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0

    不对,这没有道理,中间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小梅,你扶住,我告诉我另外两艘惜月不在的船,小心不要让其他人发现。”我小声对小

    梅说。

    “吴船长,你即刻调度人手,控制大炮,我手指指哪儿,你们就将炮口对向哪儿。”形势危急,我来不及多想。

    心中默念,无剑,帮我一次,顿时感觉浑身血噎沸腾起来,接着就是轰的一声,换了个方向,又是轰的一声,我耳朵里听见“成功了,成

    功了”的声音,心中像被抽离了什么,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我因为担心惜月,将自身的力量调升到最大,这样子的冲击,我受不住,昏倒是必然的。

    “惜月。”醒过来的时候,想起惜月还在危险中。

    “我在。”惜月立刻接口,可能是怕我担心,“我没事,你放心。”

    我点点头,“事情后来怎么样了?”问道。

    “我上船的时候发现,他们根本没打算簢们达成交易,就打了起来,不过奇怪的是,很多人用的是中迎的功夫,却看不出武功路数,好

    像是刻意隐瞒。”惜月迷瀖不解,“不过后来,他们看到无剑的威力,以为是大炮,就吓跑了。”语意里渗着淡淡的笑意。

    “这些你先不要和别人提起。”我淡淡的嘱咐,事态严重,我要好好想想。

    “嗯。”他回答的心不在焉,“你觉得如何?无剑的确是厉害,不过你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你不该如此冒险。”他叹一口气,责备我说

    ,语气中却充满着浓浓的自责。

    我握着他的手,仿佛看到了满天星辰,“我怎么可能置你于不顾,我们是最好的伙伴,不是吗?”

    他似要说什么,却被我打断,“你从出海就一直守着我,陪我在甲板上风餐露宿,没人告诉我,你以为我就不知道吗?比起你为我做的,

    我做的又算什么。”如果不是我每次开口找他,他总在我身边,我也猜不到他会这样。

    惜月没说话,不知道是他不知道说什么,还是想说什么开不了口。

    航程在沉默中继续前进,john曾惊讶的问我是否早就知道大炮里没有火药,我只是笑小梅也曾问过我,她举起我手的时候,看到的那一

    道白光是什么?我还是笑,我能怎么回答他们,答或不答,差别并不大。

    天气转凉意味着一点,我已经出来了很久,航程紲鳙结束,而我又将会去面对那片充满争斗的大陆,不知道是无剑改变了我,还是这次航

    程让我有了更多的领悟,既然避无可避,我会坦然面对,不会站在那儿任人宰割。

    下船的那天,船上的人都来簢道别,说我是海上的英雄,海盗那件事,大部分人都被蒙在鼓里,却意外的改变了我的人际关系,如果他

    们知道真相,会不会把我看成怪物?我苦笑。

    “惜月,没有人罍饔我们吗?”我问向身旁的惜月,“不会才彪年,大家伙都把我们给忘了吧,还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归期。”我自嘲

    的笑笑,却听见一阵倒吸。

    “没有,他们都来了,都在。”惜月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决定忽略这些,“嗯?都来了,那为什么不出声?是不是我这么餐露宿,样子变得太吓人,认不出我了。”我戏谑的笑着,伸

    手理理自己的头发,“真得那么糟糕吗?”看来得赶紧去洗个澡。

    “没那回事,无月,欢迎回来。”赵清的声音沉沉的,哪里还有当日做花花公子时的轻佻。

    “赵清,最近还好吗?我给秦姑娘买了些首饰,你帮我转交给她阿,对了,你们的好事该近了吧,这些就作为你们结婚的礼物吧,也不知

    道她喜不喜欢,。”莫名的,我就感觉到周围的低气压,所以只好自说自划,想打破这沉闷的气氛。

    “无月姑娘,你真的是无月姑娘,可是”“无月,你累了吧,赶紧回去休息吧。”秦碗柔的声音不确定得响起,似乎有点难以置信,

    那语气中夹佑的居然是害怕,她在怕什么?可惜被赵清打断了。

    回去也好,我这脏兮兮的模样别吓着别人才好。

    “你先去休息一下,晚上为你洗尘。”回到赵府的时候,赵清轻轻的对我说。

    沐浴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小梅在梳我的头发,“小姐,想梳什么发型?”

    “反正我都看不见,无所谓啦。”我笑,怎样都好,好像都与我无关了。

    “呢,小姐是多漂亮的人啊。”小梅一个劲的为我叫屈。

    漂亮?我这样都叫漂亮,母猪都能上树了,“估计是你天天看着我,习惯了。”我不禁哑然失笑。

    “是啊,是习惯了”什么啊,崳言又止的。“其实小姐梳什么发型都很好看的。”

    “那你作主吧。”我淡淡地说。

    “好!”她欢天喜地的忙活起来。

    “小梅,我有点饿了,你帮我到厨房拿点点心来吧,离晚上的庆功宴还有一会儿呢。”我的肚子居然咕咕叫起来。

    “好。”小梅出去,留给我一室的寂静。

    哎呀,我忘了让小梅再泡一壶茶过来,等会儿又要让她跑一趟,我想要去追她,可对于瞎了的我来说,所有的地方都是陌生的,我也不知

    道自己走到了哪里,隐约听见前面有人在说话,我急忙过去想要问路。

    “你看到回来的无月姑娘了吗?”好像是两个小奴婢在讨论我,我停下了向前的脚步。

    “当然看见了,真是难以置信?”那语气中的害怕和秦碗柔一模一样,一个嗓门大一点的说。

    “是啊是啊,我刚看到的时候,真是不敢相信,才彪年,她居然变成那样。”声音小一点的接着开口,怯怯的说着彼卦。

    “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妖魔转世,阿”嗓子粗一点的人没说完,两个人就急匆匆地走了。

    怎么了?有人搭住了我的肩膀,我转过身,问:“惜月,告诉我,我究竟怎么了?”

    我知道是惜月,“你跟着我,却不现身,就是想让我听见,现在,为什么又不肯告诉我了。”

    惜月轻轻滇澗了一口气,“哎没什么,你只是变漂亮了,如此而已。”他柔柔的说,似乎想要催眠我。

    “你还想骗我?她们说我是妖魔转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啊?”我着计凁来,晃着他的手,为着惜月的不诚实,为着我的无能为

    力。

    “我来告诉你吧。”赵清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语气中也透着深深的无奈。“其实惜月,他没有骗你,你的确是变漂亮了,我想,那应该是

    无剑反噬的结果。”

    我在等,我知道他还没有说完,我在等那个转折词。

    “不过,漂亮的过分了点。”赵清说完,便不肯再说。

    我抚上自己的脸,过分?有多过分?底子就那样,又能好看到哪儿去?“有多漂亮,比秦姑娘还漂亮?”我说,有点茫然,“可我不想

    变漂亮。”

    “无月,”惜月开口,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习惯直接叫我的名字了,“别为难自己,变漂亮了是件好事。”

    好事?是的,他们在说一个定理,可我忘不了自己来这个世界前说过什么,况且,“既然是好事,你们为什么这样难以启齿,这么无奈?”

    我是不解,“还是我告诉你吧,”赵清也叹了口气,什么事情让他们这样,“你以后出去记得戴上面纱,你的眼睛仿佛夺住人的心魄,刚

    见到你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动弹不得,还有你的脸,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人会生得这么美。”

    无剑居然将我的容貌改造得这么过分,一般般就行了嘛,干吗到我就害怕。

    “自古红颜多薄命,无月,我希望你能安乐一生。”赵清说着他的祝福,藏着深深的落寞。

    “我没得选,不是吗?”命运将我推到浪尖,我能怎样。不过就是一张脸,一层皮,我以前没在乎,现在更不会。“惜月,回头帮我弄张

    人皮面具。”

    “好。”惜月毫不迟疑。

    “惜月,我发现,”我对着他的方向,“你似乎什么都会,什么都知道,和他一样。”我并没有等他的回答,转身便走,这次,我没有听

    见他跟上来的脚步声。

    洗尘宴上冷冷清清,一种压抑的气氛在流动,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吧。

    “小梅,有什么好吃的菜,帮我弄一点啊,我要大吃一顿,在海上呆了那么久,都没什么好吃的呢。”我努力的想要调节气氛,其实下午

    的迷路已经让我烦了。

    “我来吧。”惜月缓缓的说,一桌上也没什么人,就让他也一起坐下来了,本来就当他是伙伴多过于下人。

    “对了,赵清,伊古有和你联系吗?我们的船因为暴风雨延误了。“我问向赵清,其实船是在和海盗的打斗中有所损坏才延误了点时间,

    不诚实,是因为我现在有太多的不确定。

    “无月,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赵清由于的开口,让我选择,其实是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开口吧。

    我鹁眉,“赵清,你知道我不喜欢玩这种猜谜游戏。”

    “好消息是你的解药已经研制出来了,坏消息是”停了停,他又开口说,“坏消息是伊古两天前忽然不见了踪影,我派了很多人手,

    都没找到。”

    周围重又恢复死寂。

    其实我本来就不抱太大希望的,“目前为止,无剑的反噬已经得到控制,我这半年多也没什么不妥阿。”我笑,希望能缓解压力,“大家

    不用担心。”

    仍旧安静,哎“来来来,大家吃菜啊,惜月,我想吃辣的。”我不想因为我的事令大家扫兴,“嗯?惜月,我说是辣的,你夹给我的是

    什么阿,都没味。”我抱怨了一句。

    “可那是辣”秦婉柔的话响起又中断。

    “哦,辣的吃多了不好,我自作主张的改了。”惜月无所谓的解释着。

    “那我刚才吃的是什么?”不对劲,很不对劲。

    “那是鱼。”惜月答。

    “你当我连鱼肉和鷄肉都分不清楚吗?”我说,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惜月,你自己也知道,你并不善于撒谎。”

    我知道又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秦姑娘,你不会撒谎,你告诉我,我刚才吃的是什么?”我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最糟糕的

    事情也不过如此。

    “嗯,嗯”她吞吞吐吐。

    “算了,”我摆摆手,无谓难为她,“让我来告诉你们,我吃的是辣子鷄,对吧。”上菜之前,小梅问我有什么想吃的,我说想吃辣子鷄

    ,这应该就是她准备的了吧。

    “无月”赵清轻轻的唤了我一声,那里面夹佑了太多的试探、绝望、怜惜、痛苦、担心几乎让我落泪。

    “我没事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只能笑,我必须忘记哭泣,“不过我可能住不了多久又要出发了。”不知道此刻我的笑会否太难看。

    真的不是我想入江湖,只是,为了生存,我不得不。

    “湮花,你变了好多。”仍旧是温润如玉的声音,再见到五皇子,还是一个下午,同样的开场白,却是不一样的颔义。

    “信你看了吧。”我问,上船前很意外的见到他,那封信,应该可以帮到他。见他不答,我说“其实我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

    “湮花,你真令人惊讶,我没有想到,一个女人也可以有那样惊世的才华,如果你身为男儿身,必有一番大作为。”他不无惋惜的说。

    如果我是男的,你还会让我平平安安的坐在这儿吗?我苦笑,我只不过写了点治世之道,都是一些别人的言论,目的,不过是想万一他称

    帝,至少不会是个暴君。“作为回报,我托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这才是我所关心的。

    “你说的那个王曹,估计是个假身份,你走之后,有人在城郊发现一具尸体,和你形容的那个人很像,据说是被人抢劫,然后杀害,没什

    么可疑。至于那个官员,也已告老还乡,不知所踪。”五皇子说什么都很正常,我听越听越心惊肉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