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4

    “瞎说,你什么时候见我哭过。【】还记得不,那年我被翠花差点把手指头都给咬断了,可你见我哭了吗?我可跟你说,等你好了要帮我报仇

    哦,谁叫它是你送的呢”

    明知道他看不见,苗喵喵还是把脸上的眼泪给擦光光露出个最阳光的笑容给他。就算她心里面苦的要死,她还是非要自己笑的最甜不可,

    因为多铎喜欢看她笑。

    “很很想回到那时时候”他看到了,看到第一次见到那丫头时她笑的一脸灿烂,对他说,我叫苗喵喵。

    看到她贼笑着抓住一只信鸽,流着口水朝灶房跑过去。看到她带着翠花拦在豪格必经的路口笑的很嚣张。看到她带着温柔的笑对他说,别

    怕,我们会把你举的高高的,谁也别想踩着你。

    他真想一直就这么看下去,直到她头发花白,牙齿掉光。那时她的笑是不是还是这么温暖呢?

    “嗯,那时候你最皮了,老是跟我作对。我往东你偏往西,所以每次被你气的半死。想说报复你,但想起每到关键时刻你都会自动跑到我

    这边来,就没办法下黑手。

    我最喜欢和你一起出去玩,因为惹什么乱子你都会手一摆,跟我说,没啥大不了的,有我呢。

    还有啊,你出征的时候真的很威武,总让我感叹一下原来多铎也可以这么英俊潇洒啊。还有还有”

    絮叨的历数往昔一起走过的日子,就好象一切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那么清晰。床上的多铎嘴角挑起,静静滇濤着

    有些记忆是想忘也忘不掉的,有些感情是抹也抹不去的,有些人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十二年滇澒诚相对,十二年的珍惜积累,有了这份

    比朋友还要多一些的情感。又怎么会随着一人的远去而远去呢。

    阳光依然是那么明亮,悠然的洒在不停说话的人身上,所过之处,可以清晰的看见小颗的微尘被清风吹动,在房间流漫着,窜动着,仿佛在

    接受一场纯净的洗礼。床上的人早已闭上了眼睛,嘴角的笑却没有消失。

    说话的人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时而微笑,时而气愤,时而耍着赖皮,时而对着静静躺在那的人做个鬼脸,细细数着他们一起经历的每件

    事,一起走过的每一年.

    顺治六年三月,丁丑,辅政和硕德豫亲王多铎薨。

    多铎的死很突然,以至让一向稳如泰山似的多尔衮在接到京里快马送来的书信时,险些乱了方寸。不过多尔衮就是多尔衮,尽管一时心绪

    大乱,也不过是片刻便恢复如常。压下心里的悲痛,宣布师驻居庸关,安排好军中事物,一路快马加鞭回京临丧。

    “阿玛!你可回来了,快去看看额娘吧”刚跨进家门就被一只小手给拽住,跟她阿玛一样总是挂着笑的小脸这会却是满面愁云。

    “东莪乖,阿玛这就去瞧你额娘,你先回房好吗?”轻抚了一下女儿的头顶,多尔衮朝跟在东莪身后的牛牛使了个眼銫。

    看样子,东莪还不知道小十五不在了的事儿,那就暂时不让她知道吧,不然这小丫头肯定会哭死的。看着牛牛把不情愿的东莪给抱走,多

    尔衮轻叹了口气后快步朝寝楼走去。

    不用女儿说他也能知道那丫头的反应,毕竟,连他自己接到这个噩耗的时候也曾急火攻心的吐了几口血,何况是那么重感情的她。更别说

    她与多铎之间还有着特殊友情。

    他不想跟丫头说什么人死不能复生之类的话,若她难过,他就陪着她一起好了。一起分担,也许难过就会少一些。

    有些话说着轻松,但真正去做的时候,很难。就算你对自己说一万次我不难过,但悲伤还是无法抑制的蔓延,他可以管的住自己的想法,

    却管不住自己的感觉。

    寝楼的内室暗,窗子被人拿棉被捂的很严实,一点光亮都透不进来。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苗喵喵,如果不是看见她满是血丝的眼睛睁的

    老大,乍一看上去跟死尸没多大区别。

    从送她回来的范文程走后她就是这个德行,不吃不喝不睡觉,一个人躺在黑屋子里半点活气儿都没有。

    牛牛,锦月,福伯很多人来劝她,可都是摇着头出来的,她就好象把自己所有的感官给封闭了一样,看不到任何人,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要睡觉,几天前,把窗户给封上的时候她就这么跟自己说。现在天还黑着不是,一切不过是做个梦而已,等她睡醒的时候,多铎依然会

    活蹦乱跳的带着一脸欠揍的坏笑出现在她眼前。根本就没有因为她的一句话出京去找小多,也没有于半路染上天花,更没有死。

    只要天没亮,只要她闭上眼睛,一切就都不是真的。可惜,不管她多努力,眼皮就是合不上。

    “多铎怎么会染上天花的?”几天前,当她被范文程硬拖着送回来时她一脸隘愤的坐在自家花厅里问他。

    多铎死滇潾突然了,短短半个月没见,再见面时竟然就是送他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她怎么也不相信,那个健康的一塌糊涂的多铎就这么

    轻易的走了,她严重怀疑有人暗中作祟。

    “路过获鹿(今石家庄)的时候染上的。当时没在意,没过两天,十五爷忽然发病,高烧不退,神智不清,随从兵士马上抬着他掉头朝回

    赶。可是天花是无药可医的,就算赶回京里,御医们也都是束手无策。”

    沉默半晌,范文程才抬起头对上苗喵喵恨恨的视线说道。瞒是瞒不住的,只好掐头去尾说个大概,但愿这丫头别往深处想。

    “他去那里干嘛!”拳头重重的捶在桌子上。连她这个整天窝在府里的人都知道获鹿如今是天花肆疟,多少人离乡背井,就是为了躲避这

    场比瘟疫还厉害的灾祸。

    他到好,还上赶子往前凑合,别人都绕路走偏他要去找死,如今可好,得偿所愿了,这家伙非要用这种方式去证明,他在别人心里有多重

    要吗?

    范文程没回答她,低着头,手指来回抚摩着面前的茶碗。要他怎么说,说十五爷是想把十四爷给换回来好让十四爷陪着你?说十五爷太担

    心十四爷的身子所以没有绕路?如果把这些话说出来,这丫头的反应他无法想象。

    曾经他也以为是有人暗下毒手,所以还可以让气愤压过悲痛。但后来问了送十五爷回来的兵士,他忽然间很厌恶自己,假如那天他没拉着

    十五爷来看这丫头,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呢?

    “范先生,获鹿是去大同的必经之路吧”盯着沉默不语的范文程片刻苗喵喵缓缓的问出一句话,原本放在桌子上的手背到了身后。

    多少年的朋友了,他的沉默代表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事情与她有关。她怎么忘了,小多这次征的是大同。

    “嗯”如果可以,他真不想应声,但窒闷的沉寂压的他有些喘不上气儿。

    这丫头的语气平稳,声音如常,但即使不用看她的表情他也能感受到由她心里透出来的冷气儿。唉怎么这时候她就不能糊涂一下呢。范文

    程知道,如果他不应声,屋里弥漫的巨大哀伤会压死他,只得轻轻的应了一声。

    “我累了,范先生请自便”把范文程撇在前厅,苗喵喵脚步飞快的朝寝楼跑。

    怎么会这样?真应了豪格的话,她就是一个扫帚星,而且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扫帚星,很大的那种。

    她就是个王八蛋,坏胚子,自私自利的超级小人。她有什么资格做多铎的朋友,她有什么资格为多铎的死悲伤。

    没有她,豪格不会死,多铎不会死,小多也不会把身体给累垮了。自己觉得自己不错其实她就是个垃圾,早在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小多就不

    该留她这个祸害在身边,就该一脚毖她踹开任她自生自灭。

    重重的甩上寝楼的门,任追过来的范文程在门外喊破喉咙,苗喵喵只靠在门上没半点回应。门外的声音远去,苗喵喵顺着门卞滑坐到地上。

    她他妈的就是个白痴,明知道多铎什么杏子还冲他吼些乱七八糟的话。一想到再也看不到那张绷气的脸,她就觉得呼吸困难,心缩成一团。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一句话。

    一想起多铎老婆那张端庄却没半点活气儿的脸她就想抽自己俩嘴巴,她害的一个女人失去了丈夫,害的几个小孩没了阿玛,她有什么脸哭

    ,有什么脸说跟多铎是一头的。

    月亮升起,落下,东方一抹金光迸出耀眼光芒,新的一天开始了。可坐在地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瞪着一块玉佩傻笑。

    这是那年多铎送给她的,也是她唯一拥有的与他有关的东西。瞧着它,就好象瞧见多铎那年略带稚气的脸,冲着她露出一嘴白牙,抢了她

    的j腿,赔给她这块玉佩。

    太阳越升越高屋内越来越亮,门外的人在说些什么她听不到但这刺眼的阳光却让她十分滇澲厌。

    当阳光透过窗子爬到她脸上时,她终于动了。疯了一样跳起来跑到床边,扯过所有的棉被,拼命的把窗子堵了个严实,直到一点光亮都透

    不进来,直到屋子又恢复漆黑一片。

    黑暗中,她咧嘴一笑,然后朝空荡荡的床上一躺。多铎,天没亮哦,所以一切都是梦对不对?

    那天后,只要有人想把被子给扯下来,就算前刻还是死尸这一刻马上就变成个杀人魔。就算后来已经虚弱的站都站不起来,她还是会把手

    边能扔的东西都撇过去砸人。搞的谁也不敢去动那窗子。

    寂静漆黑的房间连丁点声音都没有,所以她的呼吸声显得格外沉重。嘴滣干的已经暴了皮,几日的颗米螠鼬让她瘦了一圈。可她什么感觉

    也没有,不饿,不渴。

    原来生命不过就是用这一次次的呼吸来证明的,一口气在,他可以对你笑,对你哭。一口气没了,从今后,纵使你多么的想念也都别想再

    见他一面。

    吱哑一声,寝楼的门给人推开,缓慢的脚步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走进来。紧蹙眉头看着床上这个活尸体,几不可闻滇澗息声轻轻滑出

    滣畔。

    早知道这丫头会伤心却没想到会伤心成这样,假如把白天变成夜晚能逃避悲伤那他绝对任由她去。但瞧她现在这副样子,分明就是连想逃

    都没有心力,这样下去,她只会去给小十五陪葬,这是他不允许的。所以快步走到窗前把棉被给统统扯下来,瞬间涌入的光亮让床上的苗喵喵

    浑身一震。

    “滚出去”吃力的吐出几个字,手边已经没有东西可丢了。是谁这么坏,非要她面对残酷的事实。

    “哪有妻子这样对丈夫说话的”床上的被人抱起来拥入温暖的怀哀,泉水一样清澈的声音响起。

    “小多?”始终一动不动的眼珠子终于转了转却觉得涩涩的。眼睛好痛,视线很模糊,只瞧的见依稀有道很嗅澺的眼光落在她脸上,空白

    的脑袋因为那轻柔的声音而恢复运转。

    “是我,丫头,我现在回来给你靠,所以别再自己一个人扛了好吗?”轻抚她的发,也一下一下梳理着她的悲伤。

    多尔衮满眼滇澺惜里还夹着深深的自责,表面越坚强的人内心就越脆弱,太多的悲伤把她压垮了。假如他能再快点回来,他的丫头是不是

    就不会是现在这副模样。

    “小多对不起”好象所有悲伤都找到了宣泄口,一瞬间,一直干涩的眼睛终于有泪水涌出来了。

    对不起啊,要不是我的任杏,我的自私,多铎就不会死。是我死他的,你骂我吧!我就是猪头对不对,不知道有些话可以杀人于无形。

    我笨,我蠢,所以害的你失去最亲的人,以后咱们再也看不到多铎了,看不到了啊!

    “来,先喝口水,饿不饿?我已经叫人端了稀饭过来。现在你最该做的不是说什么对不起,而是喝水,吃饭,然后好好睡一觉”边轻轻拍

    抚她的背,边腾出一只手端过床边案几上的茶碗送到她嘴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