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6

    老板可慌了:“别——别这样啊——我的桌子——啊呀!那个花瓶——”

    随着乒乒乓乓的声响,小店已乱作一团。我左右躲闪,趁隙推开站在门口的安妮小姐,冲出店外。

    最后,由于治安警卫出动,才平息了这场纠纷。因为小店损失惨重,于是让我们双方赔偿。大小姐拍拍屁股走了,我只能掏出一百个金币……

    呜……此仇不报非女子!

    后来,我带着十几个金币,随便买了些瓶瓶罐罐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不觉间,钱就用完了……

    虽然交了两百个金币的学费后,这一年的食宿问题解决了,可是……学院食堂里的东西千篇一律,吃得我反胃。所以今晚,我本打算出来吃些好料的,但为什么……次元袋里……空了?!

    我捧着袋子,失魂落魄的站在马路中间,任由人流在我左右穿过。难道是我上辈子花钱太多,此生注定穷命?好不容易有了几个金币,一眨眼就又没了!

    我看见天边的落日,好象批萨哦……我又看见天边被夕阳染红的云霞,浓浓稠稠的,好象罗宋汤……

    不行!我不能再这样下去,得想些办法来摆脱这烦恼!“喂,你在发什么呆啊!”雷达推推我,小声说道:“正在上制魔药课呢!小心老师让你喝恐怖的药汁哦!”

    对哦,现在还在上课呢,虽然是很无聊的课——制魔药应该算是女巫的专长了吧!我看着讲台上那个像跳蚤似的蹦来蹦去的老师,真不知他还有什么可以教我的:他只会做些没用的药水,一些hP+20或是+50之类的,市价30铜币的小玩意儿!要不要我来教他怎么做恐怖的hP-2000的“黑雾”,或是敌人全体中毒的“梦魔”呢?我心里正邪恶的想着,雷达那让人不快的话语又响起来了:

    “真是不知道校长大人为什么硬要把你弄进学院来!你到底有什么身份啊?!”

    灵光一闪,我突然“倏”的起身,台上的老师正讲在兴头上,见我站起来,便奇怪的问我:“葛罗雷同学,有疑问吗?”

    我细细的打量他,好一会儿,我才严肃的说:“老师,你的脸上长疹子了。”

    大家都楞住了,我随即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盛着蓝色液体的小瓶,说:“这是我最新研制的x-h104号,特别针对敏感皮肤,可以克服多种皮肤疾病,只需一个月,就能让您的肌肤回复白皙光泽,且更加柔嫩光滑,更显年轻。使用方法简单,只需每晚睡前用其清洗面部即可!现免费给您试用200毫升,效果好不好,一用就知道!”

    老师呆呆的看着我手里的小瓶子,呐呐的说:“是吗……?”

    “没错!这是我根据葛罗雷家族祖传秘方,配合现代技术研发的最新产品,已申请通过国家专利,在别的大陆早已热销。席林·迪翁还曾是本产品的代言人呢!此产品在卡顿还是刚刚上市而已!”

    “席林·迪翁……也用吗?”老师瞪大眼睛,有点疑惑的看着我。

    “那当然!要不,你以为她都五十多了,怎么还会看起来那么年轻?她还唱过一首歌来歌颂本产品——‘heartwillgoonwithyou,x-h104!’”

    “那,那,我先试试!”疑虑顿时全消,老师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药瓶,兀自研究去了。

    教室里一下陷入乱哄哄的讨论中。我得意的看了一眼雷达,他正难以置信又崇拜不已的看着我,好久才吐出一句感慨万千的话语:“原来你是国际制药财团的大小姐啊!”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就从事这卖药水的行业呢?只可惜,这要花的成本和精力太多了。

    因为制药所需的材料在这里不太容易找到。在曼佗雅的人工森林里,只能挖到几条蚯蚓、打到几只麻雀,要收集到所有的制药材料,得到像沉默之森那样的原始森林里去——我制作的可都是全天然的绿色产品!但其实所谓绿色的保养品x-h104,不过是莫拉用来治疗脚上的冻疮的药水而已,所以也算是沉默之森的特产品了。

    那样的原始森林只有提兹外围的常青木海。但这树海离城区太远,一来一回要花上半天,再加上在森林里寻找搜集的时间,根本不可能。

    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只好偷偷的唤来我的小扫把——它一直藏在次元袋里——我骑着它飞去树海里搜集到了一些东西,黎明前就回到学院了。可是,第二天一早,提兹城就开始戒严,理由是:昨晚有不少市民看见恐怖的恶魔骑着黑龙飞过天空,他那邪恶的身影遮蔽了月亮,只在他身体周围发射出妖异的华光,散发出阵阵寒气,像是对提兹发出示警的宣告。

    王族大臣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进行商讨,认为是魔族有意对卡顿有所图谋,前来挑衅;更有人认为是德里奇勾结邪恶的邪法师,欲对卡顿不轨。

    一时之间,提兹气氛紧张,家家关门闭户,警卫队时刻戒备,出入城的主干要道都设了重重关卡。

    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吧!人们谈论的那个恶魔的身影……该不会就是在指我吧……我明明是骑着扫把出门的,什么时候变成暗黑龙这么酷啦?我低下头看看躺在板凳上打呼噜的扫把,又看看自己的衣着。我正穿着曼佗雅一年级制服,虽然略有些松垮,但还不至于看起来很邪恶吧!会不会是飞行时,长袍下摆太长,所以在空中飘荡起来,又在月亮的背光下,看起来像是龙的翅膀呢?

    都怪奥斯卡老头,干嘛不做白色的制服呢?又干净又醒目的,即使穿着它作夜行服也不会因为天太黑而被人撞倒,更不会引人误会,多安全呐!搞成现在这个局面,我若再出去采集就不方便了,没了材料又做不成药水——硬生生断了我的一条财路啊!还弄得人心惶惶的,奥斯卡,你真是个扫把星!

    实在没办法,我也就只能在曼佗雅学院的小树林里挖挖蚯蚓、捡捡树叶了。

    我正在树林边缘瞎转悠。这一片林子在学院深处,背靠着山,将整个学院环抱着。林子是各种榆树、棕树和常青树组成的。树木都很粗壮,看得出也是片保护得很不错的,有一定年头的树林了。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落叶,踩在上面软绵绵的。阳光从繁密的枝叶间的缝隙里涮出来,在满地综红色的落叶上洒下班驳的亮点,像是夜空里的星星,密密麻麻的一片。林子深处有鸟儿欢快的鸣叫声,和小型动物在草丛间穿梭时发出的“莎莎”声。

    我在林子里自由自在的游走,呼吸树木清淡的香气,感觉异常平静。

    昨天,班上有一个叫梅兰的女孩跑过来问我,那个x-h104在哪里可以卖得到,我就告诉她,那产品在国内还没找到代理商,由我这里做厂家直销,20个银币一瓶,350毫升。

    “啊,20银币那么贵啊?”她为难的问道。

    “恩,350毫升够你用一个多月了!”我冷淡的回答,爱买不买随你,我的成本可是很高的,又没有货源了……呜~~

    “那,你有没有别的产品?”

    我又看了她一眼:“还有些普通的产品,也更便宜些,但还在开发中。”没鱼虾也好吧。

    所以,我今天就是来小树林里找些能用的材料,进行“新产品”的开发。

    我正仔细的研究那只努力把食物运回家的小蚂蚁,考虑着它是否够强壮得能让我来做实验。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小女巫,你在这里做什么?”

    知道我的身份的只有奥斯卡老头、老亚当,还有——戴伦。

    戴伦正站在我面前,沉着脸问道。

    “看蚂蚁搬家咯。”我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想理他。

    “没事别到处乱逛,这里可是由光明之神庇佑的正义的净土,你还是少走动的好!”他轻蔑的看着我,意思是叫我不要玷污了这片净土。

    “你究竟有什么事?”我厌烦的问。

    他瞪我一眼,不情不愿的说:“校长大人正在前面的会客室里,要你现在就过去。”

    我毫不当回事的从“传令兵”身边走过,好象他是个透明人,我的不理不睬气得他直跺脚。对付前来挑衅者的最好的回应就是当作没看见他。

    树林前面就是校长大人个人的一栋三层楼的小别墅。他接见一些亲密的朋友、客人,或是做魔法实验、院内办公都在这里。他和孙女蜜儿小姐也住此处。

    当我走进客厅,便见奥斯卡坐在长桌前,他的左边坐着修斯·弥凯恩,两人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问题。另一边是蜜儿小姐和沙拉,正亲密的聊着天。

    客厅里布置得典雅大方。高高的房顶上吊着水晶灯,四周的墙壁上贴着淡色壁纸,地上铺着枣红色印花地毯。客厅的正中摆放着红木长桌。四周还放着几张小几。,都铺着精美的桌布,装饰着鲜花。

    奥斯卡见我走进来,便和善的笑笑:“你来啦!这几天不见,过得挺好嘛!”

    由于雷达的大力宣传,我现在已是学院有名的——化妆品推销员了,老头找我来,想必也是为了这事吧!或许,他已经猜出人们所说的“恶魔”就是我了吧!

    我向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于是给我介绍起另三个人来。

    修斯优雅而高傲的自报了姓名,说了声“很荣幸认识你”之后,便退到一边,研究自己带来的东西去了。沙拉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声“你好”,刚才和蜜儿聊天的那股劲不翼而飞,现在好象多说一个字都会累死她似的。看来只有蜜儿小姐才能融化这座冰山。蜜儿小姐就礼貌多了,热情的向我问好:

    “我知道你哦!”她兴奋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那斯塔尔老师天天跑来和爷爷讨论你那瓶药水的制作功效,直夸你好厉害呢!那个x-h104究竟是怎么做的啊,好想试试哦!”

    “呵……呵,没什么……”我难得的谦虚又尴尬。我也很想送给你一瓶啊,可是事关我的生计问题……

    老头在一边看得抚着胡子呵呵直笑,笑得我有点背脊发凉。

    “你来得正好,我有样东西要让你看看。”奥斯卡老头打发走缠住我讲话的蜜儿,把我领到长桌边:“修斯是我的老友——塞龙·梅伦大人的高徒。上个月他去沿海一带旅行时发现了这个有趣的墨盘。”说着,奥斯卡递给我一块黑糊糊的石板。

    “那就是您和修斯刚才一直在说的东西吗?”蜜儿和沙拉都好奇的围过来问。奥斯卡微笑着点头,修斯则皱眉站在一边,不能理解为何奥斯卡会将石板给我看。

    我没搭理他们,我的视线都被手中的石板吸引过去了。

    这块石板,准确的说来只有半块。它的一边有明显的断裂的痕迹。此石板应该是从整块岩石上切割下来的,它的一面打磨得很平整,另一面却有凹凸不平的纹理褶皱。碎裂的石板剩余部分长约12公分,宽8-9公分,厚3公分。通体墨黑,却没有一丝光泽,看不出是什么石质,倒像是被烟熏黑了的花岗岩。光滑的表面上凿刻着深浅不一的痕迹,组成奇怪的图形。刻痕的沟槽里用白色描过,但由于石板的损坏,已有些模糊不清。

    从残留的图案看来,应该是魔法阵。而上面的扭曲的蝌蚪文字应该是上古古文,再加上这石板并非年代久远的古物,那么就应当是最近才由什么人做出的,用以与魔族有关的魔法阵了——现在还在使用上古文字的只有魔族。魔族虽然存在于另一个空间,但据说,在大陆的某一处,有着连接人界与魔界的时空之门。

    “这应该是与魔族有关的魔法阵吧。”我说出心里的想法。

    “这一点,我们早已知道了。”修斯口气不善,仿佛料定我也不会有什么新发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