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3

    “你额娘你哭的这么没功力,定然会笑话死你的”挥退进来的老妈子,轻柔的用帕子把那张花脸给抹净。【全文字阅读】看着那双灵动的眼睛,他不禁哑然失笑。还真是有乃母之风啊,哭出来的声音可谓是惊天动地,跟她额娘那破锣的嗓子有一拼。

    “咿呀咿呀咿呀”这的是哪国话?还真不好翻译,全当她在额娘哭的时候,比她还没功力呢。

    “爷!喵喵姑娘要见您!”门外,有人欣喜的通报,虽然她嫁给了肃亲王,但是大家都还是喜欢叫她喵喵。

    “让她回吧”满以为会看到爷惊喜的冲出来,然后被拆散的鸳鸯又可以相会了,没想到,屋子里只轻飘飘的飘出这么一句话,通传的奴才傻眼了。

    “以后,别让她进来府里,知道吗?”又一句砸出来,刚才还余震荡漾的脑袋,现下彻底瘫痪。

    爷是怎么了,今儿站了一天,不都是为了喵喵吗?怎么这会人来了,反到不见了?洞房花烛夜耶,她居然敢跑回来找爷,换了是他,早感动的一塌糊涂了。不见就算了,干吗还不准她进来啊,就算她嫁给别人了,可也不是她自愿的啊,爷未免太绝情了吧。

    “你额娘回来了,可是阿玛不能见。见了,就放不开了,见了,你额娘的命就没了”看着那双同她一模一样的眼睛,多尔衮淡淡的笑了,她懂,所以她不会怪他。不过以她的杏子,看门的下人怕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死阿三,还不快给老娘我开门!”被n多个人给驾出来,放到大门外的苗喵喵还想再冲回去,却被看门的先一步咣当把门给关上,差点把她的鼻子给撞扁了。气的搬起旁边的石头砸过去,看能不能把门给砸个窟窿。

    吓的阿三那条人造辫子都立起来了,乖乖,谁敢给她开门薄,别爷发话了,不准她进,就是准她进了,这还得冒着生命危险,保不齐一开门,脑袋就开瓢。

    “死阿三,你个混蛋,别让老娘抓住你,不然有你好看”恨恨的踹了一脚大门,苗喵喵才不情不愿的往回走,她知道他为什么不见她,她来也没打算能见的着他。

    她来是给他一个转身的承诺,就如同他一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月光拉的老长老长,长到和另一个影子纠结。

    呵呵,她就知道他懂,踩着一地月光,苗喵喵回到肃亲王府。直到她进了门,远远的,一个人影才由暗处闪出来,傻丫头,可千万别干什么傻事啊。只要她平平安安的,他受的住,什么都受的住。

    由于今天是主子大婚,宾客满堂,府里是闹哄哄,乱遭遭,谁会想到新娘子不在新房呆着,所以当苗喵喵赶回肃亲王府的时候,没人拦着她进门。

    这么些位宾客,谁知道她是谁家的奴才薄。经过花园,看到里面还是热闹非凡,知道是酒席还没散,苗喵喵绕到新房的窗口那,同出来时一样,两手一撑窗台,翻身进屋。

    “翠花?翠花?就知道你最靠不住了”进屋没看到翠花的影子,苗喵喵不由的翻个白眼,死翠花,又去别人去了吧。

    “你找它吗?”一撮绒毛由苗喵喵眼前飘落,豁的转身,才发现,床柱的另一头是个死角,烛光照不到地方可以隐藏任何人。

    刷,从头凉到脚,不为他没有表情的冰冷脸孔,不为他眼里的千年寒霜。那撮绒毛是翠花的,错不了的,她最喜欢它的毛了,软软的,金黄銫的。

    “你把它给怎么了”要忍,要忍,这个男人不是多,不是死孩,也不是范先生,所以她要忍,苗喵喵咬了半天牙,才毖火气给咽下去。

    “吃了”一扬手,又一撮毛飘下来。

    “我咬死你!”忍不住了,苗喵喵疯子一样扑上去,一口咬住刚才往外撒狗毛的手,她要给翠花报仇!

    虽然翠花总是喜欢遛的她满大街乱跑,喜欢不通知她一下就擅自行动,但是每到关键时刻,翠花总会跟在她身边,就冲它这份忠心,她非为它报仇不可。

    “行刺皇子阿哥是死罪”就好象是被蚊子叮了一下,无关痛洋似的任她咬,连冰冷的声音都一点没什么变化,苗喵喵觉得,自己好象正在啃一座大冰山。

    “行行刺?啊哈哈哈我这个也算?”马上松嘴,以最快的速度后退,耶?怎么觉得嘴里有点腥呢?

    看着被袭击者慢慢的举的起手,伸到她眼前,嚯这是谁干的啊,都咬出血了那个貌似好象是她大姐自己。

    “你是皇阿玛指给我的媳妇”自己抽出帕子,把手上的血迹擦干净,露出几个深深的牙印子,端详了一会,才答非所问的冷冷道。

    “意思是,我不是刺客?”呜呜呜翠花啊,对不起,老娘要先保住命,才好为你报仇,你不要怪我哦。带着满脸的谄媚,苗喵喵心奕奕,试探的问道。

    “夜深了,早点歇着鄙”估计换成是多尔衮对她这句话,话音还没落,人早就没影了,哪去了?扑上去了呗。如今换成豪格这句话,还是收到了同样的效果,人没影了,哪去了?蹦到门口去了呗。

    “呀翠花,你没事!”刚准备夺门而逃,一开门,就瞧见翠花的大狗头,苗喵喵一高兴,忘了逃了,蹲下来抱着翠花又亲又搂的。

    “你是皇阿玛指给我的媳妇”已经在妥衣服的大冰山又吹过一阵寒流,把那边那个正搂着翠花亲热的人给冻个半死。

    “那个”

    “来人,带她去柴房”不等她把话完,大冰山冲着门外叫道。

    “等等等”现在是什么逻辑?因为她是皇帝指给他的媳妇,所以她要去住柴房?他不爽他老爸包办他的婚姻那他眼里闪烁的火苗是报复的火花!

    肃亲王府的人都知道,他们新进门的这位嫡福晋不得爷的宠。新婚之夜就被请去柴房的人,你能指望她在这府里有多高的地位?虽第二天爷就放她出来,但瞧见爷一回也没在新房留宿,就知道是怎么一回子事了。

    “福晋,该起了”恭敬的声音隔着门传过来,可是如果打开门,你马上就能见到一张满是不屑的脸。那架势,比喵喵那个福晋还福晋呢。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被子往头上一蒙,继续睡她的大头觉。起来?起来对着那个天天晚上跑来一句[你是皇阿玛指给我的媳妇j,然后辫子一甩,潇洒退场的大冰山?

    她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有鏡神分裂的倾向。每天緡了这一句话,不惜跟她在那大眼瞪眼的对坐上一两个时辰,不话还好,一话就是那句[你是皇阿玛指给我的媳妇j。

    天啊,这简直就是鏡神疟待嘛!这句让她上吐下泻,消化不良的话请不n万次在她耳边重复。她的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肃亲王的嫡福晋,用不着他一再滇濁醒。

    “福晋,该起了”声量稍稍放大,里面也透着不满。

    她可是正得宠的侧福晋身边的红人,正在前途不可限量之际,被爷一脚踢来伺候这个要什么没什么的福晋就够窝火的了,还要每天都充当脸盆架,端着盆水在门外候着她起床。

    不过,就算人家再不得宠,到底是主子不是。所以除了在声音,在脸上表现出一点点反抗鏡神外,她还是只能端着水盆候着。

    床上的人十分不情愿的把眼睛欠了道缝隙出来,她可不可以当做没听到?只要门外的人接下来不会叫魂一样的叫个没完,她倒很乐意继续窝在床的上同她家的多相亲相爱,顺般和她家多梦里相会一下。

    “福晋,福晋,福晋”放下手里的脸盘,一边拍门一边喊,据她多日来的观察,这一招绝对管用。

    好吧,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既然你非要打断我多甜蜜的梦里相会,那咱也就不用客气,让整个肃亲王府都动起来吧!

    忽的掀开被子,动作迅速滇澴好衣服,拉开门,准备先亮一嗓子,却看到不止是那个平时伺候她的丫头。那个请不要用这种想海扁她一顿的眼神看她,她还没来的得及行凶呢好不好。

    “您总算起了,也不看繙黢儿是什么日子”嘴上着,手上动着,一窝风进来的好几个人开始给苗喵喵更衣,梳头兼上妆。

    什么日子?结婚周年纪念日?不对呀,她成亲还不到三个月呢,某某某的生日?那关她芘事?莫非是皇帝大爷又要娶老婆了,不然干吗给她穿上朝挂?可也没听最近皇帝大爷看上谁家的闺女呀?

    “收拾妥当了吗”冷冷的声音,比外头的寒风都更容易让人起鷄皮疙瘩。门口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肃亲王豪格穿着朝服站在那。

    “回爷的话,好了”福了个身,奴才们都退到一边,先前的[脸盆架j回道。

    “走吧”始终没踏进门槛,豪格站在门口看了看里面的喵喵。没想到这疯丫头穿上福晋的朝挂,倒也有一股雍容的气度,只要她不乱动的话。

    “去哪?”咦咦,他们现在是要表演一下什脺餍模范夫妻,什脺餍貌合神离,什脺餍同床,那个不是,是异床异梦给人家看吗?

    那她是很乐于奉陪的啦,毕竟,现在磨练自己演技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借此机会,也可以督促她家多,行动要快速,不要在那边给拖个十年八载的,那她的青春不是都浪费在大冰山这了。

    “今儿是年三十儿”噗的一下,把某只兴奋的气球给戳破,转身朝大门口走去。

    年三十儿了吗?日子过的好慢哦,她以为都过去了。她是要别人跟她家多嚼舌根,可没打算亲自表演让多看啦。请问,可不可以当作她人间的蒸发了,或者派另个代表出席什么该死的皇室家宴?

    看看前面已经走的快没影的人,不用,肯定是不可以,耷拉着脑袋,一步三蹭的朝前挪,最好是她挪到地方,马车已经出发了。

    “上车吧”哦,老天,能不能让她晕倒,她真的不想去啦,她已经用最慢的速度爬行到大门口,怎么那辆马车还在?而且那个冰山难得的绅士一回。

    他干吗要绅士的伸手出来扶她上车,他就直接走了就好嘛,然后她就可以拉拉肚子啊,扭扭脚薄之类的回府静养了嘛。

    极不情愿的伸出手,唉没办法,谁叫她平时能吃能睡,头好壮壮,如今想林黛玉一下都找不着感觉。

    恭送主子的马车离开后,下人们就各忙各的去了。但是她们这些个做奴才的觉得这位福晋跟爷之间有种微妙的关系,两个人都好象再躲避某一个点,好象这个点一但打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恶这种有点让人冒鷄皮疙瘩的想法实在不适合大过年里头冒出来。

    这鬼真不讨人喜欢,跟他阿玛一样,冷着个脸。干吗,要不是你那个皇帝爷爷,我会跑来嫁你阿玛吗?干吗用那种[你是狐狸鏡j的表情瞪着她。

    从一上车就开始跟对面的娃娃大眼瞪眼。一路进了嗊,苗喵喵没心思看看嗊里跟外面有什么不同,光顾着研究这鬼眼睛里面的怨恨究竟是为了什么了。

    本来还想,多个鬼不至于让她太冷,没想到,又多了一座冰山。据可靠人士,就是她身边这座大冰山透露,这个鬼是前任嫡福晋,也就是已经仙逝了的那位的儿子,大阿哥富绶。

    既然在她进门前,他老娘就已经先一步跑去上帝那里了,他干吗用那种[都是你害死我老娘j的谴责目光对着她猛扫虵?

    虽然她不欺负孩子了,但是这种眼光让她很不爽,她也是受害者耶,所以坚决要给他瞪回去!

    皇室的家宴自然是在嗊里头举办,皇帝大爷腊月二十六就开始封笔,封玺,放大假了。少了各司官员走动的正阳大街今儿车来车往的都是皇帝大爷自个儿家的亲戚,所以难免会碰上几个同时到达的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