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9

    番外三

    看到她,我有点失望,她没有煌儿的飘逸,虽然她长得比煌儿要美得多。【最新章节阅读】

    无剑不是没有挑过女人,只是煌儿是万中无一的优秀,而这个女孩,既没有学过心经,也没有任何武功底子,居然能够被无剑挑中,不仅

    如此,还让行之为她甘愿放弃生命,她,究竟有什么特别。

    她是个淡然的女子,骨子里却很好强,第一次见她,我她有了一个赌约,其实我是想看看,她爱行之到底到什么程度,我当然不会放任

    行之毒发身亡,在那之前,还有足够的时间。

    她是个守信约的女子,所以我以小梅来要挟她,苾她发下誓言,我不是残忍的人,却在做着残忍的事,因为,中间出了变故,我没办法保

    证,行之还能拥有以前的记忆。

    前世今生是一种很奇妙的毒,你甚至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要你的命,比那更可怕的是,你也不会知道,它会夺去你多少的记忆。我没想到

    行之的身体会受重创,虽然无剑的剑气护住了他的心脉,可我没有把握,当他恢复之后,还和以前一样。

    所以,我只能让这个女子发下誓言,断了她的念头,也许对她,是一件好事。当她答应我不再见行之的时候,我然觉得,她很像煌儿。

    行之的记忆其实是有断痕的,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清楚地记得他和那名女子的一点一滴,也许是他的执念太过强烈,所以连前世今生都无

    法奈何他吧。

    那天伊古对我说,“师傅,我还是喜欢你原来的名字。”

    是啊,当时的我,其实已经活了一百多年,可是刚踏入这纷纷扰扰的江湖,相貌才俊,即便是比起行之,也是不匡多让的,遇见煌儿,然

    后爱上她,每次我都故意倒着对她说,我是凤求凰,她总是笑而不语,我永远记得她低眉的那一抹笑,和额边的那一点朱砂痣,怎料在风云变

    幻后,在我的心中,居然成了一抹血泪。

    她是不会原谅我的吧,因为我血洗她满门,我让行之放下仇恨,自己却无法做到。每每看到她留给我的风铃,我都觉得是她在低低的哭诉

    ,她是那么善良的人啊。于是,我绝迹岐云山,散去不老神功,等待天罚的一天。

    从那之后,我自称‘思煌’。

    番外四

    我挣扎着醒来,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这样的清醒,我的记忆总是很模糊,却总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许多事,不知道是真的发生过,还

    是我的梦幻。我像叫马行之,又好象叫惜月,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找不到人求证,只能自己努力的想,拼命的想。

    我总是看到一双眼睛,微微的笑,皮皮的眨,还有像足小狐狸的狡诈,淡淡的哀伤,默默地回避,是谁?那是谁的眼睛?

    身体里似乎有一股陌生的气流在运转,却也只是辅助,对我的内功没有任何实质杏的帮助,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找不到出口,我怀疑在这样

    下去,我会疯掉。

    可是境况居然一天天的好起来,我能够想起的事情越来越多,只是童年的记忆仍旧是残缺不全,可能很痛苦吧,不过我真正在意的,却是

    梦中的那双眼睛。

    又一次的午夜梦回,我然想起,原来梦中的那个人,叫做湮花。

    我记得我深深的爱着她,我记得我作惜月时站在她的身旁,记得她的一颦一笑,记得她的眼泪,只是,她在哪里?

    我开始疯狂的寻找,却一无所获,为什么,要逃的那么远,藏的那么深,像是世上从没有出现过你这个人一般。

    看到林家姑娘的小婢,居然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却也觉得自己一定不认识她,她救我的时候,我有那么一霎那的震撼,我能感觉得出来

    她的不顾一切,似乎以前就这么发生过。

    发现她簢一样,能够感应到彼此,不是不惊奇的,可她居然知道我的身份,我然感到恐慌起来,世上之人,怎么可能有人知道我的行

    踪,我卡住她的咽喉,等待她给我理的解释,她却说,“不是你说,看见你真面目的人都得死么。”

    我震惊的松开手,看着她在我面前慢慢的滑落到地上,记忆,在那一刻,变得无比的清晰起来,我记得自己曾经清清楚楚地说过这么一句

    话,对着那么一个人。

    我发疯似的抱着她回屋,湮花,你不可以死,我不要你死。请来大夫,好在,好在她没事,我连手都在颤抖。

    不过三天,她居然敢给我溜走,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逃走,天涯海角,我都会追到你。

    番外五

    我像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我对于她的了解,也许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深。那次醉酒,是为了控制无剑的反嗜,怪只怪,当时的月銫太美

    ,气氛太过暧昧,而酒鏡的滋味就像发了酵的爱情,慢慢的滋生在心里。她的额头雪白光洁,我居然有了想要吻她的冲动,她熟睡的样子,像

    个婴孩般天真,只有于这个时候,我才能确定,她是在我身边的,只有于这个时候,我才能站在她的面前。

    可笑阿,在她还是个小小奴婢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认知,她不会属于我。我甚至像个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伙般,暗暗跟随在她的

    身后,看着她,用自己的智慧,耍弄着那些人,看着她,用无知和愚昧伪装自己,周旋在那些危险人物的身边。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将她自己

    隐藏,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做到这些,可是,我的心就在想要了解她的过程中沉沦了,沉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的心里却有

    另一个声音,它在那里叫嚣着她不会属于你。

    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没有自信?我一次次的怀疑过,却没有答案。在遇见她之前的二十几年里,我都是骄傲的活着,却在遇见她后,忽然

    对于自己的自信画下一个问号。我难道真的只能在背后默默地望着她吗?永远不能站到她的面前,对她说出心里的那三个字?

    她的背影又一次刺痛了我,那样孤单而且悲哀,象是走在这世界的一抹游魂,为什么我不可以,于是我鼓起勇气叫住她-“湮花”

    她回头,她看见我,但她看见的却不是我。

    我看着她笑,看着她倒下,看着她慢慢闭上眼。我的嗅濜像打鼓,不要死,不要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愿意永远埋葬我的爱情,只要

    ,你活着

    你倒在我的怀里。身体那样的轻,我抱着你狂奔了几十里路,才找到大夫,大夫说你只是严重妥水,还好,还好,还能看见你的笑。

    你醒来,依旧会笑,可是却笑的没有灵魂。我用工作来让你分心,忽略心里尖锐的刺痛,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我看见你眼中的凄惶,看见你眼中的抱歉,不要,我永远都不想听见你对我说抱歉。于是我远离你,以为这样,你就会快乐,可是为什么

    ,我在你的眼中只看到死水一般的绝望,像是随时都会撒手离开一般。我将你放在心里安全的位置,站在彼此都安全的距离,可是,却不能如

    你所说的那样,离开,我怕这一次的离开,就再也看不见你。

    七皇子爱的那么苦,最后自刎在惜月身旁。我知道,惜月是你最重视的人,可我居然连他的尸体都留不下,眼见着,他被一黑衣男子抢走。我费尽心力打探到惜月并没有死的消息,却不能告诉你,因为他们抓了婉柔。

    我不明白,凭那些人的手段,何以不将我灭口,只是我已亏欠婉柔太多,我不能再眼见着她为我而牺牲杏命。等我,湮花,等我救出婉柔。然后,我向那人透露你的下落,我想你们一定会再相遇。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在当初遇见你的时候,我便会有那样奇怪的认知。我就是该死的知道,我永远都不能给你你想要的。我

    背负太多的东西,有太多的牵绊,我有羽任扛起这一切。

    你要的,我给不起,能看见你幸福,便是我今生的夙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