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58

    我的心情一放松,唱得也更加专注,当我唱到:“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的时候,我看见胤祀的眼睛在那一瞬间竟流光溢彩,我从未见过他那样的神采飞扬,玉树临风,不由得看痴了,浑然不觉背后一双冰冷的眼睛在注视着我们。【全文字阅读】

    一曲终了,我们还在音乐中没有回神。十三允祥忽然大笑道:“好!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薄!好歌好曲,今日可是大饱耳福了!”

    他这一笑,把我们的思绪都震回来了,我们匆匆给胤缜行礼后,互相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允祥一说好,众人也都附和着称赞。

    八福晋的表情有些惋惜,小云一脸忧心,允祥也不安地看看我,年氏却是一脸得意,胤缜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我暗想:这才是皇帝呢,什么都让人看穿了,还怎么管人?“

    唱都唱了,我也无所谓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鄙。

    于是当胤缜宣布开宴的时候,我比谁吃得都自在,胤缜的其他妃子们,每人只是用筷子夹一点,慢慢地吃,只有我吃得风卷残涌,尤其那盘酸辣瓜条,被我吃得干干净净。小云不停地拽我,我不满地瞪了她好几眼,允祥看了我一眼,摇摇头和别人喝酒去了。我正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忽然想喝水,刚喝着,猛一抬头,正对上胤祀颔笑的目光,这一看,水一蟼愑都跑进嗓子眼了,呛得我不住的咳嗽,胤祀脸銫一变,紧张地看着我,胤缜却看都不看我一眼。好不容易才不咳嗽了,我冲胤祀点点头,胤祀一笑又接着吃东西了。

    我吃饱喝足后,才发现众多妃子面前的菜碟中,只有我的是空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加上忽然感觉胃撑得慌,便告诉小云一声,自己跑出去消食了,暂时不理会雍正大人的感受,反正今天也好不到哪去了。

    刚出来一会儿,八福晋也来了,我看见她后,赶紧过去打招呼,她却跟我福了下身说道:“娘娘吉祥。”

    我一愣,说道:“姐姐何必如此拘礼?”

    八福晋淡然一笑,接着说:“如今比不得以前,稍不留神便会被人揪住小辫子。”

    我心里难受,没有回应。

    她又接着说:“刚才看你和八爷歌的那一曲,才知道什么才叫作般配,我这话又大不敬了吧!可是,我就想说说,我跟了他那么多年,从未见过他向今日般那么有神采,我都感觉不认识他了。你走的这些日子,他那么爱笑的一个人,竟整日地板着脸,府里整日跟冰窖一样。今天见到你,他才又会笑了,他看见你吃的多,也就跟着吃得多,你都不知道他如今在府里,有时候一天也吃不了这么多。”

    我听完,心里更难过,难怪他现在那么瘦!

    我对八福晋说:“如今全靠姐姐了,姐姐自己也要多注意身体才是。”

    我然想起历史上说这八福晋下场尤为悲惨,好像因为说错了什么话,被雍正赶回娘家,死后又被雍正挫骨扬灰。于是连忙嘱咐她:“姐姐以后在皇上面前一定要谨言慎行才好,别无端惹出祸事。”

    谁知她一笑,说道:“这样活着比死能强到哪去?再说,崳加之罪,何患无词?我管得住自己,我也管不住别人。”

    我一时也无语了,她说得也对,若是做什么都是错,还不如放开杏子图个痛快!

    她忽然又道:“那两个孩子上回来的信,八爷回了,没跟他们提你的事,谁知缤琦那丫头竟不高兴了,说你把他们忘了,连信都不给他们回,如今我把信给你带来了,里面还有一封是给弘历的,我们也递不着,如今都给你了。”

    我一听是缤琦的信立即就高兴起来,忽然又想起现在还没到安全的时候,忙嘱咐八福晋说:“姐姐,以后若再收到孩子们的信,就说我去外地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切莫往这再送信了,还有那信看完就烧了吧,如今还不是公开的时候。还有,姐姐若有机会,趁早把府里的人都安排一下,把钱物事先准备出来,我不是说一定会有什么发生,以备后患总比到时再准备的好!”

    八福晋柔声道:“难得妹妹一片心意,我都明白了,你放心吧!早知道,如今你们这么苦,当时我若大度些,让你们成亲了多好!”

    我眼睛有些发酸,连忙说:“姐姐别再提了,这是天意,谁也争不过的。”

    说话间,我们已出来不短了,于是匆匆到道别后,又回到宴席上。胤缜始终没再看我一眼。

    终于熬到宴会完了,我觉得胃里难受,便和小云先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胤缜就来了,一身酒气,看我躺在床上,一把拽起我,我一闻到酒气,就想呕吐。

    他见我这样,更加生气,说道:“如今看见我都想吐了?你看谁高兴?老八吗?今天你们两人竟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朕难堪!配合地多默契啊,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如今当着朕的面都敢眉目传情了,看来朕是太惯你了!”

    他还没说完,我已经被酒气熏得实在受不了了,一把推开他就跑到院子里吐起来,这一吐仿佛要把整个内脏都吐出来,最后东西都吐完了,就只有干呕。他见我这样,酒似乎有些醒了,连忙过来扶我,我气得推开他,谁知推完他之后,我自己却也支撑不了了,忽然倒下去,他吓得大叫:“语嫣!语嫣!”最后连声音都有些变了。

    一会太医便来了,还顾忌着礼仪,要绑完绳再用绳把脉,胤缜急道:“朕都在这了,你们还能怎么样?赶紧把脉,别耽误时间了!”

    太医于是不敢再耽搁,拿起我的手直接把脉,片刻只听得太医说:“恭喜皇上,娘娘有喜了,如今已是两月的身子了。”

    那一瞬间,我躺在床上,感觉天都塌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