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8

    番外一

    “你说,我该叫你什么才好呢?马行之?惜月?还是隋然?”我掰着指头挨个数,那么多身份,还真是难记。【最新章节阅读】

    “还说我,那你又叫什么?湮花,无月,还是到最后的时候,他居然咬牙切齿起来,糟了!他又想起我瞒着他的事情了,赶紧

    转移话题。

    “你就这么离开隋家,也不怕家人出来找你。”虽然我心里清楚那不过是他的一个身份掩护而已。话说三个月前,我厌倦了呆在大府大宅

    里,就预备着开溜,却不知道,马行之居然一路跟着我,最后还抱怨我丢下他,天地可鉴,我是没想到他这么麻烦,的确想丢下他不错,反正

    凭他的能耐,想找我还不容易,却不知道,我一分钟都没逃开过。

    “你还说,居然躲起来,害我只能查到你在那一带附近,却不知道你变成什么样子。蒙天放那个该死的小子仗着有宋炎撑腰,死都不肯说。”他的语气像个得不到宠的孩子,抱怨着,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喜欢这样子的他,好像能够一眼看透,是否只在我的面前,你才有这样一副表情,这样的认知,让我小小的满足了一把。

    “对了!你的名字还多一个,是不是啊,子卿?”我对于那件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因为涉及皇家,他一直都不肯正面回答我,“我最后

    一次问你,你到底有没有断袖之癖?”我充满威胁的语气,配上凌厉的眼神,这一次,一定要他招。

    “说啊,有没有?”我语气是威胁,其实已经兴奋的不行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阿。”他无奈的敲敲我的头,说,“师傅让我放下仇恨,所以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而且,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了

    ,倒是你,说到短袖之癖怎么那么兴奋啊?”他怀疑的眼光瞅瞅我。

    不好,被他发现了啊,只好干摇头,“没什么,没什么。”过去的事,他居然记不得了吗?

    “是啊,我要是断袖之癖,那亲亲你岂不是要哭死。”他扬起他那抹邪魅的笑,似乎在蛊瀖我。可我仍旧起了一身j皮疙瘩,“说了多少

    次了,不许叫我亲亲,恶心死了。”当我还在为叫他什么烦恼的时候,他倒好,就直接用代称了。

    我想逃开,他却一把揽住我,我听见他的呼吸声淡淡的响起在我的耳边,“怕你又跑掉阿,所以再恶心我都要说,而且每天说一遍,直到

    你听腻,我还是要说。”

    “你要说什么啊。”那么一大段开场白,却没有重点,我没好气地转过头,却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他温暖的滣,立刻呆愣在当场。

    他只是坏坏的笑起来,嘴里说的欠扁的话,“亲亲你这么迫不及待阿。”低沉的笑声传过来。我是窘红了脸,想要离开这尴尬的境地,却

    被他拉住,

    “我爱你。”

    那如同魔咒般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在耳边,我的心不自禁的雀跃起来,嘴上也泛起了笑,这个人

    “那么亲亲,现在该你说了哦。”他的嗓音对我来说具有绝对的诱瀖,可我却偏偏不想随了他的意。

    “说什么啊。”我装傻,然后在心中闷笑,“也不看看都什么时辰了,再迟人家就买不到我们的烧饼了。”

    看着他一脸懊恼,我想笑又不敢笑出来,“人家也不定想吃呢。”他低低的抱怨着,“居然开什么烧饼店。”

    是的,我用身上剩下的钱,开了一家小小的烧饼店,我做的烧饼,可是远近闻名呢。“你在那儿说什么呢,还不快点啊。”我催促着他,

    也嗅澺着他。

    “那你快点啊,等你干活呢。”我决定先走,再下去,我艂愒己会笑出来。

    看他灰头土脸的样子,我笑到肚子疼,自己刚才的样子像不像地主婆*着长工干活。我在偷笑,却发现马行之走着走着倒了下来,脸銫惨

    白,我连步上前扶住他,“怎么了?”

    他的手紧紧的揪着心脏的位置,口中说着,“好痛!”

    怎么会痛?难道他有心脏病?“没事的,没事的,我马上带你去看大夫。”我拖着他想往外走,他却在这当口拉住我,“来不及了,我恐

    怕熬不过去了。”

    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不会的,不会的,属于我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命运没道理跟我开这么一个玩笑的。“不会,不会,我们会

    一直一直在一起,你不会有事的。”泪水渐渐迷蒙了我的眼睛,一切,都看不真切。

    “那你爱不爱我?”他柔声问道。我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却看到他笑的夸张地脸,得意洋洋的炫耀他的成就。

    “好啊,你又骗我。”我喜极而泣,追着要上去打他。他也身手灵活滇澯开,一边笑着说,“你不说,我是真的心痛嘛。”一边闪过我的

    几下攻击。

    嬉闹的院子里,是我们俩在追逐,我们互相追逐着彼此,终于有一天停留在一个地方。

    为我放弃整个江湖的人,也许余生有他陪伴,是个不坏的主意。

    番外二

    番外之文燕说

    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我正在被一群强盗打劫,随从死的死,逃滇澯,当时的我,已经慌的没办法思考,可是她就那么随意的出现了,狼

    狈的跌出草丛,看到那个时候的他,我居然想笑,我怀疑,为什么那个时候我还能笑的出来。

    看的出来,她并没有打算救我,可是那些人好像都很怕她的样子,我只能紧紧的拉住她,求她藝回家,从她淡然的眼神中,我就知道,

    她一定会答应。

    强留她的府里,其实是我的主意,她虽是一脸的无奈,却也没有拒绝我。她告诉我她叫小梅,我知道她心里藏着很多的事,她也绝不是同

    我这般的女子。她看东西的时候很认真,却又不像在看,她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的眼里藏着多么深的寂寞,而我,只是想让自己的救命恩

    人快乐一点。

    我不希罕什么隋公子,只是游船的机会难得,想带她出去散散心,可我真的不知道,她会晕船。小梅那天的表现实在太令我意外,我以为

    她什么都不在意的呢,没想到她居然会冲出去挡着那把剑,如果不是有人拦住了那帮人,我真的不敢想象后果。

    隋公子质问她的来历,我看见她求救的眼神,于是出口相助,我不计较她以前怎样,因为自我第一眼见到她,我就知道,她不会伤害我。

    我求她做我的陪嫁丫环,她居然一口答应了,可是我为什么觉得,她看东西的眼神更加落寞,想事情的时候更加专注呢。

    我嫁进隋家的第三天,她居然不见了踪影,同时隋家的二公子出游。隋然吗?那天见到他的时候,总觉得他眉间淡淡的哀愁似曾相识,原

    来,是和小梅如出一辙,怪不得,小梅那天会扑上去救他,会用那种纠痛的眼神望着他,现在一想,原来,他们早就认识。

    我生活的很幸福,夫君待我极好,只是一直没有小梅的消息,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一年之后,我生了一个男孩,满月酒那天,收到一份

    特别的礼物,是一株千年灵芝。饶是在场三代行医的吴大夫,都连连摇头,说是平生未见。

    一张淡紫銫的信笺附在礼物旁,上面写着:

    不入江湖

    莫恋官场

    市井坊间

    恩爱白头

    旁边画着一株梅花,寥寥几笔,却颇有神髓。众人议论纷纷,我却知道是谁。她是在说她自己,还是在提醒我,想起夫君前不久说想要捐

    个官做做,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因为,她是小梅,也因为,她从不曾伤害过我-

    大家还记得这是分隔线吗-

    番外之暗影说

    我一直都跟在主人的身后,我就如我的名字一般,是他的影子,无论他在任何时候有任何需要,我都会立刻出现,我就是个影子,我叫做

    暗影。

    在我的眼中,主人是天神般的人物,所以我不喜欢眼前这个小婢,不过是个下人,可为什么主人却对她礼遇有加。

    我第一次看见主人脸上出现紧张的表情,那次他身负重伤都没有皱一下眉,却因为这个女子受伤,而慌了,令我调集所有的人手

    ,狙击那帮人,暗从不主动出击。而且,他还下了一道奇怪的命令,从此,暗里的人都知道,除了要听主人的,还要保护一个女人,不让她受

    一丝伤害。

    主人不过是让我去办点事情,等我回来的时候,居然有人把他活埋了,第一次看主人受这么重的伤,连他神仙般的师傅都表示没

    办法救了。我气得想要去把那个女人杀了,却被主人阻止,不仅如此,他还让我暂代暗的事务,什么时候开始,主人居然连暗都不在乎了。

    再次见到主人,他又是奄奄一息的模样,恢复之后,用尽心力的去查那个女子的下落,我第一次发现,那个女子的厉害之处,居

    然有暗也查不到的人,只是我不忍心让主人如此心痛,于是暗暗买通了蒙府的下人,才得知那个女子已经改变了容貌。

    我还在暗暗高兴着主人终于摆妥那个女人的魔掌,葴饔到主人的通知,让我接替暗主一职,我开始慌起来。

    那么一个清晨,我来到地址上的小镇,看着一对年轻的夫妇正在一家烧饼铺忙个不停,她居然让我的主人跟着她卖烧饼!可是,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主人脸上的笑容那么的灿烂,似乎映的晨曦都失却了颜銫。

    好吧,主人,如果那是你想要的,我会暂代暗主,倾尽暗的力量保护你们,因为,身为你的影子,只有你开心,我的脸上才会露出笑容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