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5

    “我不要睡觉!”想大声抗议,她不想睡醒起来后连小多也失去,她害怕再睁开眼睛时她的世界彻底毁灭。【全文字阅读】但是出口的声音沙哑微弱的几

    乎让人听不真切,她滇濆力早就透支了。

    “爷”多尔衮刚想安抚,门外有人唤道。

    “进来出去吧”进来的人锦月,手里端着碗粥。原想上前去喂苗喵喵吃的,也好回去告诉她家相公大姐的情况,却被多尔衮给半途拦截后

    给谴下去了。

    “好,不睡觉,那总该吃饭吧。不然看你这么憔悴,为夫我一着急,一上火,一嗅澺的也旧病复发可就热闹了”舀起碗里的粥细细的吹凉

    后喂给她吃,见她眉头紧蹙,连忙连哄带吓的说道。

    “我吃,我吃”此时的苗喵喵给人的感觉就象是只小兔子,胆子特别的小,别人一吓唬就什么都答应。

    “这么脏,几天没沐浴了?”一碗粥都喂完用了还不到一刻钟的光景,苗喵喵几乎没歇气儿的吃。多尔衮脸上没什么心里却嗅澺的要命。

    小十五的死对这丫头的打击太大了,让她现在整个人都处在极度不安中。没别的办法,只有慢慢转开她的心思了。

    “乖了,不然为夫的我怎么跟你同床共枕啊,那就只有去睡书房了”见到苗喵喵不吭声又开始盯着手里的玉佩发呆,多尔衮只好再次吓唬

    她。

    “我洗,我洗”小白兔赶紧点头连忙就要起身下床。怎么能让他离开她的视线范围内!谁知道这次离开了,下次再见到时会不会又是死别。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但因为身体太虚弱了,没起来不说反而头昏眼花的向前趴过去。还好是在多尔衮怀里,不然,她那两颗洁白的门牙就要光荣下岗了。

    多尔衮展臂打横抱起她,为怀里轻飘飘的她又拧起眉。早知道事情的始末,但却没料到这丫头会这么认死理儿。如今,要如何做才能解开

    她心头的这个结呢!

    如果老天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就估计是现在这样,y霾,迷蒙,不清透。太阳收起了笑脸躲在乌云背后,低低的云层仿佛触手可及,让

    人觉得天就要塌下来了似的。今天是多铎出殡的日子,所以,是否老天也在以这种方式为他送行呢?

    “这会儿已经入土为安了吧”摄政王府的寝楼里,一个人对着窗外依稀就要吐蕊的满树桃花,轻叹了一声后说道。

    打从起床,她就一直坐在窗边盯着外面滇澮树看的过瘾,今儿是多铎出殡的日子但是苗喵喵却起晚了,所以没能跟多尔衮一起去送他。

    清楚滇濤到小多起床,穿衣服,轻声喊她,然后叹了口气朝外走。她就是不肯把眼睛给睁开,直到轻轻的关门声响起她才慢慢睁开双眼,

    今天是个y天呢。

    “对不起,没能去送你,你会原谅我吧”,生死由命,注定的事儿怪不得她,说,如果真的追究起来,那害小十五送了杏命的

    人应该是他,因为如果他不偷偷的走她就不会乱发脾气了。

    她知道,小多是不希望她太自责,不想她再这么自我折磨下去,所以她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因为不想看小多拧着眉头坐在她旁边用

    过于忧伤的眼神看着她,同她一起消沉。

    所以她选择失忆,强行删除那些关于多铎的记忆。所以就算明知道今儿是什么日子,她却偏偏赖了床。

    慢慢的爬下床,来到窗边,推开窗子,却看到窗外一个男子站在桃树下对她微笑。雪白的衣杉随风翻飞,大眼睛闪闪发亮,依旧满脸傲气

    ,痞痞的倚于树干上冲她勾着手指头。

    [就知道你这个丫头没那么好心去藝,算了,爷我也不跟你计较,谁叫你是我的红颜知己呢。j窗外的人走过来,双肘支在窗台上,手捧

    着脸颊,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气样说道。

    “多多多铎!”太震撼的惊喜了,让苗喵喵多了半天才多出他的名字。不敢置信的煣了煣眼睛以确定这不是幻想,忐忑不安的再度睁开眼

    睛,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依旧还在视线内。

    [怎么着,这会知道想我啦,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爷我不稀罕了,所以你以后就只管对着我十四哥多个过瘾吧j

    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多铎嘴角一撇一副欠揍的德行,那架势就象苗喵喵刚才对他进行什么猥亵活动一样,一脸盎欺负了的委屈表情。

    “我想你个头啦,你找打怎么会这样?!”笑骂着抡拳k向他的脑门,死小孩,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你差点把我给吓死了,我现在要

    统统皑复回来!久违的灿烂笑脸在她的拳头落到窗台上时僵住了。

    [唉笨丫头j手覆上她的,轻叹了口气,收起了懒散玩笑的表情换上无奈和不舍。此一去便再无相见之日了,这一世的纠缠终于到了尽头。

    “多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的手明明覆在她的手上,可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动一动手指就刺穿了他的手掌。

    她从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之说,但她此刻宁愿相信,人死后魂魄依然存在。一直没机会说出口到道歉现在终于可以对他说了。

    [别哭,我喜欢看你笑。就知道你会讲什么狗p的对不起所以我才来见你最后一面,没什么对不起的,我心甘情愿哦。很高兴从此后能在你

    心里占据一个角落,就算只有那么一点点,我也很知足了。

    人的一生如果不曾在心爱的人心里留下印记,那活着倒不如死了。我这人不屑什么荣华富贵,因为这些我生来就有。唯一让我遗憾的就是

    你的心我永远都站不进去,所以自然会想尽办法去霸占啦。我自己选的路,结果也很令我满意,所以我欢喜,你这样不是存心扫我的兴吗?j

    看着她的眼泪跟不要银子似的一个劲哗哗的流,多铎想拍拍她的肩膀告诉她,哭个p,我不是站你面前呢吗。

    但是手伸到一半就收了回来,一阵清风吹过,送来满室的花香,一朵颔苞待放滇澮花落在了她的肩膀,轻挥衣袖风干她脸上的泪痕。

    [别难过,我要你每次想到我的时候只会笑,我看的到哦j多铎站直身子,以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说道。

    满眼的眷恋都在这一刻倾泻而出,藏在心底的感情也都在这一刻传递给她,只为这最后一次见面将斩断所有今世的纠葛,他与她不会再有

    重逢的一天了。

    “多铎”看着慢慢淡去的身形消失在如烟的轻雾中,唯那张绷气的笑脸清晰的留在她的心里。

    抬头看着云雾后面若隐若现的阳光,那云层之上的灿烂是因为多铎站在那的缘故吧。死小孩,我不会输给你的,我会一直微笑着走下去。

    因为每当我抬起头,都会看到你。

    “丫头,起来用膳了,睡了大半日肚子都不饿的吗?”今年是小十五出殡的日子,知道这丫头是故意装睡不起来,他也就没有勉强。

    这几日来她恢复了不少,甚至脸上也出现了笑容。但知她如知己的他怎么会不清楚那过分灿烂的笑容后面藏的是什么呢?

    既然她选择清除掉一些记忆,那他也没必要非拉着她去想起,也许这样对她未尝不是好事。反正以前不也是什么都由着她吗,这回又何必

    非要例外呢。

    虽说不勉强她去面对,但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他还是十分担心的。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怕她一蟼愑又沉浸到悔恨里拔不出来,所以所有

    下葬的仪式完毕后他就匆忙往回赶。

    哪知道是白担心了,他的丫头睡的那叫一个香,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样的梦,让她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多铎来见我了,他说原谅我了!!!”正在极目远望着灰蒙蒙滇濎空,遥远又清晰的温柔话语把她拉离了窗边。

    慢慢睁开眼睛的苗喵喵茫然的对上正俯视她的那双眼睛,她刚刚不是在跟多铎道别吗?怎么一蟼愑换成小多的笑脸了?到底哪一个才是梦?淡淡花香飘过,一朵半开滇澮花随着她被扶起后由肩头落到她的腿上。不是梦,多铎真的有来跟她道别!

    “丫头,睡糊涂了还是发烧了?”看到一睁开眼睛就拉着他的手大叫见到已经亡故的人,多尔衮一撩袍襟坐到她对面,连忙伸手去探她额

    头的温度。

    “真的啦,瞧,这是我跟他说话时掉到我肩膀上的那朵花哦”拍下额头上多尔衮的手,献宝似的小心捧起那朵半开滇澮花送到他眼前。瞧

    ,她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多铎他曾经来过。

    “不热丫头,我是谁?”收回手放到自己的额头又试了试温度,遂特别认真严肃的问出一个比较白痴的问题。头一回,以睿智闻名的多尔

    衮有了一种叫做呆的表情。

    “小多喽,你傻了啊等等你什么意思嘛,难道说我还见鬼了不成?”跟他一样,眼睛几乎都瞪成斗j眼了,怎么也不能相信她家小多居然

    问出一个这么没技术颔量的问题。两只斗j互瞪了半天,她才反应过来。

    “用膳去吧”嘴角抽动了一下,多尔衮恢复正常,假如你真的见到小十五,不用怀疑,那绝对是见鬼了。

    只是看到她眼神清亮又不象得了什么失心疯,才明白,她是想努力摆妥这个y影所以才出现这样的幻觉了吧。那就不要揭穿她,不管是用

    怎样的方法,能打开她心里的结才重要不是。

    巍巍紫禁城比盛京的皇嗊大了n多倍,也华丽了n多倍,这是苗喵喵自从迁居燕京后第一次入嗊。

    昨儿晚上,要带她离开燕京,去到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他们一家三口去骗尽天下人的银子。

    虽然不知道小多为什么会忽然间要离开,不过管他是因为什么她只管跟着就是了,天涯海角,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天堂。好酸,啥时候她也

    这么会拽词儿了捏。

    一大早,多尔衮要进嗊辞行,苗喵喵非跟癞皮狗一样粘着人家带她进嗊。开玩笑,来了一回北京城,没看看故嗊怎么成。

    现代的时候,故嗊的门票是超级的贵,害她只能在□外流着口水。也许对很多人来说,一百多的门票不算什么,但是对当时那个超爱钱的

    苗喵喵来说比割她一块r还疼。

    既然这次有免费旅游的机会,打死她也不会放过的。另外还有就是想看看云儿,她不晓得为什脺黢年云儿还是没有出嗊,多半原因还是在

    她这儿吧。现在她要走了,所以想很真诚滇濁醒她,心爱的人一旦错过了,就很难再寻到真爱。

    “给太后请安”如今这慈宁嗊里就只有这么一位太后,母后皇太后早在几年前就薨了,所以这紫禁城里,除了皇帝就是庄妃最大。

    虽说是已经还政给福临,但毕竟他还不满十六岁还算是个少年,所以多尔衮这个摄政王请辞的大事儿多半都还要经过太后这边。政事不能

    干预,这人事她还是可以给皇帝意见的。

    “起苛吧,今儿是什么风把十四你们两口子给吹到哀家这儿来了?”依旧端庄稳重的气质,脸上挂着温和的笑。

    庄妃并没因她如今的地位而改变什么,有着平常女人不能有的宽广气度。纵使过去与多尔衮之间有何不快,也都付诸一笑而去了。因为她

    明白各自的立场,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绝对不是她与十四的一己私怨。

    “臣是来辞行的”落坐一旁多尔衮浅笑道。

    他与庄妃之间早就没有了什么怨恨,这么些年过去,当初的盟友,后来的敌人,如今的君子之交,这女人有太多让他佩服的地方。

    “听皇帝提起过,十四真打算归隐?哀家觉得很可惜。不过人各有志,总是不好强求的”

    人生能得一知己不易,能得一强劲对手就更不易。有多尔衮这样能力卓绝的人在皇帝身边,才可让皇帝更加勤勉,但是,却也是心头大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