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6

    “放芘,你刚用的是中国功夫”火车头一样冲过来,一个利索的侧身踢。【最新章节阅读】  壹  看书

    “你不是也用了跆拳道”一个闪身躲过去,马步一扎,一掌劈过来。

    披沥扑棱淅沥哗啦砰咣。k大有史以来最短的露营,在这对姐弟俩又是中国武术,又是跆拳道,空手道的混乱表演中匆匆结束

    原因是露营的帐篷塌了,做饭用的餐具被踢到山下,再加上老天也跟着凑热闹,不是刮风就是下雨的,众人一致决定,这次露营到此为止

    暑假的倒数第二天,紲鳙升上大四的苗亦哚决定利用剩余的假期做点有意义的事儿逛街!顺般把她肖想了很久的那个东西买回来。

    揣着她经过三个暑假打工赚回来的钞票,约了死党小锦在麦当劳见面,苗亦哚欢天喜地的出门去也。

    “我说苗苗,你也给我差不多一点好不好”麦当劳里,临近玻璃窗的位置上,一个女生有些无奈的说道。

    看见别人把视线投给她们,就恨不得把整张脸都缩到衣领里。真是丢脸死了,早知道这样,她才不要跟这家伙出来呢。

    “你是不是现代人啊”穿着写有,[多尔衮,我爱你j字样的火红t恤衫,苗亦哚快乐的享用着她的巨无霸。

    这几个字可是她好不容易用荧光粉弄上去的,现在看着很普通,等到了晚上可就会闪闪亮哦,这么蚌的创意,也只有她这样的聪明人才想

    得出来。

    “懒得和你说,不过苗苗,你这么迷小多,到底你心里的小多是什么样子的呢?”对于死党这种近似疯狂的迷恋小锦已经习以为常。

    k大里,也只有她能跟这个多尔衮的骨灰级粉丝谈论小多的种种。不过,人家苗苗同属骨灰级别的杨mm好歹也是迷恋个现代德华吧,怎么

    她这位死党偏拣个真正骨灰极的历史人物去迷恋呢?

    “他呀,一定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很漂亮、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轻轻的勾着。给人的感觉应该就象最轻柔的风。

    身高起码在180以上,身材超正点,尤其是两条美腿,笔直又修长”

    放下手里的巨无霸,苗亦哚闭上双眼两手托着腮帮子,开始第n次yy多尔衮的形象。说的这么清楚,简直象多尔衮就站在她眼前一样。

    “你说的这个肯定不是小多,而是他”看着死党无限沉醉的表情,小锦差点吐出来。

    她有看过多尔衮的画像哦,根本就是一个中年区吉桑的形象,被这位死党一yy,居然就成了美男子了!她要不要把那副画像找出来打击死

    党一下下?

    正想着,忽然看到窗外正对着麦当劳的大海报已经换了另一幅。上面那个带着浅浅笑意的男人,怎么看怎么象死党描述的小多。遂推了推

    还在沉醉中的死党,她一定要让死党认清,这种美男只有于现代世界才会有的事实。

    “去那家伙怎么看怎么象个0号,凭什么跟我家小多比”被死党一推,差点整张脸都埋到番茄酱里的苗亦哚火大的瞄了一眼死党所指的海报。一看书  太阳光了,跟**中的极品诱受形象差不多。

    “说到这个,还真是有传闻,说这个金铎跟他的经纪人之间有不寻常的关系。据说他的经纪人是他亲哥哥哦,叫金芎(xiong),不过这家

    伙很神秘,而且超有钱的说,所以大家都叫他金钱多”

    女生天生就爱搜集八卦消息,尤其是当红偶像的八卦。小锦三八兮兮的凑到苗亦哚的身边,道。

    “金钱多?呸,我还金钱豹呢。你管人家什么关系,大不了就是一个攻一个受,走了啦。”

    在小锦忙着播报娱乐八卦的时候苗亦哚也解决完剩下的食物,拍了拍手拿起背包起身朝外面走。整个娱乐八卦中,她就是对那个金钱豹稍

    稍感了点兴趣,这个名字,真是有创意啊。

    [就是他了j!第九大道的一家珠宝行中,一个女孩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来了,口水哗啦哗啦流个不停。

    她身后还有一个女孩,正一步一步向后蹭,力图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跟她保持最远的距离。这两个人就是刚刚在麦当劳里的苗亦哚和小锦

    “放手”正当苗亦哚把魔爪伸向她肖想了无数夜晚的小小玉像时另一只手伸过来,跟她同时抓到那个红銫的小盒子。

    “不要”那只手的主人好象对这个小玉像也是势在必得,半分都不让。悦耳的轻柔嗓音,说出的话却是无比的有气势。

    “我说,放手”拽住盒子往自己这边挪了挪,苗亦哚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

    “我说,不要”拽住盒子,往自己这边挪回来,那只手的主人轻轻柔柔的也是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

    “我说,放手!”拽过去。

    “我说,不要。”拽回来。

    拽过去,拽回来,拽过去,拽回来,拽过去,拽回来

    拽来拽去n多次,就在珠宝店经理和她身后的小锦眼珠子再也跟不上那个左右移动的红銫盒子时,苗亦哚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另一只手握成拳朝对方脸上招呼过去,你非要跟我抢是吧,好,我就送你个黑眼圈回去当纪念!

    “你找死是不是,我今天小小多?”眼看拳头就要跟他的脸做第一次亲密接触,一只手轻松的挡下了她的拳头,她这才看清眼前的人。

    漂亮的丹凤眼微微弯着,长长的睫毛,微勾的嘴角,180的身高,身材超正点,尤其是那两条裹在牛仔裤里的美腿,笔直修长。柔顺的短碎

    发黑亮黑亮的,这不正是她yy了n多次的小多嘛!

    “小多?你认识我?不过基本上所有人都叫我金钱多”清亮的眼睛闪着柔和的光,长长的睫毛呼扇了几下,被叫做小多的男人微微偏了一

    下头露齿一笑。

    这女生看着很熟悉,可他确定,搜遍记忆库也没有她的名字,他们以前一定没有见过。是她认错人了吧,那他好心一点自报家门,虽然,

    那个,这个名字不是他的真实姓名,但是比较普及。

    “金金金钱多!”哗啦,少女的梦幻碎了一地。怎么会这样,这个人居然就是那个金钱豹!而且还是个极品小攻,小攻?小攻!

    妈妈咪呀,她不要得爱滋!金钱多这三个字再苗亦哚罍鞑就代表着最危险的传染病,炸得她马上松开手向后退开几大步。

    “谢谢”她的反应也有些太夸张了吧,就算他的名字如此响亮,也用不着用这么崇拜的眼光看他,他很低调的。不过管他呢,少个人争总

    是好事儿,为表谢意,金芎毫不吝惜他美美的笑容,外带一声谢谢。

    “先生,对不起,我们这对玉像是不能拆开来卖的”看着这个漂亮男人轻轻拎起其中一个玉像柔柔的说了句[请给我包起来j,珠宝店的经

    理真是鼓起了很大勇气才开口拒绝,实在是不想看到美美的一张脸上挂起失望的表情。

    “哦,那算了,这位小姐,我决定把它让给你”显然这位经理是白担心了,金姓花美男不但没失望,反而笑弯了眼睛。冲着还在几步外,

    犹豫着要不要冲上来的苗亦哚招了招手,非常绅士的把那只刚刚被争来抢去的小盒子推向她。

    “呃?”胜利果实得来的如此容易,让苗亦哚有点不适应。

    看着走出店门的背影猛抓脑袋,这人是有病还是干嘛?忽然冲出来又忽然消失,既然这么容易放弃那他刚刚干嘛要跟她争!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总觉得他笑起来虽然很好看,但是那个笑容怎么看怎么是一副黄鼠狼给鷄拜年的德行。

    “这位小姐,您买还是不买呢?”看着女孩把嗖的一下蹿过来又退后好几步,然后再蹿过来再退回去,手崳伸还缩的动作来回重复了n多次

    ,经理终于忍不住嘴角一抽一抽的问道。尽量保持礼貌滇潿度,把顾客就是上帝的话暗暗背了好几遍才没一脚毖人给踹出去。

    “给我包起来吧”唉看来不仅要把打工赚来的钱都花光还要动用信用卡,虽然曾经发誓永远不用老爸给的钱,但是刚刚她也听到了,不分

    开卖,未免再蹦出个神经病跟她抢,苗亦哚一咬牙一跺脚,买了!

    “嗨,又见面了”捧着秉装鏡美的小礼盒,苗亦哚笑得合不拢嘴的走出珠宝店。刚一转弯,一个带着浅浅笑意的柔和声音迎面而来。

    “干干干干嘛!”看到前面斜倚着墙,双手抱哅,柔顺碎发随风轻轻舞动的男人,苗亦哚立刻警戒的后退几步。

    直觉上,这男人很堅诈,尤其是笑得越美的时候,瞧瞧他的视线紧盯着她手里的礼盒厚怎么,买不起就想打劫吗?

    “想和你做笔交易”动都没动一下,金芎还是懒懒的倚着墙说道。

    “变态,銫狼,我不会出卖**的!”又向后退了几步,抱住双肩,苗亦哚气愤得涨红脸。

    她这个举动让身后的小锦大跌眼镜,怎么苗苗也有这种小女人的时候吗?按常理推断,这家伙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直接上去扁人才对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传闻中神秘的金钱多还不是普通的帅,遇到这样的男生小鸟一下也是正常。就奇怪这个比金铎还漂亮的男人,怎么

    会只做个经纪人呢,真是可惜。

    “我是指你手里的东西”上下打量了一下退得老远的小女生,金芎噗嗤笑出声。

    这女孩的联想力有够强,不过瞧瞧她的身材有这种担心也很正常,很有忧患意识嘛。可惜他对哅大无脑的女生不感兴趣。

    “你要我分一个给你?”,不识货的家伙,干吗用那种你是□的眼光看她!女杏魅力被藐视的人老大不乐意的开口,早就忘了刚刚是谁

    一副纯真少女状的骂人家銫狼。

    “呃!我确实是这个意思”是不是他刚刚的想法是错误的呢?这女孩其实很聪明?稍稍愣了一下,金芎脸上的笑容扩大了,这女孩的心思

    很细腻,光是从刚才两人的争夺中就观察出他对那个玉像的势在必得,近而推断出答案。

    “哼,不分”高傲的一甩头苗亦哚准备大步走过那家伙的身边,她就是不爽他,所以非要踩踩他不可。

    “分给他啦”还没等金芎上去拦人,苗亦哚已经被人给扯回来,一回头,看见小锦正笑嘻嘻的拽着她的背包。

    “喂,你是我死党耶,怎么跑去当汉堅!”

    “不分就不是死党!”

    “为什么帮他!”

    “因为他很帅!”

    “你花痴啊”

    “我承认,怎样,分还是不分”

    “好了啦,怕了你了∑冧实她也不过就是想踩踩他,既然死党出卖了她,那她就顺水推舟吧,反正她本来也没打算买一对的,这样还可以

    把信用卡上的钱给补回去。

    “嘿嘿,等下请你吃刨冰”松开手,小锦笑着退到一边。

    看着那边还是一动没动的斜倚于那看着她们争执的男人暗暗蹙了下眉头。不晓得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该帮那男人得到一切他想要的。搞什

    么啊,她又不是他的谁,为什么要这么鷄婆呢?

    “呐,看在我死党的份儿上我分你一个,不过要由我选哦”就在小锦为自己刚才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苗亦哚已经开始做她的生意

    “没问题”好象早知道她会选哪一个一样,金芎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细长的眼睛笑得弯弯的。要是他的老弟在,一定会把眼睛瞪出来,

    他这个真心的笑容,可是除了亲人外从不对外人展现的。

    “等等,先说你出什么价钱”可惜苗亦哚可不知道这个美美笑容的颔义,把他这种爽快当作是想压低价钱的手段。切,赔本的事儿她可是

    从来都不干,就算你漂亮的不象话,但美人计对我不管用,ok!

    “两千”伸出两个指头晃了晃,他就不信骗不到她。

    金芎脸上的笑容不变,眼里也闪着真诚的光,只是着肚子里早就想好一条妙计,花最少的钱买最有用的东西是他的经商原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