯立刻捂住我的嘴,狠狠的说:“小声点。”

    他实在是太过大惊小怪了,我们已经离大队人马够远了。不过,尼采?那个尼采?

    没一会儿,我们已经来到昨天的“小湖”边——这是修斯和乔伊所认定的发现我的地方。我却不大相信。一来,昨天是为了抓一只白鹿,东跑西撞的,我已经记不得方向了;二来,这里与我记忆中的情景不太一样——很不一样!难道我昨天看到的只是幻术?也对,那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

    我惊讶于眼前的一片衰败情景!还是夏季,而这里的常青树竟一点都不绿了。光秃秃的树干显得格外苍老,树皮都裂开了。树干歪歪倒倒,完全不复昨日的苍健。没有密叶的遮蔽,天空在光秃的枝杈间清晰可见,却已是一片灰沉沉的景象——现在才下午四点钟,夏日的四点不是应该一片阳光灿烂吗?

    更让我疑惑的是,这里并没有湖。昨天的碧波荡漾的小湖在这里成了黑洞洞的大坑,像是地面上张开的吃人的嘴,着实有点可怕。想到早上听到乔伊与雷达的对话——他们是在一个坑里发现昏倒的我的,那个湖,真的是这里!

    “湖”畔边葱郁的草木已变得一片萎靡,地上铺满了枯黄的落叶。“湖”底也是一层杂乱的落叶和枯黄的衰草。没有一滴水,像是多年前就干涸了,或者这里根本不是水源。但是一块贴近“湖”畔的岩石上的青苔提醒我们:这里曾经很潮湿!

    为什么?从森林外一路行来,竟像是从夏天走入秋天——时间像是一瞬间过完了一大段。

    “你们昨天来时,已是这样了吗?”

    “没有枯萎得这么厉害。”乔伊答。

    “这片森林已经死了。”修斯抬头看看四周,说:“已经没有力量了,外面的林子也只是普通的树而已。”

    “树林不是树……那是什么?”我真是拜托他,不要每次都说得那么深奥。

    “就像是人只留下躯壳,而灵魂已经不在了。”修斯解释。

    “没有了躯壳的灵魂……就是……鬼……”我颤抖的看着他。

    修斯没好气的瞪我一眼:“你不要老是颠倒我的话!”

    “修斯的意思是,这座古林的能量已被人取走了,是吧。”

    乔伊看向修斯,修斯点头道:“没错,你也感觉到了。”

    可是我还有疑问:“这里真的是我昨天所看到的地方吗?不会弄错了吧!”

    “你昨天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修斯不答反问:“真的是见到那个‘沃克利’了?他对你说了什么?”

    “呃……没……没什么……”我结巴的说:“我刚要问他,就被弄昏了……”

    我一边说,一边巡视着原本应该是湖的大坑。一个黑黑的东西吸住了我的注意——虽然大坑里一片黑色,但在几片枯叶的衬托下,那东西黑得有点——不太自然。我立即滑到坑底,弯腰拾起那个“东西”。

    “拉拉,小心!”修斯惊叫,见我竟一人跑到了湖底,立即与乔伊一同赶过来。

    “我找到了。”我漠然转向他:“那个十八星盘。”

    虽然不太像,但那确实是丢失的石盘。经过修斯对其上的追踪信号的确认,那的确就是我们所寻找的东西。但是——它像这片林子一样,“死了”。

    原本墨黑却不见一丝光泽的石板,此刻已变成灰黑色。轻了许多,也脆了许多。上面的纹理凹凸的地方,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掉下一块来。平滑的表面上刻着星阵图的痕迹还在,但现在看来更像是天然开裂的痕迹,所以修斯说:“这块石盘也死了。它的能量被抽空了。”我突然意识到这“能量”!

    “你在找那东西吗?明天这个时候再来这里吧。”——我想起那人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那时他正在做什么?我看看这空荡荡的坑洞,又看看四周的枯枝败叶和死气沉沉的森林。

    这片森林已经死了……已经没有力量了……灵魂已经不在了……我刹时明白了什么。

    我沉下脸,不带一丝感情的说:“我们可以回去了。”

    我知道修斯和乔伊正惊异的看着我,不解于我的转变。但我已管不了这许多了。把石板放进次元袋里,我们立刻往回赶。回程的路并不像来时那么顺坦,我们遇到了一群“旃陀罗”。这群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小怪物把我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住。它们长得很矮小,像是佝偻的驼背老头。背朝天长了一个大瘤,和脑袋连在一起,像骆驼的两个驼峰。脸压得很低,看不清样貌——估计也不会好看。四肢细小得像木柴棒。肤色是灰黄色,满身都是褶皱,像干裂的大地。头上和背部的肿瘤上长着一团杂草似的白毛。

    这一群东西围着我们叽里咕噜的乱叫,起初真把我吓了一跳——我在沉默之森可没见过这东西。不一会,这些小东西像是商量好似的一齐向我们三人扑来。看它们长的矮小,跳起来居然和修斯、乔伊差不多高。幸好这两位高手把我护在中间,三两下解决了扑上来的小怪物,这才让我放下心来——这些家伙也不怎么厉害嘛。

    乔伊一剑挥出,以优美的抛物线状向我们扑来的旃陀罗,即以直线状向下做自由落体,掉在地上成了一滩烂泥。修斯用的是风刺。空气随着咒文的缓缓念出,在空中旋转,凝成一排发着淡淡的绿光的透明长锥,直直的向小怪物射去。风刺碰着小怪物,立即消失,只在其身上留下一个小洞。像是皮球里的气从这个小洞里泻出来一般,乳白色的液体从小洞里汩汩冒出,小妖怪掉落在地上滩成一堆皮囊。

    “轰——!”刹时火光冲天,像是烧起来了。接着响起尼采像是吊嗓子的男高音。

    “咿呀咿呀咿呀咿呀咿~~~~~~~”

    “遭了,他们那里出事了。”

    “蜜儿还在那里!”

    修斯和乔伊立即冲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杀出一条血——不,杀出一条“白”路。

    那里果然烧起来了。一片刚被削得平整的空地的四周,高大的树木都已沾上火星,再远处一片已是火海,把空地上照得一片亮堂。四头巨大的猛兽把尼采、蜜儿等人围住,安妮和梅兰已经不见踪影了。

    在离他们二十多米的地方,才看清楚那四只有点像又不太像熊的怪物。说它们像熊,是因为远看他们的体形都差不多:两米多高,巨大的身体,小小的头,又粗又短的四肢,满身棕色毛发在火光中漾起一圈光泽。说不像,是因为它们的脸长得不一样。眼睛部分深深凹陷,鼻子是又小又尖的一个黑点,嘴巴咧到耳边,露出森森白牙。它们虽然移动迟缓,但力量大得惊人,一掌挥去便打飞了一棵大树。它们不怕火,并且若是你躺在地上装死,它也不会上当,毫不犹豫的去踹你的肚子——这是雷达亲自表演给我看的。

    尼采正拿着一把小匕首,与两只熊怪“玩”得不亦乐乎。他像只跳蚤似的,前一秒还在这只熊怪的身后戳它屁股,下一秒又跳到那一只熊怪面前扎它肚子。弄得两个笨重的猛兽转来转去,差点扭了脖子,愤怒得大吼。雷达和梅罗,一边哭爹喊娘一边到处乱窜,和另一只熊怪玩躲猫猫。偶尔回身发两个火球,却连它的皮毛都没烧着,倒是两旁的树遭了殃。

    而沙拉,只身挡在一只体格较小的熊怪面前,身后护着不慎跌倒的蜜儿。那头小熊怪一掌劈下来,沙拉险险跳开,却未成功引开它的注意力,那熊怪直直的向蜜儿走去。

    距离太远,修斯只能连发几根风刺,但都只是擦过熊怪的毛发,元素魔法似乎对它们无效。它毫发无伤的对蜜儿扬起巨掌。

    “小心!”我惊呼一声,一瞬间向前蹿出十多米,下一刻便已晃至蜜儿身前。

    一路上的狂奔加上心情紧张,我的心脏狂跳不止,却又在我刹住脚的那一瞬间停摆下来,好象心跳都没有了。头脑、双臂感觉冰冷,一股力量从腹中向两手指间涌出来。我背对着蜜儿,面向猛兽和熊熊火光,映照着地上、我的右手上长长的黑影。我右手的指甲控制不住的疯长,一下子就拉长到十多公分,像在手腕上戴了长抓。

    我一旋身,随着右手爪尖厚硬的触感,在熊怪的腹上留下四道血痕,皮肉向外翻出来,鲜血直喷。熊怪痛苦得大吼一声,猛烈的挥动双臂向我袭来。我摇晃着躲开,右手抬起隔开它的攻击,左手一把抓起蜜儿,将她推向修斯和乔伊。

    “拉拉,快过来!”修斯叫道。

    我没有理会旁人的喊叫,此刻的心跳依旧平静得几乎感觉不到,冷静得几近残酷,像是习惯面对战斗的老手。我顺着小熊怪的动作,避开它的乱挥的巨掌,乘隙钻进它怀里,抬起一只手,轻轻一跃而起,右手的尖刺直向它的下鄂刺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