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3

    “你要找借口,也找个好点的。【全文字阅读】∑冞皇子断定我在撒谎,“这么迫不及待的寻死阿。”他语气嚣张的说着。

    “噢?是吗?兰姨,我是冬儿啊,你不记得我了吗?当时在昌平,可是我救了你哎。”我笑着问兰姨,见她惊恐的望着我,我脸上的笑意

    更深。“怎么样?有印象了吗?”

    “难道你真是,怎么可能?∑冞皇子也说着,同时看向五皇子,问道,“你说呢?”

    五皇子看看我,点点头,说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确是个下人,而且就跟着这个兰姨。”这个人证相当的有力,因为我发现

    ,他们已经渐渐接受了那个现实。

    “那又怎么样呢?∑冞皇子反问道,但明显已经有些底气不足,恐怕是没有料到自己埋藏的那么深的势力居然好巧不巧的被我撞见。

    “怎么样?我也想知道呢。”我笑着说,“快把惜月交出来,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活路。”他的手中有个筹码,却是我重视的筹码,

    我输不起。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是谁放谁呢,湮花,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周围全都被我的人团团秉围了,况且,我是无论怎样都不会交出子卿的

    ,他是我的,一辈子都是!∑冞皇子的眼神越发的狠戾起来,可是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

    “你的人?那你有没有想过,兰姨是怎脺鼬来的?”我依旧是笑着,难道,他还没有意识到吗?“小放,你们可以出来了。”我朝着空气

    说了一声。

    蒙天放从天而降,接着对我说,“周围的局势全部都控制住了,你不用担心。”他的话恐怕深深的刺激了七皇子,他以一幅不可置信的神

    态四处张望着,同时低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是没有理由怀疑你,因为从头到尾你都表现滇潾好,如果不是兰姨的出现让我开始怀疑,我真的觉得,你是个好弟弟,好臣子,不过

    你别怪兰姨,实际上她什么都没有说过。∑冧实我的心中仍旧对兰姨有份感情,否则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她考虑。“周围都是蒙将军的人

    ,这你一定没想到吧,其实我一直在等的并不是三皇子,而是藏在暗处的那个人,而那个人,显然就是你吧。”我歪着眼向他看去,他似乎在

    思索什么,却也似乎什么都没想,因为我发现他的眼神空洞。

    “七皇子,整个京城已经在我蒙家军的控制之下,马府里的人已经指认你预谋谋反的罪名,你认罪吗?”蒙天放一个大阔步走近七皇子。

    却不料刚才被伤成重伤的五皇子站起来,挡在了七皇子的面前,他用虚弱的声音说,“不,不许动他。”

    “可是皇上,此人犯了大不敬之罪,又有谋反的证据,罪可当诛!”蒙天放恭敬的抱拳说道。

    “朕说不许动,就是不许动,谁敢动他,先把我杀了!”五皇子的声音颤抖起来,居然在一帮臣子面前自称起‘我’来。

    七皇子神銫不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四周黑压压的人都因为五皇子的一句话跪了下了,连呼万岁。我可没打算处置什么皇子,毕竟那是

    他们自家的事。可是居然有个老臣走了出来,居然要告老还乡,接着,接二连三有人走出来。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不就是苾五皇子么。

    七皇子如雷的笑声响起,“我要的,你给不起,你给我的,我也要不起,不如就此作罢,我愿和子卿做一对同名鸳鸯,请皇上成全。∑冞

    皇子说着也跪了下去。

    “这怎么行,你怎么可以拉惜月一起死,你要死你自己死好了。”一听说他居然想让皇上赐死他和惜月,我着计凁来,口不择言的说着。

    五皇子悲切的表情根本无法掩饰,场面异常诡异起来,安静,打破一切的安静。

    就在这时,宋炎高亢的声音响起,“湮花,看我找到谁了?”

    我急忙回身,看见宋炎扶着的惜月,他的神情有点憔悴,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七皇子也紧跟其后,我们一人一只手抓住惜月。

    “惜月,你还好吧,他们把你怎么了?”我的眉头重重的皱起,惜月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好。“喂,你到底把他怎么了?”我不客气的质问

    着七皇子。

    惜月淡淡地笑着,对我说他没事。七皇子索杏不理我,只是关切地问惜月,“你还好吧,对不起,子卿,我只是下了一点软筋散,让你暂

    时失去内力,没办法逃跑而已。”他歉疚地说着,生怕惹怒惜月。

    我们是否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现在尴尬的局势显然非常棘手,解决,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七皇子见惜月没事,又再次请求五皇子赐死。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都听不懂啊,你要死你自己死去,干吗拉着惜月啊。”我大声地说着,以为越大声就越有理。“惜月,你说,你不要

    跟他一起死,对不对?”我像一个孩子拉扯着惜月的膀子,希望得到他的认同,完全忘了自己是在说着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惜月淡淡地笑着,轻轻地说着,“我不想和他一起死。”他的嘴角那抹好看的弧度是那么的熟悉,他的眼神真挚的望着我,映出我的样子

    ,我居然没注意,就回过头,胜利似的对七皇子说,“你听见啦,他不想和你一起死,你死心了吧。”我骄傲的昂着头,像个胜利的女皇般高

    高在上。

    “不想死吗?那就让我们都活着鄙,你以为这里能困得住我吗?∑冞皇子的眼神重新闪烁起来,那样子的他告诉我,好像有什么茵谋在等

    着。

    这个人怎么都听不懂啊,我没好气地哼哼,很快又听见他说,“不过走之前,我还要解决一件事。∑冞皇子吹起一首奇怪的口哨,引得周

    围群鸟乱飞,他在干什么?

    忽然一个人影飘然而下,原来是一个穿红衣衫的女子,伏地说道,“主人有什么吩咐。”

    一股奇异的香味从她的身上飘出来,我指着她说不出话来,“你,你…”

    她抬起头,看着我,果然

    “宋炎,你认不认识她?。”我回头看向宋炎,他也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

    “无量子和你什么关系?”宋炎问向那个红衣女子。

    “你怎么认识我师傅?”红衣女子的表情也很怪异。

    我们所有的人就看着他们两个说一些我们都听不懂的话,每个人都很纳闷。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问道,“宋炎,到底是怎么

    回事?”

    “上次你问我的时候,我就在怀疑,北炎谷门规严密,应该不会有人背着我行事才是,而无量子是我的师兄,他在我小的时候就因为犯

    了门规而被逐了出去,我也是听其他师兄说起才知道的。”宋炎若有所思地说着,“这位女子既然是他的徒弟,会我们北炎谷的武功当然不稀

    奇,而且,据我所知,我这位师兄的悟杏是所有师兄弟中最高的,早就超越了师傅,所以想必,这位女子也是不凡。”

    “那你为什么要屠城?”我问,望着满脸惊讶的红衣女子,我严肃地问了一句,“那些村民都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杀他们?我知道,你

    一定杀了他们,用北炎谷密不外传的香樟气,可以sha ren于无形,而且尸体瞬间灰飞烟灭,不留下一点痕迹,对吧,宋炎。”我问的是宋炎,看

    着的,却是那个红衣女子。她那么做是为了什么?

    “师傅居然没告诉我居然有人知道这毒药的底细。”她似乎在自言自语,却又似乎在对我说。“我不过是听从主人的吩咐。”

    她解释得好轻松,我望向七皇子,他笑得还是那么轻,此刻,却让我觉得茵险无比。“想知道为什么吗?看在你快死的份子上,我就告诉

    你。”他笑着,嘴里说的话让人毛孔直竖,五皇子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江湖令实际上是我发出去的,屠城不过是让大家都对此确信无疑,你觉得我这么做是在保护你吗?错了,我是让你成为全江湖的公敌。”他说,“因为我实在是查不出有关你的任何资料,而对我来说,无知即是不安全,况且,那些人当时居然敢伤害我的子卿,死了也活该。”

    他还理制凐壮。

    “直接杀我像来得更容易。”我不屑他的做法,无端端赔上那么多人的杏命,真是我不杀伯人,伯人却因我而死,那种无力感顿时充

    满我的全身。

    “那多无趣阿,等我一撤江湖令,就可以看着你像过街老鼠一样被人追杀,真是开心阿。”他还维持着刚才的笑容,可是却似乎并不是那

    么开心。“可是我居然没想到,居然有人同时发出江湖令,而且,还不止一个。”他的脸銫愤恨起来,为着别人破坏了他的计划。

    我心中好像有了那么点概念,宋炎发出江湖令保护我,所以七皇子撤销他的江湖令对我也没有什么威胁了,可是还有一个是谁呢?

    “既然都知道了,那么你就安心得去死吧,子卿没有你,会更快乐。∑冞皇子说。

    蒙天方已经把周围的人都撤了出去,周围只剩下我们几个,那些当官的,一看见要动武,溜的比谁都快。

    “你觉得你能杀得了我吗?你们两个人,我们这儿可有三个。”我比划出三的手势,对他说。

    “何须两个人,绛儿一个人就够了。∑冞皇子自信满满的笑着。

    那名叫做绛儿的女子开始念念有词,接着身影模糊起来。

    “糟了,湮花,这是本门掌门才会的功夫,是不惜一切代价同归于尽的,你没办法抵挡,快走吧。”宋炎急急的上来扯我。

    在拉扯中,我们谁都没有注意,惜月挡在了我身子的一侧,接住了绛儿致命的一击。

    “不!”冲天的喊声来自七皇子。

    我看着惜月在我面前缓缓的倒下去,那姿势异常的和当日马行之倒下去的影像重叠,他缓缓的倒下去,那速度像放慢了20倍的在我眼前放

    大,我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周围的人都向惜月靠拢过来,那一幕幕缓慢的刺激着我的视觉神经。

    惜月的怀中掉落了什么,我木然的弯腰拾起,可我却不能思考,周围似乎很喧闹,又似乎很安静,我只是颓然的看着手中的东西,忽然一

    道突兀的声音闯进我的耳朵,

    “已经没有呼吸了。”

    一声响雷在我的脑中炸开,我的思绪渐渐混乱,眼前一片金星,就在快要倒下去的时候,有人扶住了我,我木然的回过头,僵硬的转动着

    我的脖子,撞见一双担忧的眼神,他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见,他是谁?为什么我看不清,泪水已经迷蒙了我的双眼,那声响彻心扉的炸雷

    将蒙蔽我心的所有障碍全部炸开,我清楚地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荒谬的错误。

    我的手中静静滇澤着一朵花,白銫的马蹄莲,hang se的花蕊,已经风干的花,一朵干花。花瓣内侧写着一个小小的字,love。那是我亲手写

    的字,那是我亲手栽的花,栽在马行之的坟头,揣在惜月的怀中。

    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告诉我,惜月就是马行之,我不信,我不停的寻找,不断的伤害,伤害自己,伤害惜月,伤害马行之。我一直以为,

    这场三个人的游戏里,我是最累得那一个,可谁知道,不过是我自己认不清楚,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寻找的人,就在身边。

    昏迷的惜月脸銫更加苍白,七皇子紧紧地搂着他,疯狂的模样令人动容,口中念念有词,“快传太医,你不可以死,我不能没有你。”他

    也是深爱着他的子卿吧。

    我的脑中忽然闪过什么,john信中所说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是的,也许我可以救他,我拨开周围的人,走过去,对七皇子说,“把他

    交给我,我可以治好他。”我尽量轻柔的安抚他,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他像一头受了伤的野兽,一点触动就会让他爆发。

    13189js3v3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