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16

    她还未看完,弘冀已抓起地上纸页,狠狠揉成一团,揭开金兽炉,啪地扔了进去,凤儿抬头,看见弘冀面色越来越差,也自有些担心,道:“是周朝的文书?他们什么意思?”

    弘冀声音有些暗哑,道:“什么意思?不许传位!他们不许父皇传位给我!这是什么道理,我们唐国的事,为什么要他们来干涉!”

    凤儿默然,想劝慰几句,一时也难找到合适的话,半晌才说道:“你毕竟是太子殿下”

    弘冀呵呵惨笑,用手斜指李璟寝宫的方向,道:“什么太子,我算什么太子,有皇帝才有太子,他连皇帝都不是了,嘿嘿

    ,江南国主,好名字,落到这步田地,咱们唐国算是败在他手里了”

    他忽然仰头,望天一声长啸,似有无尽悲愤之意难于疏解。胸中的郁郁之气不断翻涌,心却不由自主的大痛,随着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一口鲜血如箭般喷出,染在地上,如盛开的牡丹。

    凤儿大惊,伸袖在他唇边揩拭,喘息良久,才抑制住了继续上涌的血气,也压住了自己软弱的泪水,勉强站定后,他握住凤儿的手道:“你随我到崇政殿去。”

    凤儿不无担心,道:“你才吐了血,还不好好将养?”

    弘冀摇摇头,迈步便向外走,混不理会唇间、衣襟下摆处尚有血迹凝结。他走得很快,凤儿几乎跟不上,两人一前一后的往东,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崇政殿大门前。

    这里是平素商议朝政的地方,凤儿自然不敢走近,而今日,大殿内外却空无一人,弘冀站在门口良久,除了天上有乌鸦飞过,啊呀啼鸣,四下再无声息。

    弘冀颔首,轻声道:“国家如此,连朝也不上了。”说着话,他猛地咳嗽,腥甜液体又涌至唇齿间,他奋力撑住,咽了回去。

    他迈步走了进去,幽深的大殿,一无人声,竟然显得有些恐怖,他昂然走向摆放龙椅的位置,行至半途,身后有轻灵足步声,回头见是凤儿,他微笑,凤儿也只好笑笑,说道:“我不放心你。”

    弘冀点点头,径自走到帝座旁边,他伸出手,细细抚摩着黄色的椅披,抚摩着雕镂龙纹的扶手,其时神情温柔缱绻,不亚于面对着心爱的女子。

    凤儿有些动容,刚想上前,忽然见弘冀眉头一皱,一口鲜血再度涌出,他环抱着帝座,慢慢软倒,眼角有泪,蜿蜒至腮边。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心中隐约明白,这是他今生唯一与帝坐最为接近的时刻。

    从此之后,弘冀便一病不起,凤儿到东宫探望时,见服侍弘冀的使女大多不得力,有几个手脚勤快些的,见了弘冀便觉得胆战心惊,轻易不敢上前。

    彼时弘冀的身子越发虚弱,凤儿心中也自担忧,时常带些汤水过来,助他调养,这样过了半月有余,倒从三五日往东宫一行,变成了每日都待在东宫了。

    而弘冀的身体并没有日渐好转的迹象,除了每日昏睡,醒来后只是望着帐顶,眼神空洞,一言不发,东宫侍女们见了害怕,纷纷对凤儿道:“凤姑娘,太子殿下这个样子,会不会是冲撞了什么邪祟?”

    凤儿轻叱道:“太子殿下有神灵保佑,你等不可胡说。”虽然如此,她自己心里,也不是不担忧的。

    终于,在一日深夜,弘冀从梦中惊醒,大叫道:“鬼!鬼!”将伏在他身畔假寐的凤儿也吓了一大跳。抬眼间,看见弘冀头发散乱,手指窗外,直着脖子喊着“景遂的鬼来了!景遂的鬼来了!”

    饶是凤儿素杏沉静,当此时节,也不由得害怕,强撑着四下里看看,窗外风吹枝桠,浑似呜咽,有树梢轻击窗棂,也像是鬼魅伸出的利爪。

    她也不知从哪来的气力,一把将弘冀按在床上,大声道:“景遂已经死了,死在洪州,他不会到这里来的。”

    弘冀有些呆愣望着她,半晌无言,终于轻轻一叹,翻身睡去。

    宫中寂寞的女子们,对这种神神鬼鬼的事,传得比什么都快,更何况,在后来的数日里,弘冀多次大喊着“景遂的鬼”云云,除此之外就是昏睡不止,如此一来,太子撞邪的传闻遂不胫而走。

    一传十,十传百,就连钟皇后也知道了,这日,皇后前往东宫探看,见弘冀糊里糊涂的样子,也不住引袖拭泪,而发现凤儿竟然守在弘冀卧榻前,虽没说什么,面色却蓦地一沉。

    趁着四下无人时,钟皇后才道:“凤儿,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个普通的宫女,你快要成为从嘉的侧妃,我的儿媳了,怎么还做这些杂役?何况还是在弘冀卧房中服侍。”

    凤儿轻轻啜泣,回头望了望熟睡中的弘冀,才说道:“娘娘,您看太子殿下目下的景况,怎能少了服侍的人。现下东宫中又有几人得力?皇上一直教导说,要兄弟亲爱,凤儿这么做,也是为了从嘉殿下。”

    她这番言辞,难免有些虚与委蛇,钟皇后暗暗不悦,继续说道:“你即将到手的侧妃身份,是你自己上进,也是我一力促成的,凤儿,你要懂得珍惜,莫要一朝不慎,便前功尽弃了。”

    说完,钟皇后放下一句“好自为之”,拂袖而去。凤儿心头一凛,连忙恭身下拜,抬起头,钟皇后的身影已远。

    她悄然叹息了一声,想了想,仍旧返回弘冀寝宫内,望着他熟睡中的灰暗容颜,又忍不住叹气。偏在这时,弘冀双眸蓦地睁开,向她面上流转一番,微笑说道:“你回去吧,母后说的对,你现下身份不同了,守着一个我这样的人,对你没什么好处。”

    凤儿思量着他的话,暗想:什么叫做“我这样的人”?忽然心中一动,凝视过去,见他眸光清湛明亮,完全不似前段时候的疯癫模样。

    她吃了一惊,问道:“难道前几日,你,你是故意装出来的?”

    弘冀轻舒一口气,说道:“也算不上装,只不过并不是中了什么邪祟。”这样说着,他自己却一边笑,一边色转黯然,凤儿注目于他静静听着,弘冀再道:“我一直想成为唐国的君主,能够与周围这些小朝小国一较短长,你知道的,咱们唐国太软弱,空守着三千里江山,江南富庶之地,却屡屡受人欺压!”

    他说得急了些,眉头皱起,胸中又似有翻涌血气,凤儿刚想上前,弘冀一摆手,阻止了她的动作,再道:“但由这一病,把我素日里的心思都消磨了,国家如此,我再要强,有什么用呢?这种窝囊小国的太子,我不愿当,这种永远也不能即位的太子,我更不愿意做。”

    他一边咳嗽着,仍一边说道:“我就是要让别人知道我景况不好,国家不能要一个中邪的太子,这样一来,父皇就会废去我这个太子的头衔,嘿嘿,这样也好。”

    说罢,他怔忪不语,转头面向壁角,侧转之际,凤儿仍看到有两滴泪珠滚滚而下,她低下头叹道:“你何苦如此?”

    “我好恨。”他喃喃说着:“我恨这个不争气的国,也恨那个不争气的君王。”

    他伸手扪住胸口,那里似乎有无尽悲凉,无穷愤恨,无奈怅惘,两人皆无言垂首,寝殿内顿时宁静下来,能听得见微微的抽泣声音。

    凤儿轻唤道:“弘冀弘冀殿下?”也不见他回答,于是她走近前去,慢慢坐于床沿,扳转他身体,便看见他面上班驳纵横的泪痕。

    她微微有些吃惊,知道他伤心,却难以想象他哭成这样,转瞬之间,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奔涌而来,她伸袖为他拭泪,顺手就将他抱在怀中。

    也就在这一瞬之间,弘冀忍耐了不知多长时间的哭声骤然而起,平日他沉默寡言,人多惧畏,而此时此刻,他就像个无助的孩童一般,在凤儿怀中痛快的哭泣着。

    凤儿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一边轻抚他背脊,目光宁静柔和,这时,她甚至不怕有宫人进来看到,不再为她的侧妃荣衔担忧。

    也不知过了多久,弘冀抹干眼泪,坐直身子,默默的推开她,说道:“我有桩事情交托给你,请你务必办到。”

    凤儿瞬目向他,道:“你说吧。”

    弘冀道:“我想见蔷儿一面,你可否请得她前来?”

    凤儿走到从嘉宫苑外的时候,听到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不高的围墙上,时而显露彩衣翩然,正随着秋千的绳索忽高忽低。

    她忽然觉得心酸,很久不曾流过泪的眼框,也觉得有些湿润,但终于没有泪珠坠落。走过去,她拂袖命宫人退下,在众人微流露出惊讶神情的目光中,径自推门走入。

    她目光在内苑一扫,这个不算太大的院子明显被修整过,浅草如茵,空场上新竖了一个秋千架子,周蔷正在其上蹴踏,从嘉在旁边含笑运,纸上已勾勒出一个飞荡在半空中的倩影。

    此时她身份有所不同,得到钟皇后的首肯,她虽未成婚,已经可以算是从嘉的侧妃,面对她的突然闯入,内苑中欣然相对的两人面色倏忽变幻,一时各自无语。

    不得借力的秋千,摇摇荡荡,如此刻三人的心绪。

    还是凤儿率先打破宁寂,她看了从嘉一眼,面上全无表情,淡淡道:“我不是来找你的。”转而面向周蔷,道:“而是找她。”

    就在她要去拉周蔷衣袖的时候,从嘉已经站到秋千架旁,轻轻一拂,荡开凤儿的手臂,宁静说道:“既然母后答应过你,我也无可更改。此时你还来做什么?”说话间,他已站定在周蔷前面,继续说道:“你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好了,不要滋扰蔷儿。”

    凤儿苦笑了一下,喃喃道:“为何你们都对她这般关心呵护,难道她生杏单纯,就天生不该吃苦,不可以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害么?”

    从嘉没听清,道:“你说什么?”凤儿摇摇头,忍住了一声叹息和随之将出的眼泪,用尽量平静的语调,将弘冀这些时日以来的景况描述了一番。

    说罢,她默默看过去,等待从嘉夫妇的回答。

    周蔷还没最后听完,便显得有些急迫,伸手拉了拉从嘉衣袖,而此时,从嘉的面上阴晴不定,复杂万端。

    凤儿等候了片刻,静静眸光始终停留在他面上,见他仍没做出决断,便转过身,曼声说道:“你不是一直崇尚兄弟和睦同气连声么?而今,你的兄长重病在床,你连去看一看的念头也没有?”

    说话间,她蓦然转回身,淡笑看着面前两人,续道:“还是你们根本不敢去看望他?”

    周蔷听了不悦,说道:“你莫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有什么敢不敢的,弘冀哥哥又不是外人,难道还成了洪水猛兽不成?”

    她看着凤儿,沉沉“哼”了一声,略整衣衫,举步便行。从嘉暗暗一叹,忽然回身抓起案头未完成的图画,追了出去。

    周蔷在前面疾步而行,后面的凤儿与从嘉也只好亦步亦趋的跟随,宫中道路都十分熟悉,不过顿饭工夫,已到东宫门外。

    司守的宫人见了,还不待三人开口,已经一叠连声的通报进去,听在从嘉耳中,那传报的话语“皇子妃周氏到”,他苦笑着摇摇头,与凤儿互看一眼,心头亦有些了然。

    此时周蔷已经被宫人一路引领,往弘冀寝殿而去,撩开重重的幔帐,猝不及防的,便让周蔷吓了一跳。

    弘冀的容颜苍白而暗淡,双眼微陷,双唇也失去血色,经过多日辗转于枕席,一头浓黑的发丝正凌乱的披散在床榻上,在他努力睁开的眸子中,已全无往日神采。

    只是一瞬间,周蔷泪如决堤,她握住弘冀的手,说话时也有些哽咽:“弘冀哥哥,你怎么病成这样也不告诉我?”

    ps:快了快了,快完结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