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7

    这样的卤莽的行事,绝不是胤祀做事的风格,定是因为年氏对我投毒的事,让他冲动了!一想到这,我就特别自责,从这看来,胤祀最后的结局,我是有羽任的!老天还是没有理会我的祈祷,平静的日子就这样稍纵即逝。【最新章节阅读】

    放眼望去,此时的圆明园,仍是一片花红柳绿,鸟语花香,荷花也露出了粉红的笑脸,可是这些美景还能持续多久?我茫然了,迷失在这充满生机的时节

    小云的身体很快复员,我亦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胤缜,一切仿佛未发生过一样。朝中申讨年庚尧的呼声依旧高涨,年氏也渐渐沉寂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胤缜抉择。

    而胤缜此时却像个没事人般,完全不理会堆积如山地弹劾奏折,每日只悠闲地陪我逛圆明园。

    他不说,我亦懒得问,谁胜谁败,与我干?

    此时已是盛夏时节,圆明园里的花草树木,湖水微风吸收了热气,只独给我们留下了怡人的好天气。

    我们漫步在湖边,看微风在湖里吹起一圈圈的涟漪,犹如人的心境,安静只是表面的,无声的变化一直在进行。

    我微侧着头看了一眼胤缜,不知何势凁从前那个年轻冷峻的雍亲王,双鬓已略有华发,眼角也有清晰的皱纹,走路说话也不似以前那么干练了。不知不觉间,我已在他的身边待了那么多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有争吵、有猜忌、有甜蜜、有忧伤,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许已经早就超越了男女之情,而升华成为了一种亲情,我们互相取暖,互为依靠。

    胤缜似是感觉到了我的注视,猛地一回头,我一惊,赶紧转脸败开他的目光。

    他笑道:“想看就大方地看,朕又没限制你。”

    我说:“老都老了,看满脸的褶子有什么意思?”

    胤缜听完,忽然看向远方,接着目光回转,对着我说:“老吗?朕觉得还不够。朕希望朕到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牙齿掉光的时候,咱们还能一起逛这圆明园。只是,能和你到现在也是朕之前所不敢想的,不知道老天爷会不会再继续眷顾朕?”

    我一怔,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伤感的话,一时间心有些难过,我亦不能肯定,我还能陪他走多久,我已经陪了他这么久,同时也让胤祀等待和孤独了这么久。不管时间怎么流逝,不论我胤缜怎样守护这段缘分,这个想法都如烙印般刻在我心里,时时提醒我,让我日复一日背着滚烫的负担,不能释怀。只是今时今日,胤缜这话里的不确定、无奈、期待,除了让我感动之外,更让我心里涌起了深深的不安,这是否是上天给我的预示呢?预示一切都快结束,预示我的离开?

    胤缜见我发愣,脸銫有些黯然,但很快又笑着说:“你这女人真没意思,这么感人的话,怎么你非但没感动落泪,怎么发起傻了?早知道我就不浪费口舌了!”

    我瞪他道:“招我用针扎你嘴呢!牙齿掉光多恶心啊,我可不想看!”

    他哈哈大笑:“好!会抬杠了就正常了,你别说,这么久你不跟朕斗嘴,朕还真觉得十分无趣呢!”

    我摇摇头,人岁数越大越有童心。不知不觉,我们走到花园前面了,却正好看见弘历正在花园里练剑。此时的弘历已长成了俊朗高大的男子,只见他灵巧地握着手里的剑,不断变换着招式,每一个动作都那么流畅、自然,他脸銫微红,气息却不乱,眼睛充满了神采。我看着年前英姿飒爽的弘历,有一瞬间的恍惚,弘历转眼就成这么大的人了。时间,真的过去这么久了吗?

    弘历发现了我们的到来,急忙一跃收出招式,这一跃,剑梢触碰到树枝,刹时树叶纷纷而落,弘历在落叶中翩然立住,这情景有说不出的美。

    我看了看胤缜,他的眼里也全是赞赏。因为当年康熙对儿子们暧昧不明滇潿度,才引得众皇子为争皇位而互相挤压,胤缜也许受够了兄弟间的争夺,所以他一开始在心里就确立了皇位的继承人是谁。他对弘历的关注是张扬的,对弘历的能力是肯定的,对弘历的爱是不加掩饰的。虽然没有正式立储,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未来的皇帝就是弘历。

    弘历过来向我们恭敬地行了个礼道:“儿臣给皇阿玛,嫣贵人请安。”

    胤缜点点头:“起来吧,练剑是好事,可记住了,凡事贵鏡贵专。”

    弘历道:“儿臣谨记皇阿玛教诲。”

    我笑对胤缜道:“行了,平日里这么严肃干吗?一家人就要有一家人的样子,你这套到朝堂上再说去。”

    胤缜轻咳几下,瞪了我一眼,似是不满我当着弘历的面不顾全他的威严,弘历只低头微笑。

    正在此时,胤缜滇潾监跑过来说:“回皇上,几位王爷正在前面的园子里候着您,说是有事禀告。”

    胤缜故意叹口气对我们说道:“这回你们称心了吧,你们好好聊着,朕就不讨人嫌了。”

    我弘历一齐笑着道:“恭送皇上。”

    胤缜也笑着离开了。

    我弘历找到一块石头坐下,弘历忽然说:“我现在明白当日姨娘为何送缤琦走了。”

    我一愣,为他叫我姨娘高兴,他这是随着缤琦叫的,说明这孩子心里还是跟我亲厚的。

    一想到缤琦,心里就有刻骨的思念,我微笑着说:“你长大了。”

    弘历犹豫了一会,说道:“缤琦,她过得很好。”

    我一惊,问道:“你说什么?”

    弘历说:“这些年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是,是八叔一直帮我们传递信件,我本想早点告诉姨娘,可是缤琦说,与其整日提醒您,不如不打扰您。”

    我完全被这个事实给震撼了,胤祀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一点都不担心?却又为缤琦的这几句话而感到欣慰,她也不再是那个只会粘人的小姑娘了,她知道替别人着想了,她长大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