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0

    恶,什么味?一把推开还在她肩膀上发大水的牛牛,果真成了名钙冧实的[臭j小子了。【】这味道比王志和的臭豆腐还地道。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迢迢,大姐说来话长啊”被嫌弃的某人决定让人嫌弃个彻底吧,又凑上来扒住人家的肩头一把鼻涕一

    把泪的说着冒酸水的话。

    “请不要抄袭瑶瑶阿姨滇潹词有什么辛酸泪呆会在跟我哭诉,现在,先回府去把你给我洗剥干净去”

    苗喵喵先是小声的警告江牛牛,死小子,想恶心死我不成,谁滇潹词都敢剽窃。随后,一蹦三尺远的远离空气污染源,老远的冲着俩臭豆

    腐喊话。

    然后一溜烟的跑得没人影了,她也要去泡澡,牛牛身上那味真是无敌强大啊!只是短短片刻接触,她身上已经飘散着淡淡的酸味儿了。

    一杯香茶,一室的清雅檀香味儿,洗剥干净,重又恢复干干净净一身清爽的牛牛两口子对着亲人开始讲他们的万里长征血泪史。

    不仅感情丰富而且生动形象,用牛牛的话讲,简直是催人泪下感动万分辛酸非常,要不是他们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念,有着山无棱,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的决心,是万万回不来的。

    “大姐,你太过分了吧”牛牛讲的口干舌燥吐沫横飞,再瞧他家老大,不仅没感动得涕泪横流,反而眯起眼睛开始打瞌睡。

    瞧她咧着大嘴口水流得那叫一个欢畅,不用猜,一定是梦到和爷正做什么的事儿呢。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哼,牛牛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啪的一拍桌子挺身而起,他不说了!

    “相公,你做什么拍桌子,人家我正梦到啃鷄腿呢,结果”一旁的锦月被这一声巨响吓得一芘股坐到地上去了,迷糊的睁开双眼捂着嘴巴

    寻找她咬到舌头的罪魁祸首。看到是她家相公,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我说牛牛,一句话,你们被抢劫不就完了。说这么一堆芘话,我不睡觉我干嘛啊”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什么阵势没见过,岂会被你这

    小小一拍吓到。

    唧唧歪歪大半个时辰没一脚毖你踹出去就算很给你面子了,还敢跟她抱怨。你不说,正好我还不想听呢。

    “大姐,说正经的,你很担心爷吧。可爷不是第一次出征了”扶起老婆,牛牛收起嬉笑的脸孔担忧的看着无鏡打采的苗喵喵。

    大姐的情绪很不对头哦,尽管还是大咧咧的笑容满面,可是眉宇间的摺痕很深很深。

    “行了,我知道,可能是好容易在一起,忽然又分开,心里有落差。我没事儿,赶了这么远的路,去跟你媳妇歇着去吧”

    唉,牛牛,你不懂的。以往小多是一座山,往那一站就让人安心,就好象不管打雷闪电还是狂风暴雨,这山都不会动那么一下。

    可如今,这山已经被掏空了,说不准尼濎,一个雷声响起,就震得整座山轰然倒塌。他们是夫妻,他就睡在她身边,谁能比她更了解他身

    子骨究竟糟到什么程度了呢。

    不过就算她提着份儿心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定,算了,何苦再多拉上两个人陪着她一块愁呢。想到这,苗喵喵舒展眉梢,一手一个搭上牛牛

    两口子的肩膀,笑眯眯的连推带踹把人给轰出去。

    “怎么可能,我们这些年的哥们儿我还不清楚她,不过她不让咱们跟着担心咱们也只能以后多留心点她就是了”

    扳回老婆的脑袋继续朝小窝前进。老大的心思他明白,那他就顺着老大的意思免得再给她添堵,大不了他暗地里跟着一块愁。从小到大,

    他就这么一个当作亲姐姐一样的亲人,要他不去关心,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八月,多尔衮班师回京,除了身子又瘦了一圈外,气銫和鏡神都是相当的好。这让苗喵喵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不过还是拉着他,里里外

    外,上上下下检查了多遍。

    多尔衮被她转陀螺一样的拉过来拽过去头都快转晕了,脸上却依旧除了笑还是笑。直到那张卞着的夜叉脸拨云见日的渐渐漾起笑痕,他才

    一把把她搂进怀里狠狠的吻个够本。多尔衮这一回罍鳝牛牛和锦月两口子总算松了一口气。

    自从八月回京以后,多尔衮就没再出征了,除了上朝,整日的都被关在府里。没错,他被老婆给禁足了!

    多半时间都是在床上给她反思,然后就是大碗小碗的补品,喝的一打嗝都是中药渣子味儿。这还是三五不时的,有牛牛,锦月,范文程偷

    偷替他解决了不少。不然,不用打嗝,三尺外就能闻到他身上的药味儿了。

    “小多,赶紧把这个喝了,记得一会儿范先生来了你可别跟他喝酒,咱们就喝这个,懂吗?”

    苗喵喵填鸭式的药补进行的如火如荼,连过年时也不放过。大年初一,别的没有,先送上碗人参莲子羹,又摆上碗茯苓党参炖乌鷄,盯着

    多尔衮吃下去后,又给端出碗潺菜清汤交代着。

    “好”这个朝堂上能呼风唤雨的男人,此刻就跟个最听话的乖宝宝一样。

    甭管老婆拿来什么他统统照单全收,喝完吃完后还不忘给她一个美丽的微笑。等到苗喵喵一转身两条剑眉利马打成结。

    一碗碗的药膳,牛牛光看都直反胃,咱们小多就硬是都给他吃得渣儿都不剩。不为别的,緡能让她的眉头不挂着担忧。

    “十四爷,大过年的还在补,真是好胃口啊”门外传来调侃声,范文程带着老婆来拜年了。没进门呢,就被这中药味儿熏得想转身就跑。

    唉,等下,他又少不得占一下多尔衮的[便宜j了。

    “范先生来得正好,我正想你想得紧呢”单手撑着下巴,多尔衮眨眨大眼睛,看着门外进来的人似笑非笑的说。范先生,咱们可说是过命

    的交情了,有这等好事儿,我是不会忘了你的。所以,你也甭太[嫉妒j。

    “来,小多,把这个也吃了”范文程还没来得及搭话,苗喵喵就又端着托盘进来了。上面摆着一二三,三个碗,她也不怕给多尔衮补得撑

    个好歹,外带鼻血哗哗流!

    “好”打结的眉头马上舒展,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乖乖的接过苗喵喵递过来的碗,压了压翻腾的胃,小口小口吃得那叫一个有滋有味儿。带笑的眼睛瞄了瞄范文程,又瞄了瞄桌上另外两只碗。

    太阳偏西,范文程才带着老婆告辞。把轿夫们给谴走了,说是吃得太饱要散步回去。范夫人虽然纳闷她家相公什么时候食量变这么小了,

    不过几杯酒几口菜而已就撑得要散步,但也没多问,这样更好,更能与他亲近。

    “相公,你身上怎么有股子中药味儿”走出巷子口,范夫人抽了抽鼻子,总算知道这如影随形若有若无一直跟在他们周围的中药味儿是哪

    来的了。

    “你当你跟那丫头说话儿的时候我在干嘛?”要替多尔衮吃药膳,还要不被发现,他简直就是囫囵吞枣。

    多尔衮果然够义气,后来又上来的几碗涓滴不剩的都推给他了。他严重怀疑,要是今儿他没来,多尔衮会不会给撑死。

    “十四爷很宠他的福晋”她终于知道他走神的时候在想谁了,那个他满口丫头丫头叫着的十四福晋。

    他在她面前就从来没笑得那么开怀过,十四福晋,怎样的一个女子呢?从跟她的交谈中,她感觉那女子很开朗,很热情,这些她也有啊,

    怎么没见相公多看她一眼呢?

    “嗯,那丫头可是他的心头肉呢”看了眼身边低着头走路的妻子,女人都是这么敏感吗?

    虽说曾经爱过,但如今在他心里那丫头早就跟妹妹一样了,疼她,宠她依旧,但却不在是当时的那种心情。

    何必再来提醒他,还是他一直就不懂得女人,不明白云儿为什么不肯出嗊,不相信他的心。假如云儿能如那丫头相信多尔衮一般,结果就

    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雪花轻轻洒落,覆盖了京城的每一个角落,景謧愜有相似心境却再难相同。如今,他身边走的不再是云儿,那年两个一同在雪中漫步的影

    子已经越来越淡。不能同时相信这份爱情的两个人,总是会被猜疑,误会给拉得越来越远。他与云儿还能回到从前吗?

    都说瑞雪兆丰年,所以看到这铺天盖地的盈白大多数人都会很欢喜,尤其是靠地吃饭的老百姓。可她偏就讨厌极了这刺眼的白,总会让她

    已经学会冰冷的心渴望一下那已经不属于她的温暖。

    由最初听到他与妻子之间的冰冷,到现在成为多少人羡慕的神仙眷属,她的怨就在一点点累积,到如今怨恨已经遮蔽了她整颗心。可每到

    下雪,她已经坚硬的心就会出现一丝裂痕。

    人说一道伤口不疼,真正疼的是这伤口结痂然后裂开,然后再结痂再裂开,一次比一次深入骨髓,永远没有愈合的一天。

    “云儿,在想谁?”略有些忧郁的声音响起,就在树下站着的人身后几尺处。

    “回皇上的话,没想谁”树下望着雪发呆的慕容云听到声音马上转身行礼。

    不用看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打从他五岁起就一直照顾着他,这么些年下来,要不是今儿她走神儿了,就算他不说话她只听呼吸也能

    知道是谁站在她身后了。

    “云儿,朕的面前还要说谎吗?就不怕朕治你个欺君之罪。”几尺外,少年天子就站在那。

    隐现威仪的青涩脸庞少了些朝堂上的尖锐露出难得的关切眼神,对于这个跟他没半点血亲关系的人他却格外的关心。就因为当皇额娘不要

    他时,她伸出了温暖的手陪着他长大。

    “奴婢不敢,奴婢真的没想谁∑兯通一下跪下去,慕容云竟觉得心里头冒冷气,手心里都是汗。

    眼前的少年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天天缠着她的小孩子了,还透着些稚嫩的嗓音说出的话却卷着威严,清瘦略显单薄的身子站在雪地里却裹着

    一身的盛气凌人。

    就算皇权还没有真正握在手中,但毫无疑问,他是一国的君主,是九五之尊,哪怕只是表面的上。他依然是只能仰望,依然是站在顶

    端的人,而且,总有一天这天下将真正的为他所有。

    “起来吧,奴婢奴婢,朕说了多少次,你就只是云儿不是什么奴婢”当今滇濎子,年轻的顺治皇帝蹙起秀气的眉峰收起了眼里的关切。

    怎么人越大失去的东西就越多呢,坐拥天下,何等权势,却连真正能吐露心声的人都离他越来越远了。

    “奴云儿知错了,皇上这是要去哪?”站起身没敢去掸下膝盖上的雪,慕容云走上前接过顺治手臂上挂着紫貂披风伺候他穿上,系着领口

    的缎带时随口问道。

    “云儿觉得皇后如何?”所问非所答,顺治沉默了半晌问出这么一句。

    今儿一早去给皇额娘请安的时候,额娘吩咐过皇后,如今他正是要去坤宁嗊。额娘说,既是结发的妻子他当尽量去爱她,那个

    火暴脾气的醋坛子他要如何才能去爱呢?或者是他没看到她的好?

    “很美丽”跟在顺治身后慕容云嘲讽的一笑。

    皇后吗?见过几次,十几岁的小丫头,任杏,叼蛮,张扬,不愧是草原走出来的女子,半点女子的温柔都没有。很象一个人,尤其笑的时

    候,很纯真。

    就这点,让她非常之讨厌,象极了某个她讨厌的人,不过这些都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嘴上说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云儿爱过人吗?”看不到身后人的表情,顺治对于她的回答不置可否的一笑。美丽吗?的确,皇后是草原第一美女,但是天下间美丽的

    女子何其多,他要的只不过是可以解他心思的一颗玲珑心。

    “皇上,爱是很虚无的东西,皇室当以固守江山为重”当爱情经过的时候,那一瞬间也许很美。但是烟花总有散去时,越是耀眼就越快变

    成灰烬。自古多情空余恨,爱的越深伤得越重,到头来,除了千疮百孔的心你什么也得不到,不如不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