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9

    他看出我的不快,却也不便多说,只是径自换下三支空杯,又从我的托盘上拿下三支酒杯递给同伴。然后便转身与他的朋友们叙旧去了。

    “哟,这是你家新请来的小女佣吗?”站在左边的一个样貌清朗的男子看着我,很有兴趣的问修斯。他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带笑的嘴角,看来似乎很“阳光”,但我总觉得他那笑容有些让人不自在。

    而另一边的那个陌生男子只是轻瞥我一眼,哼了一声,就转过头去望向不远处的人群。

    “呃,不是。”修斯没想到被问这样的问题,微微皱眉略显为难的看看我,见我没啥反应,只得说:“这是我在学院的朋友,请她来玩玩,顺便帮帮忙……”

    “哦,是吗?”那人仍旧兴味不减,笑嘻嘻的看着我。那笑容与奥斯卡老头不同,却又有异曲同工之“妙”,还有一点熟悉的味道。

    我不想理他,于是转身就走,他却一把抓住我叫道:“等等……”

    “原来三位殿下在这里呐!我可是找了好久呢!”安妮小姐优雅的从远处缓步走来。

    “皇太子殿下,您也在这里呀!”安妮旁若无人的走近那个正扯住我的男子身边,娇羞的笑着。

    啊~~~~~安妮!是安妮!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了。怎么办?怎么办?我要赶快逃走,乘她此刻眼里心里都只有面前的这位帅哥的时候,尽快离开,不能让她发现我的存在和我这身用人打扮……等等,她刚才叫他……“皇太子殿下”?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比我高出一个半头的庞然大物……皇太子殿下?

    我又将他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的打量一番……皇太子殿下?在我的脑海中,皇太子〓科里·索姆达,科里·索姆达〓玩劣的野小子。

    “原来是波西亚小姐。”他放开我,微笑的看向安妮,优雅的行了一个绅士之礼,说道:“您今晚看起来真是美丽极了!我有荣幸邀您跳这只舞吗?”说着,他恭敬的向安妮伸手邀约。

    这个装模做样的人,真的就是科里·索姆达吗?那个硬要拉我爬上树去看刚出生的小雏鸟的科里?他不是应该才15岁吗……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眉目传情的两个人:他到底是吃的什么激素才长得这么高大的呀?才四年而已,却已经完全变了样了。不过现在再细看他的五官,又有点从前的影子,但那气势已迥然不同,难怪我刚才没认出来!

    这么说来,刚刚和他站在一起的那个男子就是以撒·安法洛咯?他们俩据说总是一同行动的。我正想努力寻找以撒的人在哪,看他是否也变得与几年前完全不一样了——刚才只想着要离开,并没有仔细看——可是他早在安妮靠过来的时候,就不知闪到哪里去了,现在更是完全没有了踪影。

    这时,我看见安妮欣喜万分的把手递给科里:“当然,我很高兴。”她开心的回答。

    一对佳偶正准备携手步向舞池。此刻不走,更待何时?尽管我现在心里有一大堆疑问,但是也烦不了那么多了。我于是很小心的,慢慢的,偷偷摸摸的向后方一步步退去。

    可惜老天没给我的后脑勺按上一只眼,我紧张的望着那两个人,却撞上了身后的一位宾客,心里一慌,便重心不稳的向前栽下去。差一点亲吻大地母亲,我惊魂未定的跪趴在地上,手里的东西砸了一地,发出巨大的响声,我无助的看着眼前碎了一地的玻璃片。

    大厅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刚才被我撞到的一个中年男人气愤的弹着衣袖上被泼洒的酒水沾到的水滴,恼火的大骂道:“你这个家伙,怎么回事?笨手笨脚的!”

    “我……”我一脸茫然失措的四处张望求助,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哎哟,这不是葛罗雷小姐吗?”安妮惊讶的用纤纤细指指向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的语气之中,惊讶又略带戏谑,我真想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怎么,你也认识她吗?”皇太子大人开口问向安妮。

    “是啊,她也是学院的学生,我见过她几次。”安妮对我露出一个古怪的媚笑,又热络的向科里解说道:“她是学院里近日传闻的什么葛罗雷制药财团的什么直销人员,名声可响呢!”说着,又转过头来不解的问我:“修斯殿下不是请你也出席晚会吗?你怎么……”她比划着我穿戴的这身用人打扮。

    科里则是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我笑,像看小丑剧似的。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脸上也像火烧一般,只能楞楞的蹲坐在地上,看着眼前两个笑开了花的狼和狈。安妮又冲着我得意的眨眨眼,一下把我给“眨”醒了,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我现在什么事也不想管,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哎呀,你小心……”安妮还要对我多加关照,修斯在一旁沉着脸,打断了她的话:“好了,拉拉,你先下去整理一下吧!”

    站在一旁立候多时的领班,早想把我拎去后台狠狠的刮一顿了,只是碍于两位贵宾正在对我问话,她不好发作。现在得到了修斯的准许,立刻冲上前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毫不故惜的一路把我扯了下去。我听见身后,修斯向大家致谦,之后宴会的气氛又渐渐恢复了。

    啊呀呀呀~~~~~让我死了吧!我在最讨厌的安妮面前,这么丢脸,要我以后怎么混呐!

    我一路被领班大妈拖回后厅,心里痛苦不已:我的人生,真是毫无钱途可言了!

    领班猛的把我推倒在黑漆漆的小屋子里,恶狠狠的说:“晚会结束前,你就给我好好待在里面反省反省,哪儿也不许去!”

    “我要回家!”我不依的反抗着大叫。

    回答我的却是“砰”的一声关门声,同时也断绝了门外的一丝光线和嘈佑。房间刹时陷入黑暗和寂静。

    “我不要被关在这种又黑又小的地方,快放我出去!我有幽闭恐惧症!”我用里捶打房门。可是没有人理会我,更没有人会在意我是否真的有什么幽闭恐惧症。在极度安静的空间里,我仿佛能听见上帝的嗤笑:“你这个女巫会怕黑?算了吧!”

    但事实上,领班大妈并没有把我吊起来毒打一顿,第二天一早,她就把我放出来了。

    我毕竟是她的主子修斯介绍进来帮忙的,所以领班在决定到底是把我煎了还是煮了之前,还是得询问一下修斯的意思,于是修斯只淡淡说了一句:“别管她,放她回去。”于是,我便被大妈叫醒、撵回了家。

    我是早上三点多钟被大妈叫醒的,那时我正趴在一个破纸箱上熟睡,她把我的衣服往我身上一丢,叫我赶快“滚!”,所以我就这么灰溜溜的“滚”回学院了。

    可恶!偷鸡不成反失把米。我不顾尊严的跑来当洗碗工,出了糗不说,还没领到工钱,更甭提工伤补助金和精神损失赔偿费了!被人关禁闭、没吃没喝也就算了,还一大清早被赶出门。让我这么一个柔弱女子被迫走在清冷的小路上,还被夜巡的警戒兵查问了个祖宗十八代——而雷达他们早就很没意气的回去了。回到宿舍没时间补觉,就又得去上课……呜~~~为什么没有人来安慰我破碎的玻璃心!

    另一方面,我还在苦恼要怎么应对雷达等人的一干嘴脸……幸好,雷达自己就已经替我想好理由了:“我就是说嘛!”雷达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抖着二郎腿说:“拉拉,你到底是个大小姐贵千金!你那个家族特训再怎么全面也不会训练到端盘子伺候人吧!所以我说你还是搞个与斟茶递水有关的产品研究,顺便练习一下怎么服侍人,下次好用!”

    ……他,这算是在安慰我吗?

    “你的那个洗盘子的创业训练不是挺奏效吗?这次也一定行!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用人!”梅兰也在一旁很阿沙力的给我打气。

    “你以为我是什么?”我恼羞成怒的吼道:“我为什么要去学做个奴才?”

    说完,我就忿忿不平的冲出教室,正大光明的逃课去了。

    我要回去好好的补个美容觉,把所有的不快通通忘记,睡死了最好!可惜现实往往事与愿违。我正一脸肃杀的冲回宿舍的路上,戴伦的那张死人脸又冒出来,堵住了我的路。

    “奥斯卡大人有请。”他用平板无变化的腔调传达指令。

    “我不管,我要回去睡觉!”我没好气的朝他大叫,引来不少人观望。

    “奥斯卡大人有请。”他重复。

    “我要睡觉!”

    “奥斯卡大人……”

    我没空和他玩游戏,从他身边绕过去直接走向宿舍。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一句话也不说的把我拖向奥斯卡的别墅。

    “啊~呀呀呀呀~~~~”我一路发出杀猪般的怪叫——不过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太痛了!这头蛮牛好死不死正抓住我昨晚被领班大妈毫不怜香惜玉的弄成淤青的手臂,现在已经疼得快断掉了。

    奥斯卡老头正在客厅里等我,见我一路鬼叫的被拖进来,有趣的笑着说:“哟,还挺有精神嘛!我还以为你昨天操劳了一夜呢!”

    戴伦放开我的手,冷着脸站到一边。我可怜兮兮的揉着手臂——我真的好可怜呐!我痛苦得脸都皱成了橘子皮,呜咽的问向戴伦: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又没有骗过你的钱!又没有于你的食物里下过敏药!我只在制魔药老师的水里放过一点疹子粉而已——啊,你一定是记恨上次我把你的萝卜青菜粥倒掉的事……呜~~你一个大男人,干嘛这么记仇嘛!”

    戴伦额上青筋暴跳,牙根紧咬,恶狠狠的向我重重的踏出一步,像是要把我掐死似的,青面獠牙的……看得我好不得意。

    “好了好了,戴伦。你先出去吧,我有事要同她说。”奥斯卡笑着打圆场。

    戴伦白着脸看向奥斯卡,痛苦的挣扎许久,才收回被自己握得“嘎嘎”作响的拳头,从门口走了出去。奥斯卡笑呵呵的看着他僵硬的背影离去后,又转头对我说:“拉拉,你跟我来。”

    他旋身穿过客厅侧门,通过走廊,又七转八拐,最后步下楼梯,在一扇胡桃木大门前停了下来:“这里是我的地下实验室。”他笑笑的对我说,接着转过身去一掌推开厚实的大门。

    里面宽敞而简洁,点着六盏长明灯,漂浮在空中。一边靠墙竖了两排大书架,塞满了绝版的或是罕见的魔法书。另一边的一张大桌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器具和文稿纸卷。中间是一大块空地,地面上画着巨大的魔法阵。

    “是上次看到的十八星阵!”我激动的跑过去,站在星阵上低头研究。

    没错,这正是上次修斯发现的石板上所刻画的十八星阵!

    宽广的灰白色地面上,用墨黑描出直径约10米的圆形,圆里嵌着十八角星。纵横交错的墨线之间,写着扭曲得像花纹一般诡异的上古文。这图形虽是完整的,但咒文却只写了一半。我不解的回头看身后的奥斯卡,顿时心里一惊。此时的奥斯卡,一反平时和善的笑弥勒扮相,严肃得几近冷酷。

    “你应该还记得剩余的咒文吧。我叫你来,就是要你把它补全,再念出咒语。”他的声音平静得不带一丝儿颤音,干脆利落的说出目的,却让我一点回绝的余地都没有。

    但是,叫我完成这个魔法阵,再在完全展开的魔法阵上念出咒语……不就是施展这个召唤魔法吗?

    “开……开什么玩笑?那很危险的,又不知道到底会召唤出什么东西来,万一……”万一出来个你也对付不了的狠角色就惨了!而且,你也太高估我了吧!连高手都会因为召唤失败而震裂了阵盘,更何况是我这个小菜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