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0

    “莫拉家的地板也像这样就好了!”我不禁暗自羡慕莫拉的地板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有几片地方污垢太厚,无法清理;而别的能刷干净的地方,又被我擦得像脱了毛的松鼠皮……

    大厅两边还摆着四座鬼怪的雕象,象征冥神守护,以防邪魔入侵的。“哼!对我这个小‘邪魔’一点用也没有嘛!”我嘀咕着。

    我被押着,转入最里面的一个门,进去之后是一条长长的幽黑的走廊。士兵打开走廊尽头的一扇铁门,把我关进里面的牢房里去了。在我被大祭司雷奥彻底洗脑之前,我就像杀人犯一样危险。

    除了我所在的这个牢房之外,另外还有三间同样大小的,都空无一人。坚硬的泥土地面上铺了几根干草。这里还不算太糟,只是有点黑暗、潮湿。不过对于住惯了莫拉简陋的小茅屋的我来说,也不算什么了。而黑暗,本就是属于女巫的颜色。

    寂静的空间里,沉闷得压抑。我觉得这里比沉默之森更适合“沉默”这个名字。不知过了多久,铁门“吱呀”的一声开了。门缝里露出两个小脑袋,我认出他们是科里和另一个小鬼他叫达尔?安德罗培,科里给我介绍说。我楞楞的看着他俩,他们一点也不像是要放我出来,倒像是来炫耀样子!

    “告诉你,我就是卡顿未来的皇帝!你要是跟我玩,我就让你出来,当侍女长!”

    我眯起眼睛,“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在乎什么狗屁侍女长呢!

    “你不信?这可是你唯一能出来的机会了,在这维伦堡,可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会在这里老死!”

    我才不理会这个只会哄骗人的小鬼,真当我是“黑色小妹”吗?

    “我劝你还是听科里的吧,要不然……嘿嘿!”达尔也假装阴沉的扭曲着稚嫩的嗓音,怪笑着。

    这帮小鬼年纪不大,就只学会了怎么要挟人的伎俩。

    “你们两不也是偷偷摸摸的进来的吗?就算真的能放我出去,那个杰斯卡尔叫一声,你们就傻了眼了!”我忍不住反驳道。“哼!我说了才算话,杰斯卡尔不会不听的。不然,你早就死翘翘了!”科里很气我不信他的话。

    “可是这个牢房用魔法锁锁着,你能打得开吗?”

    “你太小看我了!”科里把头昂得高高的,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你先让我出来再说,反正外面那一道铁门关着,我也走不了!”

    他犹豫了一下,却见我露出轻蔑的笑容,便毅然决定打开牢门,表情犹如荆柯渡易水般壮烈。

    我不急不忙的踱出牢门,左右看看,像是在研究圣彼得堡大教堂似的,慢吞吞地观察这个牢房的建筑、布局。科里见我看都不看他一眼,急了:“怎样?打开了吧”

    “啊~~!!”我没等他讲完,忽然惊声尖叫。

    不一会儿,几个士兵拿着长矛从铁门外冲了进来。

    “怎么了?”

    “谁?是谁把她放出来的?”

    “你别动!”

    四个士兵堵在门口,把我们围了起来。从他们颤抖的长矛,我可以看到他们的心在狂跳。

    “怎么办?大人说里面关押的是危险的重犯啊!”

    “太子殿下和达尔公子也在呢,可不能伤着他们呀!”

    “完了完了,大人一定会怪罪下来的!要是少了两位殿下一根头发,我们就人头不保了!”

    “再见了,我的老母!再见了,我的老婆!再见了,我的儿子!再见了,我养的两头小猪……”

    我似乎听到他们的心声了,呵呵,他们是比我还要害怕的菜鸟呢,好解决!我缓缓举起右手,意预指向科里,那四个士兵的腿已经开始发抖了。我轻喝一声:“沉静?雾!”

    淡淡的轻烟从地面升起,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原本站得好好的士兵和两位公子,像蔫了的纸人似的,蜷成了一团,慢慢昏倒在地上。

    我轻松的跨过他们横在地上的躯体,迅速回到大厅。那里现在灯火通明,杰斯卡尔正经慌忙的带着一小队士兵从对面的门里冲过来。我招来小扫把,慌忙飞上高空「幸好天花板很高」。大门已经被封住了,我只能顺着楼梯飞向楼上。慌忙中,杰斯卡尔带领的人不多,又分出了几人去地下监牢查看科里和达尔的情况,他自己只带了十人跟着我上了二楼。

    二楼并不像我想象的有空旷的大厅。楼梯尽头是一条长长的走道,连接着各间客房。我不能每间房进去找阳台,只好在楼道里到处乱窜。我和我的小扫把灵活的在走道里穿梭,碍于空间狭小,杰斯卡尔他们也无法大展身手。

    一直在二楼乱跑,并无法了解这座建筑的格局。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通向三楼的楼梯。现在我可以肯定:这座庄园一定是王室用来避难的建得像迷宫似的,即使有敌人杀来也不见得马上就能找得到出口。一直飞到顶楼,再也无路可去了,幸好看到了一扇大窗。顾不了许多,我闭上眼向窗子冲过去。

    也许是因为一时犹豫,也许是自己体重太轻、冲力太小,当脑袋撞上玻璃时,反而被弹了回来,那窗子安然无恙!“可恶,痛死我了!”

    这时,杰斯卡尔一个键步跨上来,抓住了我的扫把末端,我紧张的立刻调头,扫把在原地打了个转,急速的离心力将杰斯卡尔甩了出去。他笨重的身体撞在窗子上,发出剧烈的响声,玻璃竟裂了一条缝!汗!什么玻璃?这么优质!

    我大喜,趁他还没有爬起来,再次以全速冲向窗外

    “乒”

    我听到了外面呼呼的风声,青草的芳香带着暖暖的风扑面而来。

    我自由了,扫把像脱缰的野马向着森林狂飙起来。

    深蓝色的天空挂满星星,像是欢迎我的归来,不停的眨着眼睛。

    “你终于回来啦~”莫拉古怪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出去那么久,应该收获很多吧!”

    我这才记起自己的任务来这下遭了!

    1508年春,我14岁。与小的时候相比,我变了很多,主要是在身材方面的变化:原来矮矮胖胖的身体,变得瘦长。长年的劳作让我做起家务来雷厉风行、干净利落,再也不会手忙脚乱了。莫拉对此似乎有些不满「真奇怪」,对我说话时也很不耐烦。我更加战战兢兢,不敢惹火她。

    这四年来,我的法力增强了不少。一些魔法的基本知识,我早在当千金大小姐时就已偷偷了解过,而且我的记忆力很强,现在学起这些东西来更是得心应手。

    并且在这些年间,我更具体的了解到女巫、巫师与魔法师的不同,那就在于:魔法师是利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控制风、火、水、土、光、暗六大元素,再以各自的意愿将各种元素融合,创造出不同的魔法效果。如雷电,就是光系与水系元素的混合。因此,魔法师对于适用者的资格要求很高,也由于这个原因,魔法师很稀少。当然那些用自己的灵魂出卖给恶魔,以获得强大力量的邪法师,另当别论。

    而女巫、巫师则不同,对于人选要求低得多。他们主要是搜集、利用本身具有灵力、能量的材料进行加工,再加上一点咒语准确的来说是诅咒以达到所需要的效果。他们牺牲的是其他生物的生命,甚至灵魂,所以是不被世人所认同的,成为邪恶的化身。

    我的精神力不是很强,所以对那些要求魔法师高强的精神力操控的元素聚合,才能使出的魔法完全不能使用。但一些低级简单的小魔法,我还是能够完成的。而那些高深的魔法,虽然无法实施,但我都已经有所了解,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能力的提高,再加上必要的练习,也是能够使用的。

    所以这些时间,我专攻的就是女巫的必习功课之一制魔药!大概是看莫拉制作的、用来治疗脚上冻疮的药水很有趣,所以我也挺喜欢搜集各种材料来制作药水。我对制魔药的研究真的很精深呢,连莫拉都不住的夸奖。但我所制的魔药多是纯粹的药物配制,并没有用到太多的咒语效果。而莫拉的研究则是较多的配合了高级的咒语她的精神力似乎比一般的魔法师还要强大。

    莫拉的书房里藏满了各种匪夷所思的古怪书籍那里是我最爱去的地方:有巫术大全,也有不少暗系魔法的研究的书籍,在魔法学习方面给了我不少的帮助。

    ※※※

    今天是北奥历1508年4月1日,是个有意义的日子。

    想到莫拉这一年来常有的举动,我不禁胆战:她会经常出门去,带些狮子、东北虎之类的大型猫科动物回来,说是要给我“补补身子”!我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身后的长毛动物她说的是真的吗?那恶心的骚臭气味真的能吃吗?

    莫拉越来越怪了,我实在无法忍受再吃刺猬肉、野猪肠了!我要结束这可怕的膳食!

    因此,我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我要在今天,和莫拉,永远saygoodbye!”一早起来,对着墙壁发了这样的誓言。

    三天前,莫拉带着我为她搜集来的材料进了实验室,就一直没再出来。若不是偶尔的地面震动,我还以为她在里面睡着了呢!

    从她给我的材料清单:水龙鳞片、精灵的毛发、灵猿的脑浆、臭气潭「林中一处冒着臭气的沼泽」底的淤泥藻和一百只知更鸟的血我可以猜出她要做的实验是:趋灵药,一种召唤并驾御魔界神灵的媒介药水。这是极度危险的实验,我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要想从她手里逃脱,最好的机会就在今天了。

    我已经大概了解莫拉的实验步骤,如果我猜得没错,根据风向和洋流的推算,今天中午应该是关键时刻!那时,嘿嘿,我就要去搞破坏。

    当我冲进那间地下实验室时,顿时一阵晕眩,眼前一片强烈的白光,因为外屋太暗,而里面太亮,让我的眼睛一下无法适应。

    等适应了里面的强光后,我看见实验室的半空中飞舞着四个白色光球,正互相追逐地绕着圆圈做高速运动,还\“兹兹\“的闪着魔法电波,映照着正下方地面上忽闪忽沉的倒五芒星阵,把四周照得一片闪亮。其中间放着一张漆黑的长桌,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盛液仪器。有的空着,但边沿上沾满褐色的污渍;有的盛着各色的冒着气泡的液体;还有两个瓶子翻倒在桌上,红色、蓝色的液体流了一桌,顺着桌缘滴到地上。动物的残肢散落一地,角落里还堆着几块金属物体,在白光的照耀下发着光。

    莫拉正站在星阵中、长桌前,像被电打中了似的浑身抽搐着。不过她也许只是在跳霹雳舞,就像龟仙人召唤跟斗云时跳的那样。头发乱糟糟的,有点像前段时间吴君如做的爆炸头,但是我可不会认为她闷在里面三天,是在研究新式发型!

    察觉到我的闯入,她狠狠的转过头,发着绿色荧光的眼珠子好象是要掉出来似的瞪着我:

    “汝闯入做甚?”哇咧!还文言文!

    我猜她是念梵古咒文念多了的后遗症,一时转不过来。不理会她的责斥,我鼓足勇气端着盘子迅速闯进星阵,站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

    “我给你送……吃的。”呜呜~~我有一点不,是很多点后悔,干嘛要跑来送死呢?

    她恶狠狠地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给吞了。正要破口大骂,忽然桌上的仪器有了反应,成功的吸引回她注意。

    一缕粉红色的轻烟从窄小的瓶口升起,不可思议的做螺旋状向上攀登。莫拉已顾不得我了,全身警惕的盯着那红色的烟雾,双手向上举起,尖声唱出咒文:“恩里思,得鲁克里斯!我神赐予,来自魔界的力量!”

    我来不及疑惑,莫拉的神是什么神,就在她念完咒文的一瞬,向后一步跳出星阵,大叫:“破除!反时空禁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