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3

    “小”树林的左右都是些上千年历史的天然常青树林。树高参天,繁密的树叶交错相叠,阳光很难才能冲破枝叶的重重保护,透进林子里来。大白天的,树林里却犹如傍晚一般幽暗。各样的杂草、灌木丛生,偶尔有几段倒在地上的巨大的原木,上面长满了苔藓。这里是野生生物的领地,渺无人径。

    当马车行到小树林时,我顿时觉得豁然开朗这里处处立着细细的小树苗。什么梨树、桃树、苹果树、樱桃树……杂七杂八的无所不包。但都是些新入土不久的小树叉,稀稀疏疏的挺立着。阳光没遮没拦的一下全洒了下来,让刚刚适应昏暗光线的眼睛前一阵昏花。我奇怪的看这眼前的这景象,雷达便哑着嗓子,低声对我说:

    “你看,这些都是修斯的杰作!所以以后千万不要惹火他,否则他就把你的头发烧得像这片光秃秃的小树叉!”

    我们的马车本来可以挑一条比较好走的路这一带有不少城里贵族的别馆修建在此,为使他们往返方便,特意修了一条宽阔的大道以供马车通行。但是,修斯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我们已经没时间绕远路了”,所以我们只好朝着这次出巡的目的地直线行走,见山爬山,遇水涉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当然这一路并没有山也没有水;没遇见人更没遇见佛,只有望不尽的树而已。

    拥挤颠簸的马车在树林中疾驶这几个架车人也算是一流的驾驶员了刚开始,几位小姐还挺兴奋又好奇,冲着一片幽静的树海深处又是叫又是跳。但随着马车的不断前行,车轮轧过一块岩石,颠得梅兰的头撞上了车顶;从车窗伸进来的枯树枝勾破了安妮的蕾丝沙裙;黑暗中的猫头鹰不住的啼叫,吓得蜜儿抱着沙拉不敢出声……几位小姐再也忍不住了。

    “我们难道就不能走正常一点的路吗?”安妮抱怨。

    修斯斜着眼看了她一眼:“你为何不想想昨天是谁浪费了那么多时间,让我们今天不得不加紧赶路?”

    他看着安妮,安妮看着梅兰,梅兰看着我,我……只要看着金币就好了。

    上午十点多。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奔波,马车抵达弥凯恩家在布达克索的一座庄园。在两位小姐的强烈要求下,马车进入庄园稍作休整。

    今晚可能要在这里过夜了,修斯去吩咐下人做安排。我们几个人摊在客厅的椅子上捶肩揉腿。安妮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差遣众家仆四处奔走,还叫我这就把她们寄放的东西拿出来,让用人们搬回房间去。我是无所谓,就呼呼啦啦的全倒在地上了。

    “啊~~~你轻一点!那是我的香奈儿190!哎呀~~~我的羽扇的羽毛都给扯下来啦!还有我的丝绸晚装别弄皱了……”

    修斯回来的时候,又安排道:“你们几个留在这里休息吧。乔伊、拉拉、蜜儿跟我先出去探探路。”

    “为什么这么赶呀?”安妮不愿意:“人家也要跟修斯殿下一起去探险。可是,不能等到下午或是明天吗?”

    “赶了一早的路,大家也很辛苦了。我已经吩咐给你们准备好了客房。”修斯看看疲惫的众人,平静的说:“我们几个先行去探看前面的路况,很快就回来。”

    “我的脚好酸哦。”蜜儿苦着脸揉着脚,小声嘀咕。

    修斯无奈的看看她,说道:“那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哎呀,我颠了一个早上,头痛又复发了~~~~”我无力的抱着头窝在座椅上发出可怜的惨叫。

    可惜修斯看都不看我一眼,便冷酷的说道:“没有异议了吧。那我们三人这就上车!”

    “啊咧?等……等等呀!”盯着修斯离去的身影,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没事吧!”乔伊好心的关照道,让我好生感动:“恩!”我热泪盈眶的朝他点点头。

    “那就快走吧。”说完,乔伊头也不回的跟着走了。

    乔伊架着车直直的向前行驶,车厢里我和修斯面对面坐着。我努力的瞪他、瞪他,我要用眼神杀死他。修斯毫不理会外来干扰,只是面无表情的平静叙述。

    “追踪信号最后消失的地方是在布达克索的最东边草原,邻近森林的一带。虽然已经过了两天了,但梅伦老师的追踪魔法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尤其是将追踪信号与石盘本身的魔法波长频率相融和,因此这信号的消失不会是由于那个小偷解除了魔法,而是发生了什么我们预料以外的情况。

    据推测,他很有可能是用了什么方法在石盘上加载了结界以隔绝信号的对外传播,封闭了它的能量,以至我们完全没有的消息。

    但是此人多半还躲藏在这森林里。因为要在那块石盘之类的物品上加载结界术并不容易。但若借助原始森林里流动的魔法能量就不难办到了。”

    这种历史久远的原始古林本身就具有巨大的能量,所以这里也是精灵们的乐土。这样的森林是一座天然的魔力聚集地,像一座水电站似的,只要用对办法、找对出口,就能采集得到源源不断的能量。

    “可是……那么大一片树林,要找多久啊!”我哭丧着脸问修斯。

    “你最好祈祷天黑之前能找到什么线索,不然我们就要在林子里过夜了。”

    “啊?什么?我们不回去吃午饭了吗?”还有,女巫是从来不祈祷的。

    修斯白我一眼,好象这是理所当然的。我拍拍驾驶座的木版壁,对乔伊大声说:“喂,你也说句话,帮我抗议一下嘛!”

    “我们没时间了。”这是乔伊的回答。

    呜~~~~~为什么?你们两个大男生要来打野仗就算了,干嘛还硬是拖着我这个娇柔体弱、大病初愈的小女孩?不会是你们都还没注意到我的杏别,把我当成……了吧!?我虽然不够漂亮,但还不至于不分男女吧!对了,我记得上次修斯是叫我“拉拉小姐”的,那么他明白“小姐”这个词的含义吗?

    在我疑惑与不解中,马车已经行到草原的尽头,眼前就是那片我们要对之进行地毯式搜索的森林了。怎么形容呢?呃……真是宏伟壮阔啊!广袤无垠的有点可悲。

    我们在车上胡乱吃了些干粮,算是解决了午餐。然后,修斯就吩咐众人分头寻找。

    “我们各自分开,施放出搜索魔法,感应看看周围有没有强烈的魔法波动。”修斯说。

    “搜索魔法……那是什么?”我和乔伊都一脸白痴的问。

    “……乔伊不知道也就算了……拉拉,你也算是个魔法使,连这种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吗?”修斯一脸受不了的看着我。

    我知道上次我对石板上十八星阵的解说让他很是赞赏,但也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会呀!我们女巫才不玩什么搜索呢。

    修斯无奈的解释:“你们只要放松心神,将自己的‘气’散开,把自己的能量波长调整到与这座森林的魔法能量相适应,就可以感觉到森林里可能会有的异样能量了。”

    “恩……好抽象……”我看看乔伊,他也正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修斯。

    “你们……上精神力训练课的时候都在干什么?”修斯真好无奈。可乔伊仍然一脸困惑不解。他只要有高超的剑术就好了,才不需要上什么精神力训练课哩!而我……

    “嘿嘿,精神力训练课,当然就是在养精神嘛……”

    三人互瞪半晌,修斯只得退而求其次:“那你们就用眼睛去找好了。拉拉,你上次见过石盘,靠近的话也应该能感觉得到的。”

    “那你为什么不对整个森林进行精神搜索,找到不对的地方,我们在大队人马杀过去?”我不要用两条腿在林子里找。

    “我的力量还没强大到覆盖整个森林,不然我要你们来干什么?”修斯阴着脸回答道。

    “好了,我们三人分头寻找。发现什么线索不要立即行动,发出信号让大家集合起来在一起行动。”

    “那个……信号……”乔伊呐呐的问。

    又忘记了,这个纯蠢的准骑士大人连个小照明弹都发不出来,看来奥斯卡老头的魔法普及教育并没取得预想中的成效。修斯只得再叹口气,说:

    “乔伊,你若是发现了什么,只要运足内力,气聚丹田,大叫一声,我们就知道了。”

    这两个人,还真的就让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独自进入这危险的森林里了。

    他们是太高估我的能力了,以为我法力高强、所向披靡;还是太低估我的重要杏,少了我一个星球照样转动?有没有搞错啊,我是女主角耶。

    我用扫把棍播开杂草,一边抱怨着一边向森林深处走去。这里林木密集,让我无法飞行,只能有劳我的两条腿了。

    不过,这样漫无目标的寻找也不是办法,我得……咦?那不是蜘蛛草吗?

    我兴奋的跑过去把它连根拔起:“呵呵,我居然忘了这里是原始丛林了!我的x-h104,我的金币!我来了!”

    让我摸不着头脑的四处寻找一块烂石头,还不如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好好收集一下制药的材料……啊呀,那只白鹿太会跑了,怎么都抓不住!但奇怪的是,每当我快要把他跟丢的时候,它又出现在不远处,像是在等我似的。

    我顾不了那么许多,一直跌跌爬爬的跟着它到处跑,一直追到一处小湖前,它就突然消失了。

    “可恶,累死我了。”我扶着一棵大树喘着气,休息了一会儿,我再抬起头来看看这无意中发现的森林深处的小湖,真像是画中的美景一般。

    高耸参天的古木围绕着一方碧水,湖水碧清,湖面平静。岸边堆杂着倒下的树干、岩石、灌木和杂草野花。两只小兔子在湖边的草丛里“卒卒”穿过,几只百灵在湖面上空飞过。几缕阳光从湖中心上方的一小片天空中投射下来,把周围所有的色彩都映照得柔媚异常。湖面上荡起飘渺的雾气,恍惚间映出对岸一条颀长的身影。

    那人正向我走来。浅褐色的长发飘散,瘦削的脸在光线下更显白皙。柔和、精细的五官,采撷着淡淡的笑容。一身素色长袍沾着细草上的露珠,缓缓移来。举止优雅而从容,像是在欣赏这如画的美景一般,沿着湖岸向我慢慢走来的,正是那个“沃克利”。

    “好久不见。”他在离我五、六步远的地方站定,微笑着对我说:“我正在等您呢!拉拉罗丝迪法斯小姐。”

    “你……是你!”我的心像是猛的被人捶了一下。

    他的出现,他的话语,他那看穿一切的表情……这突发的状况让我无从应对,只能瞪大了眼睛望着他。脑袋也像是被人用塑料袋罩上了,视线因阻隔而变得朦胧,耳边似有嗡嗡的空气流动声,呼吸也越渐困难了。

    一只鸟儿落在他身边的树枝上,扭动着小脑袋四处张望。他像是融入了这风景画中一般不真实。然而他毕竟是真实的,他所说的话也是真实的我的耳朵并没有患重听。

    “已经十多年了呢,你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小姐了。真是时光飞逝啊。”他淡淡的说道,好象老者看着幼小的儿孙,露出一个缥缈的笑容:“上次在曼佗雅遇见你时,本想要与你好好聊聊,怎奈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机会。”

    “你……究竟是谁?”他提起学院的事,眼前的情景又清晰起来了:“你根本就不是战神之子沃克利,对吧?”

    他闻言,依旧温和的笑了,继而缓缓说道:“我是谁……又何必这么执着呢?”他的声音优雅如这静静流泻的湖水。

    “我要知道……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与迪法斯有关系”我不想轻易就承认自己拥有前世的记忆。

    “你问我的名字么?”鸟儿飞走了,他的视线也追随着展翅飞远的小鸟,转头望向空中射下的几束光线,幽幽的说着,略带几分轻愁:“名字这东西……太久远了,让人记不清它的真正含义。不过,你若是只当它作一个称呼的话,人们都唤我为‘费茨罗伊’。”

    “费茨罗伊?”我大惊:“那个在战神神殿自杀的大圣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