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5

    我想起黄昏的森林湖畔,想起费茨罗伊的飘渺轻笑,想起他冷酷又晦涩难懂的话语……原来一切不是梦。眼前的现实摇摆不定起来,我的头又痛了。

    我虚弱的闭上眼睛,努力肃清脑海里乱窜的各种古怪念头,再张开眼,眼前映出蜜儿焦急的脸。我现在只想再回到那里去看看,去确认昨天所发生的一切是否真实。在蜜儿的帮助下,我换好衣服,下楼来到客厅。安妮正与修斯在那里不知谈论些什么,见我从楼上下来,立刻向我迎来。

    “你还好吧”修斯轻轻的问。

    “恩。”

    “哼,真是会拖人后腿。站着出去躺着回来,还要麻烦修斯殿下……”安妮睨着眼,一脸不善的看着我。

    “好了,不要说这些了。”修斯沉脸打断她的絮叨。

    我也懒的理她:“雷达、乔伊他们呢?”

    “在后院的茶屋里。”

    我们四人于是一起向后院茶屋走去。

    茶屋是主建筑外,建在花园旁的一座全玻璃搭建的观景屋。坐在里面喝茶聊天,还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致。那几个人正做在里面吃着零食,吹牛打屁。我奇怪自己刚才怎么会听到这里的声音。

    “哟,拉拉,你起来啦!”雷达看见我,依旧坐在椅子上抖着脚,吃着花生,轻佻的问道。

    其余几个人也顺着声音向我们望来。乔伊起身,让我和蜜儿、安妮坐下,自己又在另一边的圆椅上坐下。

    梅兰这时凑过来,问道:“你还好吧,拉拉?我们正在担心你呢。”

    “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修斯问。

    “是啊,弄得两个未来大神官对你猛施治愈术,却没啥作用。”梅罗在一边插嘴。修斯瞪他一眼,他才安静的坐下。

    目光一时都集中于我身上。我垂下眼,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见到了……不……没什么。只是,我看我们得立即起程再去那森林里一趟了。”

    修斯与乔伊察觉我的脸色有异,立即明白。

    “什么?看到了什么吗?难道是森林里的妖怪?”雷达好奇的插嘴问。

    “呃……好象……”吧……

    “哼,你该不是随意编个什么谎话,说是碰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来糊弄我们吧!”安妮冷哼一声。

    我不想理她:“总之,我要再去那儿一趟。我记得被施了什么魔法,之后就昏倒了……不是跌倒摔进坑里昏倒的!”最后一句话,我是对雷达说的。

    “啊?呃……”雷达显得有些尴尬又有些不解,一粒花生米差点卡在喉咙里。

    “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出发去打败大魔王吧!”安妮大小姐发令道。她已经养精蓄锐了一天一夜了,昨天错过了“跟修斯殿下一起去探险”的机会,现在已经等不急了。

    “拉拉还未复原,明天再说吧。”修斯沉吟道。反正已有了的线索,“他”还在森林里。

    “我没事,现在就可以出发。”我无暇理会安妮的挑衅,只想快点儿再去那湖畔一趟。

    众人重新登上狭小又拥挤的马车,向森林出发了。大家都很兴奋,认定了在森林里有个大魔王等着大家去打败。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还没掂量自己有几两重,就兴冲冲的要去做救世英雄了。

    “藏身在布达克索森林里的大魔王,身高三米有余,体重超过五百公斤,像一座山似的。专门趁夜潜入村庄里抓小女孩,放进锅里煮来吃。”——这是雷达版的“勇者斗恶魔”。他一定深刻体会到,新闻不仅是报道出来的,而且更是制造出来的。

    “我们的伙伴拉拉·葛罗雷幸得死里逃生。现在,我们就要去惩恶除奸,为世界赢得光辉的明天!”梅罗也跟在雷达后面拿着一截白萝卜指向天空中的太阳,一副义勇军英勇就义的模样。

    “明天——”尼采也有样学样,给梅罗拌回音。

    “闭嘴!你们这几个乡巴佬!”安妮毫无气质的大叫。这颠簸不停的马车已够她受了,耳朵还要遭受这鬼叫的荼毒,她实在忍受不了的向那三人大叫,叫得那三人“起来,不愿做食物的人们……”的歌声嘎然而止。

    安妮又转过头向车夫抱怨道:“你就不能走得慢点吗?颠死人啦!”

    “小姐,这个速度已经够慢啦,再慢下去就得天黑了。”

    的确是很慢的速度。昨天由乔伊架车一路狂飚,两个小时就走完了今天四个小时还未走完的路。

    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马车才缓缓的经过庄园区的边缘。这一带还有几片贵族别馆,再往前走就是渺无人烟的荒原了。

    “我不管,我要下车休息!”安妮闹起情绪来:“午餐时间都过了!”

    在众人咕咕直叫的肚子的催促下,马车终于停下,让我们下车来在路边的草地上铺好棉布,把干粮和水放在上面吃起来——真的很像野餐会。

    “恩……那个……我家就在那里。要不,大家去我家吃顿饭吧!”梅兰吞吞吐吐的说道。

    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她家就是在这最靠近荒原区的一栋独立的小别墅。袖珍型的小庄园,面积虽不大,却造得很有特色,精致而典雅。

    一圈黑色雕花围栏环绕着一栋四层楼的小楼房。红顶灰墙。绿色的蔓藤爬满墙体,开着美丽的蔷薇花。一条石板路从铁门一路延伸至房门前。两旁的植物也长得格外茂盛,兴兴向荣。绿色观叶植物一直从主楼两边绕过去,接连着后面的小花园。整个别墅看来很温馨,也很有浪漫情调;看得出是经过主人精心打理过的,与那些金光闪闪的贵族豪宅比起来,更多一分韵味。

    一进大门,一个白头老翁立刻迎了出来,盯着梅兰梅罗看了半晌,才惊喜的大呼:“是小姐、少爷回来啦!”

    老翁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屋坐下。客厅里也打扫得干净整洁,看起来就是一个中上层人家的小厅。

    当梅兰说道大家还没吃饭,叫“辛缔大婶”弄点吃的出来时——

    “辛缔她女儿上上个月生孩子,她回乡下照看去了。”老翁回答道。

    “妈妈呢?”梅兰问。

    “夫人去找牌友打麻将去了。”

    “呃……”梅兰傻了。

    “爸爸呢?”梅罗接着问。

    “老爷去……酒商那里……谈生意了。”这话回答得很有学问。

    “那么家里只剩你一个了吗?”梅兰问。

    “是啊!”老翁愉快的说:“幸好少爷小姐回来了,还带了这么多朋友,这下可热闹了。”

    “咕噜噜~~~~”某人的肚子在叫。

    “我不管,快随便弄些东西来吃吧!”大小姐又发令:“我可不啃馒头!”

    “呃……呵呵……那、那我来弄吧,我的手艺也不错呢……”梅兰尴尬的笑笑,拖着她弟弟去厨房了。

    “各位贵客请坐一下,很快就好。”老翁热情不减,倒像他才是主人家。

    安妮气乎乎的直跺脚,蜜儿和沙拉坐在椅子上好奇的左右张望。乔伊和修斯都冷着脸动也不动的坐着,双眼直视前方。雷达好奇的拿着放大镜在梅家地毯上一寸一寸的侦察起来。尼采坐了一下,又爬起来,跟着梅家姐弟跑去厨房了。于是,隔壁响起了有趣的对白。

    “需要我帮什么忙吗?”尼采呐呐的问。

    “你这个大老粗能帮什么忙?”梅兰没好气的要把他哄出厨房去。

    “可是,你们家不是‘没篮’也‘没箩’吗?我在家的时候很会用竹条编箩筐!”

    梅兰和梅罗姐弟俩忿忿的望着他:我们要用眼神杀死你!

    尼采被两人哄出来了,一脸困惑的看看我们——他好心帮忙却被人骂,这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接着。

    “砰——”

    “哐啷——”

    “哎呀,我的手……”

    “哗啦……咚——”

    “呼——”的一声,我好象看见有火苗从门里窜出……我实在坐不住了。

    “真是一堆饭桶,什么都不会,还是我来吧!”我气愤的说,捋起袖子准备亲自动手。

    “你会吗?”梅家大小连同蜜儿、尼采都双手握在胸前,用闪烁的大眼,期盼的望着我。

    “你们以为我这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别小看我,我的手艺可是连莫拉都赞不绝口的。

    “对、对!拉拉一定是研究生产过什么色拉油之类的调味料,顺便练就了一手好厨艺!”雷达大力支持:“拉拉,我们全靠你了!”

    “那,让我们帮你准备材料吧!”梅兰有些不好意思,到自己家来吃饭还要别人动手。

    “不用,你们在这儿只会碍事。去一边等着开饭吧。”

    ……

    几个人坐在桌前,桌上放了七八个盖着盖子的餐盘。刀叉在手,他们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我揭开盖子——一阵浓郁的香味随着热气飘出来,每个人都“哇”的叫了一声。

    等到热气散去,大家都呆住了。

    “这个……能吃吗?是什么东西?”修斯首先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鬼草炖鸡大肠。”我流利的回答。

    “那这个呢?”梅兰用叉子指指旁边的一锅粘稠的东西。

    “蟾蜍液煮川贝。”

    “还有……这个……”蜜儿怯生生的问。

    “烤羊排!”

    “呼~~”乔伊松了口气。

    “我特地在上面加了缫蛇粉、鳄鱼油还有□□菇酱。”我见他们一动不动的呆望着桌上的碗盘,便主动的介绍说:“这是白蚁巢加上天然蜂蜜烤出来的;这是水煮蚯蚓卵和蜘蛛卵;这是蝙蝠耳……”

    没等我说完,安妮已经丢下手中的东西,一路乒乒乓乓的冲出去了。

    我不解的望着她的身影,再回头看见满桌的人都木然的盯着我——我没有特别针对她,真的!

    这一餐,我吃得很饱,前所未有的满足。以至上了车后,拥挤狭小的空间仍不能破坏我的好心情。当然,雷达等人的安静下来,也是我心情愉悦的原因之一——他们都闷不吭声的啃馒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不时的偷瞄我。好象我是茹毛饮血的怪物,真过分——除了莫拉带回来的“犬科”动物外,我都不曾吃过大型有毛哺乳类动物!

    下午三点,我们来到了森林前。

    “我们真的要进去么?”蜜儿胆怯的问。

    眼前这片森林有些恐怖,比昨天路过的猫头鹰乱叫的林子还恐怖些——不知为什么,就有这样的感觉——这林子与昨天不太一样了。虽然枝叶并不比昨天更密多少,但林子里却更幽暗。百年的参天大树不再让人感到生机,反而死气沉沉的,还很阴森。林子深处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黑色,而且沉寂得可怕,连一声鸟叫都没有。似乎还有一种不安定的气在浮动。

    修斯皱眉沉默不语,显然是察觉事情不对劲。

    “真是胆小鬼!”安妮轻蔑的说:“你可是帝里尼大人的孙女呢,请你有点冒险精神好吗?”

    我倒不认为安妮这么说体现她的有胆量,而是体现她的有计量——没见她已紧紧的贴在修斯身旁,随时一副扑身献“抱”的模样吗?

    “里面……真的有大魔王吗?”雷达有点犹豫。毕竟他只是个情报人员,他的父母等的是他的情报,而不是他的丧报。

    “真的……要去打败大魔王?”梅罗也不太肯定:“就我们几个人,会不会太……多了些?我留在这里等你们的好消息吧……”

    “我看你们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乔伊提议。

    “咩呀~~毫八庸易到了这嘎里,还摸有见着大摸王就走了,多可惜!”尼采连连摇头,他还兴致高昂得很。

    “蜜儿、沙拉、安妮和梅兰,你们几个留在这里。”修斯沉声下令:“另外几个想留下的,也可以不必跟进来。”

    “不要!我要跟在修斯殿下身边才最安全!”安妮抱着修斯的胳膊不放。

    “里面很危险,我们可顾不了你!”修斯拿她没办法。

    “那为什么她可以去?”安妮忿忿的指着我。

    “拉拉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拉拉,你身体才好。”被她这么一说,蜜儿也担心的看着我,说:“要不,还是跟我们一起留下来吧。”

    “不……”我柔声拒绝:“我一定得再去一次。”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