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2

    我抬起泪眼朦胧的脸,把手伸出来给他们看,还带着哭腔的说道:“我的袖子破了!”

    这是我唯一的一件衣服了!实际上,不能一天洗两次澡、换两次衣服,我已经痛苦很久了!

    众人倒。

    换上大妈给我的衣服,虽然没有女巫袍了,但好歹也是件干干净净、没有补丁的衣服,将就将就吧。而且穿着女巫袍进城,会被浸猪笼的!

    我一边整理衣裾,一边走下马车。那个小老头立刻靠过来:

    “对了,你刚才……”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活儿,向我这里看过来。

    我不等他问完,只念了声:“沉静·雾起!”,众人即刻被迷烟熏倒了。

    “恩,这招还是那么管用!”我边自言自语,边翻找马车上有什么值钱的物品。搜刮了一番,全都放进次元袋里,然后我很潇洒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4月5日晨,东方天空微微泛起鱼肚白。我已走出山谷,眼前就是落芙村了。我打算一路逛逛,看看异域的风情,到基新补给一下,再想办法回德里奇。想到袋里的一大堆金币,我就兴奋不已!

    正高兴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马车从我身边“唰“的飞驰而过。

    “赶路赶成这样了吗?”我好奇的看看绝尘而去的马车,又转身望望身后:乖乖,不得了!一群灰灰白白的东西向这边冲来,看起来非常的眼熟……

    “吱——”

    马车在十多米外来了个急转弯,调过车头又朝着我这里奔了过来。车轮的急剧摩擦溅起一片飞沙走石。顿时,宁静的山间小路变得满天烟尘。

    由于转弯转得太急,车厢向一边倾斜,另一边的车伦几乎翘到了天上。老旧的车轴发出“吱呀”的惨叫声。“轰”的一声,车轮又重重的砸到地上,发出巨响的同时,又击起漫天沙石。不由得让人替这马车的命运担忧……车夫好象无所谓,不停的挥舞马鞭,向我冲过来。

    而另一边,灰压压的一片,眼里闪着激动的红光的——老鼠!

    没错,就是老鼠——莫拉从魔界召唤出来、被我放出次元袋的魔界之鼠。灰白色的、毛茸茸的身体,成万上亿的窝成一堆,蠢蠢欲动的停在我面前十几米处,虎视耽耽的注视着我,几亿只“红豆”眼闪得一片血光。

    “我被马车和老鼠前后夹击了?!”难道是我在沉默之森吃的动物太多,现在它们要为死去的同胞们复仇了?不过那也不能怪我啊,都要怪莫拉!

    我痛苦的想大叫,那辆马车已险险的从我面前擦过,冲到老鼠群前了。我不得不敬佩这位车夫高超的驾驶技巧,真是厉害!

    “快离开这儿!”一个身穿棕色长法袍的年轻人从马车的侧门伸出头来,朝我大喊。

    老鼠们已经向马车涌上去了。那车夫轻巧熟练的一下子就爬到了车顶上。跟着,那个穿棕色长袍的青年也手脚利索的爬上车顶,一手在胸前划着奇怪的符号,口中念念有词。与此同时,马车四周的地面浮现出魔法五芒星的图案来。看来他正在布下结界,以阻止老鼠的前进。可是不知是他的法力太弱、还是仓促之下魔法阵无法完全展开,那些老鼠已经前仆后继的爬上马车车厢了。

    “啊哟~”车厢里传来一个老人的怪叫,接着便看见一个白胡子老头,用木杖把两边的车门抵开了。那老头穿着一身暗红色的法师长袍,头上还带着高高的帽子。满脸皱纹,应该百八十岁了吧;眉骨突出、白色的眉毛长得又密又长,眼睛被遮在眉毛下;大大的鼻子前端架着一副对于他的脸来说,显然太小的金丝边圆框老花镜;鼻子再往下,就是一片白花花的长胡子。可真谓“眉毛胡子一把抓”!他一手握着一根松木杖。这木杖上端弯曲成蜗牛状,下端又细又尖「参考龟仙人的手杖」,看来应该是他的魔法杖吧——那么粗一根!为什么我的魔杖只有食指那么细?我有点忿忿不平

    只见此刻,那老头一只手又要握住木杖,又要撩起拖到地上的长袍的下摆;另一只手扶着车门,惊慌失措的,也想要爬上车顶避难,样子有些狼狈。

    可惜他的身手显然没有那个青年利索,一堆老骨头要蹲蹲不下来、要站站不起来。由于车厢顶太矮,门口又开得靠下,让他直不起身子,只得佝偻着背,上半身倾出车门外去左右张望。他那雪白的长胡子也一直垂到了马车外的地上。有几只老鼠竟顺着他的胡子,爬到了他的身上。老头吓得又叫又跳,赶忙用手去赶它们。一时没站稳,整个人向后倒下,摔坐在车厢里。那模样煞是有趣。

    而此刻车顶上的两位,一个紧张的不住大叫:“哎呀,完了完了!怎么那么多,打都打不完?”另一个则不动声色的继续咏唱咒文。

    老头倒坐在车里,手可没闲着。他一边哇哇怪叫,一边用他的木杖向老鼠群随意一指,便有一小片灰白色的区域变为黑色的焦土。但漏洞马上又被后加入的老鼠们补上了。因此,虽然老头一直故作惊慌,却已没有老鼠近得他身;而他虽消灭了不少魔物,但剩下的老鼠仍不可计数。

    终于,车顶上的青年完成了他的五芒星阵,大叫一声:“结!”

    以星阵为界,马车所在的那一圈结界内的一片灰灰白白的老鼠像蒸发了似的,一瞬间只剩下黑色灰沫。而结界外,老鼠们把马车围成一个圈,突然都停下了所有动作,像有思想似的,盯住车顶上的人。

    气压似乎一下子降了几十帕,老鼠群里透出一股森冷的气息,让站在远处的我也为之一颤,冷得发抖。

    “自己种下的因,要自己解决。”我对自己说。

    虽然我很不愿意靠近那些,曾经替我立下汗马功劳的“动物”们,但怎么说,它们也是自己放出来的。而且那马车似乎也是为了我才赶回来……总不能放着他们不管吧!

    想着,我毅然向前一步走。一步而已。

    像是察觉我的动作,那一堆老鼠刹时全部回过头来瞪着我!我,于是……

    还是……退后一步吧……「真是狗腿!」

    呃……怎么还看着我?再看我,再看我,我就把你吃掉!

    ……呵呵,怎么会?……那……那我再退后一步好了……

    ……恩……再退一步……

    正当我打算调头就跑的时候,那长胡子老头笑呵呵的开口了:

    “哦~它们与你还真是心有感应呐~”

    “哎?”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群老鼠又动作整齐的“唰”的全体回头转向老头。像是在做头部运动的体操。

    “来了。”老头低喃一声。

    刚说完,一大群老鼠突然全都冲向马车,撞上结界后化成一缕黑烟,消失了。但很快的,后面的老鼠又跟了上来。不一会儿,结界上出现了裂痕。

    “黑暗之神,”我大声念出召返咒文:“请赐予我……恩……那个……星辰的指引……力量什么的……”声音越念越小。

    完了,一时紧张,把咒语给忘了……

    “赐予我星辰的力量,指引我劈开时间的狭道……★○▽⊙◆♀◎♂☆……破除!”

    我再接再厉,什么圈圈叉叉的念了一大堆,就破除两个字叫得最响亮。

    我一边唱出咒文,一边将全身力量聚集到指尖上,向着鼠群施咒:“破除!”

    一小团黑烟从指尖冒出,“噗”的一声又散开了,然后……

    恩……什么效果也没有……为什么会这样?

    我欲哭无泪的苦着脸,看看自己的手指:“呜~为什么,为什么?书上写的明明不是这样的!”

    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

    “伟大的光明之神啊,请赐予我引路之晨星的力量,指引我劈开时空的狭道,连接黑暗的谷仓,将这些异物送回它的所归,解!”

    强光乍现,那群鼠辈一下便缩小成白色的小点,飞升至空中,慢慢溶成一股粉红色的轻烟,最终消失了。

    “哇……”

    我跟那两个车顶上的人一样,仰着头看着天空那朵红烟消散,然后发出赞叹的怪叫——

    “好‘红’的一朵棉花糖啊!”

    “呵,你想要念的是不是这个咒语啊?”老人慈眉善目,温和的问道。

    “啊?”我还在抬头看着飞过蓝色天际的一只老乌鸦“呱呱”乱叫时,突然被一声询问叫得低下头来,脖子还有点吃不消。

    “那是高级光系咒法呢。”那个青年不知什么时候跳下车顶,也走过来对我说:“没想到你竟会念……”

    “是啊,要不是你提醒,我还想不起来可以用这个……”老头和蔼依旧的看着我。

    “哦,是吗。”我不以为然的答道。

    我记得那个确实是黑暗神的召返魔法——莫拉的黑色小屋里是不会有光明之神的。

    “哈哈,有意思的小丫头!”老头好象突然变得很有活力似的,笑眯眯的靠过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离他远一点,怪异的瞥他一眼,说:“拉拉……拉拉……葛罗雷……”

    “葛罗雷……啊……你会高级咒语…不错!”老头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怎样,到我的学院里来吧?”

    “学院?”我茫然:“什么东东?”

    “啊、啊,那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老头一下子又变得很兴奋,像个小孩似的拉着我,跟我说什么:xx老师炼制魔法药的时候,把脸熏得像一粒茶叶蛋;xx老师上课元素魔法课的时候,被学生的魔法火球打中腰带,结果裤子掉下来了……

    我仍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左蹦右跳的老头,心想:他一定和作者一样有奇怪的癖好;再看看他身后的青年——他也无奈的笑笑。而那个车夫早已习以为常的去整理他的马车了。

    “我不要。我还有事。”我打断老头的长篇大论,坚决的说。

    “……”老头不解的看看我,顿了一下,又继续大叫:“为什么不呢?很多人都想来卡顿的曼陀雅学院呢!那是卡顿第一大学府,兼收魔法、战士等各类学生。校园占地面积广大,环境优美,师资优良,软硬件设施齐全且质优,荣获国际iso9001质量认证。地处皇都提兹境内,规模宏大,附近有德里、卖尔等各大商业圈,晚上有夜市,繁华热闹,还可以看到不少帅哥美女。又交通方便……”

    “我是女巫!”我再次打断他,语气也加重了些。我可不信那个曼陀雅学院会愿意招收一个女巫。我已经看到那个青年变了脸色。

    果不其然,那老头停了下来。不过他似乎只是喘了口气,又马上接着说起来:“我们是还没有开设这个专业,这是我院的唯一缺憾。但我们可以先把你安置在魔法班里,等到我与——”

    这次不是我打断他,是他身后那个青年忍不住开口了:“大人,这可不行!”他说着,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我们曼陀雅学院可是世界闻名,高贵的第一学府,是光明之神的信仰之地……”

    “哎呀,年轻人不要这么死脑筋!”老头完全不理会那年轻人说什么,又热络的转向我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一定要来啊!”

    我不想再跟这个死皮赖脸的老推销商纠缠下去,便转身就走。

    “哎呀,你也是要去基新的吧,跟我们一起坐马车上路吧!”老头突然转变话题,又上前一步拉着我就往马车上走。

    我没想到这骨瘦如柴的老头这么有劲,像钳子似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腕,任我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大人!”青年不满的跟上来,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像是在说:“你这个可恶的魔女!”

    “算了,等到了基新再想办法。”我心里暗自打算。

    于是,我就这么半推半就的跟他们一道上了路。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重申,介意者请弃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