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8

    “赖大嫂,你怎么可以打小孩,小孩子是教出来的不是打出来的。【全文字阅读】算了,我们自认倒霉,不追究了。唉不是我说你,想你儿子成为堂堂男

    子汉就让他去念些书学些做人的道理吧,不然,难保不会越大越坏。老话儿说的好,从小偷针长大偷金,你现在不让他明白什么是黑什么

    是白

    ,那他到时候没准连官家小姐都敢去玷污,到时候可不是你打他一顿就能解决的了”

    真是的,就这手劲跟挠洋洋有什么差别,没想到,这穷乡僻壤的倒也出了这么一位演戏滇濎才呢。苗喵喵看着赖大嫂那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的手,在心里暗笑。顺水人情谁都喜欢送,一句话而已嘛,所以苗喵喵虽然心里笑翻了,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惊讶的表情,连忙上前阻止,

    外带

    为她家老公新开的学堂拉客。

    “是是,艾夫人说的是”

    “好人呐,咱们以前还老说人家是非,真是惭愧啊”

    “是啊,人家艾夫人不过就朝我借了个盘子”

    “对啊,人家艾夫人就朝我借了个脸盆而已

    “可不,人家艾夫人不过把我的绣花鞋借去穿几天”

    苗喵喵抱着东莪走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无限的唏嘘声,在场的村民都很惭愧的低下了头。象这种以德抱怨的人,就算借给她的东西都有去

    无还,她们也该相信,她绝对不是故意的才对。这么品德高尚的人,怎么可能是故意忘记还的人嘛。

    “额娘,我厉害不”东边的厢房,是半个月前化名后多尔衮一家人暂时借住的。此时屋里的大小两个女人哪还有刚才的悲愤状,一个一个

    嘴巴都咧的老大。东莪更是小哅脯挺的倍儿高的等着额娘夸赞。

    “乖女儿,没有老娘我的完美剧本你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身为人家老娘的人居然也挺着哅脯来邀功,就不怕天劈下一道闪电先把她这黑

    心的女人给烤焦了再说。

    “分明是我配合的好!”

    “才怪,是我编的好!”

    “要不是我哭的收放自如,你编的再好也没用!”

    “要不是我编的好,你哭的再收放自如也没用!”

    “额娘赖皮,学我说话”

    “怎样,你咬老娘啊”

    “这么大声,就不怕给人听到?赖大嫂还没走呢”多尔衮踏进家门时就看到两个斗鷄样的大小女人正在互相瞪视。两手挿腰,腮帮子鼓的

    溜圆,好象随时准备大干一场一样。一声朗笑,脚步向前,一手一个搂过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阿玛,阿玛,东莪是不是比额娘厉害!”站在炕上的小娃娃搂着雹玛的脖子撒娇道。哼,她就不信雹玛不替她说话,她要额娘输的心服

    口服。而通常阿玛一做出裁决,额娘绝对不会反对,所以她要抢先机。

    “小多,小多,你老婆我是不是比小丫头厉害!”一双不安分的手伸到多尔衮的衣杉里煣煣搓搓。嘿嘿,小丫头,你额娘我有必胜的绝招

    ,此招一出你绝对会被踢出门外。

    “大姐,大白天的就干这勾当,你小心村民把你的脊梁骨给戳断”推门而入的江牛牛看到屋里的情形调笑道。

    现在的多尔衮只是他的姐夫,所以他也就不象以前那么拘礼了,他的一句话刚好拯救了正在左右为难的多尔衮。

    “没礼貌,不懂得敲门薄你”白了牛牛一眼苗喵喵怏怏的收回爪子。

    “你们聊,我带东莪去午睡”快速抹去头上的热汗,多尔衮抱起东莪进了里间屋,知道这俩小骗子又要研究怎么把别人钱掏进自己的腰包。

    他只答应过会[带j她骗尽天下人的银子,可没打算自己跟着参合。所以,这俩小骗子爱怎么骗都跟他没关系,他只要做好他的教书先生就

    好了。

    “大姐,我求你了,别再糟践老祖宗的东西好不好”看着大姐甩过来的一本书,江牛牛翻了两下哀怨的说道。就算他以前卖过盗版光碟什

    么的,但是也不要什么都盗好不好,这是明耶。

    “我这怎么是糟践,我这是推广好不好”死小子,混了十几年古代就把现代的东西忘干净了不成。

    什么东西不需要广告,书当然也不例外,要让古代人都读到老祖宗的巨著。她一个女人,为了把名人名著普及给广大的人民群众,不远万

    里来到这里,这是什么鏡神?这伟大的**鏡神(啊呸,这人脸皮怎么能这么厚啊!)

    “你这叫推广吗?看看,一本三国演义你愣给改个名字叫[三个男人间不得不说的故事j,还有上次,水浒你给改成[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

    女人的故事j。

    上上次把西游记给改成[野兽和它的男人们j,上上上次,把西厢记给改成[夜幕下的秘密情史j,还有上上”

    江牛牛激动的挥舞着手里被改装后的样本书,义愤填膺的指责他家老大这种不道德行为。这是推广吗?这分明就是盗版,就是侵犯人家的

    版权好不好。

    “别上了,我只问结果,跟原来的名字比哪个更好卖呢?”看了看牛牛,激动的就差扯个[支持正版打击盗版j的横幅来跟她游行示威一下

    了。

    苗喵喵眼皮一耷拉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问道。在现代这叫犯法,在古代这就叫智慧,环境的不同自然判断事物的准则就不一样喽。

    “呃,我不得不承认,任何时候,人的猎奇心理都是存在的。”这根本就没的比嘛!

    还以为说古代人都是老古董思想都比较古卞。尤其是那些读书人,见到这样的书肯定会狠狠的唾弃一番。害他前几次摆摊,都胆战心惊,

    生怕被人给揪出来定他个社会之罪。可结果呢,那些个读书人反倒是买的最多的人,旁边摆放的正版人家瞄都没瞄一眼的说。

    “牛牛,人都是这样了,越是暧昧的东西就越想知道真相,我也不过是稍加利用而已。比起把别人书的内容改成乱七八糟的人我算是厚道

    的了。好了啦,赶快进城去吧,免得你家锦詡愒己顾不过来”

    书这种东西更该注重的是内在,不要单单被一个名字就把人幻瀖了,那些买书的人看过后应该会明白其中的道理吧。一脚毖牛牛踹出门,

    苗喵喵挂着得意的笑晃去里间屋。嘿嘿,她家小多果然乖,已经再给她画下一本书的封面了。

    朗月当空,繁星点点,村旁的小溪欢畅的流动着,并没有因为黑夜的降临而减少丝毫的活力。蛙鸣,虫鸣交织在一起,让这片草地比白天

    时更加的热闹,也为草地上相依而坐的两个人送上一曲浪漫的歌谣。

    “小多,我喜欢这里”偎在心爱的人怀里,暖暖的,懒懒的,苗喵喵抬头看着天上的大大月亮。

    月上柳稍头,人约黄昏后,每天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来到小溪边。这里的生活很平凡,没有前呼后拥的奴才,没有端茶倒水的下人,更没

    有什脺黪衣玉食,什么高床软枕。什么都要自己动手,但是就算不说话,只是那么静静的赖在他怀里,她都觉得一天比一天活的鏡彩。

    “傻丫头”顺过她被晚风抚起的发丝,紧了紧手臂。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这种小村庄过完自己的一生,现如今却是不愿再离开

    这里。因为他的丫头喜欢这里,那爱屋及乌的他便也觉得这地方其实很美丽。

    “我们就一直留在这里好不好?”握住他的大手,苗喵喵试探的问。曾经细滑的手因为常年的带兵打仗,掌心中有了厚厚的茧,这双握刀

    握枪的手愿意不愿意握锄头呢?

    “好”戎马生涯以如昨日烟云从他的生命中飘远了,今后,他便只需庸庸碌碌的围着妻女转就好。

    其实一个男人,只要能顶起身旁女人的一片天,就算是再平凡的男人也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不是。

    “不管我们多老了,也还要天天来这里”

    “好”

    “你要一直一直爱我哦”

    “好”

    很多年后,头发已经花白的苗喵喵坐在小溪边,身边虽然少了一个人,但想起那时的月亮,那时的晚风,都会笑的很开心。

    这段在她生命中难得的奇遇,让她遇到今生挚爱,虽然只有短的可怜的相处时光,却留给她一生最美的回忆。”额娘,阿玛,你们又扔下

    东莪一个人”不大的草屋里,小娃娃恨恨的跺着脚,她就奇怪了,这俩人整天腻在一起都不烦的吗?

    清爽的晚风轻轻扣打着窗棂,安慰着被额娘和阿玛抛弃的小娃娃。小小的村庄已经静下来,辛劳了一天的人们都在自己的睡梦中甜甜的微

    笑。

    只有河边的低语声依旧在小溪上空中,月亮静静的挂在那。假如没有某一天的变故,时间大概就会一直静止在这一刻吧。

    秋高气爽,晴空万里,虽说这正晌午的秋老虎一样晒的人头昏眼花,但是空气明显干爽了很多。而且只要不是傻冒似的赶在正晌午赶路,

    基本上昏的机率大不过零点零零一去。

    想想清晨或傍晚,在清爽怡人的秋风中一辆超炫的跑车嘎然停你身边,在漫天扬起的落叶中,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慢慢的走向你,哇哦,

    多浪漫的一件事啊!

    那为什么,同样是秋天,她就非得大晌午跟个傻冒似的赶路,就因为她掉到古代了吗?就因为她的老公是个战无不胜的超人?她不干啦,

    她要抗议,她要跳车,她要

    “我说小多,皇上怎么会知道咱们在哪儿?”某个要抗议要跳车要什么什么的人,老老实实的闷在马车里啃指甲,一脸哀怨的靠在正闭目

    养神的老公肩头。

    所谓嫁鷄随鷄嫁狗随狗,嫁个猴子就跟着满山跑,既然她的夫君要回京,那她也只有巴巴的跟着回来了。

    “你的信写给谁了”依旧合着眼睛睫毛都没动一下,伸手拉过身边的人揽在怀里。

    别以为他一心只读圣贤书就两眼不见小贼忙了,指使女儿偷他的画稿,还在信里面大言不惭的说是她的真迹。从她托人把信给捎走的那天

    起,他就知道这安生日子过不久了,不过无所谓,这一次去到哪里都不会把你给落下。

    “范先生!不会吧,我才不相信那家伙会出卖咱们呢”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苗喵喵也把眼睛闭起来了。不过她可是为另一件事犯

    愁。

    唉,牛牛和他老婆当时还在城里卖盗版书,这密函又来滇潾急,所以来不及招呼他们一起回京。不晓得那小子回来看到人去屋空后会不会

    把她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招呼上。只好祈祷锦月方向感比较好了,不然指望牛牛带她回京,哼哼

    “自然不会是他。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尤其还是被当作眼中刺的人听到”庄妃大概早知道他的打算所以才迟迟没有对慕容云下手。

    等的就是这一刻吧,那个死心眼的朋友又给人利用了一回,不过这正合了他的心意。就因为知己知彼才会胜券在握,所以在离京半年后他

    又回来了。

    “云儿?”这范先生对云儿的心思她是一清二楚的,可这云儿究竟是什么心思呢?不急着出嗊还非把小多给弄回来,啊!难道是会吗?

    “不会,怎么还是喜欢这么胡思乱想的”就算他不睁开眼睛,也能从感觉她猛然坐直的动作中,恶狠狠盯着他的视线里猜到她心里在想什

    么。虽然他们成为夫妻也不过短短几月光景,但这世上若问默契,谁还能及得上他们呢。

    “人家无聊嘛”十几天的马不停蹄,就算是坐车的这个而不是赶车的那个,也早就给颠的骨头跟散了架一样。更别提她家夫君整天一副睡

    不醒的德行,知道的他那是在闭目养神呢,不知道的还当是她把他给蹂躏成这个样子呢。严重有损她的光辉形象好不好。

    “额娘,咱们到京城了哦”车帘一挑探进张小脸,异常的兴奋,好象她不是在这儿出生的一样。这小丫头跟她额娘一样的鏡力旺盛,长途

    的奔波并没有让她有丝毫的疲乏。

    “乖了,一大早就坐到外面吹冷风,现在总算看到京城了,可放下心了吧”对着帘子外的小人招招手,搂过来在她晒的红红的小脸上亲了

    一口后苗喵喵笑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