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6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有什么资格怨别人,怨命运,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活该的。【无弹窗】“那你为什么说三个月内,我认不出他

    ,他就会失去记忆?”我哽咽的问着。

    “天下只有无剑可以救他,你却总是游移不定,用药物控制也只是暂时的,耽误了时间,到时候,即使我想救他,他仍旧会失去记忆。”

    他的解释让我彻底明了,为什么我第一次和惜月试用那个方法没能成功,我杂念太多,怀疑太多,怎么能做到平心静气呢,原来那信中末尾最

    后模糊的那句话,是那个意思。

    “那么,他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如果活着,那么他在哪儿?”我终于问出心中最想问的那个问题,以前的事情,我承认自己的错,以

    后,我却不想自己错过,我然想起五皇子最后见到我说的那两句话,也许他是想给我些提示。

    “不好了,不好了,小梅难产,师傅,你去救救她吧。”伊古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焦急地说着,“我也没办法了,她开始大出血,可能大

    人都保不住了。”然后她开始呜呜的哭起来。

    思煌却看着我,“我们再来个交换怎么样?”他说,他居然在这个时候问我这种问题,真得很令我吃惊,“我救小梅,而你这一生都不再

    过问行之的事,不管他是死是活。”他的要求令我震惊,他只是背过身不看我,一句话却幽幽的传过来,“你已经害得他够多,我不允许你再

    存在于他的生命里。”

    我喜极而泣,他那么说,是不是还意味着,惜月没有死!?伊古焦灼的望着我,期待我的回答,我已经背负太多的债,怎么可以再背负两

    条人命,即便一生不见他又有何妨,只要他还活着,只要我心中有他,他就永远在我身边。

    “请前辈先去救小梅母子,你所要求的,我定会做到。”我望着思煌的背影,他应该知道,我是承诺重于一切的人。

    幸,小梅母子都很平安,那是个很可爱的大胖小子,混血使他的模样异常的可爱,看着新生命的诞生,让人觉得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又过了两个月,我拜别了他们,我决定重新上路,去寻找我的人生,我不属于这里,虽然我不知道,我会在哪里停留,但是,我坚信,总

    会有属于我自己的地方,属于我的人,再等待着我。

    也许人世间充满了斗争,我们都无法逃避,唯有勇敢地去面对,拼命的厮杀,才会找到一条出路,我不知道我的出路在哪儿,可我不会再

    缩在自己的壳里,自怨自艾。我来到了这里,经历过的这些事,让我慢慢领悟到,也许没有一种人生是完整的,也许没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

    但是人生终究值得我们期待,同样的阳光都映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上。

    “小梅,你觉得我穿这条裙子好不好看?”

    “好看。”

    “小梅,你帮我挑一条合适的腰带吧。”

    “好。”

    “小梅,你觉得我的胭脂再红一点是不是会更好?”

    “是。”

    这些话出自我我面前的林家大xiao jie之口,而我,正是她口中的小梅。

    “明天天气会怎么样呢?”

    我又一次无语中,明天会怎么样,我怎么知道,我在心中第一万八百七十四次的懊悔自己两个月前的冲动之举。其实那天我没想见义勇为

    的,我只是躲在一旁的草丛里吃着烤山芋,结果就听见草丛外的对白。

    “这么细皮嫩肉的小娘子,我们抢回去做压寨夫人吧。”接着是一片胤笑和一个姑娘哭哭啼啼的声音。

    每天都上演的戏码,我怎么会有兴趣停留,转身刚想走,却发现一条赤练蛇封住了我的路,我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却好死不死的滑

    倒,然后跌出了草丛外,我悔青了肠子,还不如让蛇咬一口呢。

    “不好意思打扰了,各位继续。”我皮笑肉不笑的打哈哈,几个大汉一脸贼像,拉扯着一个姑娘,一顶华丽的轿子扔在一旁。

    我刚想脚底抹油,嫫嫫怀中,好像把宋炎送给我的bi sho给弄丢了,只好回头去找,却见他们其中一人拾了起来。

    “好漂亮的bi sho啊,大哥,是好货銫。”那个人向着旁边的男人扬扬手中的bi sho,那是我的哎,可是我可不敢这样喊出来。

    “阿!”一声惨叫,原本拿着bi sho的人像遇上了毒蛇一般的丢掉它,他的手冒出浓浓黑烟,表情也极其恐怖,他怎么了?

    “这,这是北炎谷长老的令符。”那个老大模样的人瞪圆了眼睛说着,然后跌跌撞撞得向我走来,“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xiao jie,还

    请饶命。”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拾起丢在地上的bi sho,左右打量了一下,没什么特别啊,为什么我拿着会没事,算了,谁知道宋炎给我的是什么鬼

    东西。

    挥挥手,让那一群人走,我自己也乐得清静,正想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感觉衣角被人拉住,原来是那个姑娘,她此时哭的梨花带玉

    ,我一时心软,只得答应送她回家,却没想过,我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心,却害得我现在这样。

    那姑娘原来是凤阳大户林家的大xiao jie,叫做林文燕,家中只有这么个宝贝女儿,去山上进香的时候偏巧遇到山贼,家丁们都被杀了,幸亏

    得我所救。她是这么向她家人介绍我的,说是为了要报答我,非把我留在她家里,我一想要拒绝,她就综睛发红的想哭起来,结果我逍遥自在

    的生活没过几个月,就断送在这个泪美人身上了。

    林文燕什么都好,美丽、温和、善解人意,可就是什么事情都喜欢征询我的意见,幸亏我骗她说我叫小梅,所以当她每次问我,“小梅你

    没骗我吧?”的时候,我都会回答,“小梅没骗你!”然后心中默念,小梅你别怪我啊。

    除了陪林文燕,其他事情我是不用做的,于是我成了林府第一大闲人,就这么一晃两个月,我渐渐适应这里安逸的生活,心安理得的享受

    这一切。

    一日午后,我正闲闲的喝着凉茶,这样炎热滇濎气里有一杯苦丁茶,很是降火,我打定主意呆在屋里不出去。

    “小梅,小梅。”林文燕快乐非凡的声音响起在耳边,为什么她总是ji qing四虵,那我是不是老了?

    “什么事啊,大xiao jie。”我出口状似恭顺,实则根本还懒散在椅子里,反正她也习惯我这样了。

    “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喝茶。”她一把抢过我的杯子,我的凉茶阿,我盯着她,除非她能给我一个好的理由,“我们去游船好不好?我终于

    被隋公子邀请了。”她快乐的像在花丛中飞舞的蝴蝶。

    “我晕船。”我信口胡驺,这小丫头不知道范了哪根粗神经,最近对那个什么隋公子青睐有佳,不过就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还喜欢邀请

    不同的女子上他的船见面,据说要从中选出自己的妻子,林文燕一直在等着,连人家面都没见过,还那么兴奋。

    “这几天,爹爹正和娘商量着毖我嫁出去,可我想找个自己也喜欢的人啊,我觉得隋公子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大家都说他是个可比神仙

    下凡的人物呢。”这小妮子根本没听见我在说什么,自己在那儿自说自划的憧憬起来。“可是要嫁人的话,就要和你分开了,我也很矛盾啊。”她蹙起眉头,像是在考虑什么千古难解的问题,却把我给乐坏了。

    我已经在这里呆得够久,有点腻了,正想找个机会离开呢,这样一来,再简单不过,于是我说,“那我们赶快去吧。”

    林文燕一听我这么说立刻乐开了花,一改先前的不快,看着林文燕重新飞扬的笑脸,我一度怀疑,她才是最聪明的那一个。不过,文燕,

    我会帮你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再走的。

    很大的船,虽然比上我上次出海的那艘,不过这艘装饰得更加豪华,我搀扶着文燕走上船,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迎了上来,“是林姑娘吗?

    我家主人已经等候多时。”说着,就把我们迎进船舱。

    船舱居然没有外面那么豪华,且,朴素的过分,处处显示着淡雅和清闲,如果这些出自那个隋公子的手笔,我不得不重新认识他。

    xiao jie被安排坐在帘子后面,是啊,女孩子么,总该有点矜持。我倚靠着一旁的柱子想休息一下,却被一把熟悉的男声惊的回不了神。

    “林姑娘你好,在下隋然。”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好熟悉,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梦中,我的血噎开始僵硬,冷汗一一渗出,我想举步拉开帘子看个究竟,却也发现自己

    动弹不得。他们开始交谈,林文燕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琇涩,可以的红晕染上她的脸颊,可我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胃中有什么东西在翻搅。

    我跑出船舱,在外面吐了起来,我居然晕船了。船已经开出港口,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我即便是想逃,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文燕居然也跟着我跑了出来,“小梅,你没事吧。”我轻轻的摇摇头,“都是我不好,你说自己晕船,我还拉你出来。”她还在自责着,

    我只好淡淡地笑着。

    “你没事吧。”那个声音!他简单的询问,语气不曾有起伏,像是给予一个下人最大的宽容和恩赐。

    然后是一个人影出现在我面前,他背着光,我似乎看不真切他的模样,我闭上眼,再睁开,那是我在心中描摹了千百次的容颜,我怎么也

    料不倒,我们会在这样的情景下相遇。马行之,原来你真的没有死。

    我是该笑的,笑他终于还是活着,没有留我一个人在这孤零零的世界,即便我们咫尺天涯,只要知道你还是活着的,那就够了。

    我摇摇头,撇开眼,我艂愒己再看着他,会被他瞧出什么,可是我忘了自己早已变幻的容貌,我只听见他淡淡地说,“我会吩咐下人照顾

    她的,林姑娘,这里风大,我们还是进去说吧。”

    我看见林文燕淡淡的点点头,我向她示意我没事,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我已经不能再做什么了,不管他记不记得我,我没有忘记我对思煌的承诺,只是原本我以为我不可能再见到他,可是谁知道那么快,他又

    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他看上去似乎很健康,正在找妻子,看来过得也还不错,也许此生不再牵绊他,真的是对他最好的报答。

    海面风平浪静,我吸着微咸的空气,阵阵海风抚过,那样淡,却依旧刺痛了我的脸。不对,风怎么会是这样,明明是充满在空气中的杀

    气!

    果然,船上的人已经开始警戒起来,我们的船被人包围了,我被人护进船舱,却发现隋然在低声安慰文燕,那一对才子佳人,站在一起,

    灼到了我的眼。

    “xiao jie,这里很危险。”我开口提醒,没有注意到自己语气中浓浓的醋味和担忧。

    “没关系的,会保护我们的。”她的脸上已经有了幸福的表情。

    隋然看文燕的眼神也是异常温柔,我再次别过眼不去看,看一次,就是将我的心凌迟一次。这次来的全部都是扶桑sha sho,而且个个实力不

    俗,这里的人显然不能适应他们的神出鬼没,不过片刻,就已经死了大半了人,最后,连隋然都加入了战圈。

    我用身体护住林文燕,担忧的眼神葴黥追着隋然,林文燕惊呼出声,引得隋然侧目,分了他的心,我分明看见一把暗剑伸向他的背后,我

    怎能,怎能再一次看到他倒在我的面前,那声不要尚未出口,我的身体就已经行动于我的思想之前,挡在了那剑锋之前。

    为什么不痛?为什么我没有游过去?我睁开眼,看见隋然的四周出现另外几个人,挡住了那些扶桑武士的攻势,而我此刻居然半躺在他的

    怀里,他正用一种思考的神銫打量着我。

    我一个转身妥出他的怀里,有些局促地抓着衣角,眼睛四处张望,脑子一片空白,该如何解释自己刚才的举动,果然,他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会扑上来救我?”他的语气里是淡然和讥讽,该死的矛盾。

    “你是我们家xiao jie的心上人,我不救你,她会伤心死的。”我低着头,陈述一个事实。

    “噢?是这样吗?”他显然不相信我的说辞,可对于我的反驳他也没有证据证明。

    “那么,这个你怎脺麾释?”他说,我抬眼望向他,他指着地上宋炎藝的那把bi sho,怎么在他那里,我嫫嫫怀中,可能是刚才不小心掉

    了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