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7

    我转换着角度细看石板上刻着的魔法阵。现代的魔法师、巫师们所用的大多是正五芒星阵或倒五芒星阵,而这石板中所画的魔法阵,若是复原的话,应该是个十八角星!这几乎是没有人会使用的,但……看上去有些眼熟……对了,就在“趋灵药”制法的后一章!没错,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特意去查阅一本书上关于“趋灵药”制做方法的详细步骤,无意间,在它的下面一页看到了这个奇怪又繁琐的十八星阵。因为少见,所以我细研究了一下星阵的画法和文咒,可是它的具体用处,就记不清了。不过,既然它是放在“趋灵药”的下一章的,那么……

    “也许是召唤类的东西吧!”我轻声低喃,后悔当初怎么没把那些宝贝书都带出来。

    “召唤吗?”奥斯卡老头的顺风耳听到我的嘀咕,皱眉捻着胡子说:“恩,这倒是有可能……”

    “而且,这石板应该是由于魔法失败而造成的碎裂。我能够感觉到这阵上残留的魔法波动。”我说。

    “不错,而且此人也不是个简单角色!”奥斯卡脸色略显沉重。蜜儿和沙拉一脸困惑的对着石板左看右看。修斯则是一脸大惊,一来是惊恐这石板可能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二来是对我这个小角色的表现惊为天人。

    奥斯卡又开口问我:“你可还记得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阵法么?”

    我想了想,回答:“若我没记错,应该是个叫阿穆·布鲁司的人写的一本叫做《如何成为大Boss》的书,暗魔协会出版社,北奥303年第一版。”「汗,连这个都记得?」

    “呵呵呵,那就没错了!”老头脸上一扫忧郁,又露出兴奋的表情说:“你也看过那本书吗?那一版已是绝版了,现在想买也买不到呢!我早年还珍藏过一本,是魔术工会出版的300年惊喜版。后来给我不小心用来逗火炉子了,真是可惜啊,可惜!”

    修斯在旁边听得一阵心惊,连忙把石板拿回桌上用绒布包好,惟恐奥斯卡又一个不小心,拿它去掂桌脚。

    我正想询问那石板的确切来历,奥斯卡却转开话题说道:“哎呀,我倒忘了问了,你的x-H104卖得怎么样了啊?你在里面应该用到白鹿角吧!那种鹿在常青木海里野得很哩!”他笑眯眯的看着我,让人觉得奸诈无比——他果然知道我出城去树海的事!

    本来不打算理会他,但蜜儿一听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立刻起了劲:“对啦,你以前是跟谁学的制魔药啊?真的好神奇哦,可以教我吗?还有啊,我怎么没听说过葛罗雷国际制药实业集团这个名字啊?”那个xx集团自然就是雷达制造的新闻,传来传去就变成了这样的结果——人言可畏啊!

    “呃……”我正焦虑着不知该怎么办,要先回答哪个问题——实际上我哪个问题也回答不出。

    奥斯卡老头好笑的看着我,冰山沙拉也表现出少有的好奇。更恐怖的是自命不凡的修斯也盯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这时,戴伦走了进来,真是救星!

    “大人,安妮·波西亚小姐来访。”

    说着,一位娇艳动人、气质高雅的金发佳人从门外走进来。佳人容貌端庄,举止得体,莲步缓移。轻提群摆,微微欠身向大家行礼。无懈可击的笑容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扫视一圈。当笑脸转向我时,很明显的僵了半秒,随即恢复,仍然春风满面,谦和有礼。

    哎呀,这不是毁了我的“茉兰十六岁”,又害我被罚一百金币的罪魁祸首吗?这么温柔有礼的样子,或者,是她的双胞胎姐妹?不!我刚才清楚的听到戴伦称她叫“安妮小姐”,呵呵,那就不会错了!当着众人的面就想摆出淑女的造型吗?我@@**……

    “您就是近来学院里的风云人物——拉拉·葛罗雷小姐吗?真高兴在这里见到您。我早就想要见见您了呢!”经过一番介绍,安妮细声细气的对我说,仿佛相见恨晚。

    “是吗?我倒觉得安妮小姐很面善呢,我们一定是有拥之人吧!”客套话我也会说,别忘了我上辈子是做什么的!

    安妮·波西亚,女,17岁。1490年8月7日生于那布斯坦城。身高、体重、三围,仍在变化中。她是朝中左进大臣「一个文官」哈撒·波西亚的侄女。其父母早亡,自幼被伯父收养,视同己出。现为曼佗雅一年级学生,与蜜儿、沙拉同在一个班里。

    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么多,是因为雷达把她评为学院十大美女的第三名。可是,我从未想过那个“安妮”就是这个“安妮”!看来,我和名叫“安妮”的人,还真是有剪不断的孽缘啊……

    安妮·波西亚,自幼在权贵之家长大,宫廷礼仪、文学修养等各方面自然样样到位。所以她优雅而熟练的对奥斯卡行礼时,是那么自然。可是我的心里还是忍不住骂道:“你的骨子里仍是个野丫头!”

    “伯父早就想来拜访您,”安妮端正的坐在红木靠椅上,微笑着对奥斯卡说:“我于是也打算等到伯父来了,再与他一道来看您老的。没想到突然传出魔族进攻的消息。现在到处戒备,闹得人心恐慌,伯父他在朝中的事务也繁忙起来了。近期还要到外地出巡……所以,我就独自前来了。”安妮小姐面露愧色,很不好意思的说着。

    我心中暗想,若是真有心来拜访,又怎么会找不出机会?她的伯父——左进大臣,虽不是大官,但却掌管着手下官员的调度,和一些外地报来国都的紧要事务的审查上报,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

    “无妨,无妨!”奥斯卡一边说,一边抚着胡子和善的笑着。

    不知是我自己心里有鬼,还是怎么的,我总觉得那老头是在朝我讪笑。

    两人一番闲话,又听安妮把话题转向修斯:“没想到修斯殿下也在这里,自从上次圣母节在宫中舞会一别,我还以为无缘再见呢……”说者,又向修斯眨了眨美目,眼波传情,露出迷人的笑容继续说道:“真是巧呢,在这里又见面了……”她一直看着修斯,直等到他僵硬的向她点点头,行了礼之后,才又转过头去看向蜜儿和沙拉:“还能在这里见到两位,真好!”她笑得很妩媚。

    蜜儿害羞的红着脸,用蚊子哼哼的声音说道:“恩……你好。”沙拉则是侧过脸,淡漠的不予理会。

    这样看来,这群人之前对我的反应还算是礼貌又“热烈”吧!不过,这个安妮也真是的,蜜儿小姐是这栋房子的小主人,若要来这里拜访,就必然会遇见。听听安妮刚刚说的是什么话?!还毫不在意的将蜜儿放在最后一个,连修斯都问候完了,才顺便发现“还能在这里见到两位”。

    奥斯卡与修斯倒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安妮也照旧笑得山花灿烂,只有站在一旁的戴伦略显不快,沉脸看着安妮,又皱着眉看向蜜儿。

    哎呀,暂且不管戴伦何时成了奥斯卡老头的传令兵兼门卫,那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对蜜儿小姐这么关心啦?难怪他刚才叫我别在树林里转悠,实在是这片树林离他的“爱的小屋”太近了!而这片圣土也是因为有了某位女神大人,才变得越发的圣洁!

    可是,戴论再怎么瞪安妮也没用,安妮此刻的心思都放在奥斯卡老头和修斯身上。

    “刚才我听到,你们正在研究什么有趣的东西呢!”安妮问着这里的主人,眼睛却时刻不离修斯。

    奥斯卡会意的笑笑:“是的,修斯正在说他的旅行见闻呢,是不是啊?”奥斯卡和善无比的看着修斯。我能明白修斯现在的心情,他一定正在体会我刚刚所感受到的如坐针毡般的不安。

    安妮兴奋得脸上都能开出蒲公英来,急切的问向修斯:“真的吗?能给我说说吗?”

    修斯的脸有一点发青,尴尬的看看奥斯卡,又看看一脸期待的安妮:“呃……其实也没什么……都是些女孩子家不会喜欢的……”

    “是吗?我本来也正打算去做助学旅行呢!真的很可怕吗?”安妮有些失望的说。

    “是的,”修斯渐渐恢复从容的态度,似乎摸着了门路,继续说道:“大部分时间都要在山里或是原始丛林里度过。吃不好、睡不好、又不能洗澡且不说,还得应付随时可能来袭的野兽、怪物!”

    修斯说得不动声色,安妮则是一脸“我全靠你摆平就可以了”的表情,崇拜的看着他。我于是忍不住掺了一句:“还有许多跳蚤啊,蚂蝗啊,黏黏虫什么的。”

    安妮顿时脸色大变,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望着我,困难的说:“真……真的吗?那些……东西?”

    “不仅如此呢!”修斯感谢的看了我一眼,兴奋的说,好象一个昆虫研究学家在谈论自己旅行调查的新发现,如同播放“世界真奇妙”似的,将各种恶心、肮脏的景象真实再现在我们眼前。顺便还推荐了几本书:《森林王者——泰山回忆录》、《如何防止旅行疾病》、《谁动了我的奶酪——可怕的蚂蚁群》、《烈火燃烧的岁月——旅行野炊手册》、《人蛇大战三百回合》……真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安妮的脸色更显苍白,蜜儿也害怕的躲进沙拉怀里。我明白,一般的大家闺秀们最怕的就是那些小东西们,若不是我有着十多年的丛林生活经历,早就晕了。

    末了,修斯轻快的对我说:“真没想到啊,原来拉拉小姐也喜欢丛林历险吗?”从葛罗雷小姐到拉拉小姐,恩,是不错的跳跃。

    “是啊,小的时候经常在森林里玩耍呢!”我还以同样轻快的回答。

    “这样啊,有机会一起组队去旅行吧!”

    我们是站在同一阵线上了,不过……我又灵光一闪,对奥斯卡说:“怎样,老头?让我们一年级生来个自助修行吧!蜜儿小姐,你要不要和我们组队呢?我有防虫药水哦!”

    “要!”蜜儿兴奋的扬起红扑扑的小脸:“沙拉,你也一起来吧!”

    正当奥斯卡和修斯一同带着愉悦的心情,微笑的看着呼朋引伴的蜜儿时——

    “我……我也想一起去……修斯殿下也在的话,又有除虫药水……我也可以的!”安妮坚强而勇敢的宣布。

    不过修斯就不够坚强,也不够勇敢了,他正苦着脸看着我——不知何时开始,我有点理解奥斯卡老头喜爱作弄人的心理了!反正人越多,我的药水卖得越快!

    ※※※

    虽然得到了校长大人的首肯,但我们的修行之旅还是未能实现。这主要是由现在国内的情势所决定的。虽然两个多月下来,魔族别说大规模入侵,连个小魔怪的影儿都没见到,可是皇都里的大人们仍是不敢放松警惕。街上的警戒兵队随处可见,在这种局势下,连进出城的运输车辆都得严格控制,更别说学生了,只允许偶尔回家探亲,根本无法出外旅行。于是,这件事就这么放下了。

    我苦闷的在学院里四处溜达:不能出城——就没有材料做x-H104;没有旅行——除虫药水就没有销路,更没有财源,我的国际制药集团也被限制了发展……生活日见拮据——主要是想买水晶球却买不起。我总觉得一个女巫若连水晶球都没有,那还像什么话?实在太不敬业了!但是,金钱的累进速度始终敌不过物质的消耗速率……总之,我只能望着玻璃橱窗另一面的水晶球,苦苦哀叹了!

    本来我还在奇怪:这个“圣洁”的光之城市里,怎么会卖水晶球这样的女巫才会使用的污秽的物品。问了老板后才知道:那些有钱没处使的人家就好这个,把它买回去当装饰品放在客厅里展览——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城里人的流行观念已经变成这样了……真是暴殄天物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