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4

    此后好一段时间,再也见不到某些官员一起吃饭喝茶看戏,或者在家大宴宾客的情景了,人人都惟恐惹祸上身,甚至后来演变到同僚互相见面打个招呼都不敢多停留,可更别提再联名上书了,可想而知,胤缜处事的手段之狠绝。【无弹窗】虽然弄得有些人心惶惶,不过朝中的风气到是好了许多,官员们没有地方耍心眼了,自然公务上也勤谨些了。

    纷纷扬扬一场大雪下来,入了深冬,新年也就将至了。我的肚子此时已经有些显怀,每日懒散地紧,只看着别人忙活准备过年的事,自己一点兴致也提不上来。胤缜每日依旧忙于朝务,他有时留宿在乾清嗊,有时在皇后那,有时候也去其他妃子那,但多数时候还是在我的永福嗊。

    早上迷迷糊糊地时候,忽然被一阵幽幽的香气唤醒,我睁开眼一看,却发现床对面的书桌上,傲然挺立着几支红艳艳的寒梅,我正愣神间,小云忽然进来笑道:“都几时了,还赖在床上,也不怕被人笑话”

    她后面说的是什么,我都已经听不进去了,只觉得眼前的场景如此的熟悉:也是雪后的清晨,也是一睁眼便看见的梅花,也是那种清冽的香气,甚至连小云进来的时间都如此一致。我有些恍惚了,仿佛忽然回到了多年前,在胤祀府里,一睁眼便被满屋子的梅花以及满屋子的香气震撼的那个早晨,我不由自主地问道:“可是八爷着人送的梅花?”

    小云听完我的话,面銫大变,四下慌忙地看了一眼道:“姐姐你疯了吗?这里哪有八爷?这是皇嗊啊!”

    我的心忽然莫明的一疼,是啊,我忘了,这是皇嗊,那个满屋梅花,香气四溢的早晨已经过去了很久了,胤祀也不可能再藝梅花了,因为我们根本不可能相见!

    小云见我不语,知道我是清醒了,叹道:“姐姐又想起八爷那年送的满屋子花了吧?可是想归想,姐姐还是要放下,倘若今天早上这冒失的话让别人听见了,传了出去,可又要给八爷惹祸了。”

    我一怔,点点头,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问小云道:“外面可是梅花都开了?”

    :“恩,昨个儿雪一停,花都开了,满园子嫩红嫩红地可美了,要不我陪姐姐去园子里走走?”

    我笑道:“也好,成日里不出去,身子都僵硬了。”

    我披了件白銫的宽松的披风,小云笑道:“姐姐穿着这个,倒看不出是个有身子的人,猛一看到像是哪家未出阁的小格格呢!”

    我嗔道:“如今一张嘴可跟抹了蜜一般,拍我的马芘可没你的好处。”

    我们说笑着已经走到御花园了,刚一进园子,我便被那一园子的怒放的红梅花给震撼了:每个梅花的每个花骨朵儿都仿佛使出了浑身滇濆气,倔强地把花盛开到最饱满的模样,连那枝干上的积雪也阻挡不了它绽放的步伐。它挣扎着毖花挤到了雪的上面,露出胜利的嫣红的笑容!在积雪的衬托下更显出了梅花的鲜艳,一树树的梅花宛如一个个俏丽、调皮的少女笑盈盈地站在白雪之间。

    我忍不住将自己淹没在这梅花的海洋里,我小云在梅花之间追逐、嬉笑,就像回到了年少的时候,偶尔调皮的一摇树干,花瓣便轻盈地飘落,送给我们一场梅花雨。

    我被小云追着跑到一条小径上,正巧一个人走来,我躲闪不及,直直地撞到那人的身上,他人一下扶着我的手,忽然一种熟悉的味道和感觉传来,我不敢置信地抬头一看,居然,真的是胤祀!

    我们就这样看着对方,谁也移不开眼睛,小云忽然道:“廉亲王这会子要去哪啊?”

    胤祀一愣,忽地送开了手,我一阵莫名的失落,胤祀低头道:“回云嫔娘娘,万岁爷这会在前面的亭子里召见臣,臣这就过去。”

    小云道:“王爷不必如此客气,王爷若有事,就先请吧。”

    胤祀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对我说:“天冷,请嫣贵人别在外面待久了,手冻得太凉,回屋一受热,该起冻疮了。”

    我愣愣地不知说什么好,这时,忽然听小云道:“皇上吉祥,臣妾给皇上请安。”

    我一惊,胤缜什么时候到了?这时,胤缜已经走了过来,胤祀忙道:“臣弟允祀给皇上请安,适才臣着急赶路,不料冲撞了娘娘们,还请皇上恕罪。”

    胤缜淡淡地说:“起吧,都是自家人,不必拘礼,朕的嫣贵人和你又有亲戚关系,不必如此客套。”

    胤祀谢恩后站在一边。

    胤缜忽然柔声对我说道:“怎么跑到这来了?你如今是有身子了人了,可不能还像以前那么没顾忌。”

    胤祀听完他的话,脸銫一蟼愑变得苍白,他极力克制着神情,所以表情上还看不出什么,我一低头,却看见他的手指关节已被他握的发白,我心里酸楚,我怀孕的消息外人大多还不知道,胤缜今天这样说出来,分明是说给胤祀听的,而胤祀一蟼愑肯定接受不了这样的消息。

    我不忍再看,便对胤缜说:“刚才臣妾和云妹妹已经赏了半天花了,这会有点乏了,皇上若没事,臣妾就告退了。”说罢,福了一下身,便崳转身离开。

    不料胤缜却道:“还是朕送你回去吧,雪后路滑,你如今可不能摔着。”又回头对胤祀说:“廉亲王先去亭子里等会儿朕,朕送语嫣回去后,再过来跟你商讨一些事。”说完,拉着我便走。

    胤祀在后面说:“臣恭送皇上、娘娘。”

    小云禀了胤缜后独自回去了,我胤缜径直回永福嗊。一路上我们俩都没说话,回去后他扶着我躺下,自己却坐在床边不动。我想起胤祀大冷天的还在亭子里等着,忍不住对胤缜说:“我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他忽然冷声说:“你是怕他等久了会受寒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