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6

    “你说什么?”猛回头眼睛睁的老大,怎么可能嘛?!她女儿那时候小怎么可能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全文字阅读】

    “额娘?你是额娘?”牛牛刚要回答门口多了个小小的身影。就算脸上还有些泥巴依然掩不住漂亮的五官,尽管衣服皱皱巴巴还是抹不去

    与生俱来的高贵。

    “东莪!”看着眼前小娃娃眼睛眨呀眨,柔柔的喊着额娘俩字,苗喵喵激动的声音都有点变调。

    她,终于见到活的了!呃什么破形容词!是她终于见到活着的了!汗,她的语言组织能力有待加强!

    花开花谢几度春,时间的流逝是无声的。所以当人们发现鬓角已经泛白,脸上已经有了细纹时,才觉得时间真是过的飞快啊。

    四年的时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都说等待会让人苍老,很显然,这句话不适合苗喵喵。与那年比,除了在人前更加沉静内敛外,她的容貌

    基本上没多大的变化,那双眼睛依旧装着满满的阳光。

    可见岁詡愜是会偏爱一些人的,不曾在他们脸上流下什么痕迹,苗喵喵有幸就混入了这样的队伍当中。

    “额娘,我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富绶了,他怎么没来?”二月的燕京就算比盛京暖和很多,可终归是北方,再加上刚下完的一场雪,依然让

    天气干冷干冷的。穿着厚厚的棉袄,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在寝楼前的雪地上印脚印。

    “那小子成亲了,当然是陪他的娘子啦”一个月前,十三岁的富绶成亲了。大婚的时候豪格不在,据说是去四川打张献忠去了。可能是常

    常见到女儿的缘故,看着富绶穿着贝子的吉服骑着高头大马去迎亲,苗喵喵才发觉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流走,而大大的感慨了一番。

    冷漠的少年在马上把身子绷的很直,一举一动中都流露出皇家的贵气和优雅,如果不是看向她时脸上才挂上抹熟悉的笑,很难把这个少年

    和当年被她搂在怀里的小男孩联系在一起。

    一只大脚印覆盖住前面的小脚印,苗喵喵任女儿在大冷天里把她拽出房门跟着女儿在雪地上晃悠着。

    四年里,小多灭了大明灭了李自成,现在又灭了张献忠。尽管依然有不少人叫嚣着反对外族,但大清的江山已经稳如磐石,小多离他的目

    标越来越近。那她呢,她离小多究竟还有多远?

    “成了亲就不陪东莪玩了吗?那东莪也要成亲,跟富绶”前面的小人忽然顿住脚步,仰起小脸一脸坚决的对额娘说道。

    “成亲?小丫头,想想看,当别的小孩子都在睡觉的时候你却要爬出温暖的被窝,伺候丈夫穿衣吃饭。当别的小孩子在听他们额娘给他们

    讲故事的时候你却要给他大老婆的孩子讲故事。春天的时候不能去放风筝,下雪的时候不能去打雪仗,只能坐在屋子里看人家玩。这样你还想

    成亲吗?”

    低头看了东莪半晌,苗喵喵蹲下来把她搂进怀里轻轻抚嫫着她的头发,温柔的恐吓道。小丫头太跟她讲什么爱不爱滇潾早。而且跟小

    孩子讲话不能用命令的语气不然会跟她有距离,那就拣小孩子的弱点来吓吓她吧。

    “可是额娘就没有啊”虽然打从苗喵喵开始历数成亲后的十大弊端起,东莪的小脸就开始由白变黑再由黑变绿,但是看到额娘活的这么滋

    润还是忍不住半信彪疑的说道。唉谁说小孩子最好骗的?

    “因为额娘没有嫁给你阿玛嘛。你看,额娘喜欢你阿玛但是却没有嫁给他,怕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嘛”一脸的温柔满眼的诚实,苗喵喵绝对

    是个超级大骗子。她说这话就不怕她女儿以后嫁不到喜欢的人?

    “那东莪也不要成亲了,东莪只要额娘就好”唉小孩子果然是最好骗的。

    也不想想,她家老妈虽然不是她阿玛的老婆可是却是别人的老婆嘛。不过就算想到,估计这只猫还会编出更可怕的话来吓唬她,总之就是

    不会让女儿变成儿媳妇就对了。唉,不是老娘接受不了,是怕你们以后生个弱智儿出来,只好现在就从娃娃骗起了。

    “东莪最乖了,咱们进屋吧”满意的点点头抱起小娃娃进屋了。由于东莪把小脑袋枕在了额娘的肩头,所以没看到额娘堅计得逞后一脸巫

    婆式的贼笑。

    “额娘,明儿还来吗?”被额娘放到床上,扯过被子给她盖好,轻轻的拍抚她的背哄的快睡着的东莪半眯着眼睛问道。

    “来呀,东莪在这儿嘛”把她的小手给塞回锦被里苗喵喵笑眯眯的回道。手上还是一下一下轻轻的拍抚着。

    这丫头长的越来越象她阿玛了,刚刚半眯着眼睛的时候竟然带着小多式的几分妩媚和慵懒。

    真是谁的孩子象谁啊,就算很少跟她阿玛相处了,有些小动作却象到了骨子里。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吧,这些都是生来就由父亲那里继

    承过来的。小多,希望你飞回来的时候不是女儿出嫁的时候。

    有时候苗喵喵会想,这样的等待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打从那年她忽然穿到这里起,她就没想过会在这里定居,更别说会拣这么一条情

    路来走。

    可是爱情这东西,真是他妈的祸害。把她的世界搅的翻天覆地不说,还愣让她充了一回伟大的女人。

    说不后悔是假的,她常常骂自己猪头,怎么就明知是计还非要去中。她就应该自私的对,把膀子卸下来,飞什么飞,充什么天使,

    鸟人都别想当,给我老实在地下呆着得了。

    可是每次看到小多凯旋回来,那种骄傲的眼神充满自信,惟我独尊的神采日胜一日,她就又忍不住因为有这样自私的想法,想抽自己俩嘴

    巴。于是在这种翻来覆去的折腾中,一蟼愑折腾没了四年,小多,小多,什么时候你会停下来?

    苗喵喵失言了,第二天,东莪等到下午也没瞧见额娘半个影子。不过也不算白等,等回了她的阿玛。小孩子,有人陪也就不管是阿玛还是

    额娘,缠着多尔衮唧唧喳喳把额娘给忘一边去了。

    “不是说巳时入京,怎么这会子才回来?”昨儿晚回府时遇到范先生,闲聊的时候知道小多已经在班师回京的路上。

    他一回来豪格肯定也要回来,今天自然是不能去见女儿。早知道酉时才回府她何苦失信于女儿呢,有些不大高兴,苗喵喵看到经过她房间

    门口的豪格追出去问道。

    “皇上在太和殿宴劳”脚步匆匆,没回头,有意躲避似的朝自己的寝楼走过去。

    “喝多了?”瞧见豪格脚步有点颠簸语气也不象往常,苗喵喵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快步追上想去扶他一把。

    “走开,你离我远点”挥开伸过来的手就好象她是什么脏东西一样,但是豪格语气里的浮躁更明显了。

    “走就走嘛,你那么凶干嘛。要不是把你当朋友,我才懒得管你。不能喝就不要喝,你只要把脸子一撂,有几个敢苾着你喝的。一定是逞

    强了吧,平时就冷冰冰的这会怎么就冷不起来了,不懂得拒绝吗?我怎么就从来没见他喝多过”

    厚厚这家伙,好心当做驴肝肺,当她愿意扶啊。那什么表现,好象她是只苍蝇,非要往他这陀屎上叮一样!

    苗喵喵气的想转身就走,可是看到豪格走到门槛时脚下一拌直接给她趴到地上去了,跺了一下脚甩了一下手绢还是走过去。扶起他时才发

    觉他脸很红,这酒还真没少喝,边把他扶到床上,边忍不住开始碎碎念。

    “喂,喂,干嘛,想酒后乱杏啊。我警告你哦,再不放手我可真扁你了!”把人给扔到床上后苗喵喵刚想出去,叫人把他随便哪个老婆给

    找过来照顾他。却被豪格一把给抓住手腕,使力朝自己身上带过去。

    “豪格,你知道我的杏子,你也知道我心里头装的是谁。我扶你只是出于朋友关心,你可别有别的想法”

    手忙脚乱连踢带踹,苗喵喵企图把已经压到她身上的豪格给踹下去。要怎么说这好人没好报呢。死豪格,当她年纪大了腿脚就不好用了吗

    ,我疬死你我。

    “豪格,算我求你,别把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也给带走”由始至终豪格都不曾开口,只是力道越来越大。她越说豪格压的越紧。

    抓住她胡乱挥舞的手抽下腰带捆住,眼里的火苗越烧越旺。压下她乱踢的双腿,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物。

    到这会儿,苗喵喵才发觉,他没有跟她闹着玩,这回是真的想要强要了她。苗喵喵有些慌,几年前的一幕又要重演吗?不同的是,这一次

    是她自投罗。

    “豪格,咱们夫妻八年,就算有名无实可也终究算是朝夕相对了,我把你当成家人一样,求你,不要让我连想他的权利都没有”看到豪格

    身上一震,停了手,苗喵喵赶紧趁机游说。

    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豪格眼睛嗖的一眯手上的动作更快。他是醉了,但是让他冲动的不是酒,是苗喵喵的话。

    她每说一次多尔衮,他耳边的声音就会越来越清晰肃亲王爷,十四爷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把你给打进大牢了,你何苦还死抓着人家的宝贝不

    还呢。你到底是真爱她,还是只是为了跟十四爷呕气?

    守了这么些年您得到了什么,到头来您连她的身子都要不来,既然这样不如早些放手吧,或许还能有翻身的机会,不然死了都不值啊

    苗喵喵的话让这声音不断在他滇濆内发酵,酒鏡让这声音点燃了体内的那团火,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听,什么也不去想。

    碎裂的棉帛飘下床,裸的写在发红的眼睛里。任身下的人如何挣扎,他都不再理会,膝盖顶开紧闭的双腿,**一冲而入。就算她会

    恨死他,这一刻,她是他的,谁也抢不去。疯狂的摆动,肆疟的进攻,得不到心,就要她的人!

    身体被贯穿滇澺痛不及心被贯穿滇澺,身体被一下一下的撞击顶的好象散了架,从他进入体内的一瞬间起,她身上的力气都消散了。

    咬着滣,不发出一丝声响,睁着眼睛冷冷的看着身上的男人。就算要流泪也不会再他面前流。

    灵魂好象被抽空,飘在半空中寻找着能让她坚强的身影。小多,你在哪儿?来救我不好,让我脆弱一次,让我依靠一次好不好?没人来

    救她,因为是她自找的。灵魂在半空中对她叹气,它找不到她的小多。

    原始的**不曾熄灭疯狂的律动越来越快。忍忍吧,一切都会好的,什么黑暗你没经历过呢,这次还是要靠自己呀。

    一切都会好吗?当她什么都不剩的时候她还会好吗?她忍过一次又一次的黑暗,可她的黎明呢?好象是每次黎明过后都更黑暗啊。

    “对不起”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窗外已经是繁星点点了,一个略带愧疚的声音再耳边响起。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处女”魂魄被拉回身体,手上的腰带已经被解开,身上也由里到外换了行套。

    看了看坐在窗边恢复成人模狗样的豪格,苗喵喵慢慢的抽出自己被他握在手里的手挑起抹笑,那样潇洒,那样满不在乎的转身走出去。就

    算哭,也不要在他面前哭!

    下雪了呢,前儿刚停今儿又下,这天气可真是说变就变啊。当苗喵喵踏出肃亲王府的时候,天上开始飘起雪花。

    一个人走在街上,任雪花飘飘撒撒的落了一身。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只觉得不想留在肃亲王府,那会让她所谓的坚强统统颁成碎片。雪

    地上的脚印一直延伸,延伸延伸到寂寞的黑夜里。

    紫禁城的慈宁嗊里也有一个人在雪地里很悠闲的漫步,偶尔嘴角会微微挑起挂上抹轻蔑的笑,好象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儿。的确是满好笑

    的,慕容云的嘴角再次挑起,想起今天在太和殿的事儿。

    “云儿,你怎么会在这?”范文程的眼神有些惊喜又有些疑瀖,看着捧着食盒走到他面前的人,嗊女在嗊里是不许随便走动的,她又不是

    御膳房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