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19

    可是相反的,莫拉似乎很喜欢对着它。真是老妖婆照镜子,人吓人吓死人!就像现在,才早上五点,莫拉已经站在镜子前了。

    “哟,早啊!又是新的一天啦!”别误会,这不是莫拉向我打招呼。

    “有什么新发现吗?”莫拉像与老朋友聊天似的边照镜子边问。

    “就快来了,嘿嘿!”镜子发出贼笑,原本平滑的镜面也随着笑声扭作一团,映着莫拉的脸也变了形,脱水葡萄干变成了拧作油条状的烂毛巾。我已差不多习惯她的丑脸,看到这有的一幕,险些笑出声来。

    “得了吧,皮耶!你说的‘快了’还有四年才发生呢。倒是我们的小公主,看样子是有麻烦了吧!”“皮耶”是这个镜子的名字,我就有好几次听到莫拉这么叫它,它和1000多年前死掉的先知——皮耶?爱华德的名字一样。不过大先知皮耶是创世五贤者之一——沙法雷?恩格的弟子,我们的这位皮耶只是面聒噪镜子。不过从她们的对话看来,这面魔镜还真有点预知未来的力量,倒衬了大先知的名字。但它和我说话时,却总像个老太婆一样唠唠叨叨,什么“森林西边小湖旁第三棵树上住着的母斑鸠又生了三个鸟蛋啦”;“爱西[一只肥田鼠]和老婆吵架,一把火把老窝烧了”之类,又或是在我擦拭镜面的时候发出很恶心的声:“恩舒服啊这边、这边!再用力一点”一点也不体谅我纯洁的少女心!总之,它就是不肯透露一点我想知道的事情。至于她们说的“小公主”是谁,我可一点也不知道,反正不是我的麻烦就好。

    想到这里,我的心突然一惊:他们能预言前世今生,难道他们也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想起莫拉诡异的笑脸,我不禁胆战心惊——她不会想把我的身体当研究材料吧!

    “你想现在就插手吗?”皮耶问,表现出少有的正经。

    “呵呵还早,让他们自己去斗吧隔山观虎,也不错。”莫拉露出她的招牌笑容。然后瞥了一眼在一旁假装擦桌子的我,说:“青涩的果子,别急着采摘。”

    我努力的擦桌子,用力的擦桌子,好象我的心里只有这一方木头而已:啊高贵美丽又典雅别致的红木方桌啊,我要把你打扮成世上最美丽的新娘[新娘?你思维混乱了!]我是思维混乱了,全身高度紧张的注意着身后老莫拉的一举一动,让我不知道自己的手在做怎样的惯杏运动。然而,她已经结束了今天与镜子先生的交流,转身进屋去了。

    到我十岁的这几年时间里,除了给莫拉做御用女佣外,对于巫术、魔法的修行,我也没闲着。我由一个清扫动物笼子的清洁员,成为一个为莫拉端茶递水的茶水小妹,再到整理魔法药材、跟随她去森林搜寻恶毒植物、稀有动物的小跟班,现在,我终于也有自己的扫把、可以自由飞行了。连升了好几级,像是从跑腿小妹变成总裁助理似的。

    这一天,我终于可以单独出门猎食了。我兴奋的骑上小扫把,飞上天空。一直以来,我都是跟着莫拉出门的,也没有淤走出过森林一步,今天我想趁机溜出去逛逛。

    莫拉小屋所在的这片森林叫“沉默之森”,在奇卡山脉以北,距离奇卡布村有一百来里路,与小村隔山相望。不过如今,山的那一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奇卡布已经不存在了。我不清楚森林之外有些什么,我以前所学的地理知识没有详细提到这里。我只知道这里是西奥格塔大陆,我的前祖国的敌国——卡顿的所在。而我所思念的故乡,德里奇联合公国的克得勒斯塔郡,在遥远的世界的另一边。

    我的扫把在空中轻快的飞着。葱郁的由加利树在脚下连成一片绵延的绿海。初夏温暖的和风吹拂着我的脸,让我的心情也很愉快。

    “扫把霉女骑扫把,再适合不过了!”我自嘲的笑笑,毫不在意:“奇卡布的小痞子还真有婴言的潜力。”

    很快的,扫把飞过树海,来到外面。这里是一片原野。平滑的高草在风的推挤下,荡起阵阵涟漪。我在青草及膝的草原上让扫把停下来,叫它自己找乐子去了。我想在这里散散步,好久没有这样做了。

    我总记得同样一片美丽的草地上,我穿着鹅黄色的轻纱夏装,在一群仆佣的簇拥下,和几个旁系家族的贵族千金们,慢步在这午后的阳光下。远处就是我们家族巍峨壮丽的茉兰别堡,一群穿着闪亮银色盔甲的士兵站在不远处,牵着他们的战马在一旁守备。我很想学骑马,在这一片草原上奔驰,那样的感觉一定很好。但是由于我娇弱的身体,这么做是不被允许的。于是我又想要学魔法,那样用飞行术在空中翱翔应该也很有,但是我的父亲不准,他说:“一个女孩子满天乱飞,像什么样?”

    在这个魔法师珍惜高贵的国家里,我的父亲是少数拥有固执的骑士道思想的保守派之一,他总说魔法师是变戏法的。现在可好,我成了女巫,骑着扫把满天飞,再也没人管了。

    “得、得”的马蹄声近了,一群身穿烙上皇家骑士纹章的青年,和气度不凡、潇洒俊俏的王公子弟骑着骏马奔来,引起女士们的一阵尖叫。我浅笑不语,纵使他们再怎样对我献殷勤也不能使我动心。因为我的心,只忠于他一个!阳光下,他的金发闪闪发光。

    “拉拉?罗丝?迪法斯[14631483]

    德里奇联合公国克得勒斯塔郡,迪法斯大公的独女,守护‘罗丝的密宝’之罗丝一族最后的继承人。

    1466年,与肯恩家族16代第一继承人维尔?肯恩定亲。

    1479年,在克得勒斯塔郡郊外茉兰别堡举行生日晚会,从此一病不起。

    1483年,在联合国都去世,享年20岁。”

    平滑无痕的镜面,浮上一段手写体字,又渐渐隐去,平静得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够详细了吗?”镜子突然发问,语气有点兴奋:“要不要我把她的三围、初经期也告诉你?”

    “”对方一阵默然。

    再往前走,隐约看见有建筑物的黑影。果然,不远处是一片庄园。面积很广大,建筑物的装饰、雕刻也设计得很考究,看得出是很有身份地位的人家的别墅。

    城里的有钱人都喜欢在乡下买一块地建立自己的庄园,以供休假、疗养时住几天。若是临近大城市,又风景秀美、交通便利的地方,更会有很多王公贵族在这里选地,同时也可以互相攀比一番。

    而这里,只有这么一座庄园。也许是因为地处偏僻吧,又靠近沉默之森——因为传说有个邪恶的老巫婆住在森林里,大家都不愿靠近。

    我走近庄园的外墙,想窥探一下里面的样子。当我偷偷摸摸探头望向大门内的时候,忽然后脑勺一阵疼痛,原来是被后方飞来的小石子砸中了。我懊恼于自己的失去警觉,又气愤的走向石子飞过来的方向——一棵茂密的大树。

    看见我走过来,树冠里发出“嘻嘻”的笑声。随着“沙沙”的树枝、树叶互相摩擦的声音,一个和我一般大小的男孩从树上爬了下来。

    “你还好吧!”他友善的冲我笑笑。

    我不语,只是静静的打量他。他穿着精致的黄色短装,用料讲究,手工精细。可是由于他的顽皮好动,已经弄得到处是灰土,还破了两个洞。看他红扑扑的小脸,好奇的看着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已经接着开问了。

    “你家死人了吗?怎么穿着黑色的丧服?[丧服不是白色吗]”

    “”真是乌鸦嘴!我不想理他,他也真是迟钝!

    “别难过了!树上有只刚出生的小鸟,我带你去看!”

    “”刚出生的鸵鸟我都看过!我决定要继续忽视他。

    “哎呀,她生气了!”男孩回头冲着树大叫:“以撒,都是你用石头丢她,快下来!”

    过了半晌,那个叫以撒的男孩才慢吞吞的从树上下来,看来十多岁左右,个头挺高。一起下来的还有另外两个更小一点的男孩子,笑嘻嘻的朝这边走来。

    “干嘛?”以撒懒洋洋的问,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我也没指望真的会打中啊!”可是我听出他的语气里一点谦意也没有!

    “别理她了,科里,我们还是回去吧。待会儿给杰斯卡尔看见又要挨骂了。”小一点的男孩对第一个跑下来的男孩说。

    那个科里不理他,还是要带我去看他的小雏鸟。正要拉着我过去的时候,一阵大吼声响起:“离开他,你这个可恶的魔女!”

    我正要回头看时,一只大手粗鲁的把我推倒在一边,紧接着一把锋利的剑指向我的额头。我抬头一看,是个高大粗壮的中年男人,正一边把科里拉到自己身后,一边用他的剑指向我,我能感觉到那柄剑在嗡嗡鸣叫,散发出淡淡的寒气。而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银白的铠甲,胸板上烫金的图案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我认出,那是卡顿的皇家圣骑士的纹章!

    “怎么可能?”我心里想,刹时感到全身发冷。他像是死神,用镰刀指向我,让我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向我笼罩过来。

    “别这样,杰斯卡尔!她是我的朋友!”科里在他身后不平的抗议。

    “她是邪恶的女巫,殿下!千万不要靠近她,她会给您圣洁的灵魂带来丑恶的污点!我必须保证您的安全,否则无法向奎安娜大公主交代。”

    我知道世人对女巫的评价:她们是邪恶的化身。“邪法师是恶魔的仆人,女巫是恶魔的情妇”——我的前教廷老师曾这样告诫我。但我觉得无所谓,大家都是会使用魔法的同道中人,区别只在于:谁的坏事做得多一点而已。

    “还有你——以撒?安法洛!以你的身份怎么可以来到这里?立刻给我回去!”说着,杰斯卡尔命令身后的士兵把以撒带走,以撒无所谓的耸耸肩,吊儿郎当的离开了。

    听到“安法洛”这个姓,我惊呆了!如果我重生的这几年,德里奇联合公国还没有改朝换代的话,他应该是——王族!公国的王族怎么会在这里?我已经被这个消息震撼得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科里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别这么紧张嘛,杰斯卡尔!以撒是我叫出来陪我玩的,这个黑色小妹也是啦!”

    黑色小妹?我默然

    “殿下!您不可以再这么任杏了,您的母亲奎安娜大公主为了您的安全,才把您从混乱的王都送到这里来避难,为了将来能够继承大业,您应当学会成熟稳重的思考事情!”杰斯卡尔语重心长的说着。

    他这话对一个十来岁,心杏玩劣的小孩来说,简直是对牛弹琴我心里想,但还得靠这个玩劣的小孩来替我说情,才可能逃过一劫。

    “她只是个小丫头啦,有什么危险?”科里道。

    杰斯卡尔看看我,我正不知所措又惊慌的望着那离我额头只有一厘米的剑尖。料想我也不会有什么厉害法力,他收起宝剑,厉声问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想要做什么?”

    我疑惑的看着他,“你以为我能做什么?”我心里想。

    见我不语,他又自顾自的说:“看你应该还没有什么不可救药的恶劣根杏,也许雷奥大祭司有办法把你一番。”于是,他让两个士兵把我架起来,押进庄园去了。

    科里是很高兴的,因为又多了一个人陪他玩了。

    被士兵们押着走近细看这座庄园的主建筑,虽然很华丽美观,但怎么看也只是座普通的小城堡。由杰斯卡尔所称呼的“殿下”来看,这里应该是卡顿皇家的秘密庄园了。

    大厅是一个非常宽大的房间。正前方的雕花旋转楼梯延伸到楼上,两旁的墙壁上各开了三个铜门,也雕着精美的蔷薇图案,喷成金色。地上铺着一层黑色的大理石地砖,被擦得干净得能映出人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