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80

    许是天意,我逛园子却听见了皇上要逮捕八爷的命令,我只觉得这是上苍给我赎罪的机会,我就找了八爷身边的人,给他传了信,我知道皇上不会饶了我,我也不想姐姐因为我皇上反目。【】

    所以,姐姐也别悲伤,小云这辈子没被爱过,所以要到下辈子去找人爱了。

    包里有两件喜服,原是送给姐姐和八爷的,虽然未料小云当年一时错事,造成姐姐和八爷的终生遗憾,时至今日却仍然不舍得扔了这衣服,请姐姐全当留个念想吧!

    小云去了,姐姐保重!”

    看完这封信,抱着那红艳艳的喜服,我的眼泪才流下来了,而且越来越不能控制,最后竟成了号啕大哭。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好像哭得没有力气了,倒在小云的床上。那床单上似乎还留着小云的味道,这味道让我安心下来,似乎小云就在身边,我就在这种安慰里沉沉睡去

    等我醒来,才发现已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我的头很疼,也许是因为哭得太厉害了。脑子时而清醒,时而模糊,时而觉得自己在现代,时而觉得自己在古代。而且眼前老幻化出小云的笑脸,还有各种各样的人,胤祀、缤琦、弘旺、八福晋、四福晋、康熙、十四、十三总之很多的面孔纷至沓来,最后忽然出现胤缜的脸,而且这张脸瞬间变的异常的恐怖,我吓得大叫一声,又晕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又睡去,似乎怎么也不能完全地清醒。我像听见胤缜在发脾气,听见太医絮叨地说着什么,听见嗊女的哭声,听见允祥滇澗气,可是我也听到了小云的声音,一遍一遍地呼唤我。

    就这样,十日之后,我才略微有些好转,但是经常还是会出现幻觉。胤缜想尽了各种办法,最后不得已竟然也相信了冲喜的说法。

    所以他竟然要立我为后,说是要用这种喜气,冲掉我身上的晦气。

    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根本緡所谓。

    为了尽快医好我的病,封后典礼准备的很仓促,几天以后我被套上红銫的喜服,迷糊地被人牵着走向前殿,最后换成了胤缜拥着我走,他在我而耳边低声说:“你先将就一下,等你病好了,朕一定给你补办个隆重的婚礼!”

    我被他拥着接受仪式和百官的参拜,满族的婚礼都是晚上进行,因此,稍微有些冷。一阵风吹过,我不由得往左边一看,却看见小云正在屋顶上召唤我。我顿时心神不宁,想要过去。

    等到胤缜接受百官朝喝时,我然清晰地说:“胤缜,我想透透气。”

    他听完我的话,脸上顿时出现惊喜的表情,他以为我清醒了,因为这是我这么久以来唯一一句完整的话,他欣然应允,让旁边滇潾监带我去转转。

    一妥离他的视线,我立即命令小太监去拿梯子,我语气冷硬,小太监们不敢违背,急忙找来了梯子,我让他们搭在城楼边,我沿着台阶,一步步上去。

    这时这帮太监才慌了神,都哭着喊着不让我上去,我顿时怒喝道:“皇后的命令你们也敢违抗,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那帮人一蟼愑被我震住了,我就势立即爬了上去,等我一上去,便将梯子掀倒。太监们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哭着跑着去找皇上了。

    我站在屋顶上,裙角飞扬,我看见小云正对我微笑,而我也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我终于妥离了紫禁城!

    一会儿的功夫,城楼底下已经聚满了人,我看见胤缜正狂怒地命令着什么,看见百官愕然的神情,看见太监们吓得魂不附体,也看见了胤祀惨白的脸。

    正当我感觉有人顺着梯子从身后上来时,同时也看到小云向我伸出了手,我不由自主把手给她,她一跃,我便跟着飞了起来。我在众人的惊呼中,闭上眼睛,一跃而下,耳边除了风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

    自我从城楼上一跃而下已经一个月了,我以为我会死,会重新回到现代,可是我既没有死,也没有回到现在,甚至连灵魂都不曾出窍过。

    我只听说我昏迷了三天,这三天胤缜衣不解带的在我身边等我醒来。可等我真正醒来以后,他就再没来过,他定是以为我不想当皇后,所以才出此下策。不觉间我们已经互相伤得太深,如今这道鸿沟怕是再也无法逾越。

    我的伤势还不算太重,只是手臂和脚踝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我不得不整日躺在床上,太医来的很勤,我的屋里也被加派了几个丫头,我见不到胤缜,却仍然被他的关心包围。可是,我再也不会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存在着任何幻想,我曾天真地以为,就那样平淡的相守也能长久,我如今才明白,我们都小看了命运,低估了现实。

    我每日躺在床上,无事可做,便经常陷于回忆之中,开始常常思念那些存在于回忆里的人。

    到现在我也说不上来,我哪来的勇气纵身从城楼上跳下,也许是小云的突然被处决让我受了刺激,也许是我内心一直渴望自由,渴望妥离这个地方。

    转眼冬天又到了,我的身体也渐渐康复。

    我养伤期间,允祥曾看过我几次,每次来都唉声叹气,但是我们一次都没提过胤缜,我们都知道,关于他的话题太过沉重,我已承受不起。

    我养伤期间,胤缜依然从未出现,只是有几次,我睡的迷迷糊糊时感觉有人在我耳边说着什么,可等我醒来问丫头们,她们都说不曾有人来过,我也就把这当成了自己的幻觉。

    我养伤期间,听说,胤缜新纳了位妃子,妃子是蒙古人,据说是草原上最美丽的花朵。听说,胤缜极其宠爱这位妃子,几乎夜夜留宿新妃的寝嗊。另外,胤缜已经重立了一位新皇后,那就是弘历的额娘纽轱禄氏。

    若是以前,我听到这样的消息,也许心里会不舒服,可是现在,我已经无半分感觉。从城楼上跳下来还能活着,对我而言已是重生,我什么事都能看开了,而且,我心里也希望他能找到新的幸福。(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