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5

    乔伊的正前方,是个有着黑色长卷发,蜜色肌肤,身材细长而丰满却表情冷淡的大美女。那个乔伊刚才那么专注的看着前方,是不是……说到这冰山美人,雷达连连摇头叹气——她就是仅次于我的神秘人物二号。雷达用尽方法,却不得靠近美人,只知道她名叫沙拉,其余一概不知。

    “这么厉害啊!?”我眯起眼打量她——恩,果然有够妖……居然比我还神秘,好歹我还让人知道自己的姓氏呢……早知道我也不该告诉雷达,那我就可以稳做神秘一号了!

    副校长大人总算结束了冗长的演讲,接下来就由他的助手给我们讲解学院纪律和发放制服了。

    还要穿制服啊……我还真没想到——我的制服会不会是黑色女巫袍呢?还是少女水手服?

    黑黑绿绿的一坨,那是我们的院生制服——墨绿色长袍。真是恶心的颜色!还说什么:“给新来的小朋友们,代表生气盎然的春天”,呕~~只有奥斯卡老头才能想出馊成这样的主意——我用颤抖的手艰难的托起制服,咬牙切齿的想着——我的200金币究竟换来了什么!

    雷达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喜悲之情,显然他已经调查过且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了,他还热情的向我们解释道:长袍的颜色可以用来区分学生和老师之间的级别。一年级学生穿墨绿色,二年级穿橘黄色,三年级穿棕色,四年级是深褐色。法师级穿红色;大法师,像是校长或魔法公会的那些人,穿的是暗红色长袍,还戴着高帽子。

    我可以看出奥斯卡藏在这院生制服颜色里的很明显的用意:生机盎然的“春天”到了二年级,就变成枯黄的秋叶,到三年级就落地腐败成棕色的ooxx,再到四年级,就变成烂泥巴了!这是我按照奥斯卡老头的思路推导出来的正解——真是前途堪忧啊!

    那个准骑士和冰山小姐都领到了自己尺寸的制服,仍旧面不改色的站在一边,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即将要穿上一年的制服是啥德行——人长得帅「美」嘛,穿什么都漂亮……

    尼采倒是很兴奋的拿着制服在身前比对着,开心的大嚷:“咩呀~~俺油有鲜衣裳啦!挺漂酿咩,质料也把错哩!!”

    我真是受不了他那比风岛方言还要“疯”的声调,只得把脸转向另一边,不去看他那张大饼脸。

    在另一边的修斯·弥凯恩,我这时才看清他的长相。白皙的皮肤,瘦削的脸形,细长的眼睛,给人一种危险的味道。但整体看来还是很美型,有学者一般的儒雅和诗人一样的气质。“真是白云和泥土啊!”我又看看尼采,不禁感叹世间的不公……

    修斯穿着洁白的神官长袍,袖口和领口都镶着银边,胸前用银丝绣着家族纹章;飘逸的银色长发,用黑绒稠缎带随意的束在脑后;修长的细指拈着院生制服的一只袖子,一派优雅高贵的站在我们面前:“我不喜欢这个颜色。我只要纯净的白色,因为那可以衬托血的红!”

    我只觉得他很会装酷,难道他不知道他的话与他身上的神官服很不相配吗?不过,我也很喜欢白色,因为很干净。虽然深色衣服比较耐脏,但我不会等到衣服脏了才换下来。而且,我可不认为穿着肮脏、但看不出颜色的黑衣服会有多舒服!更甚者,我觉得那些人因为比较耐脏而选择穿黑袍,是一种卑鄙的行为。

    “砰——”,会堂大门被猛的推开,发出一声巨响,大家都惊恐的向门口看去。

    那是一个女孩子,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喘着气,像是急急忙忙赶过来的。等她调整好气息,抬起头来向四周一看,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盯在她身上,她的脸立刻红的像番茄似的。

    “啊,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啊,刚好是我喜欢的那一型!”我笑眯眯的打量她。她有一头微卷的紫红色长发,衬托出她的皮肤更加白皙。圆圆的苹果脸上嵌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泛着玫瑰色泽的双唇。

    “是蜜儿小姐啊,您终于来了。”助手老师微笑着向她走去。

    “呃,那个,对不起……”蜜儿小姐眨眨大眼睛,不好意思的说:“因为来的路上塞车,恩,又遇上了一只流浪的小狗狗……所以就迟到了……

    暂且不管流浪狗与迟到之间有什么关系,只觉得蜜儿小姐嗡嗡的声音像蚊子在叫,与刚才推开大门的那股强悍气势完全不符。

    “没事的,校长大人已经交代过了,您的入学手续也已办妥。现在只是发放制服而已。”助手老师见蜜儿小姐那么激动,连忙安慰——开玩笑,这种大人物可得罪不了啊。

    “她就是奥斯卡·帝里尼校长大人的孙女,蜜儿·叶·帝里尼,现年十四岁,是曼佗雅的大小姐啊!”雷达轻声对我们说。

    “不是吧!”我难以置信的看看雷达,又看看蜜儿小姐……不可能吧!一边是疯疯癫癫惹人厌的奥斯卡老头,一边是超卡哇伊讨人喜欢的蜜儿妹妹……这个世界,太混乱了。

    但是,奥斯卡老头给我的精神打击显然还没完。

    四月十五日的开学典礼上,校长大人慷慨激昂的宣布了一个振“愤”人心的消息:为了对学生进行更全面的魔法教导与提高,让曼佗雅学子成为新时代的魔法全能人才,而不再局限于某一个特殊领域的魔法技能,现对新生试行魔法教学普及计划!取消原有的武战、魔技、元素等专业杏强的分班制度,统一进行普遍杏的魔法知识教育。到学生二年级时,可根据各自特点,加强某一专门杏技术的培养,学生可以民主的选择自己的课业。实行于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领导下的民主相结合的民主集中制教学方针。第七十六届新生的班级编排,适用最新办法,具体情况见公布栏……

    我盯着西教学楼十二楼西侧第三间教室门框左上方的一寸胡木制班级标牌上的图案——葡萄!

    为什么我的班级是葡萄!?让我想起莫拉的葡萄脸。我很想一跃而起,扯下那个画着紫葡萄的标牌,放在脚下用里踩,一边大叫着“为什么你不是香蕉,要做葡萄?”然后用手使劲一握,让它在我手心里化做碎屑,我再很潇洒的让它随风飘散……

    但是,更重要的一点是:闻名全国的庄严肃目的卡顿第一学府曼佗雅学院「我这两天才对它彻底改观」,它的分班不是什么武战、魔技之类的有气魄一点的名字,而是……葡萄班,草莓班,芒果班……

    我……有些混乱了,只能无助的仰望天空,发出一声浅叹:“天空,好蓝啊。”

    我对奥斯卡老头“可爱”又“活泼”的创意苦恼不已的时候,雷达却很兴奋的给我讲解“芒果”vs“草莓”,论两大班级体系的区别与联系——

    “那些优异的贵族们大都分在芒果班,而草莓班里的学生们也都有些后台,却不如芒果那么厉害了,而且还混入了一些平民。不过这些平民可都是些绝对的狠角色!总之呢,只有芒果班才是纯种贵族班。再来呢,就是我们这样的,家里在社会上有些影响里,实力也不弱,但又与政治无缘的小民,就分在葡萄班。再下一个层次就是苹果班,尼采也在那里,几乎都是些靠实力进来的家伙,没有一个沾亲带故的。”尼采的实力吗?我嗤之以鼻。

    雷达兴致勃勃的继续说道:“那些爱玩乐的大少爷们全归进榴莲班了——我本来以为你会进草莓班呢,葛罗雷。蜜儿大小姐也在那里。”

    哼,我也不想进来这里啊!

    修斯进了芒果班,冰山沙拉、乔伊也进了草莓班,只有我和雷达在葡萄……

    算了,虽然我不喜欢吃葡萄,但也将就了……

    ※※※

    曼佗雅近旁的德里、卖尔两大商业圈是举国闻名的,以至于——太繁荣了,贸易往来太频繁了,商品种类太齐全了,物价也太高了……啊!那个小熊娃娃好可爱!那个水晶杯也好漂亮!都想要耶……但是,为什么,一个布偶和一个玻璃杯居然要5个银币?我望着空荡荡的次元袋——我明明记得还有两个金币的,为什么,只剩3个铜币了?「10000个铜币=100银币=1金币」

    是我花钱太厉害了吗?其实……也不能全怪我……也许我的疯狂购物行为,只是因为我在穷乡僻壤呆太久了,由于消费者购物市场的“伸缩杏”和“多样杏”这两个显著特点,导致我压抑已久的精神需要,在度过十四个枯燥无味的春秋而进入了这个繁华的购物者的天堂后——爆发了……而根据马斯洛的层次需要论,我只不过是在满足自己的基层的“生理需要”和“社会需要”,继而向最高层的“自我实现需要”前进而已……这些只是体现了我的进步和先进……吧!?

    再加上,在自由竞争下的市场经济的发展下,生活水平如此之高的卡顿首都,同时也伴随着居高不下的物价……致使我的金币迅速消耗。

    其实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要怪奥斯卡老头!

    话说那天,我交了两百个金币之后,心中郁郁之情难以平息,就到学院外来散散步。哪知学院外不远处就是闻名遐迩的德里、卖尔两大商业街,于是我抱着“难得来此一趟怎可错过”的想法,愉悦的加入穿梭在街道上的购物人群。

    虽然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色也渐渐暗下来,可是街上的行人有遇无减。沿街的店家也争相点亮缤纷的彩灯,摆出精美的装饰品,吸引着路过的人群。

    我在一家礼服店门前停住了,那橱窗里展示着一件丝织晚装,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出梦幻一般的光彩,就像我十六岁那一年在茉兰别堡穿的一样。我呆呆的望着它,好象又回到了从前。我毫不犹豫的冲进店里,无论花什么代价都要把它买下来。

    四十个金币,是贵了些,但用料做工都很考究,又是唯一的一件——我也大手大脚的花钱花习惯了——正当我与那店老板讲价时,两个女孩走了进来。

    “那件挂在橱窗里的衣服,我要了!”走在前头的那个女孩,一头金色卷发,白嫩嫩的脸,穿着粉红色的连身蓬裙,一手叉腰,另一只手里拿着羽扇指着我的“茉兰十六岁”,一派大小姐的蛮横样,显然是有钱人家的千金。跟在她后面的女孩,穿着素色的用人服,垂首站在一边。

    “唉,这个……”老板当然看得出面前的是个狠角色,立刻没了声音。

    “那是我已经买下了!”我不高兴的瞥她一眼。

    “哦?是吗?我只是看到它还挂在橱窗里,就还是店里的待售物品,而且老板也没说它就是你的呀,对吧。”说着,她转过头去问老板。那老板的腰已经快弯到地上去了,一听大小姐居然问起自己来,吓的冷汗直流,立刻抬起头来看看大小姐:“啊……是啊……呃……”又转过头来看看我,我狠狠的瞪他一眼,他立刻又把头低下去,战战兢兢的说:“啊,不……这位小姐已经订下了……本来正要付钱……”

    “那就是还没付钱咯!”她打断老板的话,款步走向柜台,“啪”的一声丢下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又回过头来得意的说:“这里是五十个金币,现在,它是我的了!”

    我可不信你这头强龙压得了我地头蛇……不对,是你这只野猫能压得住我这头病老虎!就在她忸怩做态的走向柜台时,我一个箭步冲向橱窗,将挂在外面的衣服拿下,向大小姐挑衅的挥挥手里衣裙。

    “放下我的东西,你以为你那张苦瓜脸能配得上着种高档用品吗?”大小姐变了脸色,破口大骂。

    “你的地瓜脸就好了吗?”

    说着,大小姐和她的小侍仆一道向我扑来。所以,我手上的一块布料一下子就变成了三块布料。大小姐调头冲出小店,叫来了三个大汉,又冲了进来,指着我大叫:“就是她,她扯坏了我的衣服,把她抓起来!”

    “是,安妮小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