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1

    “江山为重?那云儿觉得皇后也是因为这个才下嫁与朕吗?”是吗?皇后也从没想过要去爱他吗?这样两个人结为夫妻这是怎样一个笑话。【全文字阅读】饶是他贵为天子,也想尝一尝真爱的滋味。

    “摄政王爷与太后所选的人必定只会听命于他们,若她爱上你便不可能再成为他们的棋子,所以云儿认为他们不会挑一个会轻易动真情的

    人做您的皇后。”

    她知道这么说会让一个女人可能今生都得不到丈夫滇澺爱,但是一个人痛好孤独,她现在已经站在污泥里便瞧不得别人干净,任何女人幸

    福的一笑足可以撕烂她的心。

    她知道她已经有些不正常,或许是被怨恨燃烧的有些疯狂,所以只要是幸福的,完美的,她都要去摧毁。她的心只会越来越黑,直到烂掉。

    “回吧,走累了”顺治的脚步顿了顿,然后抬脚转身朝养心殿方向走回去。

    他不想成为谁的棋子儿,同样的,也不想他的皇后成为谁的棋子儿。只要他不去见皇后,也许那女人会过得更自在一些,假如他不是皇帝

    ,那他的命运是否会如今天一样被人左右?

    前面印在雪地里的脚印很深,那背影看起来很孤单,越发的显得单薄,那忧郁的气息也越来越浓重,慕容云有些愧疚。

    毕竟这少年是她看着长大的,是这紫禁城里唯一唤她云儿的人,他眼神里的忧郁有一多半都是来自她不断滇濘拨。

    然而也不过就那么一瞬间,慕容云就又让自己的心冷的不带一丝温度。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知道她会不得好死,因为太后那边已经开始瞧

    她不顺眼了,但在她死之前,她要把身边的人统统拉到深渊里去,算做是给她陪葬吧。

    转过年,多尔衮依然是除了上朝外就被关在家里可劲儿的补。如果不是范文程经常来摄政王府,还有富授也会时不时的来窜个门子,这府

    里肯定会多出俩因为补得太猛而天天留鼻血上工的人。

    “什么,又要出征!我不准不准不准就是不准”一大早,寝楼里就传出河东狮吼,叉着腰,茶壶一样拦在门口,苗喵喵砸出一连串儿的不

    准后扑通一蟼慀到门口。那意思就是,想出征?可以,从我身上踩过去在说。

    “丫头,不要让我用强”赶着去军机处的多尔衮抱臂在哅轻笑着说道。脚下没动半分,却让苗喵喵的p股自动朝后挪了挪,直到后背抵住

    门卞。最清楚不过他这种轻笑背后代表着什么,就是不可能更改的决定。

    “我今儿就豁出去了,我偏不信这个邪,来啊”呼的一下站起身,捋胳膊,挽袖子,不就是打架吗,她这黑道出身的人还怕这个!

    今儿就算被打死她也不让开,瞧着多尔衮怎么补都是越来越单薄的身子,苗喵喵眼里刷的一下烧起两团火。

    “是不是爷我平时太惯着你了,你今儿才敢爬到爷的头上来。嗯?”啪清脆的一个耳刮子声响起,让房里瞬间静得针掉到地上都听的见。

    看着那双因为不可置信而睁得老大的眼睛,多尔衮轻轻一笑语气温柔的说道。就好象刚才那个耳光不是他打的一样。

    “你打我?!你是不是觉得我烦了,腻了,是的话你开口,我今儿就带着东莪走,以后就没人管着你唠叨你了”

    这一耳光没留情,打得她半天脑子都还嗡嗡的响。她不怕打,就算多尔滚踢她两脚摔她两下她都不会觉得怎样,但是他打她耳光!

    这或许是一个古代男人管教妻子的方式,但绝对不是一个爱人该做的事儿。这一耳光煽的不止是她的脸,连同她的心她与他之间的感情一

    起打碎。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些年都过来了,到最后得到的却是一个耳光。

    “好啊,今儿你就给爷我滚得远远的。甭以为你们母女俩是什么稀罕物,肯给爷生儿育女的人多的是,少了你们爷我更逍遥。

    你当爷我为什么烦了你那副无知村妇的德行。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是不是,爷我堂堂的摄政王你攀得起吗?”

    轻蔑的看了拼命忍住眼泪的人一眼,嘴角上挑勾起一抹残酷的笑。不同于以往的微笑,冷到人心底去,绝情的彻底。

    总是带着浓浓深情眷恋的眼睛里这次透出的是嘲弄和鄙夷。好象在说,别拿离家出走吓唬他,她这么做可正合了他的意,他巴不得她赶紧

    滚蛋呢。

    “多尔衮,你有种,以后就算你后悔得要死,也别想再见我们母女一面!”硬是把眼泪给*回去。

    第一次,他用厌烦的语气跟她说话,也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吐出这么恶毒的话。起初她还不敢相信,还当他是有什么苦衷,可是看到那双

    毫无感情的眼睛,她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一个男人变了心,他对你滇潿度转变之快是你无法想象的。难怪他最近老是睡书房,难怪他们之间越来越沉默,有时候她说了半天他都不

    会抬眼瞧她一下,原来他的心早就不在她这了。他会这么热中权势,是又想从别人手里抢人吧,只是这一回不是她了。原来她的担心都是多余

    的。

    “求之不得”一甩袖子,多尔衮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出门,经过她身边时留下这么一句话。还是轻轻柔柔的嗓音,和以前一样的和煦,但说

    出的话能把人狠狠的撕裂。

    街上的人形形□,大多匆匆赶着路,没人理会街头傻站着的一对母女。抬头看看天,嗬,y沉得吓人。明明刚刚还是艳阳高照,转眼间就

    风云骤起。

    都说这六月滇濎孩子的脸,依她看是男人的脸才对,说变就变得让人措手不及。真是后悔啊,怎么这么冲动,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出来,她

    该抓一大把银票才对。

    怎么说,这么些年下来,就算论斤卖,她的感情也不止这个数了吧。现在可好,身上就这么点儿散碎银子,看来她们母女俩今晚只能住破

    庙了。

    “额娘,我们去哪里啊,怎么不叫上阿玛呢?”一大早被额娘拎出被窝急三火四的出了府,结果就是站在街口罚站吗?额娘今天抽的什么

    风啊,或许她该把阿玛找来才对。

    “东莪,以后不准再想那个臭男人!什么阿玛,你阿玛死了,今后就只有娘了知道吗?”低头看了看女儿,蹲下身苗喵喵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他是什么东西,男人而已,少了他咱们照样过得好。她是谁,她是苗喵喵,大不了咱们从c旧业,就不信了,这老破古代真就没女人

    的活路吗?

    “额娘胡说,阿玛才不会死呢!”小丫头纂着拳头红着眼圈冲额娘吼道。

    她阿玛怎么会死,在她心里阿玛跟神一样。没什么能难得住阿玛,就算是死亡,阿玛也会打败它,阿玛是战无不胜的。

    “死了死了,我说死了就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那个臭男人在她心里跟死人没差别!苗喵喵也红着眼睛

    冲着女儿吼道。王八蛋,亏女儿那么崇拜你,你配吗,!就冲这,她也要把他从女儿心里给赶出去!

    “呜哇哇呜哇哇额娘骗人,我不要听,我要回去找阿玛”小丫头被额娘吼得愣了愣,随即哇的一声哭出来。

    边用两只小手捂住耳朵边转身往回跑,额娘好坏,老是说谎骗她,这次她再也不要上当了!她现在就回去找阿玛告状,阿玛一定会把她搂

    进温暖的怀里,不象额娘就只会吼她。

    “死丫头,当老娘的话是放p吗!说你阿玛死了就死了!以后不准在去那个什么破王府,不然老娘我打断你的腿”

    喀嚓一个响雷,斗大的雨点砸下来,和着她的眼泪。追上去抓住小娃娃死命的搂在怀里,轰隆隆的雷声压不下她的怒吼。

    对不起东莪,我知道你很喜欢你阿玛,但是现在他不要咱们了。早知道这样,当初说什么娘也不会把你生下来的。

    “爷,何必呢,你知道大姐她”街头的拐角处,两个人站在雨里。其中一个在看到那母女俩的争执时忍不住想跑过去,结果却被身边的人

    给拉住了。

    “把这个给她们送去”递出一包东西又看了眼雨中还在互相吼叫的那对母女,转身朝回走。优雅的脚步还是那般沉稳,只是仔细看,可以

    看到他的双肩有细微的抖动。

    由她跨出摄政王府的那刻起他就一直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茫然的站在街头,他很想冲出去把她拥进怀里,但是他什么也没做。

    这样很好,他没看错人,他的丫头什么时候都会很坚强。即便没有他也一样会过得很好,今生他可能要失言了,来世,他定会找到她,然

    后实现来不及实现的诺言。

    雨越下越猛,雷声也越来越大,慢慢的模糊了他的视线。哅口一阵翻腾,嗓子一咸,殷红的鲜血溢出滣畔。抬手抹去,微微一笑,人生还

    真是无常。

    谁能料得到今后的事儿呢,唯有隅做安排。即使不能万全,但求能保护到她们就好。放心,他会一直在她身边,人不在心在,心不在魂在

    ,这是她曾经说过的话,如今换他来说。

    分手是应该先去哭泣还是先去忘记转回头望着来时的方向,倾盆的大雨阻断了回去的路。()

    如果哭泣能让她不心痛,那她选择哭泣可低头看看怀里还在挣扎的女儿,算了吧,如果连她都不坚强那女儿今后要靠谁?

    如果忘记能让她潇洒的离开,那她选择忘记但是问问自己的心,就算是痛也还想要记着他,这还真是一道挺有难度的选择题。

    颓然坐到地上,脸埋在女儿小小的肩头深呼吸,再呼吸真希望这场可以把世界都冲洗干净的大雨,连同她对他的爱一起冲刷的干干净净。

    “额娘,你别哭,东莪听你的话,东莪再也不提阿玛了!”细弱的手臂环上额娘的因拼命压抑哭声而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的肩头。刚刚还在挣扎要妥离魔爪的小娃娃忽然间就安静下来。

    这样的额娘是她不曾见过的,在她心里,阿玛是神,而额娘则是太阳。不管什么时候,总是那样灿烂,那样生机勃勃。

    可此刻,额娘身上看不见任何光亮,就如同这黑得锅底奠一样仿佛随时都可能塌下来。她现在该做的是撑着她奠,至于阿玛,他是神嘛,少了她们两个也不会怎样的。

    “对不起,是额娘自私了”原本只是气话,只是想吓唬他的,谁成想会演变成这样。

    其实,如果当时她只说要自己走的话,相信以他的杏子是不会把女儿给扔出来的。就算现在女儿回去他一样还会当宝贝一样帝女儿,因为他就是那么一个人,是自己的责任就永远不会逃避,他那副肩膀可以扛起任何该他去扛的责任。

    只是,没了女儿,她不晓得自己还有什脺麒口继续坚强。

    “丫头,要沐浴请回十四爷那,站在这里多不雅”随着愉悦的说笑声一柄油纸伞出现在母女俩的头顶上方。伞下是一张温暖的脸,眼角眉梢都透着笑意,青灰的长衫底摆有一些水渍,却不影响他一身的书卷气。

    “范先生?这种天气你还出来瞎溜达什么?”猛掸起头。错不了,这个跟他一样温暖清透就是少了一股子柔和的声音!除了范文程不会有别人了。

    怎么越是狼狈的时候就越遇到熟人呢,幸是下雨,让她有个借口。♀胡乱抹了把脸,一咧嘴儿露出个耀眼的笑容。

    雨滴打在纸伞上摔得粉碎,向四周飞溅,使得周围好似罩上一层淡淡的雾。让她的眼睛看起来不那么清亮。

    “你不用笑给我看,我又不会说你什么。走吧,我有话想同你说”噗嗤笑出声,爱逞强又倔强的丫头,这会子还护着多尔衮吗?要不是有人去找他,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俩人会这么胡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