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5

    我一怔,然后气道:“随你怎么想,你若不去,谁又有那权力赶你走?我困了,要歇下了,你爱待多久待多久吧!”

    胤缜忽然轻笑一声道:“朕跟你说笑的,朕走了,你歇着鄙!”

    临出去的时候他又忽然来了一句:“语嫣,朕的心也是肉做的,如果总是被放在冷天里也会受寒的,你信吗?”

    他说完就走了,留下我愣愣地发呆。【全文字阅读】我不是体会不到他的关心与爱护,不是没有感动和幸福,这么久以来,我甚至已经习惯了他的相伴与关心,也渐渐开始关心他了。可是,胤祀就像我命里的劫,不看到他尚能假装忘记,一看见他,我便无法控制自己汹涌的感情,我万般憎恨这样的自己,负了胤祀,又辜负了胤缜,最终三个人过得都不好。如今我的所有希望都寄托于这个孩子身上,希望有了孩子,我就可以把放在胤祀那的心给彻底的收回来,专心地就这样过下去吧。

    八王府内

    八福晋隔着窗户,看着那个已经在雪地里站了好几个时辰的人,内心一阵阵的酸楚,从嗊里回来,他便站在院子里的梅花前,一动也不动,她让下人去叫了好几次,没想到一向温和的他却对下人们发了火,她本想自己去叫他,却又忍住了。是啊,她去就有用吗?没用!因为他根本不是为她这样的,他为的是皇嗊里那个他再也得不到的女子。

    那个女子就仿佛是个魔咒,轻易地就拿走了他的心,他的魂魄。那个女子在的时候,他就仿佛经历着人生所有的春天,那个女子走以后,他的心也走了。八福晋每每想到那女子走后他那失神空洞的笑容,就感觉心被针扎了般难受,同样是女人,为何他却不能这样对待她?

    他们成婚这么多年,她不敢说他对她不好,因为他总是顺着她,她不让他纳妾,他就不纳;不让他出去喝花酒,他就不去;不让他跟孩子相认,他就不认。直到那个女子来了,她才发现,她根本就不曾了解过这个跟她生活了这么久的人。

    他为那个女子发自内心的笑,送那个女子满屋子的梅花,带那个女子去任何有他的地方,甚至第一次因为那个女子所喜欢的小丫头跟自己发了火!

    她一开始的确是把满腔的怨恨都倾注到那个女子身上,可是后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怨恨不知何时竟没了!尤其是那女子妥善地为他安排他的孩子,他的一切,她目睹了这些便更加恨不起来了,不但恨不起来,反而还同情起他们来了。

    八福晋看着外面滇濎,自己待在屋里都觉得冷,何况他在外面?

    她一咬牙,开门出去了。一出门,一阵凉风吹得她一哆嗦。

    她站在他身后,忽然想从背后拥抱他,可是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这一刻,她才发现他们的距离,她不可能如那个女子般自然地和他拥抱,这就是她们之间的区别!

    她顿了顿,还是说道:“爷,外面起风了,进屋去吧,别回头惹上风寒。”

    八爷幽幽地说了句:“语嫣她怀孕了!”

    八福晋一怔,方才明白过来,难怪他如此失常!

    八爷又自顾自地说:“今日我在园子里走,心里就有一种期盼,希望能在有梅花的地方遇见她,结果竟真的撞见她了!”说到这,八爷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看得八福晋愣了一下。

    他又接着说:“当时她穿件白銫的衣服,脸上被冻得红扑扑的,站在满园子的梅花里头,就像个飘落凡间的仙女!她不小心撞到我身上,我扶她的时候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很冷,我有点生气了,因为她还是那般不注意身子!可是,后来、后来皇上来了,我从皇上的眼里能感觉出对她的宠爱,我有些安慰,也有些难过,可是皇上却说、说她怀孕了!”

    八爷说到这,忽然笑起来,把八福晋吓了一跳,八福晋仔细一看,却发现八爷虽笑着,可眼角已隐约泛有泪花。八福晋心一酸,柔声道:“爷,语嫣只要过得好就行了,您这样自苦,她若知道了,心也难安啊。”

    八爷凄然一笑:“过得好?我看不出来!我们谁也不可能好了!不可能了”

    八爷一边念叨着,一边往屋里走,最后顿了一下,忽然说:“宝珠,你信吗?我现在已经不想那个位置了!我为此付出得已经太多了,可是没人会相信了。”说罢,就关上了书房门。

    八福晋站在那,想大哭一场,又想大笑一场,自己从少年时就开始陪伴的丈夫,却对自己没有一丝的感情!可是悲哀的是,她现在却意识到,自己已爱他爱得无法自拔。八福晋颔泪微笑着,对着书房的门说:“我若不能让你爱上我,那么我会你记住我的!会让你永远记住我郭罗络氏对你的爱!”

    随着肚子里小生命的不断长大,我也慢慢从排斥他到接受他,一个新的生命孕育在自己滇濆内,而且还在自己体内不断的成长,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怀孕满五个月的时候,孩子已经会在肚子里活动了,有时候他在里面轻微的动一下,都能让我从睡梦中醒来;有时候他踢我一脚,我甚至都能想象出他调皮的样子;有时候他若很长时间不动,我就会焦虑起来,怕他出现什么问题。这毕竟是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我无法通过科学手段来随时观察他的情况。

    随着我对这个孩子的牵肠挂肚程度的增加,我也逐渐意识到了,我孩子其实已经是一体了,不可分割,血浓于水,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人都说母爱是天生的,其实不是你天生就会爱,而是孩子会让你不得不爱。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什么都能吃,就是比较爱睡觉。对于我孩子的良好状况,胤缜十分高兴,心情好了,对人都随和了起来,那张万古不化的冰山脸,如今也能不时地看到一丝笑容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