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08

    钟皇后向他们三人各自深看了一会儿,眉头一皱,想说的话,一时倒不好开口,她回看凤儿,见她微微的点了点头,才说道:““蔷儿,我给你带来个妹妹,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周蔷一怔,说道:“我妹妹是周薇,还在家里,哪儿又来了个妹妹?”钟皇后笑了笑,道:“这个妹妹,是帮你一起服侍从嘉的。”

    周蔷心思再单纯,此时也该明白,钟皇后是要给从嘉纳妾,她蓦地站起身来,道:“这怎么成,从嘉怎可另娶他人。”

    钟皇后笑笑道:“这可是孩子话,从嘉是身份尊贵的皇子,定例便可有一妻二妾,你看其他的皇子,哪个只纳一房?”

    周蔷摇头道:“我不管,我不管,从嘉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许别的女子碰他。”

    与此同时,从嘉也站起身来,轻轻握住周蔷的手,说道:“母后,我和蔷儿感情深笃,已约定今生互不相负,母后的好意,从嘉心领了。”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回首时,看到凤儿紧紧的盯着他,目光中有哀怜,有幽怨,有恳求,也似有一缕若隐若现的恨意,针尖般的透出。

    钟皇后听了他这番话,愈加不高兴了,她原以为凤儿是从嘉看中的,即便周蔷会有意见,从嘉想必不会反对,却不料事与愿违,登时有些下不来台,声音也显得冷了,说道:“蔷儿糊涂,从嘉你也糊涂了不成。我是为了你好,凤儿很不错的。”

    这句话已经是在暗暗提点,从嘉心中明白,苦于无法解释,窘迫之下,面色有些发红。这时,凤儿走过去,在钟皇后面前轻轻跪下,说道:“娘娘,六殿下心中有数,只是一时转不过弯来,假以时日,殿下会想明白的。”

    说着话,有意无意的向周蔷的方向看了一眼,钟皇后暗暗点头,说道:“蔷儿先回去吧,我和从嘉还有些话要说。”

    周蔷摇摇头,刚想开口反驳,从嘉连忙一拉她衣袖,将她带出殿外,轻声道:“千万别和母后顶嘴。”又问道:“你信我不信?”

    周蔷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从嘉“恩”了一声道:“好,那你就先回去吧,你要相信,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目送着周蔷踟躇离去的身影,从嘉心头也漾起一阵酸涩,他定定神,返身回到殿内,钟皇后面上已带了些笑容,招呼他坐在自己近前,说道:“蔷儿不在,有些话,说起来就方便一些了。”她指着凤儿,说道:“凤儿不就是你曾经苦思的那位黄姑娘么,如今我将她送来给你,怎么反而往外推?”

    从嘉抬头道:“母后,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实说好了,这位凤儿姑娘,并非是当日的黄姑娘,而蔷儿才是。”他看到钟皇后面上的惊诧,以及凤儿容色中的阴沉,他平静的回视,已决定不再顾忌。

    他讲述的话语如溪流潺缓,声音抑扬顿挫,颇有情致,让钟皇后不忍打断,从嘉将前因后果简短的讲述一遍后,她闭目呆了一会儿,转过头问从嘉道:“你所说的都是实情?”

    从嘉跪下说道:“事到如今,不敢欺瞒。从善可以佐证。”钟皇后又是一顿,转头看向凤儿的时候,目光复杂,不发一言。

    凤儿轻咬着下唇,直直的跪下来,也不说话,过了许久,钟皇后终于对从嘉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可以回去了。”

    从嘉如释重负,向钟皇后磕了个头,转身而去,凤儿的目光跟随着他的背影,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什么,可惜,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向她看上一眼。

    凤儿觉得冷,一阵阵的寒气,仿佛从所跪着的青石地上泛起来,渐渐便凝在身体里,漫上心头。她硬挺着抬起头来,看到钟皇后正注视着她,幽幽说道:“凤儿,你瞒得我好。”

    这句话,让凤儿觉得万分悲楚,眼泪在一刹那流了出来,溅落在地上,她轻声道:“是奴婢辜负了娘娘,您要如何处置,奴婢都毫无怨言。”说着话,她将腕上的翡翠镯子退了下来,再次凝看了一下,轻轻的搁在身前地上。

    钟皇后伸手接过翠镯,拿着轻轻把玩,仿佛在思量着什么,这当儿,时光仿佛过的缓慢,每一刹那,都似有刀在心头慢慢的割,凤儿垂下头,忍耐着,不让自己的痛楚表露于面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皇后开口,问道:“你很喜欢从嘉?”凤儿黯然点头,此时已不想隐瞒,她说了许多,从书斋中的会面,到雪夜的一段纠缠,都毫无保留的呈现于前,说着说着,她抑制不住的痛哭起来,真的是喜欢他啊,那样儒雅俊秀而温柔守礼的男子,在初见时便在芳心中留了痕迹,虽然他一直在闪躲,她依然相信,只要自己坚持,终究能够得偿所愿。

    然而,他却又亲手将这一切毁灭,在他明白知道,说出真相便是换她一死的景况下,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即便在这个时候,她也在注意到,钟皇后的神情颇堪玩味,却并不似气恼。又过了半晌,便听见钟皇后吸了口气,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从嘉钟情于周蔷,我自然看得出来。但蔷儿这孩子忒也没有心计,和从嘉在一起只晓得玩乐,这样下去,只怕连从嘉也被带累的玩物丧志起来。”

    她稍停,再说下去,道:“所以,我需要一个聪慧的女子,在从嘉身边帮着他,提点着他,不要误入歧途,当然,这个女子若是从嘉中意的当然最好,如果不能,那也无法。”

    凤儿心念电转,犹带迟疑,问道:“娘娘的意思是?”钟皇后笑笑,说道:“黄凤,你能替我做到这件事么?”

    这个问题似乎来得太过突然,机敏如凤儿也自愣怔,钟皇后看着她微笑,说道:“你能做到么?”

    “能,我能。”凤儿一叠连声的回答着,不停的点着头,钟皇后让她伸出手,再次郑重的,稳稳的,将翡翠镯子套上她皓腕之间。

    狂喜如潮水,在一瞬间掩将过来,在她还没被喜悦冲昏之前,仍坚持着问道:“娘娘不怪我欺瞒?”钟皇后一笑,说道:“我的儿子能的到女子如此钟情,身为母亲也觉得骄傲。”

    走出殿门,凤儿仰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天是如此的蓝,云是如此的洁白,就连四周看惯了的琪花瑶草,此时也觉得分外美丽。

    她此时的心境难以言表,但她清楚的知道,今日之事,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一次新生。

    从嘉以为,只要说出了真相,纳妾之议自然作罢,却不料过了月余,钟皇后再次召唤,对他们提及此事。这回虽无凤儿在旁,周蔷依然觉得屈辱,她当时就冷了脸子,腾地站起身来,抱了仲寓便走。

    钟皇后望着她背影,面色一沉,转向从嘉,淡淡说道:“你也该多教导蔷儿,莫说是皇家,即便是寻常百姓家中,长辈面前,也不可太过放肆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从嘉本待追出,想了想,却又重新坐下,连忙躬身致歉,仔细想了一下,才说道:“长者赐,不敢辞,母后既然一力成全,孩儿从命就是。”

    钟皇后面色和缓了些,刚要开口,从嘉已经道:“但如今边境上征战又起,在这个时候要纳娶黄凤,很是不便,父皇知道了也不会高兴吧。”

    诚如从嘉所言,后周君主柴荣,在退兵了几个月之后,再次御驾亲征,进犯南唐寿州。在前一次征战中,南唐精锐已消耗殆尽,而后周再挟虎狼之师而来,边境诸寨竟然纷纷投降。

    这般危急时候,李璟派遣景达带兵五万,往寿州应援,在监军陈觉的奋力要求下,冒入敌阵,结果被打得大败而归,死亡损伤的南唐军便有四万。此后景达再也不想留在金陵,力请到边远地方任职,李璟劝说无方,也只好答允,封他为抚州大都督临川牧,从此,李景达退出朝局。

    之后,柴荣在得了南唐边境数州后暂时退兵,还未等南唐元气恢复,十一月时候,再度亲征。濠州、泗州未接一战便举城投降,眼看后周的军队便要攻入东都,这里曾经是烈祖皇帝的官署,对于南唐来说十分重要,眼看不能留守,李璟便下令放火焚烧。

    李璟已为这些事烦恼的焦头烂额,若再论纳娶,也端的不便。钟皇后轻叹一声,也只好说道:“那就缓一缓再说吧。”

    这一缓便又晃过数月,每当说起凤儿的事,从嘉便都以家国为重,不宜立即纳娶之名敷衍,钟皇后听了这话,明知道是推搪之语,倒也不好反驳。

    然而,无论是钟皇后,还是从嘉、周蔷都知道,推脱终归是有时限的,到了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时候,终究要面对现实。

    这事便如一道沉重的阴影,始终压在周蔷心上,数月之间,她不断的忧心着,也不断的憔悴着,更是不断的和从嘉别扭着,与此同时,钟皇后与从嘉,也因为此事而有些冷淡起来。

    转眼到了岁末,又是南唐一年一度的仁寿节,宫中张灯结彩的好生喜气。往常这般热闹场面总是少不了周蔷的身影,而此时她哪里还有什么心情。

    她恹恹的坐在廊柱旁,听着外面喧闹之声,心中却寒冷而感伤,在风吹过的时候,眼角边积聚着的水雾悄然滑落,在空中划出晶亮线条。

    坠落着的泪珠,在半空中被一只苍白而微掀瘦削的手掌接住,向上看去,是穿着朝服的手臂和同样苍白清矍的面容。

    周蔷并未抬头,已淡淡说道:“弘冀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竟然不知道。”

    弘冀没有说话,他静默的凝视着掌中的泪水,直到它化做水雾,消逝在风中。侧过头,正对上周蔷晶亮如星的眸子,他的眼中,也带了深切的担忧:“你哭了,蔷儿,我记得你以前只喜欢笑的。”

    周蔷转过头去,匆忙的拭着泪说道:“弘冀哥哥不必担心,我哪有什么事。”说着话,她还牵了牵唇角,想对弘冀展现出些许笑意。

    弘冀自然的坐在她身边,轻轻揽住她柔弱肩膀,说道:“什么事情都不必对我隐瞒,蔷儿,你该知道的,我是会永远帮助你,保护你的人。”

    他的话,没有起到安抚的功用,却令周蔷更为哀戚,她垂下头,眼泪亦如雨下。她的哭泣,令得弘冀有一晌手足无措,从不曾知道,她的悲伤亦能让他有这般锥心之痛。

    他手臂用力,毫不犹豫的揽她入怀,轻声道:“蔷儿,你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哭过了,心里就舒服了。”

    随着他话语声落,周蔷的哭声蓦然响起,仿佛积蓄将溢的洪水般一泻如倾。泪水很快的弄湿了弘冀肩头的衣衫,渐渐渗下去,熨贴着他的肌肤。

    弘冀如兄长般的环抱着她,间或抚拍,让她气息畅顺。虽然怀抱中的女子曾让他朝思暮想,奇怪的是他此时毫无欲念,只是在心底涨满了温情。

    好不容易,周蔷哭声渐止,转为抽泣,再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的安静下来,拉过弘冀的衣袖,在脸上胡乱一抹,顺便还擦了擦鼻子。

    弘冀微笑的凝视着她,问道:“好些了么?”周蔷垂首,轻轻点了一下,又觉赧然,羞涩笑道:“我弄脏了你的朝服,这可怎么是好,我命人替你洗一洗吧。”

    弘冀摆了摆手,笑道:“你以前念过一首诗,里面有‘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的。”周蔷接口道:“嗯,那是于史良的。”

    弘冀道:“如今我这件衣衫,既掬了你的泪水,又染了你的香气,我怎么舍得洗。”

    周蔷闻言一怔,笑道:“弘冀哥哥都已封了亲王,成了大元帅,还这般没正经的乱开玩笑。”弘冀吸了口气,望定她笑道:“这会儿的蔷儿才像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