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3

    他俩自我介绍后,我才知道,那个白胡子老头叫奥斯卡·格莱秀斯·帝里尼,自称是曼陀雅学院的校长大人。那个青年魔法师叫戴伦·费耶尔,是曼陀雅的学生会“纪规监检部”委员,学院四年级学生。而车夫,名叫亚当。

    “帝里尼大人不仅是闻名遐迩的曼陀雅学院院长,更是卡顿属一属二的大法师呢!”戴伦得意的介绍。

    奥斯卡老头在一边呵呵傻笑,笑得眼睛都没有了——我可不认为这老头领导下的学院会有多么风光。

    见我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戴伦又再接再厉的说:“大人虽是大法师的头衔,但实力早已超越了大法师的极限,即使是魔导师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哩!要不是大人不稀罕——连塞龙·梅伦先生都说:帝里尼大人实为大陆之第一法师!”

    “费耶尔,年轻人还是谦虚些好!与其说这些,不如想想这次的出巡报告要怎么写吧!”老头忽然沉下脸,异常严肃且严厉的说。

    戴伦立即闭嘴,面露菜色。我看看他,又看看老头——一定是戴伦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不过普通人对别人的奉承不是应该很开心吗?最多有点不好意思嘛,用得着这样打击别人阿谀奉承的积极杏吗?不过对于这个善变又难搞的老头,我开始有一点明白他为何还未升上魔导师了。

    马车飞速前进,没多会儿就进了落芙村。

    太阳已经升起来,小村庄里的人们也早已出门来劳作了。金色的阳光洒在犁树上,斑驳的光影映在屋檐上;阳光照在田地里,和人们的身上,显得一切都很有生气。村子虽然不大,倒也热闹。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三三两两的村人,有的扛着锄头,有的推着草车,不时的向我们热情的问早。

    看着人们繁忙的一天的开始,我心里不禁浮现出奇卡布的影子。奇卡布当然没有这里富庶,奇卡布只是个自给自足的荒僻小村,而这里是进出基新的必经要道。

    马车在一间小杂货铺前停下,老亚当进去补给些干粮和清水。我们在车上等候。

    “给你打个五折——八个铜币!”老板慷慨的大声说。

    “那怎么行,我们……”

    “哎呀,多亏了你们帮村里赶走了老鼠怪,白送你都行!”老板娘也从里屋跑出来,感激的说。

    “唉!也不知造了什么孽。”老板皱着眉头,苦思不解:“莫名其妙的跑来一群狮子老虎的,后面还追着群老鼠!”

    “这老鼠也真可怕得紧,又那么大一群,眼露红光的。”路人甲也插了进来议论着。

    “是啊,你没见连老虎狮子都给它们追着跑哩!”路人乙啧啧称奇。

    “要不是曼陀雅的大人们刚好在这里,我们的村子早没了……”

    “不愧是世界第一大学府,真是我们卡顿人的骄傲!”

    村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没完没了,我只觉得脚踝在抽筋,嘴角在抽搐。

    奥斯卡老头温和的微笑,从车窗伸出头去向亚当招呼说:“既然是大家的好意,那就多谢了。我们还要赶路,不便多留。”

    于是,马车在一片鲜花和掌声中向基新行去。正是那群众欢送英雄的场景,只可惜人群里没有美女,英雄又不是帅哥;阳光也不够明媚,反倒有些刺眼。

    ※※※

    车速放慢了,摇摇晃晃的车厢、舒适的坐椅、昏暗的光线,让人昏昏欲睡。我们还要行半天,大约晚上才能到基新。我的对面坐着的一老一少两个魔法师,都闭上眼睛假寐着,不禁让我联想到蒲松龄的《狼》:“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冥,意暇甚。”

    ——我的面前有两只狼在假寐,背后一壁之隔,还有只狼在赶马架车……

    恩,我得打起精神,不可大意!

    我对着幽暗的车厢里的空气干瞪眼了半天,什么动静也没有,我的眼睛都酸死了。又实在无事可做,我无聊的打量着车厢内的布置。

    可以看出,这辆马车虽然老旧,但也曾经——或许就在不久前——还是值过钱的。以亚当的架车技术,这车一个月前一定还是新的!车厢内空间虽小,但布置得很舒适。车厢壁上包着暗金色丝绣花纹的隔层;相向安置的两排坐椅是用上等的剑甲鱼皮包制而成「此种鱼皮防水、耐磨、色泽鲜丽」;车顶上镶着……不知道是什么装饰,因为内嵌的东西已经掉光了,只留下镶嵌用的沟槽;脚下还铺着柔软的“灰色”长毛地毯——已不知本色是怎样的了——上面还印着精美的圆形图案……

    这图案……怎么越看越……奇怪?

    啊!我想到了!很像那个戴伦vs白老鼠的时候用的魔法阵!

    好象又有点不一样呐~~恩,应该是有类似效用的魔法阵吧,我细细研究着。比如说……保护这辆马车,不让它散掉——从外表上看,这马车绝对通不过国家年检!又或者是……为了防止我逃出去?

    我有点迷惑,又有点烦恼,就这样随着马车摇啊摇,想啊想;又想啊想,摇啊摇……终于——我睡着了。

    当傍晚进入基新的时候,由于之前的精神太过紧绷,再加上摇晃的马车上以很不雅观的姿势睡了一下午,我只觉得浑身酸痛,脖子也扭到了。我只能病恹恹的靠在车厢壁上,耷拉着脑袋。

    虽然已经休息了一会儿,我现在仍然只觉得很累。管他什么卡顿第三大城市!管他什么热闹的彩灯节!管他什么乘机逃回德里奇!我现在只要一张大床,给我好好睡一觉——当然要先来一顿晚餐啦!我已经恨透了在旅团时和马车上的白馒头,有点怀念刺猬肉、野猪肠了……

    坐着马车在基新的大街上缓慢行驶,喧闹嘈佑的声音与入城前的宁静形成鲜明的对比。听说今晚有彩灯展示,戴伦兴奋的打开车门,向外张望。各色的彩光一下涌入幽暗车厢,把我眼睛都照花了。

    马车来到一家酒店门口停下了。这酒店是在繁华的主干道的后半段,与另一条大街相交的路口上,来往行人不绝。

    这酒店外观也建得别有特色。外墙壁上是凸凸凹凹的白、黄、褐三色长砖堆成,整个墙面从人行道向马路中心伸展出来。墙壁的地基是贴在人行道内侧的,越向上越往外舒展,弯成一道优美的弧形,像撑开的喇叭,宽大的屋檐正好给人避雨。墙壁正中开了个深褐色的大铜门,门环的形状也是优美的螺旋形。门的正上方挂着一块银牌子,用黑色花体字写着:“风岛妖精”。

    这家店,外表看来好象很贵……好在有学院的大爷门给我买单,不怕!

    呵呵,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笑看人生多美好——大门推开的那一刹那,一阵哄闹、热浪、伴随着浓烈的酒气向我扑来。里面十几坪大小的空间,坐满了人,形形□□,什么样的都有——就是没有仪表得体的。妖精小姐在其间来回穿梭着,忙得不亦乐乎。

    大脚踩在板凳上,桌上放一小瓶掺水的麦酒,几粒花生米,大爷们疯子似的大声划拳叫嚷、吹牛打屁,粗言秽语不绝于耳。偶尔几桌放着饭菜的,也都是些让人看不下去的菜色——我终于深刻的体会到“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至高境界了。可是——老天啊,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的打击我……

    “赶了一天的路,先吃点东西吧。”奥斯卡老头说着,在一张空桌上坐下,招呼来服务小姐点了餐,又继续说:“明天一早,去了魔法公会,就可以用魔法阵回学院了。”

    看来要逃走只能今夜了,我暗自思量——不过在那之前,先让我享用一些好料吧——我朝着那个端着食物,向我们款步走来的妖精大流口水。

    啊~~妖精!不愧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生物了!你瞧那白得有点病态的肌肤,你看那柔软纤细得容易打结的长发,还有尖得扎人的耳朵……再听那美的撼人心弦的嗓音、浓重的扭曲的口音「只是风岛方言重了些」……啊,那曼妙的身影正向我靠来……滑嫩的胳膊,细长的手指,将一盘盘“美食”送到我的面前,还冒着热气的——

    “青菜萝卜?”我疑惑的揉了揉眼睛。

    “快点吃吧,吃完了早点休息。”戴伦在一边不满我的行动呆滞,恨恨的催促着。

    “怎么会这样哩?我的麦辣鸡翅呢?我的青柠鸡腿堡呢?”我几乎已经陷入癫狂的状态,口中不停呢喃着。一道声音打断了我的沉痛悼念。

    “是啊,肯恩家自从十多年前换了人,就安静多了。”食客甲对同桌人说道。

    “恩,老肯恩还掌权的时候,以其职务之便处处煽动德里奇那白痴皇帝跟咱们作对。总算他退下了,继任的维尔·肯恩就安分多了!”食客乙道。

    “可不是吗,他们亲卫团,守好自己本分就好了,搞什么乱嘛!”

    “不过呢,据说最近亲卫团又在向王族进言,说要给我们厉害瞧瞧,好放回他们的质子,还要取回密宝……”

    他们的声音在我耳边渐渐变小,最终成嗡嗡声,只剩“维尔·肯恩”这个名字在我脑中旋绕不去。

    之前,我一心想要回克得勒斯塔郡。回去父亲大人的身边,回到我心爱同时又痛恨的茉兰别堡,回去看一眼我曾经的未婚夫——维尔……

    而现在,我的心动摇了——我回去,能做什么?我此刻才惊觉,历史已在我转生的这数十年里,悄悄流逝了。昔日的肯恩家族16代继承人,如今已成亲卫团长,算算看,他也已四十八了吧,而现在的我,只有十四岁。

    父亲大人呢?也老了很多吧,不知身体是否仍然健朗……或是……

    物换星移,在我的仿佛只是朦胧的一觉中,再见已是面目全非了。克得勒斯塔郡也已不同以往,而茉兰,还在吗?

    想到这些,我有点心寒,又有更多恐惧:这时间的力量啊,还有什么能比你更强悍?

    “我该回去吗?”我在心里一遍遍的反复问着自己。有点想要逃避,害怕去面对……也许,留在卡顿才是正确的选择——拉拉·罗丝·迪法斯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女巫——拉拉·葛罗雷!

    “我看啊,皇都的这场内乱还有搞头呢,皇后和那个安法洛不是肯轻易罢休的人!”食客乙不知何时,已经从德里奇讲到卡顿了。

    也许,我可以去趟卡顿的皇都,了解一下卡顿和公国的情况。还有要去看那个——“我”的罗丝的密宝,怎样了。

    “恩,就先去曼陀雅吧!”我在心中暗自下了决定。

    “你要吃就吃,不吃也别糟蹋食物好不好!”戴伦看着盘子里,被我捣得烂糊糊的青菜萝卜,愤怒的大叫着。

    切~~那么激动干什么?你那么看重这几根萝卜吗?还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啊。

    ※※※

    德里奇联合公国,正如其名,为复合制国家。其国体类似于国际历史上曾存在过的“身合国”。

    「*身合国,又称君合国,指两个主权共同拥戴一个君主而形成一个国家的联合。」

    公国内,被封王封侯的各个政权雄居一方,各自管理自己辖区内的大小事物。各势力间对立统一,紧密相连。共同拥戴安法洛皇家政权,形成一个统一的国家联合。

    王族对内,从整体上调控规范;对外,享有最高外交、表决权。

    关于公国内通行全境的重要事项,如军队、财政税收等问题,由全体成员于会商定。

    联合大会每三年召开一次,紧急事务或特殊情况下,由王族最高权力者召集。

    各王侯拥兵自重,虽大多是绝对效忠于王族的,但仍有不少野心家意图称霸。

    公国国都“古勒达”由亲卫团驻守。一方面保卫国都、王室安全,另一方面以御外敌。亲卫团实力雄厚,个个骁勇善战。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处处牵制意图叛乱者,地位极高。

    亲卫团团长一职,由“肯恩家族”世袭。

    肯恩家族,据称为战神之后,男者为将为相,女者貌美谦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