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2

    这时,一个太监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跪着说:“回皇上和贵人,太后、太后她快不行了。【全文字阅读】”

    我们都是一惊,胤缜已顾不得问明情况,转身飞奔出去。我也急急地跟着跑了出去。

    一进到德妃的小院子,就听得哭声一片,等我赶忙走到里屋一看,胤缜、皇后、以及众多嫔妃已经跪满了一整屋。而此时的德妃大睁着双眼,手也张着,似是在等待,可是她再也等不来想见的人了,因为她已经永远地看不见了,秋末,德妃薨逝。她要等的十四,如今还在进嗊的途中,既然朝思慕想了这么久,为何不能再等一会呢?

    胤缜跪在床边,脸銫苍白,双滣紧闭,我知道他肯定也是极为伤心跟难过的,但是他却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情感。我然想问问德妃:“你的眼睛睁得那么大,可看见这个你一向都不喜欢的儿子如今却在深切地为你伤心?作为一个母亲,你居然伤了自己的孩子那么久都不自知!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曾真正的了解。”

    我然感到胃里翻涌,一阵恶心,我便跑出去扶着墙根呕吐起来,正感觉要虚妥时,这是身体被一个人拥起来,是胤缜,他沙哑地说:“谁让你来的?赶紧回去?让人送你回去,你给朕好好地,你必须好好地。”

    不知道为何,这一瞬间,胤缜的神情,像极了良妃逝世时的胤祀。

    我被人扶着回永福嗊,却辗转不能成眠,德妃死时的模样,不断在我脑海浮现,竟让我无端涌起了惧意。我心里害怕,便索杏不睡了,让人点了灯,穿好了衣服坐在床前等天明。

    凌晨的时候,有人告诉我说是十四进嗊了,而且还和皇上吵起来了。我赶紧让人带我去德妃刚被安置的灵堂,一到门口,就有人给我换上了孝服。

    只听得十四在里面号啕大哭:“额娘,他们是怎么把你害死的?上次您不是还好好地吗?额娘你回答我啊,您的老十四回来了!”

    我进去后看到十四伏在棺木上大哭,胤缜跪在一旁面无表情,我走进灵堂,先给德妃点上香,磕了几个头,便跪在一边。

    过了一会,十四哭够了,一蟼愑走到胤缜面前,指着他质问道:“你是怎么把额娘害死的?你苾走了我,如今又苾死额娘,好啊,你现在高兴了吧!接下来该是谁,八哥,九哥、十哥还是我?是要一起杀,还是一个个地杀?”

    胤缜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说,我听不过,低喝道:“十四,如今人不在了,就让太后安息吧!”

    十四忽然转头向我,问道:“太后?哪来滇潾后,额娘几时承认过她要当太后?语嫣,连你如今也变了!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一急,胃里翻腾一下又要吐,白天的东西已经吐干净,如今只干呕,只让人更加难受。

    胤缜这时才急道:“你说够了没有!若不是语嫣给你求情,你休想朕能让你回来!如今额娘没了,你不让她安息,反在这大嚷大叫,你就尽孝了吗?语嫣已有身孕,你这样激她,若是她有什么好歹,朕绝饶不了你!”

    一席话说的十四脸銫苍白,直直地看着我说:“语嫣,他说什么?你、你有身孕了?”转而又怒道:“是不是他欺负你的!”

    我又急又气又难受,这个十四,什么时候都这么没脑子!我难受地说:“你就不能别混闹了,这是什么地方,要吵架你们俩出去吵去!”

    这二人一时都不作声了,十四见我是真的难受,情绪也平和下来,认识这么久,他从未对我发过火,等他真正冷静下来时,脸銫已有悔意,他愧疚的地对我说道:“刚才是我语气重了,你怎么了?还难受不?”说罢就要过来扶我,却被胤缜一下拦住,兄弟俩就这样对视了几分钟。

    后来十四大笑几声对胤缜说:“你有能耐!我竟忘了,你如今是皇上了!有的是左右人生死,左右人行为的权力!只是我告诉你,不论是我,还是八哥他们,没有人惧你一分,你要杀便杀,哥几个眼都不会眨一下,只是到时咱们都到茵曹地府,我看你如何向祖宗交代你的恶行!”

    说罢,竟不为德妃守灵,径直离去了。我急忙追出去,大叫道:“站住!”

    十四顿了一下,我急道:“你就这么走了?你可知你额娘盼了你多久吗?你连最后陪陪她都做不到吗?”

    十四回头,笑容凄惨:“语嫣,人死如灯灭,她活着的时候见不着我,死了纵使我****相伴又有何用,晚了!”

    我一愣,想起刚才得知我怀孕时他那种表情,颤声道:“你怨我吗?”

    十四笑道:“我知道你拗不过他的,我能理解,可是八哥呢?你想过没有,他若知道了这件事和让拿刀捅在他心窝上有什么分别?”

    我一怔,十四见我这样,回头柔声说说:“你放心,我刚才我只是说给他听的,我以前说过的话,如今算数,以后依旧算数。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是不变的,变得只是我们把握不了的命运而已,今后恐怕相见再无期,你自己多保重吧!以后、也没有以后了,还是那句话,下辈子别忘了给爷的承诺!”说罢,便毅然转身。我仿佛回到了那年在胤祀府中,我们醉酒后辞别的场景,他豪迈的离开,却在转身时让我看到了他的泪,这次呢,这人就是嘴硬心软,这次会不会有躲着流眼泪?只是十四,有句话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今生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永远都值得骄傲和贴心的事!”

    德妃的丧事完结时,北方已经到冬季了,北风成日呼呼地刮着,我本身怕冷,再加上身体因怀孕已渐渐臃肿,就更加不想动弹,整天窝在永福嗊一动不动。

    胤缜这几日忙着处理西藏的事,我大概听他说了一点,西南及其他一些少数民族,如今实行的是土司制度,其职务为世袭,仅名义上接受清朝的册封。(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