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8

    弘历轻声说:“八叔的意思也是不告诉您,说您会担心,我知道姨娘担心什么,八叔还说,把缤琦托付给我,比托付给他自己都让他放心。【无弹窗】姨娘,您尽可放心,这事不会让皇阿玛知道,送信之人是十分可靠的。”

    其实我自己心里何尝不明白,若真是危险,又岂是能避开,与其让思念折磨人而换得苟活的希望,到不如随心随杏,才不会后悔。

    我问弘历:“她一切可好?弘旺还有赵氏可好?”

    弘历见我不在深究,不由得轻松起来,笑着说:“都好,都好,只是每次她那信都写的短,说是不愿意写字,所以每次我也只能知道一点,她经常问姨娘的身体,其他的。”弘历有些脸红,我了然地笑笑。

    我柔声说:“姨娘希望你们以后能幸福,不管你们能不能在一起,你们都要珍视对方,不要做伤害对方的事。”

    弘历点点头道:“缤琦这些年见了大世面,我也想这笼子似的紫禁城也许并不适合她,我会随她的心愿,只要她高兴,我怎么样都行。”

    我欣慰地点点头,想嘱咐点什么,却发现找不出词汇,在这方面我其实做得并不如他们。

    弘历忽然说:“姨娘,缤琦一直跟我念叨说您以前教了她一支歌,叫什么感应,她也记不清了,却非得让我学会了。我之前不便来问您,今日反正您都知道了,我正好也就想起来了。”

    我一笑,她小的时候我老在她面前唱孟庭苇的《心电感应》,没想到她还记着,现在她又想让弘历领会这歌词的意思,这小丫头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耍小聪明!

    我跟弘历说:“那姨娘今个儿就给你唱一遍,不过你可得听一遍就记住了,以后恐怕没方便的机会再教你。”

    弘历欣喜地点点头。

    我久都没唱歌了,尤其是唱现代的歌曲,虽然词曲都还记得,却分不清是前世学的还是今生学的。

    我轻唱道:“如果你听见风中有些动静

    可能是我在想你

    如果你发现梦中有些谜语

    就是我在呼唤你

    因为爱容易败在时空距离

    把默契消磨殆尽

    我爱你这心情总无时无地

    不犹豫飞奔向你

    爱最苦莫过于莫过于相思两地

    爱无法亲手去传递

    所以我努力很努力的想你

    希望你心电感应

    我然听见风中好象有些动静

    是不是你发出回应

    如果我在今晚梦中能遇见你

    请拥抱我在怀里!”

    一曲唱完,我自己不禁沉浸在这歌词的意境里无法自拔,抬头一看,却见弘历也已经眼眶微红。

    我强笑道:“怎么好好的一首歌到让咱们唱伤感了?”

    弘历说:“歌词我已经记下了,也明白了缤琦的心意,只是曲子怕记不全,姨娘有时间再给我唱唱吧,我,想听。”

    “好!”我不由自主地回答。

    忽然听见一声娇脆的声音:“弘历。”

    我一看,一个穿米分衣的小女孩跑过来了,恍然间竟以为那是缤琦,心脏狂跳,等近一看却发现只是眉眼相似而已,我问弘历:“这是准备要娶的福晋?”

    弘历点点头。

    我笑道:“差点错看成了那丫头了。”

    弘历坚定地说:“我不会看错!姨娘这下知道我为何说缤琦不适合住在这了吧?她从小都那么霸道”

    我劝慰道:“身为皇室的人,这些事,不是你能改变的,你也不要多想,顺其自然吧。”

    弘历点点头,没等那女孩靠近我们,他便跟我告了辞,拉着那女孩先走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想起后世都说乾隆风流,如今看来痴情也好或者情痴也好其实都有他的理由,他的无奈。

    我转回身崳回去,却忽然看见胤缜、胤祀和允祥等人正站在不远处的亭子里一齐看着我,我一愣,才反应过来刚才我给弘历唱的歌定是让他们听到了!胤祀的表情很复杂,却有掩饰不住的一丝欣慰,胤缜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到是允祥眉目似有担忧。

    我吐口气,大大方方的走过去,王爷们给我请了安,我也回了礼,一时间站着都没有,气氛有些尴尬。

    我于是忙向胤缜福身道:“回皇上,臣妾有些乏了,想先回去了。”

    胤缜关切地说:“乏了就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若实在难受就宣太医瞧瞧。”

    我点点头,不敢看众人的目光,匆匆离去。

    今天一大早,小云便为我沏好了茶送了过来,我有些过意不去,便跟她说:“我也没有喝茶的嗜好,只是比较偏爱茉莉的香味罢了,隔个几天喝一壶就行,你不用见天沏,还这么早送来,早上多睡会吧。况且那年氏如今也安静了不少,许是不会再害我了,我想喝就让丫头们弄!”

    小云只低头道:“我自己弄得放心。”

    我隐隐觉得她有什么心事,便问道:“你怎么了?看起来没有一点儿鏡神。”

    小云抬起头来,我才发现她比前几天消瘦些了,也憔悴苍老了不少。我更加觉得不对劲,追问道:“莫不是身子不舒服?或者年氏又欺负你了!”

    小云忙摆手道:“姐姐莫瞎想,只是最近天气热了,有些不适应罢了。年氏也欺负不了我了,姐姐不问朝廷的事,我也没多说。年庚尧前天已被皇上抓起来了,并被名列了几十条罪状,还被抄了家,年氏也被打入冷嗊了。”

    我大惊,难怪胤缜数日没来,难怪年氏这几天这么安静!我急忙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都瞒着我!对了,小云,胤祀,没有被牵连进去吧?”

    小云一愣,继而浅笑着说:“八爷福大,自不会有事,而且连那些跟八爷要好的官员都没被牵连到。”

    我心里一喜,忙道:“是吗?我原以为胤缜迟迟不动年庚尧,就是有多少官员听胤祀的话,现在看来,是我多心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一愣,又笑道:“你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地多愁善感起来了?”

    :“估计岁数大了,就容易感伤了。”

    我嗔道:“你这是说我老了?别忘了,我可比你大!“

    小云笑道:“是妹妹胡说了,姐姐怎么会老,在小云眼里,姐姐一点都没变。”

    我摇头道:“行了,别再夸我了,我自己都不信这些好话,快去歇息吧!”(。)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yd(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