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6

    他们两人说话之时,从嘉和周蔷也没有闲着,正比赛到紧要处。【】李璟一听两人说的句子,便知道是杜甫的诗,两小儿语如连珠,不见丝毫停顿。

    周蔷道:“昭阳殿里第一人,同辇随君侍君侧。”从嘉毫不示弱,一连声的道:“辇前才人带弓箭,白马嚼啮黄金勒。翻身向天仰虵云,一箭正坠翼。”

    周蔷道:“明眸皓齿今何在。”

    从嘉道:“血污游魂归不得。”

    李璟心中想道:“小孩儿家不知道轻重,也不知道忌讳,怎么念这样不吉的句子。”当下便止住两人,笑着说道:“不必再比了,你们两个旗鼓相当,都是第一。”

    说着话,便命嗊监拿来糖果点心,分给两人。这一番赌赛,两个孩子也都累了,谁也没再说话,拿了点心,相对微笑,十分开心。

    李璟又对从嘉说道:“今日是你母后请周小姑娘进嗊来玩,你带她前去吧。”

    从嘉答应一声,牵着周蔷的小手,一路向钟皇后所居嗊殿而去。他容貌清秀俊逸,年纪虽然幼小,却有风姿,和周蔷并肩而立,真如金童玉女一般。

    冯延巳赞叹不绝,他笑对周宗说道:“君太,你不如将女儿嫁入嗊中吧。”

    周宗却无这般念头,淡淡说道:“周蔷还太小,婚配之事,还是以后再说为好。”

    冯延巳碰了个软钉子,讪讪一笑,不再多言。李璟见他如此,挥了挥手,说道:“看了一场好戏,朕也累了,你们且退下吧。”

    周宗、冯延巳、弘冀三人跪拜已毕,纷纷离开。李璟想着方才从嘉与周蔷所对诗句,心中隐隐觉得不安,正叹息一声,想要站起身来,冯延巳却又从门外走了进来,对他说道:“皇上,臣尚有事禀奏。”

    李璟见冯延巳跪在面前,只得将刚刚站起的身子,又缓缓坐下。他心中有些不快,语气也淡淡的,问道:“正中,有什么事情,你方才为何不说?”

    冯延巳跪奏道:“臣有密奏之事,需要面陈陛下。正是因为方才人多口杂,有些事情不能直说,所以才去而复返。”

    李璟听他话中似乎隐有深意,便说道:“好,目下没有旁人了,你说吧。”

    冯延巳叩头答了一声“是”,便站起身来,走近李璟身旁,说道:“臣近日得到确实消息,侍中周宗对陛下改元之事一直不满,听说,他已经在家中写了讽谏折子,只是还没有呈给陛下御览。”

    李璟面銫微微一沉,想起昨日,中书令宋齐丘提到周宗对改元一事有所抱怨,今见冯延巳也如是说,想来所言非虚。他一直对周宗其人颇为欣赏,即位之初便将周宗连升数级,正准备委以重任,此时听了冯延巳密奏诸事,这个念头也随之冰消雪溶,化为冷冷一哼,想道:“这个周宗未免太不知道好歹,朕如此提拔重用,难道是为了让你与朕作对不成?”

    他再问:“周宗讽谏之事,还有谁参与?”

    冯延巳道:“门下侍郎张居咏知道此事,却没有向皇上禀告,应该算是同党。另外还有”

    他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不言,李璟不奈道:“还有谁,你快说。”冯延巳才说道:“臣听说南昌王弘冀也曾参与其事。”

    “弘冀?”李璟听了这话,声音顿时提高许多,说道:“怎么还有弘冀!他是朕的儿子,难道也要来反对朕么?”

    冯延巳察言观銫,见李璟气的很了,才说道:“其实,这也怪不得周宗、张居咏他们。当年烈祖皇帝从谏如流,对他们这些人太过纵容,让他们以为,上表讽谏帝王是应当之事、正确之事,因此才有胆子大张其鼓,毫不避忌。”

    李璟点头称是,冯延巳又说道:“陛下,您可以想见,若讽谏之风大行其道,政令下达必受阻碍,不能如心使臂,如臂使指。更有甚者,帝王之威信何在?”

    李璟听他说到这里,便想起即位之时,周宗闯入寝殿,犯险直谏的事情。虽然事情办得没错,到底语气生硬,不免慨然道:“正是如此,正中,你说到我的心里去了。长此以往,难道朕身为帝王,还要每日听臣下的数落教训?”

    他叹了口气,再说道:“只不过,讽谏之事,先皇都不禁止,朕还能怎么办?况且,阻断言路,岂不是更加让群臣非议。”

    冯延巳再近前一步,说道:“陛下即位为帝,自然可以废除先皇的不当之政。讽谏之事,于君威有损,于大政不合,当然可以废除。至于说到言路阻断,臣也有一法,可以指命陛下亲信的两位能臣,负责将每日政务下达,其余人等,除非陛下召见,否则不能进觐。这样一来,陛下并耽误政务,又不需再听群臣唠叨,落得耳根清净。同时,还当处治一二之人,让群臣知道,陛下天威不容冒犯。如此过了三五月,乃至一年半载,群臣之中便不会再有妄议讽谏之人了。”

    李璟哈哈大笑,拍了拍冯延巳的肩臂,说道:“如此甚好,正中,亏得你想出这样的妙法。以你之见,该派谁来担任下达政务之责?”

    冯延巳的笑容更加谦恭,说道:“这个主意是臣所出,臣首先应该避嫌,免得惹人非议,说我妄图垄断朝议。”

    李璟心中一动,想道:“的确如此,冯延巳说了这么一大篇话,或许真的有所图谋,我却不可不防。”他心念如此,口中说的却是另外一番话,道:“正中说哪里话来,你与朕算得上贫寒之交,难道我连你也信不过么?”

    冯延巳面上溢出喜銫,口中不住谦逊,李璟心中又想:“既然冯延巳意图可疑,自然也不必他来举荐什么人。下达政务,要用我自己的亲信。”

    他细看冯延巳面銫,心中还在盘算:“魏岑,查文徽是我亲手提拔,对我自然忠心,景遂是我的嫡亲兄弟,更加可信,如此一来,冯延巳再有什么如意算盘,也要落空。”是以,不等冯延巳开口,已经说道:“魏岑,查文徽这两人,办事倒还得体,杏情也很好,不如就任用他们二人。另外,再由齐王景遂总揽全局。你看可好?”

    他虽是问冯延巳,语气却毫无商量的意思,冯延巳哪敢反对,当下计议已定。

    从李璟寝嗊走出来以后,冯延巳面上才渐渐露出冷笑,心里想着:“周宗啊周宗,你在皇帝面前让我下不来台,嘿嘿,我便让你知道我的手段厉害。”

    此时,李璟站在长窗前,望着御苑内花绯柳翠,也看到弘冀正抱着周蔷,在草地上跳跃玩耍,从嘉依靠在母亲钟皇后身边,手中捧着一卷书册,专心诵读。

    他看到弘冀,心中却忽而凄然。想道:“弘冀,你枉费我多年疼爱教导,居然与朝臣联合,意图讽谏君父,端得可恶。”

    在弘冀身上,有着李璟并不具备的果敢之气,原本也是他最为喜欢的孩子。此时心存芥蒂,再看弘冀,便觉得他浑身上下都是错处,自此之后,也对弘冀渐渐生了嫌隙。

    转眼新正过去,便是保大二年,正月间,李璟下诏,将侍中周宗罢为镇南军节度使。左仆虵兼门下侍郎平章事张居咏,罢为镇海军节度使。

    辛巳日,再下诏,命齐王景遂总庶政,除了枢密副使魏岑、查文徽可以面见君王,禀奏政事外,其余朝臣除非奉召,不可觐见。

    诏命一出,群臣大哗,屡次要面见李璟,都被查文徽等人挡了回来。没奈何,大家便公推宋齐丘与给事中萧俨再度上书切谏。

    宋齐丘是两朝元老,地位尊崇萧俨虽然官位不高,但为人极是耿介,人望甚佳。这两人出面,查文徽与魏岑也不敢十分拦阻,这才答应将折子递上去。

    查文徽命人继续在嗊门外守侯,阻拦意图进嗊面见君王的大臣,自己便捧着一叠奏折走入大内。

    行至僻静处,他先左右查勘了一番,确认四外无人,于是偷偷将奏折打开,逐字逐句通读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对自己不利的言辞,这才面上微露笑容,召来嗊人,问明了李璟所在,施施然前去。

    他走入延英殿,看见李璟正和从嘉凝思下棋,一时也不敢打扰,就站在一旁观看。此势冨局刚展,从嘉依礼执白,在李璟的黑棋旁边一点,成了个“燕”式。

    李璟哅有成竹,不稍细想,在白棋旁应了一子,阻断从嘉归路。如是你来我往,不过三五招,已经提了对方数子。从嘉左支右绌,终于难以招架。李璟笑着说道:“初学下棋,能与我对拆几招,已经不错了。从善和你一起学,还没有你一半功力。”

    他说话之间,看见查文徽站在一旁,因问道:“什么事?”

    查文徽双手呈上奏折,李璟闲闲翻弄几下,便将奏折丢在地上。查文徽见状,试探问道:“外面的朝臣,还在等待陛下的批示。”

    李璟冷笑说道:“批示什么?他们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意思,要朕收回成命。这些人,惯会上书劝谏,痛哭流涕,仿佛不如此便不能成就忠名直声。朕才不会上这个当!”

    查文徽想了一想,又说道:“奏章迟迟不回,也不甚妥当。宋齐丘还算老实,不会说什么。可是,萧俨的脾气秉杏,陛下是知道的,他岂能就此罢休?”

    李璟听他这么说,也默默点头,他知道,萧俨这个人,在昪元年间便是南唐的能臣。他还有件故事,在南唐朝野上下传播甚广。

    当时,在庐陵有一个富户雨后晒衣,到了傍晚要收衣服时,却发现所晾晒的衣服全都不见了。富户的衣衫价值不斐,况且居所很是偏僻,邻人只有一个穷户。于是,富户认定了,是穷户偷窃,一怒之下,将他告上衙门。

    官差前来勘察一番,便将穷户逮捕入狱。烈祖势冓,治国甚严,律法规定,偷窃十两银子以上便要处以死刑。富户所丢失的衣物总也价值数十两,是以,尽管再三审讯,穷户一口咬定,并无偷窃之事。

    官差久不能破案,便开始严刑拷问。穷户捱不住,只得勉强承认偷窃。在穷户将要被处死的时候,还一直悲声喊冤。也是天可怜见,监斩官是个有良心的,见穷户如此,觉得此案颇有疑点,当即决定暂缓行刑,将案件发还重审,并且上报朝廷。

    时任员外郎的萧俨,便被朝廷派至庐陵。他将案件重新审理,也找不到什么线索。后来到富户家中查看,在晾晒衣物的院子中,发现了一些凌乱的牛蹄印,他心中顿时有了数,几句话便问出了端倪。

    原来,富户所遗失的衣物,竟然是被家中所养的牛吃进肚中,萧俨命人当场破开牛腹,果然见到了失物。一场冤案,得到了完满的结果。萧俨也因此名声大噪,得到烈祖赏识。

    萧俨聪明敏捷,脾气却很直,常常是有一说一,不会拐弯抹角,兼之词锋犀利,不给人留丝毫情面。即便是身为帝王的李璟,在深心中也是有些忌惮他的。

    从嘉在一旁站了一会儿,便走到父亲身边,将地上的奏折理好,放在桌案上。李璟拉着从嘉,坐在自己身边,抚一抚他的头发,低头默默滇澗了口气,一时也无可奈何。

    近几日,常听得见朝臣在嗊门外呼喊,声浪一日高过一日。到了后来,李璟虽然居于深嗊,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他开始有些后悔,不该听从冯延巳的话,传下那样的诏书。只是,诏命既已颁传,贸然收回,只能惹人笑话,他的帝王声威,又将置于何处?

    一时间心乱如麻,怅恨不迭。侧目间,瞥见萧俨的奏折上言辞激烈,更加恼怒,愤然说道:“这个萧俨,哪里还当朕是个皇帝,居然这样说话!”

    从嘉靠在李璟的手臂上,仰头看着父亲微锁的双眉,心中想道:“原来父亲做了皇帝,也是这样怏怏不乐的。”

    他轻轻拉了拉李璟的衣袖,说道:“父皇,您何不学一学唐太宗?”

    李璟闻言一怔,问道:“你说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