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1

    “至于无剑庄里,就更奇怪了,除了我带去的弓箭手,并没有别人使用弓箭,而且那些江湖人士,都有自己的兵器,一般不会屑于用别人

    的东西。【】我怀疑那个人中毒,如果不是先前就吃了有毒的东西,就是后来中了什么暗器,而暗器上有毒。”一个个炸弹向我抛来,我却呆愣在

    原地,不知道如何闪避,只能被生生击中,然后头破血流。

    “还有你说的那个地方,方圆百里我都派人搜过了,没找到你说的坟地,”他说,“如果不是你记错了地方,就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难道是我的幻觉?我总不会是在发梦,马行之连尸体都丢了,又或者我不敢想,一早,我已经不停地告诉自己他已经死的事实,现在,让我如何去面对他还活着的可能。

    “谢谢你,”我努力的让自己笑,这时候才发现,笑比哭要难的多,“对了,我要走了,反噬又开始了,我注定过不了安逸日子。”我在自我解嘲。

    “准备去哪里?这次。”他问。“总不会又去个半年吧。”

    “还没想好呢,走哪儿算哪儿吧。”我说。

    “随时簢保持联络,我已经和紫庄主谈过,只要大事一成,他便会将心经教给你。”他真诚的在帮我,又是用什么来换得的,我已不想再去追问。如果相遇的时候,我们就彼此真诚,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怪只怪,相遇太早。

    “好的,谢谢你。”今天的我似乎要谢很多人,总是无意识的就接受了别人许多的好处,而我又该怎么还?“你所说的大事不会很远了,你自己做好准备。”既然他要,就帮他最后一次吧。

    “惜月,你说我们去哪儿好呢?”我自觉地把他归为我的一路人,想来赶他走他也不会走的。“你出来这么久,?”我无根无浮,去哪里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我没有家,我是师傅养大的。”他说,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我总觉得他在说起他师傅的时候怪怪的。

    “那簢说说你师傅,他是什么样的人啊?”我奇的问。

    “其实我失忆之后,对师傅也很陌生,所以不太了解。”他说。

    “你失忆?什么时候的事。”我问,有什么东西在我脑子里闪过。

    “就在找你之前不久,我人比武,结果伤重失忆,后来是师傅救回了我,也因此耽误了来找你的时间。”他似乎在想什么,我不确定。

    “那你怎么记得和马行之的约定?”我想我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等待他的回答是一件让人难熬的事情。

    “也是师傅告诉我的,我他打了个赌,赌输了就要来保护你一年。”他的声音是第一次说到这件事情时候那种侮辱,可能他觉得不甘心吧。

    这更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你们到底赌了什么?”

    “赌你见到我就能猜到我接近你的目的。”他的回答令我错谔,这是什么跟什么阿,“而你,猜对了,于是,我只得履行蛹定。“他的语气中有懊恼,却没有勉强。

    “你师傅叫什么?住在哪儿呢?”我隐隐觉得,他的师傅很关键,也许会知道些什么。

    “他叫思煌,住在岐云山。”他说。

    “好,那我们就去岐云山。”我打定主意,“见你师傅思煌。”

    “赵清,你有话要对我说吗?”向赵清辞别的时候,很难得的,只有我们两个人。

    “湮花,好好照顾自己。”说完,便没了声音。

    “赵清,你变得都不像你了,何苦呢?∑冧实我并不是想要答案,有些东西说出来,大家都会不太好过。“你应该知道,这次海上发生的事了。”他的手下怎么会瞒着他,可他却只字不提。

    “湮花,别再提那些好吗?”他的语气很沉重,“对了,我快便会很婉柔成婚,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回来喝一杯喜酒。”

    看来他是执意保护她到底了,“你爱她吗?”我问。

    “什么是爱?”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困瀖,“如果真要说,我们在一起不过是一种需要,我需要她,而她,也需要我。”他的思想倒是很前卫,居然看得这样透彻。

    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成为我的需要。”却又像害怕引起我困扰似的,连忙说:“我只是打个比方,我已经把你摆回好朋友的位置了。”却不知道自己越描越黑。又怕我不信似的,重重的加了句,“真的!”

    “我什么时候不信你了?”我笑,从什么时候开始,笑成了我唯一的表情,“既然如此,你好自为之,我在这里先预祝你们幸福。”

    “明天,我会出发去岐云山,保重!”我正式向他辞行。

    “一路。他已经不是先前我所认识的赵清,他的身上背负了太过沉重的包袱,有些是他自己加上的,有些是别人,而这个别人里,也包括我。

    我走,并不是不负责任,只是没办法负,如果硬要给我安个罪名,我也会坦然接受的,只怕,他会将所有的罪揽到自己身上,那又何必,我欠他的还不够多吗?

    路上。

    “惜月,有话就说吧。”我说。我们一起上了路,加上小梅和n,小梅已经正式跟着我,而这个n一听到我要出门,也死皮赖脸的跟着,好在他有一个优点,什么都没问过我,英国人,大多会尊重别人的**,即使他们自己很好奇。

    “你就这么放心让秦姑娘呆在赵公子的身边?”他问。

    “你猜出来了?”不愧是惜月,这么快就能猜到,“赵清打算保她,我欠他的,更不想害他自揽罪名上身,也许,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毕竟,力量的牵制均衡也是一个方法。”

    “那不会很奇怪吗?”惜月不解,我亦无语,货船运大炮的事情何其秘密,我跟着船这么多天都被瞒得严严实实的,而那些海盗居然知道船上只有大炮没有火药,那么肆无忌弹,只因为一点,有内堅。

    “原本,我并不太确定是她。”我说,“可是,就算我的容貌变得再多,她见到我也不该害怕,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婢,恐怕当时她就下了格杀令。把我当成了冤魂索命了吧。”

    “除去你,对她固然有好处,可是丢了大炮,赵清会没命,她是怎么想的?”惜月想不通的问。

    “赵清因为我的事情已经簢皇子有嫌隙,她可能觉得只有淤找寻一个靠山才会稳妥点,她是在救他,不过她忘了,所有的人,最恨的就是两面三刀的人,说难听点,就是背叛者。不过退一步讲,如果赵清会死,她也会愿意陪他一起赴死的吧。”我说。赵清也许是因为这一点,才会要保她,只是,每天面对一个既是背叛他又是帮他的人,该是怎样复杂的情绪呢,他也很无奈吧。

    至于五皇子买的那几支大炮,估计是想发动大事了,不过,消息既然走漏,先机已失,关于这点,我已经告诉他。可能,所有的事情都会提前。

    皇上老迈,太子又是懦弱无能之辈,据说早已经被软禁在太子府,能簢皇子一较高下的就是三皇子和七皇子,其他的,不是实力尚未成型,就是年纪太小。而另外这两个皇子中,必定有一个才是真正的对手,也就是指使王曹的人,还有,马家的主人。

    我一早已经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给五皇子,他也不是很清楚,此时再去调查,恐怕已经来不及,只能趁皇上大归之前,将一切布置妥当,以不变应万变。

    至于无剑庄的心经,我并非不迫切,只不过,我现在跟关心的是惜月的师傅思煌,到底知道些什么,我总感觉他和马行之有着某种联系,可是如果你让我说,惜月就是马行之,我又找不到丝毫的证据,如果一个人可以改变的这么彻底,伪装的这么彻底,那么,我认输。

    我望向远方,深呼吸,此刻的心情很好,别人的蕚愒有别人去烦恼,我们应当自逍遥时且逍遥。

    “惜月,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不觉得这是个好问题,不是因为它无解,而是因为千百种人,就有千百种答案。

    惜月不说话,那我来说,“湮花说,人活着,就是为了开心的玩!”我张开怀哀,笑。

    山林间回荡着我的笑声,多么肆意爽朗,多么纵情惬意。那不是简单的安逸享乐,更不是贪图一时之快,忘记过去那是在经过千百般的心理挣扎后才寻到的豁然开朗谈笑人生,是痛过后磨砺出的平和,是顿悟后才寻到的适意。纵情山水,也许颓废,却也不失为人生的一种生命状态。我们都需要太多太多的理解和宽容,否则,便是狠狠的惩罚自己的心。

    耳边是马蹄笃笃的声音,惜月在赶车,我坐在他一旁,小梅和n坐在车厢里,要说我们这群人也够奇怪的,一个瞎子,一个外国人,一个青年和一个鬼鏡灵的少女,主子在赶车,仆人坐车里,想不引起人注意都难。

    自从上路以后,我并未感觉到反噬带来的不适,“为什么我一回到赵府,就会发生反噬?在海上的时候一直都是好好的阿?”我不解的问惜月,可我知道,他也不能给我答案。

    “到赵清家是否让你安心无比?”他问,丝丝醋意,也许是我听错。

    “也许吧,”不管是不是真的,转移话题比较好,“惜月,我们看上去是不是很穷?或者是长滇潾过狰狞恐怖?”我仍旧没有变漂亮的觉悟,但因为在户外,我还是接受他们的建议带上了有面纱的帽子。

    “为什么这样问?”惜月仍旧驾着车,车厢里的人都快懒的像猪了。

    “你瞧这一路上,连个蟊贼都没有,是不是太不正常?”我说,一路上太平静,平静得让人觉得假假的。

    “难不成你就这么想被人抢劫?”他在笑,我肯定,他在嘲笑我。

    “惜月,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变的爱笑了许多?”我决定不再执著于那个问题,“一定是受我的影响!”我的自信心开始爆棚。

    “这一点,我就不清楚了,至于前面一点,恭喜,你的愿望实现了。”惜月一边说着没头没脑的话,一边停下了马车。

    我还在疑瀖,就听见有人说,“抢劫!”我一蟼愑就来了劲,呵呵的笑了起来,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笑什么,我们抢劫呢,严肃点!”另一个人开口。旁白:摘自天下无贼

    我笑的更大声,连肚子都开始叉气,真的是很有趣的一群人。“那么请问各位,是劫财还是劫銫呢?”我饶有兴趣的问他们,小梅和似乎也想出来看热闹,跟着我的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大爷我们当然是劫财!你有什么銫好劫阿,带个面纱,一定是丑的没办法见人了吧!”有一个人说话,然后一阵大笑,看来人还不少。

    他们的侮辱严重的影响了我的自尊心,就算我再说不在意容貌,那也是我自己说说的,女人的虚荣心哪能受得了别人的一点点践踏,不过我不屑和这些小贼做口舌之争。

    “还跟他们罗嗦什么,上!”首领口吻的人开口。

    惜月,小梅和都出去和他们打斗了,凭他们三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我帮不上什么忙,挺无聊的。

    忽然一阵刀风劈过来,我闪避不及,帽子被刀一劈两半,周围的打斗声也跟着停止,一片寂静。这么不专业,你们还在打劫呢,好不好!

    “大哥,你你在干嘛?”一个人声音颤颤的问。

    怎么了?

    “蠢才,全部都给我跪下,拜见湮花姑娘!”那老大的声音,原来他已经跪下了。

    为什么?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湮花姑娘,还请姑娘恕罪,请姑娘原谅,小的愿自断一臂,以做惩罚。”他们的老大开口,周围是一阵磕头声。

    “惜月!”我开口让惜詡愯止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