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18

    我出生在西奥格塔大陆,奇卡山脉下,一个叫奇卡布的小村落里。这里紧靠奇卡山脉,有着丰富的矿藏和生物资源,村里人依靠这些倒也生活得衣食无忧。

    那是北奥历1493年12月,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我的意识仿佛陷入永久的沉睡,又被人唤醒。感到四周都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迫向自己,身体被浑浊、黏腻的液体包裹着,很是难受。于是,我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一道强烈的光线射入眼球,让我顿时一惊,猛吸一口气,巨大的气流冲进胸腔,痛得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是我这一生第一次流泪哭泣。

    “又是一个女娃,真是苦命啊!”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是这个村出生在今年的第九个女孩,“九”在他们看来是不吉利的数字。尤其是,生下我的这个女人,她的丈夫已在半年前就病死,家里再无男丁,我的出现更是不幸的象征。村里人都讨厌我,不仅因为我生得不是时候,更缘于我古怪的表现。

    在我满月前的一天,村长的儿子——一个十来岁的小痞子跑来看我。他一见我就盯着我的脸,像是在研究这个村里的灾星长什么样,于是我也好奇的看着他。我俩就这么干瞪眼,一刻后,他突然脸色大变,尖声呼叫:“天啊,这个女娃一定是个妖怪!”之后就一溜烟的跑了——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他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我尽可能的安静,不哭不闹;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偶尔醒了就冷静又侥有兴趣的看看周围人的举动——如此而已。可是他们似乎不能理解这样的我,只是用厌恶的眼光察觉我的存在后,远远的避开。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村里会诞生我这样的妖星;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带着前世的记忆。

    我用我的前世——一个20岁女子的眼光,好奇的打量着他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蝼蚁,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村子,他们不知道世上还有北奥格塔大陆、菲弗大陆和波莱达群岛,以及各个陆地上的举世闻名的国家。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奇卡布,以及奇卡布西北面的大山。我觉得我有必要向他们讲述一下这个世界以及各个国家的历史、人文,让这些无知的村民了解一下国际形势。但一个刚足月的婴儿,开口对他们说些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可能会让这些孤陋寡闻的土包子受不了吧。

    终于,村人加在我身上的“妖星”的预言应验了。

    1494年夏,大旱。因为缺乏食物和水,村人死了近一半。

    1495年春,一场瘟疫又夺走不少村人的生命。

    1496年秋,国家战乱的波涛蔓延至此:一小队剿灭山匪的士兵居然扫荡到村子里来了。这些杀红了眼的士兵见人就砍,也分不清男女老少。

    于是,原本就很荒僻的村庄,成为一片废墟。

    秋风萧索,我躺在发臭的尸体堆里,仰望灰色的天际。气温很底,冻得身体冰凉,动弹不得。那个唯一爱护过我的人——我的母亲,还用她僵直的手臂紧紧环着我,倒在我身侧,肢体扭曲成一个怪异的姿势。

    我的心里空荡荡的,仿佛这不是我的生命,是我已死去的灵魂在俯视人间的是非。有时我真的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谁,是含恨归天的怨女,还是带来不幸的妖星?难道我的再次重生就要这样结束吗?我才三岁……

    昔日的村落已是一片断壁颓垣。摊倒的房屋,烧黑的砖块,随风飘散的茅草。摔破的锅碗,木质器具,棉被破布扔得到处都是。尸体也是,横横竖竖的倒成各种形状散落四处,有的只剩下躯干,头颅和四肢都不翼而飞。四处一片沉默的寂静,只有烧成一堆焦土的残骸,还在冒着袅袅的白烟。

    耳边呜呜的风声好象在哀嚎,若有若无的夹佑着兹兹怪响。一转头,像是看见幻觉般的,我看见一根枯树干顶着破烂的黑布向我走来——不,应该是长的像枯树干的人,还是个老巫婆——向我走来。

    她脸色枯黄,甚至有点发黑!岁月的刻痕像利刃于树干上留下的刀痕,又深又长。眼白有点浑浊,眼睛深深凹陷,使得眼袋更显突出。颧骨高高鼓起,细长的下巴向外挺出来,总的看来像一粒脱水的葡萄干,很是丑陋、可怖。一件破烂的黑袍罩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像是没有身体的幽灵飘在空中!

    她发现了我,咧嘴冲我露出怪笑,用尖锐刺耳的声波冲击着我的耳膜:“有个活生生的娃儿呢!呵呵……”说着,一把抓起我胸前的衣襟,凑近我的脸看了又看,像是许久不知肉味的饥汉一般,砸了砸干裂的嘴,又是一阵得意的怪叫:“躺在这死人堆里,不如和我回去吧。”

    我已经被吓得动不了了,想起以前过听的那些关于“老巫婆吃小孩”的床边故事,想到自己也成了食物,也不知该做何反应,只得任由她摆布的将我挂在扫帚的一端,颤悠悠的浮上空中。我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刮的脸颊发痛。

    停摆已久的命运的齿轮,终于再次运转……

    ※※※

    我被丢进屋子的角落里,老巫婆并不担心我会逃走。

    这个屋子很暗,没有点灯,也没有魔法光球。只有敞开的门外透进的一屡白光,以及壁炉里熊熊的火焰发出的微弱红光。老巫婆像戴了夜视仪似的,自顾自的忙碌起来,黑暗对她来说毫无防碍——她正忙着验收这次出巡的收获。

    我四处打量这个屋子,但光线太弱,让我根本看不清房里的全貌。主厅很小「或是太暗了看不到远处」,我隐约看见前方放着一方桌子,老巫婆就在桌子后面忙碌着,背着门口的光,她的身影左右闪烁晃动,像一根棍子在跳\\\\\\“忠字舞\\\\\\“。右前方的炉子里的火焰好象也感染到她的兴奋,跟随她的节奏跳跃,架在火上的大缸里咕噜咕噜的冒着泡,在为她们伴奏。另一边的墙壁上有三个黑呼呼的东西,我想那应该是三扇门,里面不知是什么房间。应该不会有老虎凳、铁链、皮鞭什么的吧!

    “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我心里想。但直觉告诉我,她是在准备晚餐,用我身边的一只在森林里落入陷阱的羊、一只用魔法打下来的乌鸦、装在玻璃瓶子里的一条蛇和两只蟾蜍,以及从死人堆里捡来的我。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和这些动物一样,成为这老太婆食材之一了。温暖的炉火已经让我僵硬的身体恢复知觉,要逃跑吗?成功率似乎很低,那么……

    正想着,那根枯树干已经晃到我面前了。

    “你可不可以不吃我?”我好不容易找回声音,想要先发制人、说得更有魄力些,可一出口却是稚嫩的童音,和卑微的颤抖,让我厌恶起自己的没用。

    “哦?”她有趣的盯着我,“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要怎么说服她,“我想跟……恩……您……学习魔法,请收我做徒弟吧。呃……您也不希望您的……高超的法技后继无人吧……”我可怜巴巴的睁大眼睛望着她,“我会做很多事的……比如……”一时紧张举不出例子来「实际上应该是没有」。

    她盯了我很久,似乎连时间都凝固了。我已不知该如何接着说下去,只等着她做出表示。我的身体僵硬的挺着,不禁有些酸痛,可又不能动一下,或是换个姿势。

    忽然,她笑了,仍然是那么尖锐的声音,却已不那么刺耳,似乎还隐藏着些许我听不出的感情:“也好,”果然是人都爱被拍马屁!她接着说:“你的名字呢……?恩……就叫……”

    “我叫拉拉!”我强调。

    她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说:“从今天起,你就叫拉拉?葛罗雷,是我——莫拉?葛罗雷的弟子,呵呵~”

    住在森林中简陋而肮脏的小茅屋里,对于无聊而又沉闷的学徒生活,我除了学习法术知识外,就是把一切能看得到的东西「除了莫拉」弄得干干净净:每天洗两次澡,换两次衣服,也把屋子里打扫得一尘不染。以前这一切都是下人做的,现在要我亲自动手,才知道不容易。

    莫拉虽然没说不喜欢这样干净的新环境,但可以看得出,她过得很不习惯——她实在脏得可以!在奇卡布村那天,我以为腐臭的气味全都是从尸体上发出来的,没想到还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她!她几乎是只有于外出遇上雨天时才顺便淋浴一下!而我又不能要求她去洗澡,所以只能跟在她身后擦拭每一样她碰触过的物品。

    莫拉很富有。她的地下仓库里堆满了宝贝:从矮人那里抢来的金子、从精灵那里偷来的宝石和水晶、从鲛人那里骗来的珍珠……还有很多似乎是古董之类的破铜烂铁。乱七八糟,应有尽有。「通常来说,那个“破铜烂铁”好象才是最宝贝的吧!」数量之多、之乱,连我这个超级爱干净的人也不布从何下手整理!

    那么,为何莫拉会如此一副穷酸象呢?其实她只是因为懒而已。从她少得可怜的洗澡记录就可见一斑。她基本上两个月一次外出搜寻食物和试验材料「后来这个任务落到我头上,变为半个月一次」,而且一般不会走出沉默之森一步,偶尔会在早春时节莫名失踪个七、八天。说起来,奇卡布村离沉默之森挺远的,但莫拉发现我的那一天,她实际上是被冲天的尸臭和大群苍蝇吸引过去的。

    她那间破茅屋从未修葺,也不整理。到处是动物的内脏、巨毒的蔓藤植物和碎裂得看不出原形的不明物体,更别提那说不出口的味道。幸好她是女巫,普通人是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的。也幸好她房里一片漆黑——眼不见心不烦——若把里面看个真切,恐怕这辈子再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但是我却无法忍耐这样肮脏的环境,既然我得把这里当做新家,就必须对其彻底改造!好在我这个人,什么没有,就是有决心和耐心,以及追求尽善尽美的优雅环境的执着!因此,早在我打算住下的那一天起,即已决定彻底改造这个垃圾仓,尽管我当时只有二十三岁!「好象是只有“三岁”」

    其实对于那些家务,我并不是真的什么都做得很好,毕竟我的前世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而且最初的我对于这个新身体还不是很适应「所以在母亲还活着时,我基本上都是躺着不动的。」,所以破坏比功绩多。可是,这个老巫婆似乎很喜欢看一个白嫩嫩、胖乎乎的小娃娃捧着茶盘,举步不稳的左摇右晃。每见这样的我,她就会露出让我寒毛直竖的笑容,说:“哎哟,真是乖巧的小娃儿啊!”

    为了摆脱那样让我夜半惊醒的恐怖画面,我于是像所有的小孩一样,盼望着快点长大,一来可以增强我的魔法力量,二来可以摆脱那个有恋童癖又喜欢故做神秘的老太婆。

    1504年初夏,我终于长到十岁了。我本来希望自己能长得妖艳动人的,因为“红颜祸水”嘛!既不成“红颜”何来“祸水”?既然我是个给奇卡布带来灭顶之灾的妖星,就该是个很诱人的“妖”才对!可是为什么我长成了这个样子?

    椭圆形的小脸,普通的五官,没有什么特别美丽的地方,唯一的优点是一头乌黑长发和比较白皙的皮肤。虽说女大十八变,但我看自己也不会变到哪里去……难道是我功力不够?也对,像奇卡布那样的小村落,不值得一提,也许,我还配不上“妖星”这个名字!总之,我是不爱照镜子打扮了,尤其是对着莫拉唯一的那面古怪的镜子。

    ps:又开始了新的篇幅,还有人在看吗?

    有的话说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