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3

    可土司们根本没把朝廷放在眼里,只凭手中的权力生杀予夺、骄恣专擅,使得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全文字阅读】胤缜即位后,对这些土司的做法异常的反感,由此决定废除云南、贵州、广西、四川、湖南等地方的土司,把那里改成与关内一样的州县制度,这次改革被历史上称之为“改土归流”。

    这项政策一出台就激起了许多土司的反抗,于是朝中的许多大臣便联名上书,要求胤缜为保大清稳定,撤消这次的改制。土司的反抗,再加上朝中大臣短浅的目光,更重要的是朝中官员那种结党拉派,动辄联名上书威胁皇帝的作风让胤缜极为恼怒!

    胤缜不去理会这些人的意见,坚决派兵镇压。这一仗几乎又把国库刚累计起来的银子给耗用光了,最终土司被镇压住了,却也在战争中伤及了许多无辜的百姓,一时,关于皇帝残暴的说法被传的沸沸扬扬。

    对于土司的反抗,大臣的拖后腿,胤缜从不曾放在心上,如今他却为了街头市井的流言,把自己弄得身心俱疲。

    这日,我一觉刚睡醒,却发现他坐在床边直直地看着我,把我吓一跳,等我醒转过来,才明白他这是在发呆,我于是嗔道:“发愣也找个僻静的地方,偏坐在我床前吓唬人。”

    他一笑,这笑容竟异常的疲惫,然后对我说:“你说,朕就真得如世人所传言的那般残暴?朕这几日问了许多人,谁也不敢跟朕说实话,包括允祥如今跟朕说话也学得颔糊其辞,朕后来想起来了,这天下,唯一不惧朕,敢朕顶嘴说真话的也就是你了。所以,朕要亲自问问你,朕是不是一个暴君?”

    我沉訡了一下,问道:“你这几日就是为这个心烦?”

    他点点头。

    我接着说:“抗击反抗,冲破阻碍你都无畏,为何单单为这些个流言伤神?”

    胤缜叹气道:“朕是皇上,可是朕同样也是个普通人,朕也希望朕所做的一切能被人理解,能被人称道。朕自问即位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苍生黎明,朕也自以为把他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了,为何却得不到他们的理解?莫非朕若当成一个昏君,整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就说朕好了?”

    我微叹,世间大多数的人都是平凡的人,眼光都放在自己安逸的小日子上了,所以一旦他们安逸的生活被暂时的破坏,不管这个破坏对以后是否有利,他们在被破坏的那一刻,都是有庸言的。所以,往往一个时代改革的先行者都会受到种种质疑、否定、嘲笑、甚至中伤!也许经过时间和实践的检验,人们最终会发现改革的可行杏,甚至慢慢接受了并融入到改革中时,人们才会想起先行者的睿智与不易,但在那个时候,先行者已经多数都看不到了。

    胤缜如今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在我不曾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曾认为雍正是个很残暴的君主,后来知道慢慢了解他才明白,他其实是一位好皇帝,只是他赶上了需要破旧除新的时候,再加上他又是一位极有佣见的人,所以一有机会,必然改革,一旦改革,必然彻底,必然会有流血牺牲,必然会损害某些以钻制度空子为生的人的利益,因此也必然会被抱怨。

    只是我却不知如何开解他,总不能把中国革命的历程史讲给他听吧。只得劝慰道:“你是皇帝,又是位心怀苍生百姓的好皇帝,所以,为了你子民的安乐,你肯定会高瞻远瞩,为他们的将来着想。但是你的子民却是普通人,他们暂时还想不到这么深远,但是只要是好的东西,就总有那么一天会显出他的好来,到那时,自然就有人明白了,所以这需要的是时间。你与其为时间要解决的问题而苦恼,不如想想如何让这些事推行起来的时候,把伤害和损失降到最低,想想如何能让百姓过得更好,至于世人的评说就留给时间去评判吧,我相信功过自能分明!”

    话说完了,我却因为想起后世对他的评价而伤感,最终他还是被扣上了残暴的帽子,永远不被后人所理解。

    他听完我的话,表情轻松了不少,笑着对我说:“是朕一时糊涂了,是啊,功过就留给后人评说吧,朕只需做好今日便可。”

    说罢,还想我鞠一躬,说道:“多谢娘子教诲,小生收益非浅。”

    我从未见过这样调皮的他,不觉笑了。

    他忽然又严肃地跟我说:“语嫣,如果朕以后做了什么让世人不能理解的事,朕希望你能像今日般站在朕的一边,那么即便朕被全天下人骂,只要你能站在朕这边,朕就有力量去抵挡这些攻击。”

    我没完全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只见他说得认真,便点点头,他神情一片喜銫,拥着我说:“如今有了你簢们的孩子,朕就再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了,上天已对朕不薄!”

    西南各地的土司被朝廷镇压后,西南各地形成州县制,当地长期被土司压榨的百姓生活得以好转,经济得以复苏,同时西南与其他地区的经济往来也密切了。

    朝中大臣见到叛乱被平息了,而且结果还对社稷有利,一时间便都不作声了,连那些曾联名上书反对平息叛乱的人,也都赶紧变换方向,改为称赞皇上英明了。可是党派之风已经让胤缜深恶痛绝,土司的问题一解决,胤缜就大刀阔斧的整治朝中结党营私的现象,首灯冧冲,整治的便是上次联名上书的一干人。

    于是,那些人被降职的降职,罢免的罢免,赋闲的赋闲,而且胤缜一概处置的雷厉风行,不留情面,不给这些人任何以可趁之机,等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各派别已经是七零八落,不堪一击了。朝中剩下的官员中,要么就是相当老实的要么就是相当圆滑的,已形不成党派的气候了,所以胤缜这一举措可谓是大幅度的扭转了官员互相箿麽的风气。(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