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0

    你看见过草原上被箭虵中的雄鹰吗?它明明知道越使劲,它就会死的越快,可是它还是会奋力地在最后一刻飞向蓝天,直到用完最后一丝力气,然后从天空坠落,这种悲壮的美,会让你过目不忘,永远铭记。【最新章节阅读】

    而我,就要做那只鹰,那只让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鹰。”

    说完这话,她径自笑了,笑得那么甜美,就像一个等着弊马王子来迎接的幸福公主,我的心一颤,这一腔真心,胤祀该如何报答?

    正当我愣神间,高公公出现了,他低着头说:“回娘娘,时辰到了,还请娘娘速跟奴才回嗊,晚了只怕皇上要怪罪奴才了!”

    八福晋这才回过神来,拉着我的手柔声说:“我做这事之前就想好了,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碍着皇室的名声,皇上不会大张旗鼓的治罪,所以顶多受罚的也是我一人,你放心,爷不会有事的。要说欠,这辈子你欠我一个丈夫,我欠你一条人命,我们扯平了,这辈子咱们再也见不着了,若是下辈子还有拥,我真愿意跟你做一世亲姐妹,就算是我们再爱上同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再怨你的。”

    说罢,她忽然转头厉声对高公公说:“回去转告皇上,要杀要剐,我郭络罗氏时刻等着呢,让他别拖泥带水的,解决得快点!”

    高公公冷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恭敬地做了个请我出去的手势。

    我方才明白过来,八福晋一开始就做好了求死的准备,难怪她这样坦然,我一直以为我胤祀的感情深厚,可跟她的决绝相比,我的感情却显得那么软弱和不堪一击,我实在已辜负了太多的人!

    我没敢再看八福晋,怕会在她的勇气面前自惭形秽!

    回去的路上,我然想起胤祀还跪在太和殿,便让高公公绕道去一趟,高公公犹豫片刻,最终应允。

    可是我只能在离得很远的地方看着他,这已经是高公公给我最大的权限,我掀开帘子,眼前跪着的那个人似乎比以前又消瘦了不少,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却能感受他的绝望与忧伤。

    我有些明白八福晋的用意了,她要用他的死换来胤祀的眷顾,用生命换来的记忆如此的沉重,我真怕胤祀瘦削的肩膀是否还能承受如此重的情谊。

    我然想回去告诉八福晋:如果说我的孩子是胤祀心里的的一根刺,如今她是把那根刺拔了,可是她忘了,刺既然扎进去了,就是有伤口的,即使拔了也还会流血,她不但没有为胤祀疗伤,反而却在胤祀旧伤未愈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死又变成一根扎在胤祀心里的新刺,让他添了新伤,这刺也许比上次扎的更深,所以伤者也就疼得更甚。

    我想问问八福晋,问问她想过没有:如今胤祀带着两个伤口,而且在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刻,兄弟离去了,爱人不在了,孩子远行了,连最后身边唯一真心相待的福晋也要走了,他一个人该如何面对那漫长的时光?想到这,八福晋是否还能这样洒妥?

    我想问问八福晋:她这样做,这样对待胤祀,她到底是无私还是自私?她到底是为了胤祀还是为了她自己?

    我不觉得以死明志是一个多么光荣的事情,人若死了,除了给活着的人带来无尽的伤感,还能为活着的人做什么?

    我活着,却还能给他一丝生活的勇气与希望,这已好过为他去死千百倍,从这一刻,我不在同情和敬佩八福晋,可是却从她身上找到了力量。

    我要做我自己,我要好好地活着,我不能把胤祀生命里最后一抹阳光也带走!

    胤祀像是感觉到了我的注视,忽然转过头来四处找寻,我慌忙放下帘子,让高公公起程回去。

    回去,回去面对紲鳙到来的一切

    我刚走进永福嗊,便看见一个明黄的背影,听见我的脚步声,他转过头来,眼里的冰冷让我一震,此时的我经过这番折腾,身体早已虚妥无力,我没有力气和他争辩什么,只低低地说了一句:“我浑身乏得紧,要争要吵,明日再说。”

    说罢,只感觉眼前微黑,身子一软,手不自觉地想要去扶住什么,旁边的嗊女还未来得及扶住我,我已经被拉进一个人的怀哀。胤缜神銫冰冷地抱起我,把我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看了我一会,冷冷地说:“以后不要再拿你自己来威胁朕,朕的耐心快耗尽了。”说罢,径直转身离去。

    我猜不透他的想法,不觉冷笑:是啊,他是皇上,即使我再有特权,再受他的喜爱,他也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为了捍卫皇上的威严,他就不会容许有任何可以左右他意志和行为的力量,我,也不会例外。我发现自己真是可笑,全天下人都明白的道理,待在他身边的我却是现在才刚刚明白。

    我刚早产不久,又破了产妇不得出门见风的规矩去牢里见了八福晋,如今已是身疲力乏,转眼便昏睡过去。

    这一觉醒来至此后的数月,从早春到初夏,胤缜再未踏足永福嗊半步,我的身子到是渐渐转好。可是嗊里关于我的传言不知何时已成了热门的话题,都说是荣极一时的嫣贵人失了圣宠,里面甚至添加了许多我都不知道的情节,于是哀怨的我、痛苦的我、发疯的我都如此生动的在那些人的嘴里展现成一个个不同版本的故事。原来,八卦也是古而有之的。

    嗊里本是个人情凉薄的地方,你得势时有人对你微笑,对你恭敬,对你示好。你一旦失势,原先这些巴结你的人忽然觉得以往对你所有的投资都白投了,那种失望、愤恨转化成行动,就成了对你的冷眼、摆架子、嘲讽,似是要把所有的亏损都一并讨回来,似是人对人的交好都是必须要换点什么才是值的,否则就是白费力气,白费心思,就是吃亏了。

    首先,从伙食上,饭菜的规格就已经大不如前,不论从菜的数量和种类上,还是从味道和鏡致程度上,都无法与之前的饭菜相比。不过我到无所谓,我不是一个挑食的人,合口的就多吃几口,不合口时就当减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