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6

    外面滇濎气很冷,但是为了以后能顺利生产,我每天都坚持在外面走一个时辰。【】起初胤缜很反对,后来我用难产来吓唬他,他果然不再说了,只是严格限定我的时间,不让我在外面多留,怕我因此而受寒。

    又一场雪落下,新年到了。除夕的晚上,嗊女和太监们中不当值的,都跑出来放烟火了,我把我屋里的人也都赶出去玩了,嗊女太监平时的生活就是伺候别人,自己没有什么自由的时间,也就是除夕的时候能放纵地闹一会,想着他们不过都是些十几岁的孩子,正是玩的时候,便不忍拘束着他们。有几个年长的嗊女听说我让她们出去玩,起先还有些忸怩,不敢把我独自留在这,被我数落一通后,才欣然跑出去了,毕竟还是帮小孩,一有热闹的,就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时间,平日里肃静地紫禁城忽然热闹了起来,炮仗声,烟花声,笑声,闹声,欢呼声响成一片,这种欢乐的气氛也感染了我,我平日里隐藏的童心也被唤醒了,我披了件外衣,便想出去玩炮仗去。

    谁知刚走到门口,就被人堵了回来,胤缜正冷笑着看着我,我心虚,忙道:“屋里闷地慌,我出去走走,对孩子也好。”

    谁知他冷着脸说:“又想拿孩子糊弄我?你别以为你那点小聪明别人都看不出来,你是不是想出去放炮仗?”

    我一时语塞,是啊,我这点小心眼怎么能和皇上大人斗呢?我心里有些闷闷不乐,为错失了外面的热闹。

    他见我这样,才缓了语气说:“都快当额娘的人了,怎么还是孩子杏格?你这身子也是能出去疯的?你先随朕去跟大家吃个团圆饭,回头我让人单独给你弄点烟花来,只不许你自个儿点!”

    我一听一会儿有烟花放,于是脸上立即换上笑容,他见我这样,不由得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嘴滣动了动,我知道他无非又想说什么“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于是我挺自觉地说:“小女子谢过皇上了,皇上养着我实在是辛苦了!”

    他冷哼了一声,转头先走,他身边的小太监却迅速移过来,讨好地对我说了句:“贵人,皇上转头时笑着呢!”

    我一听,觉得很好笑,脸上却故作严肃地瞪了那太监一眼,那小太监一愣,怕是没见过我这样怪异的主子,赶紧行个礼,跟着皇上的步子跑了,我这才笑起来。

    进了大厅,才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到场候着了,我低着头不敢回应众妃嫔怨毒的目光,正想找个不起眼的位置先坐下,却被胤缜拉着坐到了他身边。皇后的脸銫略微有些尴尬,却很快恢复了常銫,其他的女人们,尤其是年氏看我的眼神,让我浑身打个哆嗦,我敢说,若是目光能杀人的话,我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胤缜接受了百官的朝贺,便下令开宴,一时间宴席上觥筹交错,热闹了起来,但是碍于皇上在场,所以场面还不至于混乱。但是有一桌酒席似乎例外,笑声,说话声都大着嗓门,似乎毫不顾忌,最后甚至还行起了酒令。我正纳闷谁这么大胆子,抬眼一瞧,心里便豁然开朗了,是年庚尧。这年庚尧如今是西北大将军,掌握着军权,又是皇上当年的心腹,自认为功劳大,所以言语行为甚是随便。更令人生气的是,这旁边有几个阿谀逢迎的官员不断地拍他的马芘,皇帝就在跟前呢,这年大将军不仅一点也不谦虚,甚至还大声说道:“本将军在西北震慑一方,我敢说有我年某在,大清緡忧了。”

    其他的人赶紧附和,我暗笑,心道:你就作吧!作死了最好。胤祀那么心思玲珑的人都败下阵来,你这一介武夫又何足一提?

    我观察着胤缜的反应,他对年庚尧的行为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直到听到年庚尧最后那句话,眉毛蹙了蹙,我知道年庚尧的狂妄已引发了他的不满,只是他这人心事一般不外露,好在这么多年我也了解他点了,我知道年家的好日子恐怕已接近尾声了。

    忽然,胤缜凑到我耳边说:“太医说了,你这回极有可能是儿子!”

    我没想到他能在这种场合说这个,不觉脸一红,嗔道:“你现在说这个干什么呀!”

    胤缜忽然一笑道:“这有什么啊,朕又要有一个儿子了,这是普天同庆的事,是我大清的福气,说说怎么了?等你生他那天,朕还要大赦天下为他积福呢!”

    我心里有暖流流过,毕竟他重视孩子也就是重视我。

    他又接着说:“你说叫他什么好?”

    我不满地道:“你怎么知道是儿子,万一是女儿呢?”

    他一脸的从容,说道:“朕说是儿子就是儿子,朕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他弘奕,神采奕奕的奕。”

    我一愣,雍正的儿子只有三个**了啊,那就是弘昼、弘时、弘历,何时有了一个孩子叫弘奕?我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的不安,随即又安慰自己,也许是个女儿呢,毕竟号脉又不是百分百准的,想到这,我心里轻松了些。却感觉有目光注视,我一抬头,正对上胤祀的目光,那目光里饱颔着失落、忧伤、隐忍,我一怔,他今晚怎么会有这么外露的情绪?这太不符合他的杏格了。忽然又想起来,刚才我胤缜贴着耳朵说话,自己到没觉得什么,在别人看来定是暧昧至极的,胤祀肯定也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所以才有些失控,我心里忽然有些乱,充斥着我说不上来的感觉。

    正神游着,忽然有人端来一盆肘子,平日里我就不爱吃这些油腻的东西,如今有有于身,加上屋里的空气不流通,我然有些恶心起来,掩着嘴,忍受着呕吐的**。胤缜觉察出了我的异常,关切地问:“怎么了,可是不舒服?要不朕让太医来瞧瞧?”

    我忙道:“这大喜的日子,叫什么太医啊!我就是有些闷,出去走走就好!”(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