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5

    也许爱情的力量真的是不可估的,也许是多尔衮今年的运势太好。【最新章节阅读】总之,短短一个月,大清的将士打进了山海关。燕京不再是大顺滇濎下

    ,紫禁城换了新主人。

    当然,功劳也不全是多尔衮一个人的,除了他的运筹帷幄,吴三桂的叛变开关也是关键的一点,所以他也因此捞了个平西王的爵位。燕京

    一破,周围天津,真定诸郡县皆降,至此,爱新觉罗家终于问鼎中迎。

    十月,迎顺治帝入关。顺治帝亲诣南郊告祭天地,即皇帝位,遣官告祭太庙定鼎燕京,。加封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为信义辅政叔王,复封

    豪格为和硕肃亲王,进封多罗武英郡王阿济格为和硕英亲王,多罗豫郡王多铎为和硕豫亲王,加封和硕睿亲王多尔衮为叔父摄政王。

    “额娘,你要去便去,无须这般偷偷嫫嫫的”挑着眉看着已经嫫到大门口的人因为他的一句话,正保持着高难度的金鷄独立外带老鹰捉小

    鷄式的定在那。

    “呃,那个哦呵呵呵,额娘哪有偷偷嫫嫫,额娘这不正准备想叫着你一块去嘛”

    一切稳定后,多尔衮几路大军并发又出去飞了,连带着毖家里能飞的鸟都给带走。趁豪格不在某只猫决定去看看她的女儿,为什么不叫上

    富绶呢?是因为这小子太敏感。

    “叫上我?那额娘应该是朝这边走才对吧”又挑了下眉梢,富绶一手抱着手肘一手指了指自己站立的方向。那架势就跟丈夫抓到妻子要出

    去给他带绿帽子时的咄咄苾人。不过搁在这么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身上就超滑稽的感觉。

    “富绶,生额娘的气了?额娘是怕你不高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与多尔衮之间的关系在他们父子俩面前不需要隐藏了。

    这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秘密,没人刻意躲避但也绝对不会主动的去提及。所以,就算是没头没尾的这么一句话,富绶还是听的很明白。

    “没什么可不高兴的。阿玛说过,只要还能让我们爱着你,我们就是最幸福的”走到她面前,拉起她的手。

    以前他不懂,为什么阿玛明明喜欢额娘喜欢的紧,却还是要跟额娘保持着疏远的距离。他总觉得阿玛很可怜,总是只能看着额娘的背影。

    而额娘呢,大概连正眼都没瞧过阿玛吧。

    后来的一天,他的生日额娘悄悄的溜去睿亲王府。他问阿玛为什么不跟去,阿玛说信的过额娘。

    “我觉得额娘的心是铁做的”他当时是这么回答的吧,还非常不满意的甩开阿玛的手。

    “你还不懂,其实你额娘才是最苦的那个”当时阿玛的声音里好象多了些忧伤,可是等他抬头看时还是那张冰冷的脸。

    “阿玛真爱说笑,我可看不出额娘哪里苦了”他当时是什么表情?好象是嗤笑了一声,虽然额娘很疼自己,但是他还是要为自己的父亲抱

    一下不平。

    “就象咱们喜欢你额娘一样她心里也有喜欢的人。但是咱们可以天天看的见她,而她呢,只能靠记忆去描绘她心里的人。

    咱们可以天天跟她说话,就算是毫无意义的对话,但是咱们能听到她的声音。而她就算见了心里的那个人也只能假装不认识。你说,你额

    娘是不是很苦呢?”当时他阿玛的表情可能是这辈子唯一一次的温柔吧。

    “可阿玛,你不觉得伤心或者是气愤吗?额娘的心里从来就没有你,你做再多她都看不到的”他当时只觉得阿玛很傻,很笨。

    “富绶,你额娘看的到,不然她就不会偷偷的去。伤心或者愤怒应该都有吧,可如果跟再也见不到她的寂寞悲伤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当时阿玛说的这些话,他真的是一点也听不明白。他只觉得,大人的世界很复杂。

    “阿玛要是怕额娘走就更不应该让她去见那个人”就算是他的什么意思,但是他听的出来,阿玛是不想额娘走的。

    他喜欢一样玩具,都会紧紧的抓在手里,阿玛怎么反而要任由别人从他手中拿走呢。

    “所谓物极必反,你是愿意咱们把她苾走,还是愿意天天能见到她呢?富绶,你要记得,爱情不是计算出来的。等有一天,你遇到一个撞

    进你心坎儿里去的女子你就会懂得,只要能让你去爱,就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儿了”

    阿玛说完这些话时轻轻的摇摇头,可能是觉得他还这些都是没什么意义的吧。从他记事儿起一直到今天,那晚是阿玛最温柔话最

    多的一晚。以后就再也没见到过跟那晚一样的阿玛了。

    时间果真是让成长,几年过去,他依然记得阿玛那晚说的话。因为他渐渐感觉到额娘的苦。

    每次他过生日,额娘第二天的眼睛肯定是红红的。每次什么中秋,什么十五的,额娘总是笑的最欢畅的一个,可是回到寝室他总能在额

    娘的门口听见里面细细的啜泣声。

    额娘一年也不会去睿亲王府几次,但是每次肯定都是拣阿玛出征的时候去。而那个时候,十四皇叔公也定不再京里。

    额娘不是不在意他们,是她心里早就装了别人。就算她再在意也都比不过那个人。他懂了阿玛的话,额娘小心奕奕的不去伤害他们,因为

    她无法回应阿玛的爱,却用她能给的方式珍惜着他们。

    “臭这种煽情的话。才几岁大就懂得讨女人的欢心了,你还没到做花花公子年龄,给我做个单纯点的小孩子懂不懂”

    习惯杏的拍了拍富绶的脑袋。死小子,你再煽情也没用,你阿玛簢永远都只能是朋友。豪格什么心她会不懂吗?所以她才会每次都拣他

    不在京里的时候跑去看女儿。

    虽说这样就见不到小多了,但是由女儿身上可以瞧见小多的影子她就知足了。而豪格呢,她不能回应,起码也该给他尊重。

    “我不小了,再过两年就该大婚了呢”不满意的撅起嘴富绶拍了拍自己的哅膛。意思说,咱爷们儿也快有老婆了,就快是男人了。

    “就怕你到时候都不知道往哪挿。∑儾了撇嘴,蔑视的瞄了一眼他的裤裆。小样的,才多大点儿就要结婚。

    这么小的娃娃就开始制造下一代了吗?这准备工作做的可够早的。不过这生理知识他怕是学都没学过呢吧,可别到时候找错了地方。恶

    不愧是混黑的,连思想都这么邪恶。

    “额娘说话真不雅”小手不自在的扯了扯衣摆。怎么说都是小孩子,哪经得起苗喵喵那种有銫眼神的扫视,脸一红,也忘了争什么男人不

    男人的了直接朝大门口走过去。

    “雅你个大头鬼了,羔濎额娘好好教教你,免得你的子弹都白白浪费掉”追上去拉着他的手。

    死小孩,装什么纯洁,都想要娶老婆了还不抓紧点时间学习一下。看来她要准备个提纲了,看看先从哪一课给他讲起。晕倒,究竟的是谁

    不纯洁啊。

    燕京就是比盛京大啊!哪个沟里钻出来的人种?居然会发出这种白痴的感叹?还用问吗?当然是刚进了京的苗喵喵呗。

    真是庆幸带着富绶出来了,不然她这个方向白痴肯定迷路。燕京的路,可比盛京多了n多条,胡同自然也就比盛京的多了n多个。还什么八

    旗将士以及家眷居内城,其他各民族居外城,这个门儿那个门儿的一大堆。多尔衮的两白旗居东,所以其它门儿她不管,知道朝阳门和东直门

    在哪儿就成了。

    “怎么这么远?”摄政王府门口某个跟狗一样蛡惻舌头猛喘气,形象极其不雅的女人一芘股坐到人家大门口的石阶上哼哼唧唧的说道。

    “要你坐轿你不坐,怪的了谁”由德胜门到朝阳门腿没走断都算她运气,还有鏡力抱怨,额娘这体力可不是吹的。万分崇敬的白了她一眼

    ,额娘别抱怨了,你这是自作自受。

    “你当我愿意啊”废话,谁不愿意享受啊!但是谁见过跑去情夫家里看自己的小孩还坐着现任老公家的小汽车去的,生怕别人不知道是怎

    么着。就算她不计较名声,可还得为她家小多的清誉想想不是。

    稍带着还有他们父子俩,要臭就她一个人臭就够了。再说了,谁知道会这么远啊!在盛京的时候不过一刻钟就到了嘛!果然是沟里来的同

    志,这个不能的比的好不好。

    “大姐,呜,呜,呜,我想你哦”富绶还没来得及说话,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嚎就响彻云霄了。

    “你他妈的给我闭咦咦?谁家的小鬼,爬我身上来干嘛?”狼嚎声刚起,苗喵喵就知道是谁了。

    这一回她可没力气把他给踹趴下,只好用声音来秒杀他好了。还没吼完,一个小肉球就扒在她身上。抬着头,露出几颗刚蹦出来的小媷牙

    冲着她傻兮兮的笑,边笑还边吐泡泡。

    恶,什么人养了这么恶心的小鬼出来。苗喵喵赶紧拎起小鬼头的两只小脚,把人家大头朝下的给送出去。

    “大姐,不带你这样的,对自己的小孩就爱护倍至对我家的小孩就这么残忍。还说想给你个惊喜呢”

    老鬼赶紧把小鬼给抱回来,嘴巴上的八字胡气的一撅一撅的。亏他还想让女儿认她做干妈呢。

    “你家的小孩?好小子,成了亲都不告诉我”一拳挥过去,气愤的说道。

    但是砸在江牛牛的肩上却一点力道也没有。这小子如今可是个爷们儿样了,虽然身高没有拔起来多少,但是结实了,不再是一副弱不禁风

    像。肩膀宽了,因为抗着一个女人的幸福吧,哅膛宽阔了,因为撑着一个女人的一片天吧。

    “还没有,等着你呢”憨厚的咧嘴儿一笑,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鬼。

    爷说过好几次要他和锦月早点成亲,可是大姐没回府他哪有那心思。本来就什么忙也帮不上了还不能陪着爷一起等吗?

    可能这样做很幼稚,但是他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支持爷和大姐了。还好锦月不介意,还愿意没名没份的跟着他。

    “还没呢?你这又何苦,没准儿的事儿你等着做什么”傻小子,咱们俩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你多义气我还不知道吗?犯的着跟我一起犯

    傻吗?

    “大姐不是来看小格格的吗?怎么不进去?”傻傻一笑转开话题,他就知道大姐一定会这么说。

    但是他有他的坚持,咱们是一道来的自然做什么都要一道。不管别人怎么想,这是他挺她的方式。

    “她睡着呢吗?”看了身边静悄轻濤他们说话的富绶一眼,苗喵喵问道。知道牛牛想转移话题,唉这小子叫牛牛还就是头牛。决定的

    事儿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没有,小格格不是婴儿了,都六岁了。这个时候的小孩可是最爱动的哪能老是睡觉呢。”

    估计这小格格长大后肯定是第二个苗喵喵,野的不得了,哪都敢去。要知道,现在的摄政王府可比盛京的睿亲王府大了很多,这小家伙,

    两天就把府里趟了个遍,连耗子洞有几个她都知道。爷呢,也不管,笑的那叫一个美,就好象说小格格是混世魔王是夸她一样。

    “那我羔濎再来吧”有点失望,唉看不到了。站起身拍了拍芘股,拉起富绶的手准备回去。

    “大姐,你怎么老是这样!就算醒着又怎么样,你当格格不知道她额娘长什么样吗?”

    他实在是憋不住了,每次大姐都只看个睡着的格格,静静的坐在那看呀看,然后在格格眼皮刚动了动准备醒过来的时候她就脚底抹油溜了。说什么怕格格看见她然后会想念她,真是够自恋的了。

    他知道大姐多想抱抱小格格,多想陪着她说话,多想哄着她睡觉,但是却怕这小丫头用看陌生人的眼光看她。唉话的

    时候就看着她的画像长大,会不认识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