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8

    番外篇

    一

    [关于你的前世今生,其实是一场记忆的玩笑,我们常常会碰到这样的人,他们生活了十几年,忽然对外宣称记起了自己的前世,并明确指

    出是某某国的王子,某场战役的指挥官。【】

    他们说的头头是道就好象亲身经历了一样,让我们认为他真的有过前世。但讲究科学依据的研究员们发现,这其实记忆系统出了些小小的

    问题。

    这类人群往往有极其丰富的想象力,脑子里能活灵活现的再现道听途说的情景,在加上记忆系统的缺陷,就构成了传说中的前世,美国哈

    佛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j

    电视里一个科学探索节目的主持人滔滔不绝的侃侃谈而谈,不时的低头看一下手边的资料。因为我就是他口中的那一类拥有前世记忆的人

    ,所以停下了正在夹菜的筷子被吸引到电视机前。

    “丫头,人该相信自己”老公轻柔的声音伴着温暖的呼吸响在耳边,随即,电视屏幕一黑,中断了还在不断举出科学依据来否定前世的主

    持人严谨的分析。

    “小多,不管有没有前世,这一世是真实的对吧,我们是爱彼此的对吧”我没看老公的表情,其实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挂着柔如水轻如

    风的浅笑,让人看了就浑身暖洋洋的。靠进他怀里,我闷闷的说道,脑袋里挥之不去刚刚的电视节目。

    “嗯”他由后面抱住我,手穿过我的腋下握住我放在腿上的手,下巴抵在我的肩头,嘴滣凑近我的耳朵,轻轻的应了一声。柔软的黑发扫

    过我的脸颊,与我落在肩头的发纠缠到一起。

    “小多,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他温柔的手指顺过我的发,不过片刻,被梳理分开的发又纠结到一处,我笑了。

    不管别人怎么说,心里的感觉是无法忽略的,我与他从相识到结婚不过短短两天的时间,可当目光相对的那一刻却好象已经把对方印刻在

    心里几百年,没有迟疑,他开口求婚,我欣然点头。

    “求之不得”抱着我的手臂紧了紧,让我们之间没有一丝空隙,他轻轻的却很坚定的回道。能感觉到他贴着我脸颊上的滣角,微微的勾起

    ,象是在说,[终于不再怀疑了吗j。

    我敢肯定,他现在的笑容很美很美,知他如我,知我如他,单就这份默契也足够让我相信我们其实早已相爱了很久久。想起我家小弟曾回

    答我的话[理论上,我不信,但实际上,我信j。

    “小叔叔”正想再缠绵一会儿,开门声伴着说话声传到客厅,随后两个男人勾肩搭背的走进来,明明该是看着很温馨的画面,结果,因为

    其中的一个人,冷着一张脸破坏了气氛。

    “叔叔在练气功吗?”大概是看到我家小多还举着双手,怀里却空空如也,在我仓皇滇澯到楼上时,我听到冷冷的声音不屑的哼了一声,

    然后很正经的问道。

    “小豪,拜托你能不能微笑的说这句话,这样我会很捧场的在一边嘲笑一下他”随后,一个无奈的有些痞痞的声音夸张的嚎叫道,不用猜

    ,一定是金铎那家伙又被侄子这个冷面笑匠给炸到中内伤。

    “叔叔,你应该到楼上对着她练气功”

    “小豪,我要吐血了”

    “小叔叔,你真的要吐的话,吐二百就可以了”

    当我关上房门时,听到最后一句话就是金豪这句让我也吐血的话。这家伙,从前不怎么说话,顶多是冷下场就算了,还没有修炼到杀人不

    见血的地步,怎么现在话这么多?而且顶着他那副一千零一号冰山脸说让人笑喷的话,结果还没喷呢就先给他冻凝固了,要笑不能笑的不内伤

    吐血才怪。

    看着结婚当天照的唯一一张全家福,因为小多的父母早逝,相片中只有我,小多,金铎,还有一个因父母都在国外,而暂住在这里的金豪

    ,也就是我们k大的冰山会长。

    他们,牛牛,还有小锦,都是我前世里的故人,这一世又再相遇,并且聚到一起,但为什么只有我小多才有前世的记忆呢?

    抚嫫着带在哅前的那个小小玉像,脑海中又不断的出现前世的片段,虽然零零碎碎,但每一个人的面容表情,说过的曾经让我感动的话,

    都无比清晰。

    这情形,就好象一个人坐在电影院里看着老电影,不同的是,我是用心在看,而非眼睛。看着,听着,渐渐有睡意来袭,闭上眼睛的那刻

    ,我看到了最终的结局

    二

    蓝蓝滇濎,白白的云,风吹过绿草地,漾起层层波纹,我就躺在那。有些偏西的日头照在人身上依旧是暖暖的,我闭上眼睛,心里头默念

    着一个人的名字。

    从春到秋,从夏至冬,时间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带走了许多东西却沉淀下一个名字,[爱新觉罗多尔衮j。

    我已记不起他的容貌,想不起他的声音,但他带给我的爱情早以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不知道是我不想醒,还是觉得思念已经耗尽我的心

    力让我累的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总之,我知道,这一次我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丫头,我罍饔你了”朦胧中,我听到一个声音,柔柔的,轻轻的,就象最暖的风拂过我的耳边。

    “等很久了吗?”在我听来,这声音就象是最响的雷,震得我心狂跳。

    记忆这东西有时候就象被圈在水库里的水,只要闸门开启就会宣泄而出。那一瞬间,仿佛所有的力量都回到身体里,我猛的睁开眼睛,随

    即因为阳光的关系稍微眯起眼来。

    眼前是一张记忆里熟悉的笑脸,美的叫人失神,我有些慌张,跟现在的他比起来,鷄皮鹤发的我,已然不能用丑字来形容。

    “只要是等你,多久都没关系”一只手轻轻的拉下我崳遮盖面孔的手顺势握在掌中,他清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另一只手抚上我的脸颊,

    一遍遍游走于我的眉眼之间。

    “我真怕你会找不到我,你会找到我吧”被他拉起来慢慢的朝前走,我回头,看到绿草地上那个笑得很幸福,睡得很甜美的老婆婆。

    那个就是今世的我了,抛下这具皮囊我便告别了这一世的一切,来生,我们还会再遇到吗?不觉得握紧了他的手,虽然冰凉冰凉的,但我

    是真的感觉到他就在我身边。

    我欢喜的跟随他的脚步,却也让自己的心阵阵抽搐,我知道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是什么,片刻的重逢也许是因为将要永远的分离。

    “放心,我一定找得到你”他没有回头看我,只是握住我的手更紧了。就如我初识他时一样,挺直着背脊,迈着坚定的步伐一直朝前走。

    虽然他的声音很淡,很轻,却让我安心,他一直都是我的山。不再犹豫,我紧紧跟上他的脚步,抛下身后的一切、有他在,我就相信,

    未来,一切皆在掌握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