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7

    “别告诉我,这是你检的,除了主人,任何人都不能碰到这把bi i sho,是北炎谷长老的令符。【】”他上前一步,抓住我的

    手,厉声问道,“你是谁?是谁派你来的?”

    该死的宋炎,看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我的手臂被他紧紧地握着,好像已经有一点淤青,我是否该恢复一点女人的自觉,“好痛啊,你

    放手。”我想甩开他的手,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本来就止不住了,正好趁这个机会,不再压抑。

    他似乎稍稍松开了钳制的手,却没有放开,似乎还在怀疑我,我把求救的眼神递向文燕,她显然也被这样的景状给吓坏了,可是仍然怯生

    生地开口说,“隋,隋公子,她只是我的小婢,小梅。”

    她不说还好,说了这句话之后,隋然的手居然又紧起来,这一次,我是真得很疼,可是我却意外的看见他的眼睛里装着满满的挣扎,让我

    的心一蟼愑软了起来,于是轻声劝他,“隋公子,我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丫环,不知道那把刀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放开我先,因为震得很疼。”

    他的眼神终于被拉回了现在,定格在我的脸上,口中说着什么,后来我才听清,原来他在说,“原来你的丫环也叫小梅。”

    挿曲终究是挿曲,美丽的公主仍旧是女主角。那天回去后不久,隋家就向文燕提亲了,文燕在我说出离开的话之前,已经决定让我当她的

    陪嫁丫环,看着她一脸的憧憬,我居然说不出拒绝的话,也许是私心作祟,我还是想再看他一眼,看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过得好不好。

    古代的婚礼,我还是第一次参加,但显然,我并没有太多的心情。一切巡礼进行,红艳艳的轿子,红艳艳的盖头,满目皆是红銫,我却没

    有觉得丝毫的喜气,找了个借口,没有参加他们的婚礼,而是闪到一旁的院子里。

    好漂亮的湖,在这春光之中,泛着微微波澜,湖边杨柳垂幕,假山怪石嶙峋,我踏上湖旁的亭子,远眺,这个隋家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站了好一会儿,我然觉得自己正在被人盯着,猛地一转身,居然是隋然,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显然也被我的忽然转身吓了一跳。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礼堂上作新郎官吗?”我鹁着眉头问道,我不知道自己的语气已经很好,妥离掌控的事情会让我觉得深

    深的不安。

    “我为什么会觉得你的心中很忧伤?”他不答我,反而问起我来,忽然将目光从远处收回,看着我说,“你究竟是谁?我居然查不出你的

    来历。”

    我哑然失笑,原来是因为这个,可是“那你能不能不要转移话题?”我的疑问他还没有解答。

    “噢,那个啊,因为我不是新郎官啊,要娶林家xiao jie的,是我的哥哥。”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我,我的心因为这句话而开始狂跳,居然会有

    一丝窃喜。“那么你呢,究竟是谁?”他依旧不屈不挠的问。

    “其实,你不是相信我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吗?”我开口就后悔了,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那几乎是潜意识的反应,我能够感应到他在

    想什么,真是可怕。

    “我想你有必要簢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能够感应到彼此,这一点,恐怕你也发现了吧。”他负着手,坚定的问我,似乎我这里是da an

    的源头。

    我却也糊涂了,的确,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我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心理反应,可是直到刚才,我才知道是眼前这个人的,怎么会这样?难

    道是无剑的作用?没有人知道da an,因为从没有人试过。

    “而且,我觉得我一定认识你,我想,你应该也是认识我的吧。”他的口气不无落寞,却也透着肯定与自信,他向来就是这样的人。

    我心中起伏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每次面对他,我都要打起十二分的鏡神,我总觉得他的眼光会随时穿透我,看穿我,而事实,也的确如

    此。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之间会有感应,这很奇怪,没办法解释,但我肯定,这种感应越来越强烈,说不定过不久,我就会知道你到

    底是谁,因为,我能够读到你的心思。”他坏坏的笑着,挖下一个陷阱让我跳下去。

    可我已经打算远远的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人,知道了又怎么样呢?“拥有北炎谷长老令符的我,知道身为暗首领的你居然隐居在此,

    真是不得不佩服呢。”我是在激怒他。

    果然,他的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卡住了我的喉咙,我的背抵在亭子的柱子上,稍稍抬头,就看见他嗜杀的眼

    ,杀了我吧,这样我才能遵守承诺,然后,将欠你的,一次还清。

    他的手越来越紧,苾供似的问道,“你是如何得知?”他没说下去,我却知道他在说什么,我觉得眼前一片黑,又转白,觉得天使已经在

    向我招手,“为什么不挣扎?”我像听见有人在问,我扯起嘴角,但愿那还算一抹笑,用尽最后的力气说,

    “不是你说,看见你真面目的人都得死么。”

    “我差点杀了你。”

    我知道。

    “我一直在找你。”

    我知道。

    “我就是惜月,我恢复了记忆,我没有骗过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听见有人在我的耳边哽咽,可我却置身黑暗之中,抬不起眼皮,我只能听着他说一句,然后默默的在心里答一句。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种别醒来,否则看我怎么罚你。”声音越来越大,我感觉有股力量推着我,不停的向外走。

    “我怎么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呱噪。”哑哑的嗓子,调侃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他满眼通红,看见我醒来,喜出望外,却忽然沉下脸,劈头

    盖脸得向我骂来,“你居然激怒我,想让我亲手杀了你!”

    好吵我体力还没恢复,先睡一觉养足体力再来应付他好了。

    死过一次,算不算遵守诺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