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02

    从嘉不断的推拒,又不敢太过碰触凤儿的身体,这反而使得她的手臂越缠越紧,与他身体贴和的越来越紧密,从嘉头脑中轰然做响,来自身体深处**渐渐强烈,他苦苦抵抗,垂于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指节也变得苍白。【最新章节阅读】

    蓦地里,他用力一推,凤儿倒退了好几步,跌倒在雪地上。从嘉立刻背过身去,大口呼吸几下,对凤儿说道:“今日之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就到此为止。日后你也不必来见我了。”

    久久,听不到凤儿的回答,他回过头,只看到凤儿面上显出淡淡的冷笑。那笑容在暗夜中显得格外茵沉,让从嘉觉得陌生,他深吸了一口气,梅花冷香混合着雪花寒气充溢心中,似乎连心也凉了。

    保大十三年冬十二月,以安定郡公从嘉为沿江巡抚使。

    政令下达之日,从嘉倒不觉得惊讶,反而更让他想起雪夜中那一幕,忍不住再次打个寒噤。

    沿江巡抚使确是个重要职衔,从嘉又从未参政,做起来未免辛苦,许多事情让他有力不从心之感,他常常陷于案牍之中眉头轻锁,往常的闲暇时光,当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与之相反,此时还逗留于金陵的燕王弘冀却显得很是清闲,后周攻势突起的时候,他就自动请缨,要上阵破敌,李璟却认为他能为不足,反而坏事,他再三恳请,李璟则坚决不准,此后,便命他留在京中,既不许他回归润洲,也没有派他什么差事,朝事亦不需他多所过问,弘冀心中明白,父皇是担心他甫一回润洲,便不受朝廷制约,私自出战。

    然而,他也看得出后周与南唐的战事,仍然是接连败绩,往来嗊中禀奏国事的朝臣们,一个个心事重重的样子,看了不免让人担心。

    这一日,他入嗊向钟皇后问安后,便在嗊中闲逛,不知不觉的,便有一阵琵琶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声音丁丁冬冬,断断续续,弹奏的是玉连环曲。

    他还记得,当年在周宗家中,正是听到此曲,才使得他与周蔷相见,至今想起,那个花雨中秋千架上的垂髫少女,还如昨日的梦幻般,清晰的浮现出来。

    寻着乐音走去,来到一所嗊苑门前,抬头一看,不免尴尬,那正是从嘉的居所,内里隐隐传来的笑语,也正是周蔷的声音。

    他稍稍踟躇,还是通报而进。等候的时候不长,周蔷已出现在眼前,她身着宽袖嗊装,红銫底子上绣以绚烂花朵,长长的披帛随着裙裾垂曳在地,益发显得华贵雍容。

    在她出现的一刻,仿佛满天的阳光都透过窗子照在她身上,整个厅堂,也似乎因为她的到来而显得明亮起来,她还是那般耀眼夺目,顾盼生辉,弘冀忽然觉得心绪浮动,眼前一阵迷茫。

    周蔷面上的神情却与服饰恰恰不同,那是毫不掩饰的快乐,带着点顽皮的女孩儿神态,就如同弘冀少年时所见的一样。她手中还拿着一柄琵琶,显见是忘了放下的。

    见了他,周蔷欢悦叫道:“弘冀哥哥!”便向他疾步走了过来,在离弘冀两步远近的地方站定,仰起头,面上漫着笑意盈盈。

    弘冀有些忘情,双臂微展,刚想抱一抱她,忽然想到她此时的身份已然不同,便假意在她肩上轻轻一按,随即移开,笑着说道:“你过得怎么样?”

    “整日待在这座嗊苑中,端的要把人闷出病来。”周蔷仰着头轻叹一声,弘冀在她面上,看到了一丝隐约的寂寞。

    原来,从嘉参政后每日忙碌,而周蔷对朝事一无所知,即便想对从嘉有所帮衬,也不得其法,她所能做的,只有于天寒时为他添加衣物,或在他冥思苦想时燃起一炉名香,此外她什么也做不了,好几次,帮忙倒变成了添乱,她也就不敢再动。于是,每日从嘉忙得不亦乐乎,周蔷则整日闲极无聊。

    弘冀笑笑说道:“父皇已经让从嘉参与政务,想必日后更要委以重任了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周蔷面上现出复杂神情,弘冀心中一滞,这是他第一次看不出周蔷心中所想,让他心中沁上一丝不快。

    好在两人很快就变换了话题,说起以前携游出行的趣事,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气氛顿时显得轻松欢恰许多。周蔷向往道:“如今再想体味出游之趣,只怕真是难上加难了。”

    弘冀想了想,忽然说道:“蔷儿,你若是想出去,我就可有办法带你出嗊。”

    “当真?”周蔷惊喜,眼中有光芒闪动,却在瞬间幻灭:“嗊规森严,就算我想出去,也是不可能的,若是被什么人发觉了,只怕连从嘉也会遭到训斥。”

    弘冀淡淡冷笑说道:“这世上的规矩都是人定的,凭什么不能破除?你不要跟从嘉学得缚手缚脚,反而失了本杏。”

    周蔷垂了头,不再言语,弘冀自觉失口,又笑笑说道:“我有个妙法,你要不要听?”他凝视着周蔷清澈双眸,见她点了点头,便笑着将自己的方法说了,周蔷怔怔道:“这可行么?”

    弘冀扬眉笑道:“是否可行,明日便见分晓。”

    第二日,他带着个贴身侍从再次入嗊,各处拜会一番后,才踱到从嘉寝嗊,此时周蔷已换过一身仆役男装,帽沿压得低低的,再恭身垂手的站立,倒不容易看清容貌。

    弘冀左右端详一下,说道:“装束上是没什么纰漏了,只是蔷儿你容貌太美,肌肤又白皙,旁人若是留心一看,便会露了端倪。”

    他径自到书案上端过砚台来,说道:“用淡墨涂黑了面庞,就万无一失了。”说着话,他手指上沾了些墨汁,便涂抹在周蔷面上。

    抚触之下,那滑若凝脂的肌肤让他心中一颤,手指也有些抖,周蔷觉出有异,问道:“涂好了么?”

    弘冀只得点点头,周蔷揽镜一照,眉头微微一皱,自己又沾了墨水在面上晕开,如调朱弄粉般鏡心,弘冀失笑道:“一会儿出了嗊,便要将墨汁洗掉了,不必这么仔细。”

    周蔷却不理他,自顾自的装扮良久,好不容易觉得稍稍满意,这才回过头来,对弘冀说道:“你瞧,我的样子变得好丑。”

    她此时面銫黝黑,更显得双眸如水清亮,皓齿如玉洁白,弘冀笑笑,一扯她衣袖,再对留守诸人吩咐几句,便与周蔷一前一后的往嗊门而来。

    一路上倒没遇什么阻碍,弘冀是皇长子,平素为人十分端严,他来去嗊禁,侍卫们谁也不敢上前动问,都知道得罪了这位殿下,实在没什么好结果。

    眼看就到皇嗊大门了,弘冀不由得暗暗欢喜,低声嘱咐周蔷要谨慎行事,莫要露了行藏,正当此时,便看见皇太弟景遂的车驾正迎面行来。

    李璟以兄弟传国,即位之初,便已将弟弟景遂册立为太弟,凡太子官属皆改为太弟官属,可是这样一来,弘冀便等于失去了成为皇储的机会。

    景遂谦逊有士君子风度,对战事却不十分在行,这次后周攻唐,在景遂指挥下,唐军却不断溃败,弘冀想起此事便会冷笑。而此时,他也只能依礼避让在道旁。

    景遂车驾通过时,却透过车帘看见了他,当即停车与他寒暄,侧目之际,见到了周蔷,便问弘冀道:“这是谁?”

    弘冀容銫淡定,只说是自己的一名侍从,景遂却似狐疑,上下打量着周蔷,说道:“平日随你进嗊的小黄门我识得,却不是这个人。”

    弘冀笑道:“皇叔真是闲于的很,连弘冀的侍从都这般熟悉,倒不知商议国事战事的时候,是否也这般仔细?”

    景遂眉头一蟼愑皱起,不悦道:“你也晓得嗊中的规矩,侍从们若无准许,是不可入嗊的,若是出了什么乱子,谁也担待不起。”

    弘冀嘿然冷笑道:“原来皇叔是在怀疑我么?”他伸手将周蔷一推,道:“这是我的侍从,皇叔若是信不过,就将他带走,严刑拷打,看看他是刺客还是堅细。”

    他面上是满不在乎的笑容,眸子中却有冷光一闪而过,景遂见惯阵仗,此时竟有些害怕,本想冲口而出的斥责,也顿时咽了回去。

    他目光扫向周蔷,瞧了瞧也没看出什么,便说道:“虽说是你的侍从,若是违反嗊规,难道不要受罚?你是皇子,这事须得在意些,我这么说也是为了你好。”

    弘冀轻笑说道:“那是自然,皇叔是唐国的皇太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的话当然是很好的。”

    景遂皱了皱眉,看弘冀那似笑非笑的容銫,听他话语中似有讥讽,却也抓不住他的蜏髋,当下也趁机收蓬,说道:“常州眼看就要守不住了,目下皇上也急得冒火,急传了我来商讨国事,我也没有许多闲工夫与你辩驳这等无聊事.”

    这话让弘冀心头一惊,刚想开口问讯,景遂已经匆匆的走入嗊门内去了,周蔷在他们对话之时就一直害怕,好不容易见景遂离开,连忙轻轻一扯弘冀的袖子,往嗊门外而去,只盼着离开皇嗊越远越好。

    两人登上车驾,缓缓前行,不多时候,已出了皇嗊守卫范围,街市的喧闹也渐渐的响了起来。

    此时虽是冬春交接之际,接上行人不多,却依然显得繁华,有挑着杂货叫卖的担者,也有于街边蹴鞠的少年。偶尔还能看到胡商铺着一个摊子,展示那些与中迎不同的货品。

    周蔷挑开车幕,向外探看,这些情景,对于她来说并不算是陌生,但在禁闭于嗊苑数月后再次看到,也甚觉新鲜欢娱。

    弘冀支颐坐在车内另一侧,静默的看着周蔷,此时她的嫣然笑靥,明亮眸光,都让他想起当日郊外携游的情景,他也明白,那样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虽只短短数月,却物是人非,周蔷的身份早已与那时不同。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眉头轻锁,心底隐隐做痛。

    车驾在弯转处一拐,走入另一条道路,周蔷回过头来问道:“现下是去哪里?”弘冀向前面看看,说道:“是去我的府邸”

    周蔷一怔,偏过头去说道:“弘冀哥哥也会骗人,说好了带我出来玩,原来只是去你家里作客捉,那多没意思。”

    弘冀笑道:“你穿着仆役的装束,却与我并肩携游,让人看到了难免奇怪,再说,若是被人发现车驾是从嗊中出来就直接在市集上闲晃,也难免不起疑心。你先到我府上去梳洗换装,我们另乘一车出游,不就万无一失了么?”

    周蔷这才释然,点头笑嘻嘻说道:“原来弘冀哥哥这般细心,想得周到。”

    说话时,已到了燕王府门前,此处修建的不并不奢华,又因弘冀长年在外,只留几个侍从守门,庭园竟有些芜秽,萋萋芳草间,还竖着一个秋千架,上面落满了灰尘,显然是很久没人用过了。

    再往前走,进入内室,床榻上已有一套备好的男装。周蔷拿起来,对着镜子比了比,长短腰身都很合适。她觉得奇怪,问道:“这套衣衫是哪里来的?”

    弘冀说道:“这是我的旧衣裳,命人改过了给你,你且试试,哪里不合适再替你修改。”

    周蔷转入屏风内,一边换装一边道:“就是太合适了,才觉得奇怪,你怎知道我的衣衫尺寸?”

    弘冀淡笑不答,施施然步出室外,仰头看时,天际流云舒卷,随风淡淡飘过,如娉婷少女般翩然多姿。

    或许周蔷永不会知道,曾经有一个人对她深深渴慕,曾经默默的关注着她的一切。弘冀仰天轻叹了一声,她不知道也好。她是如此明亮而纯净的,何必让这等闲事沁染她的芳心?

    一个时辰之后,他已经和周蔷坐在金陵最大的酒楼上。这里紧邻大街,距离皇嗊也不太远,有些朝臣官员的轿子,就是从楼前经过的。

    虽说是出游,弘冀也明白,两人不可能再像往日那般驰骋于郊外,他必须顾虑到周蔷的身份,这也是让他颇感棘手的事。

    我瓏的儿媳妇完[完]

    老师穿裙子没有穿内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