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0

    “你放心,我只是想看看魔法施放后会有什么效果,借以推测那个人在卡顿用这十八星阵究竟是何目的……而且,就评你,还不可能施法成功。”

    真是狗眼看人低……虽然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和……呵呵,英雄所见略同啊……

    “但是……”我还想在反抗,奥斯卡已经不耐烦了。他皱起眉头,厉声说道:“你照办就是,用不着多话!”

    我只得认命的开始继续布阵。拼命的回忆书里所画的阵形和文咒,再一一将它们在阵上画好。大工告成后,终于可以直起腰来了,却又是一阵头昏眼花——蹲太久了。奥斯卡一直在一旁静静的观看,我正想休息一下呢,他的老虎眼又开始瞪人了。真是不知道他平时怎么装得那么好说话,笑里藏刀!

    我站在阵中心,闭上眼睛放松心神,轻轻吟唱出咒语。由于之前一直辛苦的在修斯家帮佣,身心俱备回来后,又给奥斯卡操劳,忙的腰都要断了;加之刚才回忆十八星阵图那繁杂的细节,让我的精神力极度消耗,现在我的头脑里昏沉沉的,有点摇摇欲坠的站立着。

    我半闭着眼,有一句没一句的念着:“魔云四起,风助我兴。摩挲蕴气,奔麟左臂。劈空之斧,在我右手。愤怒之锤,紧随其后。暗舞夜神,且沉且游……”

    地上的十八角星,随着我的咒文的缓缓念出,一个角一个角的相继亮了起来,发出暗红色的光芒。淡淡的蕴气自脚底浮出,飘至上空结成一团黑云。风起了,让人感觉阴森森的。渐渐的,四周有几缕黑色的烟雾般实体浮现,在阵里游走。伴着光线的迸出,地面剧烈的晃动起来。房里书架上的书、桌子上的东西都乒乒乓乓的掉到地下。我一个不稳,险些跌倒。心里恐惧不已,想要马上逃离这里,可是身体却像是被这十八角星发出的光线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在摇摇晃晃的空间里,我的脑袋越发昏沉,慢慢失去了知觉。

    我昏倒了,不是由于实验失败造成的反噬效果,也不是由于回忆咒文导致精神力过度消耗,更不是因为空间动荡使得掉落下来的一本重达20千克的精装原文书K到我的头……而是因为——我生病了。

    都是因为之前受了凉,又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所以我现在又是发高烧又是重感冒!

    虽然已是初夏,提法高原上的夜晚还是很凉,我饿着肚子又饱受委屈的在冰冷的地上睡了一夜,没垫没盖的,怎能不生病?再加上凌晨三点半从弥凯恩家出来后,在漆黑的小路上被一个巡夜的警备兵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莫名其妙的从我身后突然跳出来叫道“举起手来,交枪不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差点没把我吓死——难怪我回学院后就一直觉得头晕气闷。

    我躺在奥斯卡别墅客房里的大床上,虚弱的张开眼睛,看见老亚当正担心的望着我,奥斯卡老头笑呵呵的捻着胡子道:“呵呵,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我无力的□□着:“奥斯卡老头……我要去妇女儿童保护协会去告你,告你虐待儿童……我还要到消费者协会去告你,欺诈无辜消费者,骗了我200个金币……还有……对了,到职务犯罪监查委员会去,告你……滥用职权,让无知可怜的学生给你做苦力……以至累倒病床,不治生亡……香销玉殒,年不满15……”

    “好了,戴伦已经去找校医了,马上就回来。”亚当安慰着说道。

    曼佗雅的校医就是制魔药老师——那斯塔尔——人才稀少能用就用,不可浪费。可是,把他找来……会不会等我直接躺到病好,比较快一点?

    过了好一会儿,戴伦终于回来了,却只有他自个儿一个人。

    “那斯塔尔老师说:‘有能力做疹子粉害人,再制x-H104骗钱的人,不如自己做瓶感冒药试试。’”戴伦平稳的语调复述着老师的话——定是他把我偷放疹子粉的事泄露出去,才会……

    “算了,戴伦,你再去跑一趟把修斯找来吧。他也算是个准神官,不知能不能制感冒。”奥斯卡向戴伦吩咐着。

    戴伦一脸“我还要跑啊?不会吧”的表情看着奥斯卡。哼,本姑娘才不屑要你为我服务呢!而且,现在就见修斯?昨晚宴会的事还没过多久呢……再说,听过修斯那段“红与白”的理论,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是什么神圣慈悲的神官!神官接近伤患,是为了给伤者止血;而他要是接近伤者,是为了让他的血不停的流!

    “不用了,找个神官世家的贵族来给我治感冒?我可不敢!”

    戴伦倒也乐得轻松:“那我就先出去了!”说完,他头也不回的潇洒离开。不过两分钟后,他又一脸屎色的走了回来,那表情活像便泌了一个月:“蜜儿小姐回来了!”

    随着“咚咚”的脚步声,一个娇小的身影急匆匆的跑进来,一头冲到床边,焦急的说:“拉拉,我听说你为了帮我爷爷搬地下室的东西,被书砸到了头,所以感冒了是不是?你现在还好吗?要不要紧?”她担心的看着我,见我无力的点点头,又回头对奥斯卡老头娇斥道:“爷爷,你真是的!怎么叫拉拉帮你干这种粗重的活儿?人家可是娇弱的女孩子耶!那种事找戴伦学长这样的男孩子帮忙嘛!”

    戴伦在一旁听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好好,都是我的错。”奥斯卡笑呵呵的说:“你精通治愈术,帮她治疗一下吧,她正重感冒呢!”

    虽然我并不是因为被东西砸到头才得感冒的,但我暂时也不想去研究蜜儿太过发达的思考联系能力,我只是被他们吵得头痛。

    蜜儿小姐突然想到自己的特长,便立刻对我施起治疗魔法来:“慈爱的大地母神,赐予圣洁的魔法之光,如同甘润的水露,消除污秽!”

    她闭着眼,将双手放我的上方,从手心里发出一道金色光芒,暖洋洋的将我全身笼罩在光晕中。全身舒服极了,疲劳的身体立即得到恢复,头痛也渐渐减轻。

    光辉渐渐淡去,蜜儿睁开眼看着我,问道:“怎么样,好了吗?”

    “恩,是感觉好多了,但是……”我带着浓重的鼻音回答她,刚想略微起身,一阵疼痛袭向太阳穴,我又□□一声重重躺了回去。

    “啊嚏!啊~~头好痛……”

    “怎么会?你的烧还是没退啊!为什么会这样呢?”蜜儿摸摸我的额头,自责不已。

    “没事,我确实是感觉比刚才好多了!”我忙劝慰。

    “一定是我太没用了,怎么办?都是我不好!”蜜儿皱着小脸,愧疚的看着我。

    一边的戴伦看不下去了:“根本不关您的事,蜜儿小姐,是这个家伙自己的问题!她不配接受您的圣光洗礼,她根本是个邪恶的……”

    “好了,戴伦!”奥斯卡老头不快的制止他继续说下去,蜜儿也不平的说道:“你怎么能这样说拉拉?她可是为了帮爷爷,才会生病的!”

    “您听我解释,蜜儿小……”戴伦急忙澄清。

    “好了好了,别再说这些了。”亚当在一边打圆场。

    蜜儿转过脸去不理戴伦,反倒关心的问我:“没事吧,要不我再试一次……”

    “不用了,应该也没什么效用。”奥斯卡说。

    “可是,拉拉……”

    “啊~~~你们别吵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吧!”一屋子的人叽叽喳喳的,吵得我头痛死了,他们不知道病人房里要保持安静吗?

    “我们先下楼去吧,让她好好睡一觉。”奥斯卡撵着几个人往门外走。

    ※※※

    “知道吗,我一直立志要做个女神官,就像伟大的创世五贤之一的女神官蒂达·罗丝大人一样!”

    温暖的午后,光线从阳台照射进来,朝南的房间里浸满阳光的气息。蜜儿兴奋的和我聊着天。天气还不是很热,太阳晒得人身上暖烘烘的。

    “拉拉,你呢?”

    “我么?我……不知道……从没想过。”

    真的没想过。我总是在想着那些无法争脱的记忆,整日浑浑噩噩、得过且过。

    “拉拉你那么厉害,一定会成为你那个什么……葛罗雷财团的最优秀的继承人的!”蜜儿打断我的思绪,很肯定的说。

    葛罗雷财团吗?真是讽刺……

    “我有时候好羡慕修斯噢!”蜜儿快乐的一个劲说着:“他也很厉害呢!尤其是他能跟着大神官学习,还有他的母亲,也是个很伟大的神官哦!虽然他母亲家族信奉的是光明之神,而我所信仰的是大地母神。”

    蜜儿一脸天真的笑着,正是对未来充满幻想与希望的年纪。她和我好象是同年吧,而且我还比她小几个月。但为什么,我的心境,竟已这么苍老了!

    “修斯并不是个适合做神官的人,尽管出生在那个家庭。”我淡淡的说道。

    “恩,我也这么觉得。修斯好象说过,比起信奉神明的神圣魔法,他比较感兴趣的是四系自然魔法「风、火、水、土」。他还说,在真正的战斗中神官只是负责辅助工作的没用的角色而已。可是,我不这样认为!能成为一个神官,是非常神圣而光荣的事,我……”

    啊……太阳太暖和了,晒得我昏昏欲睡;蜜儿软软的语音像催眠曲似的,让我陷入半梦半醒之间。虽然她会突然太过激动的驳斥她所崇拜的修斯对她所向往职业的不屑一顾,以至声量猛然提高,把我吓醒……但总的来说,我还是挺享受这个舒适的午后的安逸时光的。

    有一点,我能够同意蜜儿说法:修斯绝对不是个乐于助人的“白衣天使”——虽然他总是不顾学院关于必须穿制服的规定,整天穿着一身白袍四处招摇。

    乔伊严肃的跟在一个年纪稍长的男子身后,在学院图书馆对面的湖畔小径上走着,认真的回答每一个问题。

    “不愧是世界闻名的高贵学府,竟也有如此清幽的环境呐!”男子一边缓步前行,一边环视四周的景物,微笑的赞美着。

    “是的。”乔伊跟在他身后,简洁的回答。

    “而且学院内人才辈出。”男子带着笑容的看向乔伊,补充着:“特别是你们的校长大人,更是魔法界的宗师人物,顶着大法师的头衔,实力却几乎无人可敌了。”

    “是的,奥斯卡大人是一位智者。”乔伊答道。

    “他所研究涉猎的领域已不仅仅局限于元素魔法。”男子傅着手,直直的向前走着,像在自言自语般:“听闻他最近还在研究暗系的召唤魔法,是吗?”

    “这个……我不知道。”乔伊皱着眉想了想,如实答道。两天前,校长大人的别墅发生剧烈震动导致一半墙体开裂,但这似乎与魔法召唤没有多大的关系。

    “花花草草也长得分外娇美呢。”男子弯下腰,伸手轻抚着路边一簇兰花的叶子:“连生长方式都与西奥沙漠不同。植物开得一片一片的,好不旺盛。沙漠里的生物都是孤孤单单的生长着。”男子淡淡的说道。

    “因为沙漠里缺少水分。”乔伊正色回答。

    男子抬起头来略带深意的看看乔伊,忽儿大笑:“你还真是幽默啊,乔伊。”

    当蜜儿陪着我出来散步,舒活筋骨的时候,我们就在湖畔边看到了这奇怪的景象:一个男子温和的笑看着乔伊,而乔伊木头脸似的直视前方,那男子却也没有一丝不快,依旧笑得风和日暖。

    “日安,乔伊阁下!”蜜儿礼貌的向他们打招呼:“这位是您的朋友吗?”蜜儿问乔伊。

    “日安,帝里尼小姐。”乔伊夸张的半跪在我们面前,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接着回答道:“这位是我母家的表亲,来自西奥沙漠的战神神官——沃克利·舍温。”

    在乔伊做出动作时,我能听到他身上发出的“嚓嚓”怪响。原在他在制服下还穿着贴身的铠甲,难怪他的身上看起来鼓鼓囊囊的——真是奇怪的品味,他不觉得热吗?

    “你们好,美丽的小姐。”沃克利向我们优雅的行礼,然后含笑对蜜儿说:“您就是帝里尼小姐,奥斯卡大人的孙女吧。能认识您真是荣幸。我的小表弟在贵院学习,多劳照顾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