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1

    沃克利穿一身米色长袍,腰间系着深色宗带。身形瘦长,在乔伊身边一站,比他矮半个头。肤色偏白,对应着乔伊晒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他这个常年生活在沙漠中的人的皮肤显然太白了一点,像是终年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乔伊解释道:沃克利本来是波莱达群岛出生的人,天生就是一身晒不黑的皮肤。他幼年辗转流落到卡顿西部,后来就被收留在西奥沙漠里的战神宫殿里做了神官。

    沃克利的长相也与乔伊完全不同,算是互补吧。乔伊一脸刚毅,而沃克利的脸却线条柔和,显得文弱些,一点不像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战神神官。

    不过蜜儿说他的脸长得“很智慧,温文尔雅的,让人觉得舒服,很好相处的样子”。我却看不出他哪里长得智慧,我只觉得他的眼神精明且狡诈,笑容温和而又有深意,态度谦和却疏离。有时候我觉得蜜儿大概是得了“神官狂想症”。

    “原来您就是有名的战神之子——沃克利神官!”蜜儿兴奋的望着他说道。

    西奥沙漠的战神神殿是一处有名的保存完好的古代遗迹,更是一处受人景仰的神殿,据说创世五贤之一的费茨罗伊便是自刎于此。战神之子沃克利也是盛名广播,他正式成为战神神官的时候年仅10岁,是卡顿历史上最年轻的神官。

    “小姐见笑了。”沃克利浅笑着回答。

    “您怎么会出现在曼佗雅呢?真是让我太惊讶了。”蜜儿又惊又喜。

    “主祭大人要我办些事情,顺便四处游历一番。我便沿着北海岸一路观光游玩,领略卡顿的美景。路经此地,特来拜会奥斯卡大人,也探望一下小表弟。”

    “没想到乔伊阁下与您竟是远亲。”

    “呵,他能在这卡顿第一学府里学习,也让我安心了。以他的能力,终有一日会让家族重回圣骑士之门。”

    蜜儿连连称是,乔伊仍然是一副木头脸定在那里,不怒不笑。沃克利看看他,笑着说:“就是杏子太正经了点。看来伯父一定是从小就严厉的对你灌注圣骑士之道了吧!”

    我们都善意的笑了,乔伊也不觉红了脸。

    “我10岁时,主祭大人也曾打算把我送来曼佗雅学习呢!”沃克利转过话题,打趣道:“但是我对他说:你有那八百四十九个金币和七十二个银币,不如给我保管,让我自修去,别到什么学院浪费钱。”

    “啊?这样么?”蜜儿失望的说。

    “八百四十九个金币又七十二个银币?”我不解的问。

    沃克利笑着解释:“一年两百金币的学杂费,四年就八百;往返于沙漠和罗门市「西边一处港口」的船费十个银币;加上从罗门利用魔法工会的传送魔法阵来回提兹要十二个金币,我是神官可以打个八折后还要九金币零六十个银币;还有我每年要十个金币的零花钱,四年共四十。这些合起来,一共要八百四十九金币又七十二银币。”

    他一口气回答完我的问题,见我眨巴着眼睛呆看着他,又说道:“提兹现在的物价又上涨了,修完四年,恐怕要花一千以上的金币吧。”

    不……不会吧……这不是要扒了我的皮?此地果然不宜久留……

    “后来呢?”蜜儿问:“主祭大人就不让您来了吗?”

    “他叫我自己空闲时打工赚钱去,只给我两百零五个金币。我不愿意,就此作罢了。”沃克利云淡风轻的笑说着,让人摸不清他的话究竟是开玩笑,还是正经的。

    “现在看来还真有些后悔……”沃克利眺望远处,悠悠的说:“让我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一待就是几十年。”

    ※※※

    蜜儿带着众人往树林边奥斯卡的别墅走去,要领沃克利见奥斯卡。但老头不知跑哪儿去了,只留老亚当一人在小后院里。

    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沃克利微微皱眉向四周环视一圈后,浅笑着对蜜儿说:“既然奥斯卡大人不在,我就改天再来。我现在也该回旅店了。”

    于是,我们一行人又送他走出学院大门。

    “我听说拉拉小姐的家族企业研究出了神奇的秘药呢!在学院里卖得火暴,市面上却见不到。”沃克利突然这么对我说,眼里闪着狡黠的光,似是看透了什么。我支吾了半天,他又诡异的笑说:“有机会再来与您深入讨论一下就好了。我认为您的研究很有‘前’途呢。”他惋惜不已的说着。

    “我也觉得很神奇呢!”蜜儿又兴奋的与他讨论起来了:“改天你来拜访过爷爷后,我们一起找拉拉来研究怎样?”

    “这样啊……”沃克利微扯嘴角。

    可是那天之后沃克利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旅店打听到的消息也说:他从曼佗雅回来后的第二天就已退房离开。

    “已经好几天了,沃克利先生还没来,难道他真的离开提兹了吗?”蜜儿失望的说。

    七月中的一个清晨,整天不用上课,本来是个赖床的好天气,我却一早被蜜儿拉来下西洋棋解闷,顺便听她吐苦水。

    “大概是临时有急事所以离开了吧。”我垂下眼,一边养瞌睡虫一边移动一个棋子。我对神官没兴趣,也不想再谈那个战神之子。

    “都是爷爷!”蜜儿噘着嘴,把矛头转向大厅另一边看书的奥斯卡老头:“您那天没事瞎转悠个啥?害我们都见不到你的人!”

    “呵呵,”奥斯卡不以为意的说:“我的卧室墙壁上开了那么大一个口子,总得找个泥水匠来修补一下啊!”他说着,还故作可爱的向我眨眨眼。那个裂缝应该是十八星阵魔法失败引起的震动造成的。

    “那你也不用自己去……”蜜儿的话没说完,却见修斯突然来访。

    修斯表情严峻,急速步入客厅,微微颔首向我们打个招呼,就开口对奥斯卡说:“出事了,奥斯卡大人!昨夜梅伦老师家里遭窃,十八星阵盘被偷!”

    奥斯卡一听便沉下脸,愁眉深锁:“究竟怎么回事?”

    “昨夜突然有人闯入老师的书房,打破结界取得石盘。但解除结界还是惊动了士兵。可是当士兵赶去阻拦时,却被他轻易打倒。据在场的侍卫说,那人是个年轻男子,一身黑色夜行衣装。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体形瘦长,身手灵活,像是个盗贼。”

    奥斯卡闭上眼睛思索片刻,道:“能解除塞龙·梅伦大人布下的结界,并一举得手,此人很不简单!首先是必须具备与梅伦同等级甚至更高强的魔法修为,才能轻易解除结界。其次是要有一定的身手,才敢夜探梅伦家宅,并盗得东西全身而退……除非,他还有个帮手。”

    “更重要的是,十八星盘之事只有老师和我们几个知道。”修斯看看在场的我们几个人,说:“这件事怎么会外泄呢?”

    “沙拉呢?”奥斯卡看向修斯:“你们找过她了没有?”

    “不会是沙拉的!”蜜儿大叫着抗议。

    修斯看看她,说道:“的确不是她。我已经暗中调查过了。倘若真是她参与协助,得手之后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若不是有其他企图,那个夜闯的盗物贼就很可能与石板的主人有密切联系了。”奥斯卡推测道。

    “说不定,他就是那个实施魔法的人呢!”我故意添乱。

    “那石板究竟还有什么用啊?”蜜儿不解他们为何跟一块烂了的石头过不去。

    “那似乎不是人界所产的物质,一定是来自魔界的具有特殊力量的东西。”修斯解释道,遂又对奥斯卡说:“此人若真的知道石盘在我们这儿,但也不可能马上就能断定是藏在老师家。一般人会推测那石板放在学院的可能杏大些。”他顿了顿,又继续说:“所以梅伦老师叫我来问问看,这两天学院里可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我们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他,最后奥斯卡说:“若说奇怪的事,那就是突然来访的战神之子沃克利了。”

    “战神之子沃克利?”修斯惊讶的说道。

    “才不是呢!沃克利先生怎么会与这件事有关呢?”蜜儿立刻为新偶像打抱不平。

    “那么,为何他多日来不曾再次上门拜访?而且,为何他自上次离开曼佗雅之后就把旅店的住房也退了呢?”奥斯卡反问。

    “那是……”蜜儿也想不出那是为什么。

    “战神之子远在西奥沙漠,怎么会来到提兹?”修斯问。

    “他说是为主祭大人办事,一路沿海路东进。路过提兹前来拜访奥斯卡校长,兼探望表弟——乔伊。”我一面安慰激动不已的蜜儿,一面解说。

    “乔伊?”修斯疑惑的看看我,又看看奥斯卡。

    奥斯卡点点头,道:“没错,乔伊和战神之子确是远亲。不过……”奥斯卡招来亚当,让他去把乔伊唤来,然后又问我:“你们看到的那个沃克利是什么样子?”

    “他就是一副很不像战神之子的样子。”我耸耸肩,事不关己的答道:“身高和身材就与修斯刚说的那个小偷差不多。皮肤挺白,柔柔弱弱的,说话也很温雅的贵公子样。”

    “还很有气质!”蜜儿抬起头来补充。

    “一个常年住在沙漠里的战神神官会柔弱?还皮肤挺白?”修斯一脸“你是个白痴”的瞪着我。

    “乔伊说他是波莱达人,天生晒不黑!”我瞪回去。

    “波莱达人就晒不黑吗?这种话你也信?”修斯气急败坏的大声说道,他几乎已经认定就是那个沃克利下的手了:“若战神之子身负任务,直接用魔法阵传送去目的地就是了,还用得着他悠闲的坐船,顺便看风景吗?”

    “人家有这个雅致,不行吗?谁像你……”

    “他说他是沿北岸走的是吗?”奥斯卡打断我们的争执问道,见我点头,又问修斯:“你也是在北岸发现那块石板的吧?”

    修斯楞了一下,无力的答道:“没错……”

    “看来,真的就是他了。”

    我们正讨论着,乔伊急匆匆的赶来了。首先是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然后恭敬的问奥斯卡:“大人叫我来,不知是什么事?”

    奥斯卡看向修斯,修斯便会意把事情的大略讲述了一遍。奥斯卡又问乔伊道:那天,你是怎么见到你表兄的?”

    乔伊见众人一脸严肃,知道出了事情,便想了一下,谨慎说道:“那天一个老师找到我,说门外有一个自称是我的亲戚来访,我便去看了。真没想到是沃克利表兄,我几乎没认出他来。他说是路过此地要来拜访一下大人,我便先带他在学院里四处看看。后来,就遇见了蜜儿小姐和葛罗雷小姐。”

    “你之前见过他吗?”奥斯卡继续问。

    乔伊回忆了一下,说:“我六岁的时候,他随战神神殿的主祭大人来我家拜访过一次。那时他十一岁,已经是个神官了,而且身手了得。父亲于是要我和他比划比划,结果他斩断了我的剑,我因此被罚在露荷山上修行三个月。”

    露荷山是卡顿西面一座高山,山顶终年积雪,云雾缭绕,远处看如一朵浮水白莲。山上没有葱郁的树木,而到处是荆棘、灌木。山中还经常有怪兽出没。让一个六岁的小孩在那种地方待三个月,简直是残忍。

    “之后再没见过吗?”奥斯卡问:“这次见到他,觉得如何?”

    “儿时面貌已记不清了。但恍惚觉得他变了很多。”

    “那你是怎么肯定他就是沃克利?你就没有怀疑过吗?”修斯不快的问。

    “他对我家里的事,以及儿时的那次相见的情景了如指掌,也能让我相信他就是沃克利表兄。他有充分的理由证明他就是。”

    “他的充分的理由包括波莱达人晒不黑吗?”修斯嘲讽的问道。

    乔伊只得沉默,我却忍受不了修斯一再嘲弄我的智慧「?」:“你怎么就知道波莱达人一定就能晒得黑?”我看他多半是嫉妒别人天生一副好皮肤,自己却要靠后天保养才能持续坚持嫩白……嘿嘿,也许我可以研究个防晒霜来卖给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